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七百四十六章 张悬的缺点
“呃……”
  
  张悬挠头。
  
  看来眼前这位想收自己为师弟的心,并未停止。
  
  不过,自己还真不能成为他的师弟,不说其他,就算答应,那边不还有个糜长老在排队吗?
  
  “既然杨师也是名师,属于同道中人,见一面,也无妨吧!”赵丙戌捋着胡须。
  
  他的确想见见这位杨玄,想要看看,到底多厉害的人,才能教出如此优秀的人物。
  
  “这个……老师居无定所,我也不知道人在何处,这样吧,下次见到,一定向他老人家传达院长的意思……”
  
  纠结了一会,张悬道。
  
  这叫啥事!
  
  我就想安心看完书,考核个等级,然后转身离开,不带走一片云彩,结果呢……到哪都要收我为学生,收我为师弟……
  
  我容易吗!
  
  看来,还是要让杨师出来一趟,震慑一下,不然,老这样你也跑过来收徒,他也过来收为师弟,还让人不让人安心看书?
  
  让不让人低调了?
  
  “那好,就这么约定了!”
  
  赵丙戌笑了笑。
  
  “嗯,赵院长,诸位,今天我考核六星炼器师,消耗太大,想早点回去休息,就此告辞!”生怕对方继续询问杨师的事,没办法解释,张悬躬身抱拳。
  
  “也对,你肯定累得很了!快点回去休息吧!”
  
  “是啊,两个时辰,炼制出六件兵器,消耗必然很大,有什么事,明天再说!”
  
  ……
  
  听到他的话,赵丙戌、元洪等人这才想起,眼前这位刚连续炼制完六件兵器,身心俱疲,全都满脸歉意。
  
  人家都累成这样了,他们还缠着又是收徒又是要见老师,实在太没有礼貌了。
  
  “多谢!”
  
  见他们答应,张悬送了口气,正想转身离开,就听赵丙戌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你既然刚通过考核,应该住在集体宿舍吧。这样,这是我的私人令牌,你拿着去精英区,领一套别院,以后我们去见你,也能方便一些!”
  
  抬头看去,就见赵院长,手中多出一个令牌,和之前糜长老的一模一样。
  
  在院长办公室,元洪只说了眼前这家伙,弄塌了记录通道等事,并未说他还有糜长老令牌的事。
  
  
  再说就算说了也没什么,赵丙戌明显是在示好,拉拢这位天才,要不是他的令牌分量不如十大长老的,肯定也早就送出去了。
  
  “这……”张悬眨巴眼睛。
  
  “拿着吧,我的令牌,还是有些用处的,去吧,去精英区找个地方住下!”
  
  赵丙戌点头。
  
  “谢谢赵院长了!”
  
  见对方坚持,知道他的意思,张悬只好接了过去。
  
  刚才已经拒绝做人家师弟了,再次拒绝,就太没礼貌了。
  
  周围的众人,见他满脸不情愿的将院长令牌收下,全都嘴角乱抽,快要哭了。
  
  他们这些人,可是想见院长一面都难的。
  
  亲自来见你,收为学弟不同意,连令牌都不想要……到底从哪冒出来的怪胎?
  
  你可知道,你这副不情愿的表情,有多少人想打死你吗?
  
  “告辞!”
  
  接过令牌,生怕对方再提出什么非分要求,张悬再不停歇,转身就走,时间不长,就消失在众人的视线。
  
  “可惜了……”
  
  见他走远,赵丙戌忍不住摇了摇头。
  
  “可惜什么?”元洪不解,看了过来。
  
  “这位张师,是真正的天才,虽然表面上客气,其实自视甚高,凡俗之物,不能拉拢。这种人,想要让其死心塌地留在炼器学院,难!”
  
  赵丙戌叹息。
  
  “是啊!”
  
  想到对方连做赵院长师弟都拒绝……他们学院,还能拿出什么拉拢?
  
  的确没有能让人心动的东西啊!
  
  “好了,这位以后好好对待,不要冒犯。”
  
  交代一声,赵丙戌一甩手掌:“元洪、熊柄,你们几个,跟我进去看看,我很想知道,他到底怎么能两个时辰,炼制出六件兵器!”
  
  两个时辰,炼制六件兵器,从一星炼器师,变成六星,就算是他,都做不到,一个只有桥天境的人,到底怎么完成的?
  
  “是!”元洪等人全都点头。
  
  他们也满是奇怪。
  
  几人推门走进器海通道。
  
  身为院长,拥有特殊权限,就算不使用学分,也能进入这里的。
  
  
  “查看刚才炼器影像!”
  
  走进通道,赵丙戌轻轻一笑,手指一弹。
  
  嗡!
  
  器海一阵晃动,之前张悬炼器的场景,出现在眼前。
  
  这里有特殊的装置,可以将之前的场景,录制下来,重新回放,让人揣摩和学习。
  
  呼!
  
