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七百三十二章 五耀金身第二重
    地心洪岩,是地火最核心的地方,经过千百年的锤炼,形成的炙热矿石,其中蕴含无穷的火焰力量,普通修炼者,手掌与之接触,就会被灼伤。
  
      通常都是六星炼器师,用来当做炭火冶炼难以炼化物品的东西,没想到在阵法的加持下,布置成了这个所谓的地火通道。
  
      明理之眼照射下,眼前这个阵法十分玄妙,不光能将地火洪岩的热量散发出来,让人难以坚持,还能从四周汲取灵气,维持洪岩内能量的循环。
  
      因此,通道不知存在了多少年,洪岩的灵性,依旧完美如初,没有半点损耗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让阵法停止的话,有些耍赖了……我要光明正大破纪录!”
  
      看了一会,微微一笑。
  
      眼前的阵法虽然繁琐,但凭借他的眼力,让其停止,还是很简单的。
  
      一旦停止,通道肯定没这么炙热,别说待十七分钟,在里面过年,都没什么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样做,有些投机取巧之嫌,非他所取。
  
      破个记录而已,用得着耍赖吗?
  
      我是耍赖的人吗?
  
      “五耀金身!”
  
      微微一笑,张悬嘴角扬起。
  
      刚才看到地心洪岩之所以高兴,并非因为找到了阵基所在,而是……这东西刚好是修炼五耀金身第二重所需之物!
  
      当初在地宫,将五耀金身秘籍与洛七七给的诸多秘籍融合在一起,虽然形成了天道功法,却也有四处缺陷。
  
      第二重的缺陷就是,想要练成,必须使用地心洪岩!
  
      因为这东西难以寻找,可遇而不可求,只修炼了第一重就离开了那里,此刻既然遇到,怎么可能放过机会!
  
      五耀金身第一重就让他的肉身力量暴增,达到400万鼎,第二重,会不会更高?
  
      “试试!”
  
      想到就做,散开护体的真气,张悬微微一笑,全身毛孔打开,立刻疯狂吸收起来。
  
      换做其他人,就算有了同样的功法,不知道地心洪岩所在,也不敢妄动。
  
      他不一样,明理之眼配合天道图书馆,这个通道的所有症结缺陷历历在目,知道从什么地方修炼,能将洪岩的灵力吸收干净,却还不伤还身体。
  
      盘膝而坐,红尘踏天步运转,悬浮在通道的正中间,调整好位置,让四枚地心洪岩对准身体的四个穴位,胸腔一鼓一瘪,呼吸了几口,周围炙热的火焰,立刻向火龙一般沿着穴道钻入体内。
  
      噼里啪啦!
  
      火龙的炙热下,全身肌肉、骨骼,像是被鞭子捶打,发出连串的爆炸。
  
      面容一红,张悬拳头捏紧。
  
      有缺陷的功法,修炼起来的确麻烦,不说其他,就这个第二重,不光需要地心洪岩,更重要的是,淬炼火焰,身体也会承受极大的痛苦。
  
      要不是他神智坚定,魂力强大,恐怕就这一下,就会当场昏过去。
  
      咕咕咕!
  
      不过,疼痛虽然剧烈,成效却是显而易见的,之前稳固如铁,难以增进的肉身,此刻像吹气球一般,耐力、韧度、防御……都以肉眼可见的增加。
  
      400万鼎!
  
      450万鼎!
  
      500万鼎!
  
      600万鼎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时间悄悄流逝,很快达到了800万鼎之多!
  
      桥天境巅峰,不过620万鼎,归一境初期,才有800万鼎!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的他,单凭肉身,就能和归一境初期强者一战,配合真气、魂力之类,踏虚境中期强者,想要胜过恐怕都没那么容易!
  
      可怕!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一口浊气吐出,张悬落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五耀金身第二重,已然炼成。
  
      至于第三重,需要的宝物是一元重水,与地心洪岩刚好相反,就算想修炼也没办法,只能暂时作罢。
  
      “练成五耀金身第二重,这里的热度已经影响不到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安静的站在原地,环顾了一周。
  
      五耀金身晋级,不光力量变强,更重要的是,身体对地心洪岩的热度已经完全免疫,这里虽然是其他人难以坚持的地方,对他来说,却不算什么,躺下睡一觉都不会受伤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出去还有些早吧……既然破纪录那就要将这个学分拿到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五耀金身是天道功法不假,不过只修炼了五分之一,时间不会太久,虽然没仔细计算,却也知道,此时出去的话,应该还没办法过关。
  
      “试试能不能修炼魂力!”
  
