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九百三十三章 褚健出手
合灵境,刚开始接触灵魂,算是正式迈入强者的第一步,按照正常情况,就算再积累,也成就有限,这位却给人一种,浑厚如山之感,可以想象出可怕。
  
  “我来!”
  
  人群中,一个青年一声长呼,跳了上去。
  
  “是云虚学院的赵忠川,学院比试中,排名第六!”
  
  “能在云虚学院排名第六,通过的可能性极大,基本算是铁板钉钉了!”
  
  “是啊,他先上去看看,能不能接住这位许战师的三招,咱们也好提前准备!”
  
  “嗯,第一个上,对对手不明确,明显吃亏,不过,以他的实力,坚持三招,应该很容易吧!”
  
  ……
  
  看到这个青年,台下压低了声音。
  
  诸多一年级学员,一个个神色凝重。
  
  刚才展示的时候,这位赵忠川,实力惊人,四大学院八十位学员中,绝对能排的上前十五!
  
  也就是说,按照正常比武,必然能被选拔成功。
  
  如此实力,第一个上台,可以看看这位许台的战斗力到底如何,也可以给众人更好的参考。
  
  “你的兵器呢?”
  
  见他上来,许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也没有任何轻视之意,手中长剑轻轻一抖,神色淡然的看过来。
  
  “在这!”
  
  掌心一抖,一柄长刀出现在掌心,赵忠川轻轻一划,气浪翻滚。
  
  “开始!”
  
  知道对方实力强劲,赵忠川不敢犹豫,脚掌在地上一踏,身影笔直向前窜了出来,刀风连连,一瞬间,就将前方数十米的范围内,全部笼罩。
  
  “不错!”
  
  见他第一个上台,乌天穹还有些担心,看到这,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  
  这招,正是这个学生的最强绝招,一旦施展,会形成最狂暴的攻击,就算桥天境强者,都要暂避其锋,不敢与之硬抗。
  
  知道三招的机会很重要,没有试探,一出手就用出最强的力量,赵忠川看起来并非迂腐之人。
  
  “还可以,但是……太慢了!”
  
  面对漫天的刀影,许台非但没有紧张,反而轻轻一笑,身体一晃,眨眼功夫,从原地消失,下一刻出现,已然来到赵忠川跟前,长剑轻轻一点。
  
  
  叮!
  
  后者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疯狂袭来,大刀一封,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几步,胸口气血翻腾。
  
  “糟了!”
  
  见被对方一剑破去绝招,赵忠川瞳孔一缩,正想向后跳跃,躲避攻击,就觉得寒芒一闪,一道剑光,已经落在自己的脖子上,冰寒刺骨。
  
  “你输了!”
  
  许台的长剑,搭在对方的脖子上,神色淡然的看过来。
  
  “我……输了!”
  
  赵忠川脸色一阵红一阵白。
  
  对方只用了两招,他就败了,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,如果是生死搏杀,恐怕脑袋已然落地。
  
  “这、这……”
  
  “赵忠川都输了?”
  
  “他只坚持了两招,我们……岂不更不行?”
  
  ……
  
  台下的众人,一个个面容发青。
  
  赵忠川可是所有一年级学员中排行前十五的存在,如此强者,都连两招都没坚持住,其他人肯定更难成功!
  
  “看来……难度是增加了!”
  
  乌天穹拳头捏紧。
  
  本以为,接住三招就能通过,众人有很大机会,现在看来,根本不是这回事。
  
  同级别的战师,比他们强大太多了,根本不给机会。
  
  “这还怎么打?”
  
  褚健身体哆嗦。
  
  这位赵忠川无论真气,还是招数,都比他要强大的多,前者都连三招都撑不住,他上去,肯定更不是对手。
  
  看来……战师的梦想,势必要破碎了。
  
  “我试试!”
  
  正在郁闷,一个青年又跳了上去。
  
  褚健认了出来。
  
  这位是逻青学院一年级的高材生,好像排名第三,展示的时候,也出手了,一对金银环,招招毙命,威力无穷,他这种修为,两个加起来都不是对手。
  
  叮叮叮!
  
  心中震撼,台上的二人已经比试开始,许台战师这次先发制人,长剑抖动,剑芒森森。
  
  他的动作,和尺子丈量过的一样,没有丝毫多余或者浪费,第一招就突破了对方的金银环的封锁,第二招来到跟前,第三招,在后者的胸前刺出一个窟窿,虽然不深,鲜血却汩汩流淌。
  
  
  “我认输!”
  
  逻青学院的青年面容一白。
  
  对方刚才不留情的话,他现在肯定已经死了。
  
  本以为他的实力这么强,结果……同样连三招都接不住。
  
  这位青年,走下高台,周围的气氛一下压抑下来,所有人面面相觑,脸色难看。
  
  赵忠川赢不了倒也罢了,只能排在众人的前十五,逻青学院的这个青年,绝对能排到前十……居然也连三招都接不住,这就有些可怕了。
  
  之前,不少人抱着希冀,觉得三招而已,只要能够坚持,肯定比决出胜负要容易,现在看来,难度之大,足可以让大部分人绝望。
  
  “我来!”
  
