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四十六章 张院长
    蒋青琴可是亲眼见识过这位张老师学习速度的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第一天啥都不懂,第二天魔音就达到七星了,再学习一样职业,也花费不了多长时间。
  
      “辅修我倒没担心,关键是实力,张师才归一境,而考核六星最低要求是蚕封境巅峰……”赵丙戌道。
  
      五星名师,涵盖桥天境、归一境、踏虚境。
  
      想要考核六星,修为最低的都要达到蚕封境巅峰。
  
      张师和尤虚比试的时候,曾经泄露过修为,归一境而已,距离这个最低要求,还有两个大级别,三个月想要突破……可以说完全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“这几天出去的时候,不小心突破,现在已经是踏虚境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小心?”
  
      众人瞪大眼睛。
  
      别人突破踏虚境,花费无数精力,各种宝物花的不计其数,你不小心就突破,听声音还带着委屈……
  
      能不能严肃点?
  
      其实他们真错怪张悬了,的确是不小心突破的,为此还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。
  
      “突破踏虚境了?”
  
      和众人的郁闷不同,糜长老愣在原地,嘴角一抽:“张师……参加学员入门考核的时候,才合灵境巅峰,为了救人,突破的桥天境……”
  
      入门考核的时候,他听学生汇报了,这位张悬,为了救人,使用秘术,从合灵境巅峰直接提升了一个大级别,达到桥天境巅峰。
  
      当时一直觉得会对身体留下隐患,让他好好处理……怎么几天不见,到踏虚境了?
  
      “从参加入门考核到现在……还不到二十天吧?”
  
      不知谁嘀咕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紧接着所有人全都直勾勾看向眼前的青年,像是看到了一头怪物。
  
      从开学到现在,满打满算,半个月多点,从化凡五重合灵境,直接达到八重踏虚……
  
      提升了接近四个大级别……
  
      你这是修炼,还是闹着玩?
  
      就算是灌顶,也没这么快的吧!
  
      你修炼,不需要巩固修为吗?
  
      不需要各种感悟吗?
  
      正在震惊,觉得有些抓狂,就听到不远处的张悬叹息一声,一脸的惭愧:“是啊,最近主要光考辅修去了,没时间修炼,以至进步慢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本来打算,十天学完十个学院的辅修,然后用五、六天时间,冲击到圣域一重,半个来月就可以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结果,都过去十七、八天了,还只是踏虚境初期,辅修也只有五种……实在没什么好得意的。
  
      众人再次一晃,一个个快要吐血。
  
      尼玛!
  
      这还叫慢?
  
      你这叫慢,我们这些人花费大几十年才突破一个修为,岂不慢的跟狗屎一样?
  
      另外,你惭愧个什么劲啊?
  
      要惭愧,也应该是我们吧!
  
      虽然郁闷的胸口生疼,但众人也知道他说的事实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,没出去前,七天时间考核了五种职业,每一种,都超额完成,闹得鸡飞狗跳……不仅如此,还在空闲期间,授课、生死斗,甚至还弄了个悬悬会,这种情况,依旧从桥天境巅峰,突破到了归一境巅峰……
  
      算了,不想了,越想越觉得难受!
  
      与他一比,自己这些人修炼,不是一个“慢”就可以形容的,简直就是废物!
  
      虽然郁闷,但一想到他那位高深莫测的老师,也就恍然。
  
      老师逆天,再加上本身天赋厉害,如果在和他们一样,也就丢人了,又怎么称得上超级天才。
  
      “三个月,我觉得以张师的本领,考核六星应该很轻松吧!”
  
      胸口疼了不知多久,一位长老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觉得……”很快有人点头。
  
      对别人来说,三个月闭关就过去了,实力提升微乎其微,可对眼前这家伙来说,谁知能干出什么?
  
      甚至,突破到圣域,都未可知!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就别犹豫了,三天后举办继位仪式!”
  
      木师大手一摆。
  
      名师学院选出院长,是轰动一等帝国的大事,不能马虎。
  
      定在三天后,正是为了有准备时间,邀请嘉宾,布置场地。
  
      再说,还要先把这个长老院给修一下,不然,别人看到堂堂名师学院,跟遭到拆迁队一样,笑都会笑死。
  
      有了决定,其他人不再多说,全都点头同意。
  
      金源鼎虽然能够否决,毕竟只是个圣器,其他人都不觉得不妥了,它继续插话也没什么意义。
  
      反正无论谁当院长,它的地位都不会变。
  
      看到众人愉快的决定,张悬眼皮乱翻。
  
      你们选我做院长,我这个当事人,还没说同意呢……
  
      紫阳兽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,忍不住开口道:“主人,成为院长,可以随意在学院藏书库出入,想看什么就看什么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只要能看书,这个院长,干一下也无妨。
  
