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四十七章 玉飞儿的邀请
    金源鼎,是真正的圣器,名师学院的守护者,高傲到了极点,名师学院历任院长,虽然有邀请它出手的权利,却从未让其认过主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就算之前的老院长,失踪前,突破了六星的桎梏,达到了七星,可对它依旧没丝毫办法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傲气不说,还特别懒,三天两头睡觉,想让其帮忙炼制兵器,简直就是不可能的。
  
      现在要让其帮忙炼丹,众人本以为绝不可能做到,做梦都没想到,变化这么快。
  
      还鼎鼎……鼎你妹啊!
  
      你是堂堂圣器,学院的守护神……能有点尊严吗?
  
      陆封更是快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之前他邀请对方的时候,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,还扬言分分钟要把他炼成煤渣,现在好了,拿鼎身去蹭张悬,一副怕他生气的模样……
  
      人跟人的差距也太大了吧!
  
      “搞定了!”将金源鼎收服,张悬笑着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对方就算是圣器,肯定也有缺陷,天道图书馆出手,直接找到,然后再承诺帮其提升品阶,收服十分简单。
  
      “院长……厉害!”
  
      脸色涨红,憋了半天,赵丙戌这才竖起大拇指。
  
      不服不行,这位院长的每次都能出人意料,让人震惊,或许,以后真能带领名师学院,越走越远,甚至成为四大学院之首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这家伙,一心要害你,要不要让把他炼成煤渣?”
  
      金源鼎被收服,开始替主人着想,一股凶狠的意念,紧盯着不远处的陆封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之前瑟的样子,它可是看到眼里的,主人身为师祖,可以不计较孙子的过失,它可不行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陆封吓得面如白纸。
  
      金源鼎是名师学院的守护圣器,地位相当于老祖,真将其炼制成煤渣,就连木师都说不出来啥。
  
      “谁是你前辈?叫爷爷!”金源鼎冷哼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差点没哭了,陆封急忙看向木师,想让他帮忙主持公道。
  
      木师摇了摇头:“金源鼎前辈说的不错,你诬陷名师,坏人声誉,我会将今天的事,详细整理成册,上报总部,不出意外,你炼丹学院院长身份不保,甚至名师资质都可能被取消!”
  
      “取消名师资质?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下煞白,陆封只觉得双腿发软,差点摔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取消他炼丹院长,在意料之中,一旦取消名师资质,奋斗一生,都将付之流水。
  
      见他这副模样,木师叹息一声:“名师,言传身教,为人师表,你为了一己私欲,不查清事实就肆意栽赃,已然违背了‘师’的要求和道德,这件事,怪你自己,我也帮不了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要是自己等人,听信了他的话,不给张师分辨的机会,肯定已然酿出大祸。
  
      将其继续留下,也会成为名师之中的害群之马,还不如开除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脸色变得惨白,这位一个时辰前还叱咤风云,觉得院长职位已经到手的六星上品名师,半步神识境强者,此刻,变得失魂落魄,再无一点精神。
  
      和张悬的较量,他输了,一败涂地。
  
      “陈乘巡,听信人言,不辨是非,从今天开始,撤销阵法院长职务,等候总部的发落!”
  
      处理完陆封,木师再次看向陈乘巡。
  
      虽然这位陈院长没太大过错,但伙同陆封诬陷张师,罪名不小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不敢反驳,陆乘驯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至于董欣,身为名师学院的学员,不努力学习,为新生做表率,反而,参与学院的争斗,成为陆封陷害张师的工具;在没分辨事实的情况下,上报学院,差点酿成大错……从今天开始,取消学员的身份……也就是说,你被开除了!”
  
      木师再次摆手。
  
      现在张悬冤屈洗清,更是成了学院院长,这些陷害他的人,必须处理,不然,以后谁都想陷害,成何体统?
  
      院长就要有院长的尊严和身份,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污蔑的。
  
      这位董欣虽然说的是亲眼所见,但陆封、陈乘巡之所以受到处罚,都因为她的消息,身为名师,在没明辨事情真伪的情况下,就上报,本身就有问题。
  
      必须受到严惩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脸色灰暗,董欣抱拳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找到了张悬的把柄,能让他吃上一壶,结果……不光成了重孙子辈,还被开除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离开学院,她依旧是六星名师,但……这些年在学院经营的关系,全都变成飞灰,甚至有了这个污点,以后的晋级之路,也没那么容易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四个,还是……胡夭夭聪明!”
  