  又一个学员冲了过去。
  
  这位擅长防守和躲避,一交手就四处游走,妄图坚持三招,但这位许台比想象中的还要强,速度比他更快!
  
  两招就将其从高台击了下去,受了重伤。
  
  “这家伙无论哪一方面……都无懈可击……”
  
  神色凝重,张悬暗暗点头。
  
  这位许台,不愧是战师,速度、力量、防御等没有任何明显的漏洞,如果自己也是合灵境,上去与之交手的话,恐怕也要花费一招才能将其击败!
  
  可怕!
  
  能让同级别的他,施展一招,足以说明实力了。
  
  当然要是使用明理之眼或者天道图书馆的话,半招就能斩杀。
  
  很快,接二连三的学生上台,几乎都无一例外的败了,到第十人的时候,勉强坚持了三招。
  
  这位在青竹学院的诸多学员中排行第一,堪称一年级无敌,如此实力也才堪堪通过,这位许台,可怕的有些过分了。
  
  “还有上来的吗?”
  
  一时间,众人压抑,没人敢出头。
  
  “云虚、逻青、青竹都有人上来,与我比斗,鸿远学院似乎还没人……谁愿意试试?难道,连试一下的勇气都没有?这样还当什么战师?”
  
  冷冷一笑,许台向鸿远学院的诸多学子看了过来。
  
  刚才三大学院的学子都上去过,只有鸿远学院的众人,待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听到对方的呼喊,鸿远学院的诸多一年级学员,脸色铁青,涨得透红。
  
  
  他们对自己的实力知道的很清楚,和赵忠川等人,都有一定差距,真要上去必输无疑。
  
  “我来吧,输就输了!”
  
  见无人动弹,褚健一咬牙。
  
  反正都是输,大不了承认罢了,对方都喊到头上了,再不出头,鸿远学院,都不够丢人的。
  
  身体一纵,跳上高台。
  
  “还算有胆量……”许台轻轻一笑,眼皮一抬:“拿出你的兵器吧!”
  
  “兵器?不用了!就让我赤手空拳来会会战师堂的高手!”
  
  褚健摇了摇头。
  
  不管怎么打都是输,用不用兵器都是一个意思,还不如省点力气。
  
  “不用兵器?放心,我不会手软,也不会客气的!”
  
  见他不用兵器,许台摇了摇头,并没有放弃长剑的打算,反而手腕一抖,发出呜咽的鸣响。
  
  滋啦!
  
  剑气划破空气,刺了过来。
  
  许台并未因为他没用兵器而轻视,同样一招就施展出了,最强的战斗力。
  
  剑锋隐隐,刺骨冰寒,还没来到跟前,褚健就全身汗毛炸起,脸色发白。
  
  对方出剑,刚才他都见了,根本躲闪不过,也无法抵挡,正打算弃权认输,突然想起张院长之前的指点。
  
  “反正都是输,干嘛要主动承认?或许努力一下,能够坚持一段时间也未可知……”
  
 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,张院长对武技的讲解和对战斗的领悟,一言一语,立刻流淌心头。
  
  “他这剑干净纯粹,发乎于心,按照院长的说法,是由心而出,破解这种剑法,需要观察他的目的,出剑的用意,能够施展的威力……”
  
  “剑法的威力刚才就已经看到了,目的自不用说,剑气纵横,能将我全部穴位都笼罩,一旦反击的话,必然坠入他的陷阱……”
  
  “按照院长的讲解,这种剑招是主动让我露出破绽,想要破解……要逼着他比我更早露出破绽即可!”
  
  诸多思绪在脑海中不停流淌,说起来繁琐复杂,实际上只是一瞬间而已。
  
  刚才张院长讲解的时候,理解不深,此时突然发现,一字一句都是至理名言。
  
  想起这些话语,之前繁琐无比,完全看不懂的剑法,此刻在眼前,缓缓流淌,清晰可见,对方出剑的目的用意,刺出的方向,再无任何秘密。
  
  “院长说了,这招应该这样对付,就这么办……”
  
  一咬牙面对对方的剑光,也不躲闪,身体陡然缩成一团,食指猛地向前一点。
  
  噗嗤!
  
  紧接着听到一个声音响起,指尖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,褚健后退了一步,急匆匆向前看去。
  
  这才发现和他战斗的许台,不知何时,双眼泛白,躺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看到这么多高手都战胜不过的家伙,随便一指就躺在地上,褚健整个人都懵了。
  
  该不会是碰瓷,想讹人吧……
  
  (六更大爆发,继续求月票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