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七百八十一章 传授刀法
天才壹秒記住『→網.』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  
  “看门?”应勤、白面等人全都拳头捏紧,气的快要炸开。
  
  他们是四年级的学员,踏虚境巅峰强者,一个新生居然让他们看门?
  
  这是赌注吗?
  
  故意来羞辱我们的吧!
  
  “刚才不还说不会输吗?不输也就不用担心看门的事,怎么,这就没自信了?”微微一笑,张悬看过来。
  
  “换个条件吧!”
  
  面容铁青,应勤一甩衣袖。
  
  就算不会输,跟人打这个赌,也丢人啊!
  
  “不用害羞,怕输也很正常,没什么可丢人的,人之常情。”张悬宽慰道。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不听这话还好,听到之后,应勤、白面等人气的差点没吐血。
  
  什么叫害羞?啥叫怕输也正常?
  
  我们是不会输的,只是觉得你的条件有些过分……
  
  正气的想要反驳两句,就见前方的青年,低头沉思了一下:“这样吧,如果你们还是怕输,我不出手,随意指点几个新生与你们战斗,再不行,就指点……刚才被你打败的几个人,这样,总不用担心了吧!”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见这家伙,越说越离谱,似乎是在故意羞辱他们,应勤再也忍不住,一咬牙:“好,我们答应!但愿你的实力,也和口舌一样厉害!”
  
  “答应就好,若欢、宋超,派几个人去那边修大门,不然看门得有了,没有大门,可不行!”见对方同意,张悬满意的点头,吩咐了一句。
  
  新生区,虽然有进出的门户,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大门,都打赌了,这几个家伙,一旦输了,没位置安排,多尴尬啊。
  
  “是!”若欢、宋超等人,连忙点头答应。
  
  “找死!”
  
  见这家伙如此蔑视他们,一开始打赌,就觉得他们输定了,白面再也忍不住,漆黑的脸,变得有些狰狞,些许的胡须也翘了起来,手中大刀一抖,发出嗡嗡的轰鸣,看向应勤:“让我来教训这家伙一顿!”
  
  说完,就直接跳到高台中心,目光如电般看了过来:“张悬,第一场我与你战斗,可敢与我一战?”
  
  “别着急!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!”张悬摇了摇头。
  
  “你……”再次气的一晃,白面的脸变得更加黝黑,都快成锅底了。
  
  我们看起来年轻,都超过五十岁了好不好?反倒是你,二十岁左右,居然直接开口称呼学长为年轻人,要不要脸?
  
  “你难道只有口舌?是男人的就上来!”
  
  知道口舌肯定不如这个青年,白面牙齿咬紧。
  
  “我上去你肯定会输的,我不欺负人,刚才都说了,找几个新生与你对战,也不会食言而肥!”
  
  张悬摆了摆手,不再理会台上快要发疯的白面,环顾一周,向眼前的诸多新生看了过去:“你们之中谁用刀?而且刚才败给这家伙了?”
  
  听到问话,众人全都面面相觑。
  
  本以为张师是故意气对方的,难不成,来真的?
  
  刚才都已经输了,就算伤势不重,也打不过啊!
  
  “我……刚才输了!”
  
  停顿了片刻,一个青年走了出来。
  
  是个二十五六岁的新生,只有合灵境初期,身上一处刀伤,虽不严重,却看起来狰狞可怖,似乎对方完全可以将其劈成两半,手下留情,才得以幸免。
  
  “不错!”张仔细观察了一圈,悬点了点头:“就你了,过一会,上去跟这家伙再打一场,将其击败!”
  
  “我……”
  
  青年吓了一跳,满脸纠结:“我不是对手,连一招都没接住!”
  
  刚才与对方战斗,一上台,连刀都没举起,就被直接劈了下来,再打也是输啊!
  
  “没事,我现在教你一招刀法,过一会上台就施展,争取一招就将其劈下来!”张悬道。
  
  “一招刀法?”青年愣住。
  
  一招有啥用?
  
  对方强大的是武技,是对刀法的理解,别说教一招,就算再教十招,一百招,该赢不了也赢不了啊!
  
  “不错,刀给我!”张悬点头。
  
  “是!”不知道这位会长到底搞什么,青年虽然满脸不明所以,依旧将手中的长刀递了过去。
  
  “可恶……”
  
  下面要教刀法,台上的白面气的快要疯了。
  
  一个新生,居然说上去他肯定输……这倒也罢了,随便找了个手下败将,教一招刀法,就想胜过自己?
  
  开什么玩笑?
  
  自己堂堂武技学院的高材生,这么容易被打败,还有什么资格,号称强者?
  
  目中无人!
  
  太嚣张,太狂妄了!
  
  别说一个新生,就算武技学院院长,也不敢这样说话啊!
  
  “白面,既然这位张师,要教新人刀法与你战斗,咱们也不占便宜,你闭上六识,不去观看,待他传授完刀法再说!”
  
