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一十四章 房子竟是他买的!
    薛真阳一呆,眼中的兴奋,眨眼功夫变成了要哭的表情,一指张悬,像是见鬼了一般,不敢相信:“师、师……师祖?”
  
      他走出真阳会的时候,郑阳等人还没跳上高台,因此……并不知道,自己这位枪法老师的师承来历到底是谁。
  
      而现在,陡然听到老师开口,说传承于这位张悬,剧烈的打击,快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自己的属下,找这个张悬麻烦,结果被驯服,真阳会也受到极大打击。
  
      为了报仇、雪恨,他带着枪离开学院,巡游四方,目的就是突破落叶枪法第十重!
  
      然后在枪法上胜过张悬,重振真阳会的威名,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薛真阳,依旧是天之骄子,无人能够取代……
  
      费尽心血,好不容易拜师突破了,却告诉他……变成孙子辈上的了!
  
      尼玛!
  
      我不要做孙子,我要胜过他,我要一雪前耻,我要成为强者……
  
      心中狂吼,想法还没结束,后脑勺再次一疼,又被老师抽了一巴掌。
  
      “指什么指?一点规矩都没有!这就是我跟你说的,‘师父’他老人家,还不快点下跪,磨蹭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郑阳满是不悦。
  
      见到师父想介绍天才徒孙给他看看,结果这家伙一点礼貌都没有,一直发呆,真是狗肉上不了大席。
  
      “老人家?”
  
      嘴角乱抽,薛真阳觉得要崩溃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个张悬只有二十岁,哪里老了?老人家……你之前这样说,一直以为,师祖是个七老八十的名师……
  
      结果,却是要对付的敌人!
  
      这叫啥事!
  
      我可是夸下海口,要战胜他的……现在这种身份如何比?
  
      薛真阳崩溃,人群中看热闹的龙苍月也全都一晃。
  
      他们四大学会,两个冲锋陷阵去找张悬麻烦的,一个变成了座下学徒,一个变成了徒孙……辈分一个比一个低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,我们再去找麻烦……会不会变成徒重孙?”龙苍月咽了口唾沫。
  
      “开什么玩笑!徒重孙,说明辈分要比我们高三辈,你我都是院长的亲传,比我们高三辈,岂不院长都成徒孙了?”
  
      董欣冷哼一声:“不要灭自己气势,涨他人威风!”
  
      “可……这家伙实在太古怪了……”龙苍月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有些古怪,不过……你不觉得这样才有挑战性吗?”和前者的紧张不同,董欣眼睛放光。
  
      她是天才,从不服输,这位张悬虽然看起来十分逆天,远超同辈,但对她来说,却更加激发了斗志。
  
      “挑战?算了,我怕挑战过后,我们苍月会没了……要挑战,还是你自己来吧!”龙苍月连连摇头。
  
      开玩笑,四大学会,哪一个比他们弱?
  
      两个挑战的,都变成这样了,甚至堂堂副院长,都被整的半死不活……他可不想再沾惹这趟浑水了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不插手,我就来了,放心吧,我一定能找到他的弱点,将其击败!”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,董欣目光闪烁。
  
      只要是修炼者,就有缺陷,这个张悬就算逆天又如何?
  
      她不信对方是完美的!
  
      只要细心观察,仔细寻找,总能找到破绽!
  
      届时,她们董欣会,绝对会成为整个学院最大的学会,再无人能够取代!
  
      胡夭夭明争暗斗这么多年,也肯定能够分出结果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收薛真阳为徒了?”
  
      董欣信誓旦旦,看着跪在眼前的薛真阳,张悬也有些发懵。
  
      郑阳怎么收这家伙为徒了?而且,客座长老又是怎么回事?
  
      “少爷,是我让他收的,这家伙交了学费,非要拜师,郑阳也是勉为其难……”
  
      生怕少爷发怒,孙强急忙走了上来,递来一个戒指:“这是这几天,郑阳他们讲课赚的!”
  
      “讲课?”越听越奇怪,张悬低头看向戒指,顿时吓了一跳。
  
      只见戒指内,中品灵石堆积如山,足有数十万枚之多,就算换算成上品灵石,也绝对超过五十了。
  
      这他妈是去抢劫了,还是去教课了?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是这样的……”孙强急忙将郑阳成为客座长老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?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愣,随即恍然。
  
      他传授郑阳等人的,虽然只是精简版的功法和武技,玄妙之处,绝对也超过了这个世界,最高明的秘籍。
  
      薛真阳、须长青这些又都是名师,如何看不出来厉害?
  
