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二十九章 我是老院长兽宠!
    不知道董欣已经发现了紫阳兽的秘密,此时的张悬,正一步步向阵法师学院走去。
  
      之前布置的那个封息阵质量虽然不错,但等级太低了。
  
      紫阳兽尽管被囚禁在千蚁蜂巢,无法舒展,毕竟是圣域强者,恢复能力惊人,经过几天的调养,被殴打的伤势已然好了七七八八。
  
      一出现,脱离桎梏,立刻凶相毕露,震碎了阵法,想要逃走。
  
      幸好他早有准备,狠人连同傀儡双管齐下,再次将这二货揍得笔挺。
  
      虽然将其打晕,短时间内不能为恶,但……总不能一直这样吧?
  
      还要从它口中探查异灵族人的情景,一直关着也不是个事!
  
      思前想后,决定去学习一下更高级别的阵法再说。
  
      只有布置出更高级别的阵法,让其逃不出去,才能更好的审讯,查出对方设计诸多名师的目的。
  
      才能提前找到隐藏在周围的异灵族人,做好应对。
  
      因此,从院落一离开,就到了这里。
  
      “先看书吧!”
  
      找人打听了一下,找到藏书库的位置,在附近的一个小亭,坐了下来,精神一动,巫魂离体,悄悄进入藏书库,开始看书。
  
      阵法师学院,是名师学院排行第三的大型学府,藏书库人流如梭,每天前来看书的,最少数百和魔音、惊鸿的冷清截然不同。
  
      没等太久,就混入其中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是四星阵法师,前四星的书籍,完全可以不看,直接进了第五层。
  
      哗啦啦!
  
      目光扫过,一层层书籍印入识海。
  
      两个时辰后,藏书库第五层、第六层的书籍就全部收集完毕,也形成了对应的天道秘籍。
  
      巫魂回到肉身,没有丝毫犹豫,直接开始学习。
  
  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张悬双眼睁开,神采奕奕。
  
      对阵法的理解,已然达到了六星巅峰级别,就算比起阵法学院院长,都只强不弱。
  
      “要不要顺便将六星阵法师考了?”
  
      站起身来,手扶着下巴。
  
      都来阵法师学院了,要不要一水考个六星阵法师玩玩?
  
      只要考完,就等于有了六种六星辅修,具有考核六星名师的资格了。
  
      “算了,最近考核的有些多,别弄巧成拙,让人怀疑,当务之急,先将紫阳兽那家伙,审完再说!”
  
  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张悬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最近考核的辅修有些多,炼器师、惊鸿师、医师、炼丹师、魔音师……一桩桩下来,闹得有些大,反正现在修为还不够,考核六星名师也做不到,不如先缓一下。
  
      等热度衰减后再继续。
  
      知识学了不会跑,先考后考都一样。
  
      有了决定,不再过去,转身向住处走去。
  
      再次回到院落,将阵旗找出来,布置了个六级隔绝气息的阵法,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种阵法,不进行攻伐,修为不够也能布置出来。
  
      换做其他六级幻阵、迷阵、困阵……没有蚕封境,甚至半圣修为,根本不可能成功。
  
      阵法布置出来,推敲了一遍,发现就算紫阳兽全胜期,想要破坏都难,完全可以将消息隔绝,算是真正安全了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进入其中,让诸多傀儡守在四周,再次将紫阳兽放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要杀就杀!”
  
      三、四个时辰过去,紫阳兽已然清醒过来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看向眼前的青年,露出了浓浓的恨意。
  
      它是院长兽宠,自从出生到现在,哪受过如此虐待!
  
      要是能够反抗,早就将眼前这家伙活活吃了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要杀你,雷远峰就动手了,不会等到现在!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神色淡然:“不想受罪,就将你迫害诸多学子的目的,以及背后指使你的人说出来……或许,我还能饶你一命,不然,我会慢慢的折磨,让你生不如死!”
  
      这头家伙和云雾岭的洪猿兽不同。
  
      后者主动屈服,心理上已经有了畏惧,搜魂很容易就能得到想知道的消息,眼前这个,性格刚烈,打成这样都不泄露半句,万一搜魂失败,真就什么都得不到了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种死不要松口的家伙,就算是他,都满心的无奈。
  
      “折磨?有本事就杀了我!”
  
      紫阳兽牙齿咬紧,露出无穷的恨意:“主人就是被你们这些异灵族人害死,想让我屈服,做梦!”
  
      主人一生与异灵族人抗争,做为他的兽宠,早就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,知道什么该坚守,什么不该坚守!
  
      要是投靠了异灵族人,就算活下来也再无颜去见他!
  
