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一十七章 集体退课
    “来炼丹学院?”
  
      陆封院长一愣,随即眼睛眯起:“他已不是名师学院学员,为何没人阻拦?”
  
      对方已经不是学生,怎么能让其随意进出?
  
      “他……拥有糜院长、赵院长、卫院长三人的令牌,更是客座长老的老师,辈分比老师还高……我们阻拦不住!”
  
      青年脸色涨红。
  
      名师学院,又不是什么禁地,更何况,对方还手持本院长老的令牌,怎么拦?
  
      “他来炼丹学院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知道对方说的有道理,别说学生,就算是他,也不能阻拦对方,陆封脸色一沉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,他来到学院,直接去了藏书库……”青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藏书库?”
  
      陆封院长皱眉:“他没有学员证,去了也没用吧?”
  
      想进入藏书库,需要两个条件,学员证和学分,对方大闹医师公会,学分不缺,但……学员证没有,甚至都不是本校学生了,就算想进,也进不去啊!
  
      “他没进去,而是站在藏书库外面……发呆!”说到这里,青年脸上露出古怪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发呆?”陆封和周副院长等人,全都一愣。
  
      那地方……有啥可呆的?
  
      “是啊,就是整个人一动不动,眼睛直直勾勾的,啥话也不说……”青年道。
  
      众人眨巴眼睛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这家伙跑到炼丹学院来干什么,结果跑过来发呆……搞什么?
  
      “现在还在那里?”陆封忍不住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来的时候还在,都已经待了半个多时辰了!”青年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这家伙先是弄塌了炼器学院,然后又挑战医师塔,让其……面目全非,突然跑到藏书库发呆,肯定有诈,诸位陪我过去看看!”
  
      听说这家伙,一呆就半个时辰,陆封怎么都觉得不对劲,忍不住站起身来。
  
      虽然和这位张悬只见过一面,但对方得理不让人,逼得他都下不了台的场景历历在目。
  
      在加上之前还专门说过,要来挑战炼丹学院,不为为何,心中满是不安,不亲眼看一下,始终不放心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其他四位院长,一想到这位张师的种种举动,也全都嘴角乱抽,同时站起身来。
  
      之前,别的学院崩塌的崩塌,乱七八糟的乱七八糟,他们还有些庆幸,现在这家伙跑到他们学院来了,一股莫名的危机感笼罩而来。
  
      急匆匆向藏书库走去,几人的速度极快,不到十分钟就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和以前一样,藏书库高大的建筑,高耸入云,没有丝毫坍塌的迹象,也没看到半个人影,陆封忍不住松了口气,转头看过来:“他人呢?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……刚才就在这里的!”
  
      青年一脸迷茫的向前一指。
  
      那家伙之前就站在藏书库前发呆的,怎么自己就去找了个院长,来回不过半个时辰,就连人影都不见了?
  
      因为张悬名气很大,刚才这里可是堆了不少人的。
  
      “稍等,我找个人问问!”
  
      转了一圈,没发现半个人影,青年急忙向藏书库旁边的一个房屋走去。
  
      那里住着看管藏书库的学员,都是三年级学生,过来勤工俭学的。
  
      还没来到跟前,就听“吱呀!”一声,房门打开,两个青年走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胡旭……”
  
      认出其中一个,急忙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陆辉学长!”
  
      胡旭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这是……去哪里?”
  
      看到对方身上背着行李,陆辉满是奇怪。
  
      藏书库勤工俭学,基本要住在这里一个学期,才开学几天,背着行李出来干什么?
  
      “回禀学长,刚才听到张师讲了一节课,茅塞顿开,觉得自己并不适合炼丹,所以……我想离开这里,去学其他职业!”
  
      胡旭道。
  
      “讲课?”
  
      陆辉忍不住眼睛瞪圆,陆封等人也情不自禁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二货……在这里讲课了?
  
      “是,张师在这里站了一会,开始授课,我有幸听了一会,这才发现,炼丹职业,虽然是上九流最靠前的,而我,根本不是学习这个的料,这些年的时光,都蹉跎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苦笑着摇头,胡旭一脸的失落。
  
      张师讲的课博大精深,让人听了一会,受益良多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学习炼丹也有一段时间了,听完课才明白,根本就不是学这个料!
  
      就算以后勉强学习,也会越来越难,再难进步。
  
      与其痛苦,还不如立刻舍弃。
  
      反正名师学院有九大辅修职业,不学炼丹,还可以学习其他,总有适合自己,并且,能快速进步。
  
      “你也觉得不适合学习炼丹?”
  