      反正待着也是待着,精神一动,巫魂离体。
  
      化清池的灵气之所以能让魂体吸收,就是因为这些灵力,经受过地火的淬炼、淘洗,浊清分离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个通道,由地心洪岩配合阵法形成,其中拥有的灵气,也是经过淬炼的,应该也适合魂魄吸收。
  
      不去管肉身,巫魂悬浮在空中。
  
      普通巫魂师的魂魄,畏惧阳光,畏惧火焰这种至阳之物,他不同,天道巫魂没有这种缺陷,这里虽然如同火炉,他的魂魄同样可以在里面畅游,不受到丝毫伤害。
  
      现在的他,只有达到合灵境的天道巫魂功法,想要突破,继续修炼很难,但完全可以跟在化清池一样,吸收灵气,让魂体增加。
  
      上次因为分身那二货抢夺,魂体还差一点就达到十米,有了这些灵气,刚好可以试试,能不能突破桎梏。
  
      滋滋滋!
  
      巨大的魂体,一吸气,周围被地心洪岩淬灼烧过精纯的灵气,就笔直涌入身躯,滋养着魂魄。
  
      “果然可行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眼睛一闪,张悬兴奋地的差点跳起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五耀金身都需要的稀有宝物,经过地心洪岩淬炼过的灵气,比化清池更加精纯,对巫魂来说,绝对是大补中的大补。
  
      “嘿嘿,这次不将分身放出来,等我本尊吸收完了再说!”
  
      有了上次化清池的经验,知道分身这二货,一旦动手,本尊都比不上,张悬决定暂时先不将这家伙放出来,等他吸收完毕,无法再进步再说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这边吸收,外面已经炸成一锅粥。
  
      距离他进入地火通道,已经过去了一个时辰。
  
  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这家伙,三、五分钟就会逃出来,这么久都没出来……不会死在里面了吧?
  
      “地火通道的阵法机关具有识别性,如果挑战记录者,真的失去了生命气息,会被立刻送出来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罗岩眉头皱起。
  
      他进过地火通道,曾专门研究过。
  
      真要挑战者死在里面,同样会被送出。
  
      到现在没出来,也没被送出,说明……还活着,而且还在坚持!
  
      一个这家伙……真进的是地火通道?
  
      不是跑什么地方,凉快吃饭去了?
  
      要不要这么夸张?
  
      说实话,不光他疯了,围观在外面的众人,也全都有些抓狂。
  
      别人破记录,超过几秒,一两分钟,就算厉害了,这家伙倒好,一下超了好几倍,还没出来……不会打算在里面过日子吧!
  
      “地火通道,炙热无比,钢铁都能融化,待一个时辰……”
  
      咽了口唾沫,罗岩再也忍不住转头看向李璇:“你……确定,他真的是新生?”
  
      “他亲口和我说的……应该不假,再说如果真是老生,应该以前听说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李璇连忙点头,也是嘴角乱抽。
  
      她也是名师,眼力极佳,这家伙刚才问话的时候,啥都不懂,绝不是作伪。
  
      一个门外汉,说要挑战纪录,本以为只是不自量力的无奈之语,做梦都没想到,不光做了,还做到了!
  
      这可是名师学院保持了不知多少年,众人想破却无法打破的!
  
      “我刚才还觉得他自不量力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起刚才她还鄙夷了对方一番,现在看来,该鄙夷的该是她自己!
  
      人家是真的有能力、有实力!
  
      可笑她有眼不识……
  
      “新生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确认,罗岩嘴角也抽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他在地火通道待了三分钟,吹嘘了不知多少年,让无数人敬佩,这家伙到好,进去就不出来了,自己刚才还出言嘲笑……
  
      一想到这点,脸上顿时觉得火辣辣的疼痛。
  
      别说是他,学院的学生,就算是十大长老亲临,超过十七分钟都难,更别说一个时辰了。
  
      “学长,地火通道,危险无比,就算这位张师的肉身强劲,也不能一直待下去,会不会出了什么事?”又等了一会,还没动静,一个名师实在忍不住,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破纪录也要有限度吧,超过一半就骇人听闻了,现在直接超了好几倍,可以说已经超出想象了。
  
      “嗯,我也搞不懂,这样吧,你们在这里等着,我去找老师!他见多识广,应该能知道怎么回事!”
  
      罗岩迟疑了一下道。
  
      抬脚向外走去,时间不长来到一个房间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师!”
  
      敲了敲门。
  
      “罗岩,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房间里一个老者抬头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器院副院长,元洪!
  
      六星上品名师(六星巅峰),六星巅峰炼器师,在器院,地位仅次于院长。
  
      “回禀老师,有人挑战地火通道记录!”
  
      罗岩忙道。
  
      “地火通道?十七分钟的记录,不知难倒了多少人,这关不好过啊!”
  
      感慨一声,元洪笑了笑,捋着胡须看过来:“是谁?陆吴、陈海还是杜九?器院一届不如一届,也就这几个,或许还可以冲一下!”
  
      22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