      与其那样,还不如死了算了。
  
      “异灵族人?”张悬皱眉:“什么异灵族人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跟我伪装!你应该是异灵族中的王者吧?也只有王者,才能完美掩饰体内气息,伪装成名师,都不被发现!”
  
      紫阳兽哼道。
  
      “伪装名师?”
  
      张悬哑然失笑,还真是倒打一耙,抓住这家伙,就是想问出异灵族人的下落,没想到,先被这家伙诬陷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能鱼目混珠,显示你的清白了?你控制诸多灵兽,围攻学院新生,图谋不轨,不是受了异灵族人指使,又会是谁?”
  
      摇摇头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围攻新生,图谋不轨?”
  
      紫阳兽一愣:“我那是受了糜长老的邀请,对他们进行考验,怎么是图谋不轨?”
  
      “考验?让千蚁蜂母,查探学生踪迹,再集合所有灵兽,布下陷阱,让他们钻进去……这叫考核?如果不是被我及时发现,恐怕数万新生都会命丧你手吧!”
  
      张悬冷笑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灵兽,被糜长老抓来前,就已经交代好了,不可能杀人,将这些名师围住,只是围而不攻……目的是打消他们骄傲的气焰,让他们明白名师是一个整体,而非个人能力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要侮它清白,紫阳兽解释。
  
      就算死,也要做一个清白之兽,不允许别人栽赃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这种说法?”张悬一呆。
  
      当时二百多位名师,被四百多头灵兽围攻,看起来是很危险,但……确实没一个死亡的,当时就有些奇怪,难不成……真是考核对方?
  
  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……这家伙难不成,不是受了异灵族人的指派?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认识糜长老?”
  
      想到这,忍不住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,我乃名师学院,老院长的兽宠,如何不知道糜竹院长?”
  
      紫阳兽咬牙:“你可以杀我,可想从我口中得到人族的机密,做梦!”
  
      “老院长的兽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嘴角一抽,张悬身体一僵。
  
      之前他曾听谁说过,老院长的兽宠被人抓了之类的事情,麻烦无比,当时还觉得,肯定是异灵族人干的……
  
      没想到……居然是自己!
  
      “不错,主人虽然离开了,但想让我投靠异灵族人,绝无可能!”没看出他的表情变化,紫阳兽态度坚决。
  
      “投靠……你难道以为我是异灵族人?”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不是?拥有异灵族强者的意念,更有这么多傀儡保护……不是异灵族人,又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紫阳兽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转头看了一眼站在周围的诸多傀儡,张悬眨巴眼睛。
  
      要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异灵族傀儡,不知详情的话,还真有可能这么想……
  
      现在看来,居然都是一场误会……
  
      自己以为它想害诸多新生,是异灵族人派来的;而对方看到这么多傀儡,以为自己是异灵族王者……
  
      这叫啥事!
  
      早知道是个误会,打死也不下这种死手啊!
  
      你连这家伙可怜的,都被揍的没个兽样了……
  
      想起那天下午,诸多傀儡的狂揍,张悬就嘴角一抽。
  
      貌似……这个误会有些大啊!
  
      院长的兽宠,无论实力还是地位,在名师学院,都堪比一位院长,被弄得半死不活……一旦传出去,自己也不用混了。
  
      估计立刻会成为学院人人砍杀的对象,逃都逃不掉。
  
      “现在有两条路可走,第一,将这家伙彻底弄死,谁都不知道是我杀的!第二,将其驯服……成为兽宠,不然,就这样放走,肯定会引来很大麻烦!”
  
      知道是个误会,脑中急速思索。
  
      对方这种身份,被折磨的半死不活,肯定消不下气,一旦放走,整个学院都会沸腾,自己弄不好就要倒霉!
  
      除非……打死!
  
      “还是第二条吧!”
  
      对方宁愿死,都不泄露人族秘密,这点连他都佩服,如此忠义之兽,不知道倒也罢了,知道了,真要斩杀,肯定会后悔一辈子。
  
      虽然驯服很难,但是可以说是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法了。
  
      知道后面该怎么做,张悬松了口气,抬头看了过来:“我并非异灵族人,而是实打实的名师!”
  
      “少在这里给我伪装……”紫阳兽根本不信。
  
      不是异灵族人,怎么可能有这么多异灵族人傀儡?这么强烈的杀戮意念?
  
      别以为我是兽,就想哄我……
  
      “我根本不用伪装,我的确不是,看来我们之间有误会!”
  
      摇摇头,张悬心境一转,一股特殊的威压,从体内升腾而起,衬托的他犹如一尊不可忤逆的神灵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这股气息,紫阳兽先是一愣,随即想到了什么,瞳孔收缩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天认名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