      商议完,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,分派任务,各种流程,说了接近一个时辰,这才结束。
  
      “院长,继位仪式还没开始,所以,暂时你还不能住到别院,只能委屈暂时留在外面……”
  
      商议完,糜长老满是歉意的道。
  
      虽然十大长老和木师同意,还没接受仪式,他现在就不是真正的院长,还不能行使权力。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反正也就三天时间,并不着急。
  
      又聊了一会,张悬以考核六星名师,尽快提升修为为由,将所谓的院长责任,全部甩给了赵院长、糜长老等人,这才松了口气:“我想炼制一枚七级丹药,能否借金源鼎前辈用一下?”
  
      已经过去十天,虽然没来得及去看,但魏如烟的灵魂,应该已经得到了滋养,可以进行下面的动作了。
  
      因此,当务之急,是炼制断续丹,想必这些天过去,鲁丹师等人也将自己给的手法全部学会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……院长,金源鼎前辈是个炼器的炉鼎,不是丹炉!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红,赵丙戌急忙道。
  
      炼器的炉鼎和丹炉,差别还是很大的。
  
      你身为六星炼器师兼炼丹师,难道没看出来?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但七级丹药威力太大,灵级的丹炉我怕承受不住,也只有金源鼎前辈,这种圣器,才能做到!”
  
      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严格按照他的步骤去做,断续丹肯定能够练出,不会炸炉,但经过前几次炼丹,他知道步骤是一回事,执行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  
      换做灵级的丹炉,一旦承受不住爆炸,整个名师学院,差不多都废了。
  
      不敢冒这个险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赵丙戌满是疑惑:“丹鼎和器鼎,相差很大,如何炼制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担心,金源鼎前辈虽然是器鼎,但也是密闭的炉鼎,只要在上面,加个转换阵法,完全可以当成丹鼎使用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笑道。
  
      丹鼎、器鼎最大的区别是其中的温度。
  
      后者更高,而且伴随时间越久,温度越炙热。
  
      前者则冷热变化极快,更容易掌控。
  
      这点,只要加一个阵法进去,就能解决,不算太难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有把握的话,我跟前辈商议一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他可以将器鼎改成炉鼎使用,赵丙戌迟疑了一下,正想找金源鼎商议一下,就听到这头圣器哼声响起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是堂堂负责炼器的圣物,让我炼丹,想都别想!”
  
      炼器的圣器,有自己的骄傲,让它去炼丹,就好像让鸭子去生鸡蛋一样,能答应才怪!
  
  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  
      脸色尴尬,赵丙戌急忙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废话,我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再敢多说,信不信我吞了你,将你炼成煤渣?”
  
      冷哼一声,金源鼎声音轰鸣,语气中带着难以遮掩的傲气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,脸色一白,赵丙戌只好摇了摇头:“院长,这个……实在没办法,如果前辈不同意,就算你有再多手段,也无用……”
  
      圣器的器灵不配合,想要使用,等于做梦,一旦稍有意外,就极有可能让药材变成飞灰,彻底浪费!
  
      “我看看能不能商议一下!”
  
      不去理会赵丙戌,张悬几步来到金源鼎跟前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这个圣器的个子很大,比他还要高了半头,神圣的气息散发出来,给人一种极强的压迫。
  
      难怪成成为名师学院的镇院之宝,实力的确可怕。
  
      晋级后的紫阳兽,都不是对手。
  
      “想让我给你炼丹?门都没有!我劝你,怎么想的怎么忘掉,不然,就算他们同意你做院长,我也会把你炼成煤渣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来到跟前,金源鼎冷哼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,我过来只是和你商议一下,没必要动怒!”
  
      来到跟前,张悬手掌轻轻在金源鼎上抚摸了一下,随即,转了一圈,一边说话,一边在对方身上拍了几下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……张师能说服金源鼎前辈吗?”
  
      见他走过去,糜长老来到赵院长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很难,金源鼎前辈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当年老院长的面子都不给,更何况张师了,想要说服……几乎不可能!”
  
      赵丙戌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这么觉得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叹息一声,糜长老正想继续说下去,就见眼前的金源鼎突然发出一声尖锐的轰鸣。
  
      随即,巨大的身躯猛地一晃,贴紧不远处的张悬,宛如哈巴狗见了主人:“鼎鼎见过主人!主人,你让我炼什么,我就炼什么,不就是丹药吗,你要炼制多少?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糜长老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赵院长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其他众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