      弄清楚情况,拜为客座长老也就理所当然了。
  
      “少爷……让郑阳他们收徒,全是我的注意,如果你不高兴,责骂我就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少爷不说话,孙强有些忐忑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觉得少爷看到这些灵石,肯定会动心,依旧不敢确定。
  
      “责骂?有什么可责骂的?他们收徒,讲解知识,对自己也是一种巩固和学习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学生,学习知识,很多都是一知半解,如果让其讲解出来,给别人做老师,就会理解的更加深刻,对知识了解的更加稳固。
  
      因此,学生之间的相互讨论,甚至收徒授课,也是十分必要的。
  
      郑阳等人通过这次讲解,肯定对修炼理解的更多,是好事!
  
      再说,又没吃亏,这么多灵石,足够一段时间修炼和挥霍了!
  
      之前还想着要不要将地脉灵液卖出一部分,补贴家用,现在看来,根本用不着。
  
      光这几个小家伙讲课,赚的钱就够花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还有些事要提前交代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几个做老师,传授知识,我不反对,不过……做什么事过犹不及也不好,我门的知识,博大精深,传授太多,反而麻烦。做人要低调一些,跟老师多多学习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神色凝重的道。
  
      天道功法玄妙无比,哪怕只是精简版的,传出去,也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,弄不好就会引起无数人的觊觎。
  
      所以……还是低调一些为好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师放心,我们只是讲解基础,牵扯到本门的要点,都没细说……我们都很低调的!”
  
      郑阳等人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几人说话的声音不大,外人并未听到,但处在中间的薛真阳身体一晃,只觉得眼泪止不住了。
  
      尼玛,还能好好聊天不?
  
      二十岁的新生,一进入学院闹得天翻地覆,所有老生都发疯……
  
      三个十五、六岁的小家伙,成了名师学院的客座长老……
  
      你们这他妈还叫低调?
  
      这都叫低调的话,还有什么叫高调吗?
  
      “好了,既然收了学生,就好好指点,另外,多上几节课,争取全校范围内讲解,多赚些钱回来,你们也知道,咱们修炼者需要的花费很大。”
  
      交代完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,少爷!”孙强连忙点头。
  
      果然和他猜想的不错,只要能挣钱,少爷一般不会多说的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先去一趟这个尤虚的住处,取一株药!”
  
      知道孙强等人有分寸,张悬不再多说。
  
      尤虚现在受到他的控制,先将那株十叶花拿到手,救下魏如烟再说。
  
      已经耽误了两天,继续耽误下去,他怕后者会坚持不住。
  
      尤虚生死不由自己,再加上医师生死斗多输了,变得乖巧了不少,十叶花很快就拿到手里。
  
      药物到手,张悬向精英区自己的住处走去。
  
      外面的住处实在太小了,还不如这里宽敞,而且想用十叶花救治魏如烟的话,只能去灵气浓郁之处,外面的小院,明显不如这里。
  
      一行人才来到精英区的别院跟前,就看到有人守在外面,正是之前给他安排住处的黄兴,周童等人。而他之前放在里面的铺盖之类,都堆积在门口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眉头一皱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,陆封院长刚刚下了命令,你不是学院的学生,不能住在这里,就算有糜长老的令牌也不行!我们也没办法,只是奉命行事……还望张师见谅。”
  
      急忙上前,黄兴脸色涨红。
  
      医师学院发生的事,他已经全部知道了,不过,这是丹院院长,名师学院代理院长的命令,他也不敢违背。
  
      只好将张悬在这里留下的东西,全部搬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张悬脸色铁青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,拦不住自己,背后还在使坏。
  
      这里有名师学院留下的聚灵阵,灵气充足,可以让十叶花更好的滋养魏如烟的灵魂,一旦出去,之前那个小院,这么狭窄,就算想救治,也施展不开啊!
  
      但……对方做的也不错。
  
      之前已经说了,他不是学院的学生,既然不是,自然也就没资格住在这里。
  
      “这该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揉揉眉心,正想离开,就见一个中年人,在一个老生的带领下,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,这人说要找你!”
  
      介绍了一下,老生退到一边。
  
      中年人急忙抱拳:“请问,这位可是张悬张师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眉头一皱:“你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在下是淮王府的管家玉清,我们家王爷,给张师购买了一座府邸,就在学院边上,特意让我给你送来,还望笑纳!”
  
      玉清管家说完递来一个玉盒,轻轻打开,里面摆放着房契和地契。
  
      “府邸……那个院子是你们王爷买的?”
  
      低头看了一眼地契所在的位置,张悬愣在原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