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五十七章 院长是谁?
    鸿远皇宫内,两个身着华贵的青年并肩前行。
  
      都是二十来岁的样子,实力在归一境左右。
  
      “五哥,你今天怎么有空,过来闯关?”其中一个年龄小的,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六妹这次突破,一口气闯了整整四关,我比她年长,如果闯不过,父皇肯定会责怪,堂堂男子汉,怎么也不能输给六妹啊!”
  
      被叫做五哥的,目光一闪。
  
      正是鸿远帝国的五皇子,玉洪,而这位年小的,则是八皇子,玉征。
  
      “咱们诸多兄弟姐妹中,三哥的天赋最高,归一境的时候,也只闯到第三关,六姐竟然直接达到第四关,太厉害了,我也想试试,看有没有机会冲的更远!”
  
      玉征也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千锤魂道,对锤炼灵魂有极大好处,却也极难,心神稍微不坚定,就会昏迷其中,你最近被派出镇守边关,应该没时间修炼魂魄吧,撑不住,就提前离开!”玉洪道。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五哥,虽然这些天在边关,我也没闲着,一直观想磨练,就算冲不到第三关,也应该差不多……”玉征满是自信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玉洪不再多说,二人很快来到张悬之前走过的通道。
  
  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  
      对望了一眼,二人眼神凝重的抬脚向里走去,刚走了几步,就感到其中强大的压迫感,猛地传递过来,两位皇子,身体情不自禁的晃动了两下,头上冷汗直冒。
  
      “坚持!”
  
      对望了一眼,同时咬牙,继续向前走去,伴随向里越深入,晃动的越剧烈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
  
      玉征当先承受不住,一口鲜血喷出,全身一软,坐在地上:“五哥,我撑不住了,还是第二关,就看你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玉洪面容狰狞,牙齿咬的“咯咯!”作响,继续向前。
  
      四周的墙壁,有修炼灵魂的法诀,通道内,相对应的也有压迫灵魂的力量,一关大概五米左右,整个通道一共九关,归一境,能达到第三关,就算灵魂修炼的不错了。
  
      噗!
  
      又走了几步,再也承受不住,玉洪脸色一白,也瘫软在地。
  
      虽然这段时间,对灵魂的修炼日耕不辍,可依旧没有闯进第三关!
  
      “还是不行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两位皇子对望了一眼,各自摇头,满是苦笑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六公主一口气突破到第四关,他们也有机会,没想到,连第三关都没到,这个通道,实在太难了!
  
      原地调息了一会,觉得脑海中的刺痛消失,二人这才站起身来,一起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我们的实力还不够,现在记录应该是六姐的吧!”玉征道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了,过去看看就知道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玉洪几步来到通道外面的一个墙壁跟前,手掌在上面轻轻一按。
  
      记录墙,可显示闯关者留下的每一关的记录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一声清鸣,一行数字出现在眼前——记录:第一关,两息!
  
      “两息?六姐太厉害了吧,第一关只用了两息就过去了?”眼睛瞪圆,玉征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不可能吧……就算她能到第四关,第一关,也绝不是两息就能通过的,看看第二关的成绩……”
  
      玉洪一愣,眉头皱起,继续向前抚去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又一行字迹出现——记录:第二关,两息!
  
      “还是两息?”
  
      对望一眼,二人忍不住一愣,急忙向下抚摸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第三关,两息!
  
      第四关,两息!
  
      第五关,两息!
  
      第六关,两息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记录墙上,一排排的数字,显示了闯关者留下的记录,直到第九关,都只用了两息的时间。
  
      “有人过了九关……而且每一关都用了两息?”
  
      两位皇子不停哆嗦,对望了一眼,各自从眼睛中看出浓烈的惊恐。
  
      真的假的?
  
      他们连第三关都冲不到,到底什么人,不光闯了九关,还每一关,都用两息,不多不少?
  
      这恐怕已经不是闯关,而是……散步了吧!
  
      “留下记录的人,没留名字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将记录看完,并未看到名字,二人全都一僵。
  
      “去将白叔请来,他负责这个通道,肯定知道是谁留的!”
  
      过了一会,玉洪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二人急匆匆离开,时间不长,一个中年人跟在后面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如果张悬在这里,肯定能够认出,正是在那个院子里,对他出手的那位圣域一重巅峰强者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事,这么着急?”
  
      中年人白叔,眉毛一皱。
  
      他正在追查之前那个类似巫魂的东西,没时间跟两位皇子在这里瞎折腾。
  
      “白叔,这两天是不是你和父皇,谁过来闯关了?留下的这个记录,我们怎么破?”
  