      叹息一声。
  
      四大学会,相互竞争,现在想想,还是胡夭夭最聪明,成了张师的座下学徒,摇身一变,就是院长门生……这个身份,以后无论修炼还是考核更高等级,都将顺风顺水,其他人再也比不上了。
  
      “张院长,这样处理,可行?”
  
      处理完这些人,木师转过头来。
  
      他不称呼师叔,而是张院长,表明了立场,一来,不越俎代庖,二来,不徇私舞弊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好吧!”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其实按照他的想法,将三人身上的灵石搜刮一番,不处置都行,反正也闹腾不起来,现在取消名师资质的取消资质,开除的开除……反倒什么话都没法说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还有事处理,就先回去了……鼎鼎,跟我走吧!”
  
      知道继续待下去,只会有些尴尬,张悬手腕一抖,将金源鼎收进储物戒指,与众人告辞。
  
      回到住处,让孙强去悬悬会将鲁丹师等人请来,自己则去了炼丹师学院。
  
      当初与总部联系,对方说要将断续草送来,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  
      来到炼丹师学院,轻车熟路,果然发现对方答应的药材几天前就到了。
  
      据说送药的人,想要亲手给他,等了一天,都没等到,只好悻悻而返。
  
      将断续草拿到,正想回别院,去看魏如烟的情况,就见洛七七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师,你回来了!”
  
      见他出现,洛七七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!”
  
      女孩身后,跟着几个人,正是玉飞儿、邢远、吴振、叶前等人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玉飞儿、邢远等人,实力都有了极大的突破,和洛七七一样,都达到了归一境。
  
      看来赵丙戌的洗筋伐髓,对他们的效果很大,这段时间的闭关修炼,进步斐然。
  
      “很不错啊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虽然之前和这些人也有些矛盾,但经历了地宫的生死,已然有了别样的感情,此时看到他们晋级,心中也是十分欣慰和高兴。
  
      “张悬,我说过来到会还你赌约,这是三枚上品灵石,多的,算是这些天的补偿!”
  
      玉飞儿向前一步,递来一个玉盒,一排三枚上品灵石,灵气激荡,气息惊人。
  
      她与这位张悬打赌,一直没赢过,甚至自己都成了婢女,虽然……从未干过婢女的职责,赌约还是送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她身为公主,回到皇宫,修为更是突破到了归一境,几枚上品灵石,还是很容易得到的。
  
      “那我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对于灵石这种东西,张悬多多益善,手掌一翻,就收进储物戒指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,你在学院的事,我们都听说了,诸多院长,没……为难你吧?”
  
      邢远和吴振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出关,听到最多的就是这位张师的事,闹得好几个学院彻底瘫痪,甚至还与一位副院长进行生死斗……可以说,这位张师,短短半个来月在学院闹得动静,比他们在这里好几年的都大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!”看出对方是真心实意的关心,张悬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  
      听说学院没为难,众人松了口气,玉飞儿来到跟前,牙齿咬在嘴唇上,迟疑了片刻:“我父皇想要见你!”
  
      “父皇?鸿远帝国,皇帝陛下?”张悬一愣。
  
      玉飞儿是六公主,她的父皇,自然是鸿远帝国当朝陛下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玉飞儿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张悬一愣。
  
      “邀请你……参加今天的晚宴!”玉飞儿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邀请我干什么?”张悬满是奇怪。
  
      他就是一个四星名师,虽然在学院闹出些动静,还不至于让一个帝国的皇帝陛下,亲自邀请吧?
  
      “淮王爷亲自送你一座豪宅,又要收我为奴婢,在学院闹得这么大动静,还将整个灵材阁都搬空了……父皇自然想要看看!”
  
      玉飞儿哼道。
  
      身为一等帝国的皇帝陛下,这位张悬就差把整个帝都都拆了,如果再没听说,真就太昏庸了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,对方收他女儿做奴婢,就算玉飞儿不说,身为陛下,也能查出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挠头:“好吧,不过,我要去炼丹,如果今天有空的话,会过去一趟……”
  
      既然在鸿远帝国待着,这位一等帝国的皇帝陛下,就躲避不开,过去见一面,也不算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,晚宴等你,地点就在皇宫,这是邀请函!”
  
      见他答应,玉飞儿轻轻一笑,取出一个邀请函递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张悬随手接过,放入戒指。
  
      和玉飞儿、洛七七等人告辞,张悬刚回到府邸,就见孙强一脸着急的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少爷,不好了……你院中种植的那株十叶花,不知怎么……颜色全都变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