  应勤也气的面容难看,不过身为名师,不能掉了身份,摆了摆手道。
  
  对方说要教刀法,凭借他们武技学院天才的身份,真要当面教,恐怕那个新生,还不懂,他们就学会了,还怎么打?
  
  即便赢了,也会让人觉得胜之不武。
  
  不如不看、不听,这样以来,这家伙输了,也再说不出废话。
  
  “好!”白面点点头,正想关闭六识,就见台下的张悬看了过来:“不需要这么麻烦,你们既然是武技学院的大家,想必对武技了解也极多,我教的时候,正好看看,也指正一下!”
  
  白面和应勤对望一眼,各自眨巴眼睛。
  
  这家伙……脑子刚被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?你传授刀法和我战斗,还让我看?
  
  还怎么打?
  
  “既然他让看,那就看,到时候输了,看他还有什么话说!”正不知如何是好,白面随即听到了应勤的传音。
  
  他们三人,应勤为首,既然他这样说,白面只好点头同意,目光集中,向台下正在传授刀法的青年看了过去。
  
  “就一招,看好了!”
  
  不理会一脸懵逼的众人,张悬笑了笑,手中长刀一抖,斜着向下劈了下来。
  
  刀施展的很慢,如同用毛笔在纸上作画。
  
  “这叫刀法?”
  
  白面呆如木鸡。
  
  自从五岁学刀开始,就没施展过这么难看的招数,这根本就不是刀法,普通的劈柴,都要比这这招精妙好多倍!
  
  还以为有什么厉害刀法,一招能战胜自己,做梦都没想到,施展出这东西……
  
  你来耍我玩的吧?
  
  不光他懵了,等着张悬传授武技的青年,也快要快哭了。
  
  还以为会长胸有成竹,传授什么厉害招数,没想到,就这玩意……
  
  以他的眼光,也能看出,这刀,啥招数都没有……就这种乱劈,连个蚂蚁都杀不了,真的能战胜刚才一招都接不住的四年级学长……
  
  他没一点信心。
  
  “我的刀法重意不重形,这是刀法的精要和奥秘,好好领悟!”
  
  正在郁闷,不知张师在搞什么,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紧接着身体一晃,一股意念传递进入脑海。
  
  “这是……灵魂传功?”
  
  感受到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修炼法诀,青年全身一震。
  
  灵魂传功据说是七星名师才有的能力,会长怎么能够施展?
  
  “别胡思乱想,抓紧时间记住功法,记住我给你传递的刀意,过一会,按照这个刀意施展!”
  
  见他发呆,张悬传音呵斥。
  
  “是!”
  
  青年这才反应过来,急忙向脑中的刀法看去,果然看到其中蕴含着一股刀意,澎湃如电,带着锋利让人难以抗衡的气息。
  
  “这……”瞳孔一缩。
  
  他虽然没有白面的见识,但也是修炼刀法的名师,自然能一眼看出,这股刀意的强大。
  
  只要模仿,绝对能让他对刀的理解,更进好几步,达到让人惊叹的地步。
  
  将功法在体内运转了一圈,刀意调动起来,双眼如同有刀锋闪过,青年深吸一口气,躬身到底:“多谢会长!”
  
  “嗯,去吧,将这家伙击败!”
  
  张悬摆了摆手。
  
  白面沉浸在刀法之中不知多少年,就算传授精简版的天道刀法,想要短时间胜过,也很难,没办法,只好传授刀意。
  
  兵器真意,可意会不可言传,换做其他人,就算领悟,也难以传递。
  
  但张悬修炼的是天道刀法,大道至简,刀意混元,没有丝毫瑕疵,再加上巫魂师手段,传递过去,让对方借助使用,还是能够做到的。
  
  “是!”
  
  深吸一口气,青年点了点头,身体一纵,来到高台。
  
  如果说刚才面对这位白面学长,还有些犯憷,觉得不可能战胜,而现在,体内孕育着张悬的刀意,再无丝毫畏惧。
  
  “就你也想赢我?”
  
  见这家伙,真学了一招砍柴都不如的刀法,就上来挑战,白面气的快要炸开,强忍住怒火,哼道。
  
  “得罪了!”
  
  青年点点头,长刀一抖,一股要划破长天的气息,陡然生出,紧接着一刀劈了下来。
  
  哗啦!
  
  他尽管只是合灵境初期的实力,刀芒却如同电弧,瞬间蔓延了数丈距离,眨眼功夫来到白面跟前,像是要将空气都撕破。
  
  “刀生电芒……这是、这是领悟刀心,才有的能力?怎么可能……”
  
  白面身体一颤,眼睛一下瞪的快要掉出眼眶,随即感到耳中一阵轰鸣,宛如惊雷在耳边响起,随时都会炸开。手机用户请浏览m.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