      听完胡旭的话,陆辉忍不住看向跟他一起出来的另外一个三年级学员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适合,告辞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二人也不停留,转身就走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二人离开,藏书库没学生看守,几大院长面面相觑,正不知如何是好,就见几个学生走了过来,身上也都背着行李。
  
      “戚副院长,那几个……好像是你的亲传学生吧?”
  
      看清楚几人的模样,一位副院长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他们虽然是院长,地位尊崇,却也收了不少学员,当做亲传。
  
      “是,正是我的亲传,舒永宁等人!”
  
      认了出来,戚副院长忍不住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他们也背着行李……难不成,也觉得不适合炼丹了?”这位副院长嘴角一抽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
  
      戚副院长摇了摇头:“舒永宁在我历届教授学生中,算不上天赋最高,却也排的上前几,对炼丹的领悟极高,假以时日,六星炼丹师指日可待,怎么可能不适合学习!”
  
      舒永宁是他最杰出的几个学生之一,如果这都不适合学习炼丹,他门下几乎没人适合了!
  
      “那他……”这位副院长满是疑惑。
  
      背着行李,明显和刚才的胡旭一样,不是离开炼丹学院,干嘛要这样?
  
      “我过去问问!”
  
      脸色铁青,戚副院长哼了一声,正想走过去,那位叫做舒永宁的学生好像看到了他,急匆匆的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师!”
  
      来到跟前,舒永宁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”戚副院长眼睛眯起。
  
      “回禀老师,学生……想向你辞行!”舒永宁膝盖一软跪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“辞行?你也觉得炼丹不适合?”戚副院长觉得整个人都要炸开。
  
      “自然不是,而是……我觉得老师的课程,不太适合我,与其继续学习,难以进步,还不如就此辞去,也不耽误老师招收新的学生……”
  
      舒永宁有些不好意思,手腕一翻,将对方的课程玉符取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老师可以选择学生,学生也能选择老师,这是双向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课……不适合你?”戚副院长一呆。
  
      他可是炼丹师学院副院长,一手炼丹术,不比陆封院长差多少,是真正的六星巅峰炼丹师……
  
      这家伙居然要辞掉他的课程……
  
      “是,刚才听了张师的课,这才明白什么叫做炼丹,老师虽然讲的不错……和他一比,还是差了不少,还望老师见谅,我现在就加入悬悬会,去听张师授课了!”
  
      说完将课程玉符递过来,舒永宁站起身来,转身就走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接过玉牌,戚副院长整个人僵直原地,脸上不停抽搐,快要疯了!
  
      堂堂六星巅峰炼丹师,居然被当众退课……而且还直言,授课差了很多……
  
      尼玛!
  
      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!
  
      “老师,我们也来退课,实在不好意思!”
  
      “张师的课,让人茅塞顿开,虽只听了一会,就已经知道,他做我的老师,才能走得更远,进步更快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还没待他郁闷完,之前和舒永宁一起的几个学员,也急匆匆来到跟前,各自将自己的玉牌递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之前这些人,为了能上他的课,一个个削尖了脑袋,各种激动,现在居然主动退课,生怕自己不答应,看的戚副院长一阵阵抓狂。
  
      “不对劲啊!”
  
      看着退完课兴高采烈离开的诸多学生,陆封嘴角抽出了几下,来到跟前:“你是不是授课出现了什么问题,让这个张悬抓住了把柄,学生才要集体退课?”
  
      学生一起退课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这个老师讲的出了大问题!
  
      一旦出现这种情况,这个老师的声望受损不说,整个学院,都会名气大降!
  
      炼丹师学院,之所以号称名师学院第一,因为学习炼丹的人多,足足六万多人……要是这些人都要退课……整个学院将会瞬间崩塌,眨眼功夫从十大学院第一,变成倒数第一!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应该没问题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质疑,戚副院长面带苦涩,整个人都有些懵了。
  
      他授课,严格遵守炼丹师的标准,就算不太惊艳,却也没有任何错误,怎么会出现问题,让学生听了别人一节课就主动退课?
  
      “那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陆封皱眉,正想继续说下去,就见几个学生急匆匆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院长,他们好像都是你的亲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戚副院长道。
  
      陆封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几人和陆辉一样,都是他的亲传学生,已经教授好几年了。
  
      “放心,我授课无误,我的学生绝不会跟你的学生一样!估计是张悬的事,要向我禀报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几人走来,陆封院长点了点头,正想询问,就见走来的几人同时膝盖一软跪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“感谢老师这些年的教导,我们想……退课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