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零六章 四方云动
    “张悬?医师生死斗?”
  
      钟鼎淳、糜长老对望,各自瞪大了眼睛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刚说到这家伙,就出现这事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?
  
      这家伙不是很高明的驯兽师和炼器师吗?
  
      啥时候变成医师了?还要挑战尤虚?
  
      “出大事了,快去看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糜长老满是着急,和钟鼎淳二人再不管其他,笔直向医师塔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张悬……挑战医师学院尤院长,医师生死斗?他没疯吧?”
  
      龙苍月瞪大了眼睛,满是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属下。
  
      “这家伙,不是炼器师、惊鸿师吗?怎么又变成医师了?”董欣也眼睛瞪圆。
  
      “挑战副院长……圣域级别的强者……”龙苍月嘴唇哆嗦。
  
      他们苍月会,虽然在学院也很强大,但都是学生之间的小打小闹,这家伙倒好,直接和一位副院长干起来,进行生死斗……
  
      这是活腻歪了吗?
  
      “昨天我还以为,真阳会闹得动静够大,没想到这家伙更狠……快过去看看!”
  
      点点头,董欣满脸苦笑。
  
      昨天真阳会,弄了三个十几岁的孩子讲课,就够让人发疯了,这家伙更狠,一出手直接和一位副院长硬干……
  
      这是要逆天啊!
  
      “嗯!”龙苍月不敢犹豫,二人急匆匆向外跑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老师……挑战尤虚?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精英区,张悬住处的洛七七,正担心老师去了云雾岭有没有危险,就听到胡夭夭传来的讯息,娇躯一颤。
  
      还真是无法无天到了极点。
  
      那可是副院长,而且还是六星巅峰医师……挑战他,还生死斗……
  
      这是要干什么?
  
      “不行,必须过去劝阻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再也忍不住,洛七七直接跳起,笔直向医师学院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名师学院,一个寂静宽敞的院落,花圈锦簇,散发出淡然的香气。
  
      一个俏丽的身影站在花丛之间,双手背在身后,安静如画。
  
      乌黑的秀发落在雪白的衣服上,如同墨色,和周围的姹紫嫣红交相呼应,给人一种异样的美感。
  
      “挑战六星巅峰医师尤虚?”
  
      身影转过头来,露出了美丽不可方物的容颜。
  
      正是那位让张悬心动的美女老师,洛若曦。
  
      知道张悬没什么事后,她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,一直再没联系,没想到再次听到消息,是这家伙要和一位副院长决斗。
  
      “胆子真大……”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,洛若曦朱唇微扬。
  
      虽然和这位张悬接触的时间不长,但这家伙,胆大妄为的性格,可是亲眼见识过了。
  
      化凡四重的修为,就敢从诸多合灵境的灵兽中将自己救走,单凭这点,就让无数人抓狂。
  
      “能让他如此发怒,不惜进行生死斗,这位尤虚,肯定做出了让他难以忍受的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这家伙的性情,不会轻易发怒,能逼得使出杀手锏,撕破脸皮,这个尤虚,真不知做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看看!”
  
      淡淡一笑,身体一晃,眨眼功夫消失在院落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真阳会总部,丰盛的餐桌前,郑阳、王颖等人,正享受最高等的待遇。
  
      “强叔,老师和人比斗……”看着满桌的山珍海味,王颖满是担心有些吃不下。
  
      “比斗而已,没事,少爷的实力,你们还不相信?肯定是那个什么副院长作死,放心吧!”
  
      将一大块灵兽肉塞入口中,孙强一边打着饱嗝一边道。
  
  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可是,先吃饭,吃完少爷估计就将那人弄死了……”孙强摆了摆手:“再说,这种事,你们过去也没用,医术……你们又不会!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郑阳等人一脸苦瓜。
  
      老师的事他们没办法插手,而且,也不会让他们沾惹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别纠结了,吃饭、吃饭,放心吧!歪瓜裂枣而已,少爷不出手倒也罢了,一旦出手,肯定会被直接干趴下!先吃,吃完了,咱们再过去!”
  
      孙强头也不抬。
  
      开玩笑,少爷如果都摆不平,他们过去只能白添乱。
  
      再说……这世界上还有少爷和老爷摆不平的事?
  
      “好吧!”
  
