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八百八十九章 魏如烟苏醒
    对张悬来说的确是造孽,驯服几头圣兽,实力和底蕴就可以提升很多了,这么多灵兽完全没有必要。
  
      可这些家伙非要认主,一个个不依不饶,不答应,必然弄出更大动静,好不容易平复了云雾岭,肯定还会出事!
  
      所以,他……真是被逼的!
  
      满是委屈!
  
      这叫啥事!
  
      不说其他,这么多灵兽的灵魂全部吸收,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,要不是他的巫魂强大无比,超过了十米,恐怕早就精神混乱,彻底疯了!
  
      即便如此,也满是眩晕,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
  
      眼泪流出,无语以凝噎。
  
      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讲个课而已,并不想驯服你们……
  
      求求你们放过我吧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折腾了接近五、六个时辰,才将所有灵兽献祭的灵魂,全部收复干净。
  
      张悬也疲惫的快要晕死过去。
  
      不过也知道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,魏如烟的魂魄在圣域菩提树修养,已经超过了一天,现在也差不多该清醒了,是时候去看一下了。
  
      不然再出现什么变故,弄不好刚救活的菩提树,又会出现问题。
  
      先天毒魂体实在太强大了,就算是他,都不敢轻视。
  
      离开云雾岭,急匆匆的向皇宫飞去。
  
      虽然已是深夜,但云雾岭动静闹得那么大,玉神清也没有休息,听到他过来急忙迎接。
  
      “菩提树再没出现什么变故吧?”
  
      看到玉神清,张悬急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”玉神清一头雾水。
  
      “过去看看!”
  
      也不解释,在这位皇帝陛下的带领下,急匆匆的向皇宫里面走去。
  
      很快来到跟前,抬眼看去,见菩提树翠绿欲滴,并没有半点中毒模样,张悬这才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,我们就先告辞了,有何吩咐,知会一声,我会立刻派人过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他有事情要处理,玉神清也识趣的抱拳离开。
  
      见院子再次空无一人,张悬精神一动,巫魂离体,笔直向菩提树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魏如烟的灵魂经过菩提树的滋养,已然变得异常强大,轻轻一抓,将肉身放了出来,控制着魂魄,缓缓与其结合。
  
      魂魄和肉身结合并不容易,幸好张悬修炼的是天道巫魂,魂魄就算侵入别人身体,也不会出现太大排斥……即便如此,也花费了接近半个时辰,才将魏如烟的魂魄和肉身完美契合。
  
      “清醒!”
  
      做完这些,手指在对方眉心一点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一声清脆的鸣响,一直昏迷的魏如烟,缓缓睁开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位魏如烟,虽然常年病重,容貌却是极美的,比起王颖都丝毫不差,尤其是眼睛,因为没经历社会的污浊,看起来有些单纯,如同婴儿一样,明亮耀眼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到眼前的青年,魏如烟露出奇怪之色。
  
      张悬刚见到她就是在昏睡,虽然为其做了很多事情,但实际上,女孩还是一次见到,这位将其救醒的恩人。
  
      “在下张悬,是一位名师,已经将你的病症,彻底治好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病治好了?”魏如烟有些不信。
  
      从小到大,就一直被病痛缠绕,找了无数医师、名师,都无济于事,从内心深处,她都已经放弃了。
  
      上次昏迷,本以为再也醒不过来,没想到不但醒了,还有人告诉她病症已经彻底治好,实在……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你起来试试,就知道了!”张悬也不解释,微微一笑。
  
      “起来?”
  
      疑惑的看了一眼,魏如烟手掌在地面轻轻一扶,想将自己推起,突然身体一动,腾空飞起了七、八米高,差点一头撞到不远处的大树上。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吓得一声尖叫,本以为会直接摔在地上,没想到手臂一挥,一股巨大的旋风,将其轻轻托起,缓慢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双眼瞪得滚圆,魏如烟整个人都要懵了。
  
      这些年一直病重,虽然父亲的实力是圣域,但她却从未修炼过。
  
      手掌轻轻一推,人就飞了起来,而且可以轻松落地……明显已经具备了很高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到底怎么回事?
  
      “你从小病重,服用了大量的宝物、珍稀药材,虽然之前没有发挥作用,但现在身体完全康复,药效融会贯通,让你已经具有了蚕封境巅峰的实力!”
  
      见她一脸的不解,张悬笑道。
  
      魏长风为了救女儿,不知给其服用了多少宝物,再加上之前堪比八级丹药的断续丹,这位魏如烟,即便从未修炼过,体内的力量浑厚程度,比起蚕封境巅峰强者,都丝毫不弱!
  