      玉洪苦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闯关?怎么可能!”白叔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一直研究古旧石碑,哪有功夫来这里闯关。
  
      皇帝陛下自然更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不是你和父皇,这是谁留下的?”
  
      听他否认,玉洪一愣,手掌急忙在记录墙上一抚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之前的记录一行行浮现。
  
      “两、两息?”
  
      白叔身体不由自主晃动了一下,差点没晕过去:“我和陛下,现在的实力,也只能闯到第八关,而且……第六关以后,每走一步,都需要许久,一关甚至需要半个时辰才能通过,两息就过关,这、这……到底是谁?”
  
      他也懵了。
  
      千锤魂道,是玉家先祖,为了磨练后辈灵魂专门创造的,其中带有强烈的威压,可以用来锤炼魂魄……正因如此,他们玉家极其擅长灵魂,在诸多一等帝国也都是有名的。
  
      不知多少年来,玉家出现了无数惊才绝艳的后辈,可惜,始终没人能闯过第九关,进入大殿……怎么有记录了?
  
      而且只用了两息?
  
      昨天玉飞儿出关,闯关的时候,这个记录还没有的……
  
      “难道……”
  
      瞳孔一缩,突然想起,今天遇到的那个类似巫魂模样的家伙。
  
      “去大殿看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再也忍不住,急匆匆绕过通道,笔直向后面的大殿走去。
  
      作为千锤魂道的管理者,就算不通过魂道,也能能力进入大殿的。
  
      推门走了进来,抬眼一看,白叔脸皮立刻狂抽。
  
      之间大殿内之前浑厚的灵气,此刻消失的干干净净,四座用来磨砺灵魂的先祖雕像,也黯淡无光,手掌轻轻一碰,“哗啦!”一声碎裂一地,变成一摊废墟!
  
      “可恶……到底是谁?”
  
      白叔快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这个殿堂,蕴含先辈的威压,他都进不来,到底是谁,不光进来,还弄成这样?
  
      这到底是多强的魂力,才能做到?
  
      “不行,要去禀告陛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再也忍不住,身体一晃,笔直向皇帝所在的大殿,冲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皇宫最巍峨的大殿。
  
      玉神清刚批改完奏章,揉目养神。
  
  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名师学院发通知过来,三天后举行新院长继位典礼,要陛下亲临观礼!”
  
      老太监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嗯,知道了,告诉他们,我一定回去!”玉神清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虽然名师学院在鸿远帝国,但要论地位还是影响力,他都比不上学院的院长。
  
      能当上院长,可以说,已然是整个鸿远帝国范围内,名副其实的第一人了,就算是他,都不敢反驳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老太监吩咐了一声,立刻有人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“对了,新院长是谁?他们说了吗?”玉神清这才想起,忍不住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对方并未说,只是说,由总部来的木师,亲自主持!”
  
      老太监想了一下道。
  
      “木师?七星名师,木辕?”玉神清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“正是!”老太监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能让他亲自主持,看来不是陆封,就应该是赵丙戌,这样,你派人去详细询问一下,提前知道,我们也好备礼!”玉神清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陆封,他们就准备名贵药材,是赵丙戌,恐怕就要准备珍稀矿石了。
  
      二人主修的辅助职业不同,爱好自然不一样。
  
      身为皇帝,深谙此道,要提前准备,争取得到这位新院长的欢心,这样,他们玉家的皇权,就能永固。
  
      “他们既然不说……我怕询问不出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太监皱眉。
  
      既然对方没标明新院长是谁,就肯定不会说,再问也问不出来吧!
  
      “就说我亲自询问的,想必,那几位长老,我的面子会给!更何况,提前知道院长而已,又不是什么大秘密。”
  
      玉神清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身为鸿远帝国的最高执政者,就算不如名师学院院长,却也和十大长老相差无几,真要询问,对方不可能不说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老太监点头应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对了,飞儿的生日宴开始了吗?”
  
      突然想起宴会的事,玉神清忍不住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,陛下没去,怎么能开始……”老太监干笑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答应她的,我现在就过去看看……”玉神清站起身来:“对了,那个叫张悬的名师来了没有?”
  
      “回禀陛下,张师来了!”
  
      老太监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可有捣乱?”眉毛一扬,玉神清不怒自威。
  
      “他一来到,就坐在座位上没动,应该知道这是皇宫,不敢肆意妄为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太监有专门的情报渠道,早已打听清楚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!”玉神清点了点头:“过去看看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当先向宴会厅的方向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