      见孙强如此笃定,再想起老师的种种神奇,郑阳等人放下心来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哈哈,这是他自己作死!尤副院长的医术,仅在钟鼎淳院长之下,是整个鸿远帝国,都数得着的巅峰人物,和他生死斗……这不是作死吗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有好戏看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一个新生,受人追捧,就有些飘飘然了,连副院长都敢挑战,这是作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张悬的声音散佚开来,整个名师学院,都快要炸了。
  
      有的震惊,有的激动,但更多的是想要看笑话。
  
      对抗诸多学会,成立悬悬会,弄的炼器师学院鸡飞狗跳,让三位院长刮目相看……这位张悬一来到就弄出这么大动静,有人佩服,自然也有人不满。
  
      不少老生早就想看他栽跟头了。
  
      此刻,听说挑战医师学院堂堂副院长,全都纷纷赶来,想要看他如何输掉比赛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医师塔废墟不远处的一个高台上,张悬傲然站立,目光寒冷。
  
      孙强说的不错,他的目的很简单,杀鸡儆猴!
  
      不然什么人都找麻烦,也没这么多时间应付。
  
      每个职业都有决斗的方式,医师生死斗,正是医师出现不可调和矛盾才用的办法。
  
      这位尤虚,不卖十叶花,倒也罢了,但却故意害死了魏长风,决不可原谅!
  
      不过,凭借他之前的身份,就算挑战,医师公会也不会受理,所以只好先考核个六星医师。
  
      至于去闯疑难墙,这孙元想的一样,是为了赚取学分。
  
      他到现在一个学分都没有,就算想考核,也进不了医师塔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……你怎么要和尤院长进行决斗?”
  
      正安稳站立,一个人影激射而来,正是炼器学院的赵丙戌院长。
  
      他听到消息就过来了,比糜长老还要早到。
  
  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要不要我从中调节一下?尤院长,医术惊人,上次要不是因为年龄太大,十大长老未必能落到钟鼎淳的头上。”
  
      还没等张悬回答,赵丙戌院长就急忙传音。
  
      他对这位张悬,是真心赞赏,生怕出事。
  
      医师生死斗不是别的,稍有不慎,会死人的!
  
      “多谢赵院长的好意,这件事还是让我自己来处理吧!”
  
      知道对方是为了他好,张悬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副院长又怎样?医师又如何?
  
      看我一力屠之!
  
      “好吧,不过……你要小心!尤副院长,当初曾和老院长一起去了古迹,老院长失踪后,十分自责,这一年来性格变得十分古怪,我怕会对你下杀手……一旦出现危险,最好直接认输,届时,我和糜竹他们出面调停就行了。”
  
      赵丙戌再次传音过来。
  
      当初老院长发现了一处古迹,带了不少人过去探查,但是大部分人都失踪了,这位尤虚是幸存者之一。
  
      自从那次之后,性格就变了,整天关在院子里,与谁都不联系,就算他是炼器师学院的院长,说的话在对方面前管不管用,都还不好说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将该说的话说完,赵丙戌松了口气,落在高台下方。
  
      医师公会同意的比斗,他就算是六星巅峰名师,也没办法更改的。
  
      呼呼呼!
  
      很快,糜院长等人都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让张师如此愤怒,不惜与尤虚进行医师生死斗?”
  
      卫冉雪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,不过已经派人打听了!”赵丙戌道。
  
      “向谁打听?”
  
      “我的一个学生,和尤虚的学生孙元是至交好友,不出意外,一会就回有消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赵丙戌点头。
  
      名师学院就这么大,只要想打听,还是很容易知道的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师!”
  
      话音刚落,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发生了什么事?”赵丙戌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刚打听了,是这样的。张师说要救人,和灵材阁的魏长风阁主向尤虚副院长,购买一株十叶花!尤虚副院长说要一株云雾花进行兑换!”
  
      中年人道。
  
      “云雾花?这是让他们去云雾岭?”糜长老眉毛一皱,脸色铁青。
  
      “嗯!张师今天早上将云雾花带来了,结果尤虚副院长依旧不换……这才惹怒了张师,考核了六星医师,与他进行生死斗!”
  
      中年人很快将知道的消息解释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这件事闹得这么大,肯定瞒不住其他人,孙元也没什么可隐瞒的,就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全都说了。
  
      “得到了云雾花,还不同意兑换,这就是故意了!”
  
      赵丙戌眉毛一皱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云雾岭,圣域灵兽极多,我都不敢深入,将这株药材采来,肯定付出了极大代价,居然还被拒绝,难怪张师发怒,就算是我,恐怕也按耐不住!”糜长老脸色也不太好看。
  
      名师,要言而有信!既然答应就要遵守,否则,如何教书育人,传授天下?
  
      出尔反尔,言语有失,本身就是名师的大忌。
  
      “不管是不是故意,张师进行生死斗,会不会太冲动了,他……能胜得过尤虚副院长吗?”
  
      卫冉雪秀眉蹙起,满是担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