      甚至都比一些半圣要强大了!
  
      只是没有修炼法门,也没学习过武技,不会使用罢了!
  
      “蚕封境巅峰实力?”
  
      魏如烟发呆。
  
      自小病重,她最大的希望就是过常人一样的生活,从未想过,还能修炼,拥有如此强大的战斗力。
  
      可现在……却已经实现了!
  
      “多谢张师救命之恩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都是拜眼前这个青年所赐,也不犹豫,直接跪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“请起!”张悬将其扶起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站起身来,魏如烟左右看了一圈,忍不住问道:“张师,我爹在哪?可知道我清醒的消息?”
  
      一直以来父亲为她做的,都看在眼里,现在彻底恢复,第一个想分享的自然是对方。
  
      一旦父亲知道自己清醒过来,还能够修炼,恐怕会高兴的快要发疯吧。
  
      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,畅想父亲知道这个消息后的表情,魏如烟眼睛弯的如同月牙,充满了甜蜜。
  
      这么多年父女相依为命,早就有了极其深厚的感情。
  
      “魏长风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到对方满脸的笑意和期盼,张悬想要说些什么,却不知如何开口。
  
      “我爹爹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见这位张师的表情不对,心中生出一个不好的预感,魏如烟急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他为了救你……已经彻底离开了!”摇摇头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虽然有些残忍,但事实如此,只能说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离开了……”俏脸一白,魏如烟娇躯晃动了两下,满是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从小到大,父亲一直陪着,给她讲故事,陪她治病,各种要求,千依百顺,从没违背过,本以为这次昏迷,自己会先走一步,怎么都没想到……清醒过来,听到的第一个消息是这个!
  
      “如烟,你一定要活下来,不管付出多大代价,爹爹都会想办法救你!”
  
      “把这药吃了,你的病情就会好一些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是我最坚强的女儿,为了你,我可以付出一切,甚至生命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父亲的话语,似乎还在耳边徘徊,而人已经消失不见了……
  
      一次次带着她求医师诊断,一次次去找灵药……
  
      数不清的记忆,都是父亲背着她,四处寻找,到处求人,最大的目的是让其恢复,而现在她恢复了……父亲却再也看不到了……
  
      爹爹……
  
      眼眶一红,眼泪不停掉落,魏如烟咬紧牙齿,看了过来:“我爹爹是怎么死的?”
  
      “他是为救你而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也没保留,张悬将之前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。
  
      包括十叶花能够救治,尤虚给出假消息,魏长风为了救她,孤身一人闯入云雾岭……
  
      听到为了救她,父亲被打的走不动了,都要得到云雾花,魏如烟拳头捏紧,瘦弱的身躯不停颤抖。
  
      “爹……”
  
      轻轻呢喃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父爱如山,恩情似海。
  
      这是她的父亲……
  
  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魏如烟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,膝盖一软跪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“还请张师,收我为徒!”
  
      父亲为了她付出了生命,自己要更好的活着,慰藉他的在天之灵。
  
      “拜师吧!”张悬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答应魏长风,要照顾她女儿,就决定要收这个魏如烟为徒了。
  
      现在她提出要求,也就不用自己再多说废话。
  
      “学生魏如烟拜见老师!”
  
      跪倒在地,郑重的磕了几个响头,魏如烟行了拜师之礼。
  
      知道这是规矩,张悬坦然接受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师,那个害死父亲的尤虚,在什么地方?”
  
      结束拜师礼,站起身来,魏如烟银牙咬紧。
  
      能和病痛抗衡那么多年,她虽然年纪不大,心智的坚定程度,却不比路冲弱,甚至犹有过之。
  
      既然这个尤虚害死了她的父亲,那就不管对方是不是名师,是不是副院长,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!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你肯定想要亲手报仇,人早就给你准备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她的心情,张悬点了点头:“跟我来吧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精神一动,紫阳兽出现在眼前,二人踏上兽背,传音给玉神清说了一声,笔直向自己的府邸飞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回到府邸,让孙强将关押的尤虚带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尤虚,被一直封禁修为,再没了之前的一院之长的威风模样,短短半个来月,已经瘦弱的宛如皮包骨头,老了至少十多岁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就是害死你父亲的凶手,如何处置,就交给你了!”
  
      知道对方心中的愤恨,不再多说,张悬摆了摆手,转身向外走去。
  
      给父亲报仇,靠她自己,如果这点事情都做不好,也要依赖别人,他真考虑,要不要收其为徒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