  众人的注视下,张悬的影像,来到第一关,轻轻一抓,拿来诸多矿石金属,同时扔进炉火,然后融化在一起,进行淬火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“不锤炼器胎,直接淬火?”
  
  众人全都一呆。
  
  “不锤炼器胎,减少了炼器最复杂的步骤,好办法,的确好办法!”
  
  赵丙戌双眼放光,一拍大腿:“我怎么就没想到呢?”
  
  炼器三步,最复杂的就是锤炼器胎,将这个步骤节省,炼器的速度的确很快。
  
  只是……炼制出的东西,还叫兵器吗?
  
  看完淬火,果然看到张悬拿出一个铁饼,放在了检测台上,然后……顺利过关。
  
  “只融合金属,一次都不锤炼,就让其达到鬼级,厉害!”
  
  熊柄忍不住点头。
  
  兵器,号称千锤百炼,只有不断锤炼,才能让融合的金属,更加完美,才能让级别越来越高,随便炼化融合,连铁锤都没挥舞一下,就让其级别达到考核炼器师的标准,就算是他们……都做不到!
  
  “这不光要对各种金属、矿石的熔点了解的一清二楚,还需要对其属性,什么时候融合、融合后会有啥反应……都了若指掌!”
  
  “是啊,不仅如此,用真气控制炉火,冶炼这些金属,让其同时融化……说明控制了好几种力量,灵魂强大!”
  
  “如此近距离接触火焰,甚至手掌都抓住炙热的金属……肉身该有多强?”
  
  “手法行云流水,没有丝毫迟疑,说明自信,心态也不是一般的稳固!”
  
  ……
  
  继续向下看去,越看众人越觉得惊恐。
  
  融合金属,不进行器胎锤炼,就淬火,他们也能轻易做到,只是……能不能过关就不一定了。
  
  像对方这样举重若轻,别说他们,恐怕就算当年传说中的那位练器大宗师吴阳子,都未必能够做到。
  
  
  这家伙真是只是得到了吴阳子的差传承,而不是吴阳子的老师?
  
  很快,看到考核六星炼器师。
  
  手指轻弹,各种金属,发出的金铁交击,宛如音乐,张悬手腕翻飞,一个巨大的铁锤,出现在眼前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“这真是炼器师锤炼出来的器胎?”
  
  看到青年终于动用了器胎锤炼的能力,本以为会惊艳无比,和之前一样,让人感慨,做梦都没想到……也太-他-妈丑了吧!
  
  你确定这炼制的是个铁锤,不是铁疙瘩?
  
  众人面面相觑。
  
  “看样子……这位张师,无论哪一样都不错,就是……锤炼器胎有些差强人意!”
  
  将整个考核看完,赵丙戌再也忍不住,道。
  
  “何止是差强人意……好像从未学过!”
  
  元洪也摇摇头。
  
  对方炼制器胎的模样,说实话,连一个学徒都不如。
  
  可以说,随便找一个学徒,都比这家伙弄得好。
  
  控火、熔炼、淬火、掌控……都完美无缺,连他们都不如,怎么偏偏器胎锤炼不会?
  
  要知道这可是炼器之中最简单的环节……
  
  “没学过最好,这样,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去教他,拉拢关系了!”
  
  赵丙戌笑道。
  
  正愁着如何讨好对方,将其死死绑在炼器学院,既然锤炼器胎不会,自己完全可以亲自出面,传授技巧。
  
  “是啊!”
  
  其他几位副院长也点头。
  
  不怕你天赋绝佳,就怕你没缺点,有不会的,他们就可以趁机结交,拉拢关系。
  
  一旦你真跟我学了,还不乖乖绑在炼器学院这辆车上?
  
  ……
  
  回到精英区的住处,张悬这才感到全身疲软。
  
  两个时辰,一口气从学徒考核到六星炼器师,虽然其中有些投机取巧,消耗却也极大。
  
  不光真气,精、气、神都很是疲倦。
  
  要不是魂体刚刚突破十米,恐怕根本坚持不下来。
  
  “魂体突破十米,好像灵魂的本质变了,之前没有细看,现在看看到底怎么回事!”
  
  取出上品灵石,再次吸收了一会,彻底恢复,张悬这才想起一件事来。
  
  之前在地火通道吸收地心洪岩的力量,魂体顺利突破了十米的桎梏,当时好像觉得魂魄有了某种变化,只是当时通道崩塌,没时间观察。
  
  现在刚好回来,正巧可以看一下,到底怎么回事。
  
  魂魄、肉身、真气,三样是他实力的保证,必须提前掌控,不能出现丝毫意外。
  
  将周围的阵法启动,屏蔽探视,张悬这才盘膝坐在垫子上,精神一动。
  
  呼!
  
  巫魂离体。
  
  此时的巫魂,高大的如同巨人,站在房间里,脑袋都到了房顶。
  
  “内视!”
  
  明理之眼蠕动,向魂体里面探查过去。
  
  “这是什么?这、这怎么可能……”
  
  看了一眼,张悬突然一下愣住,惊讶的声音脱口而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