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九百四十章 无敌的郑阳 下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卓清风身后的几位战师,立刻大怒。
  
      就连乌天穹、沈平潮等人,也满脸呆滞。
  
      如此强大的战师,被人当面打的歪七扭八,还嘲笑土鸡瓦狗……就算亲眼所见,都觉得跟做梦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还以为所谓的战师多厉害,看起来也不过如此!”
  
      一只手握住长枪,一只手背在身后,郑阳神色淡然。
  
      早就听说过战师这个职业,本以为多厉害,真正见到,实在有些失望。
  
  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
  
      见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家伙,如此口无遮拦,狂妄不羁,吴虚一声大喝,向前一步,走了出来:“可敢与我比试一场?”
  
      此时的吴虚,已然达到了半圣级别,虽然只是初期,修为却也浑厚如江,一般的半圣巅峰,都难以抗衡。
  
      “有何不敢?”眼皮一抬,郑阳长枪挑起,宛如活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压低修为,与你比试!”
  
      吴虚点头,取出长剑,剑芒游荡,如同灵蛇。
  
      三个多月的时间,他不光修为增加了,对剑法的领悟和理解,也加深了不少,比起当初在赤萤果山谷,更加强大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,一个半圣初期而已……看我一枪破之!”
  
      淡淡一笑,郑阳向前跨出,脚下的地面像是缩短了一半,一步就来到吴虚跟前,长枪如龙,带着辉煌的气息,迎面击来。
  
      “找死!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这招毫无花哨,居然和他硬碰硬,吴虚脸色低沉。
  
  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都是半圣级别的战师,同级别可谓无敌……实力低,和其他人一样,取巧胜我都难,硬碰硬,不是找死吗?
  
      一声轻喝,吴虚手中的长剑,没有任何花哨,笔直向对方的枪尖刺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同一时刻,体内的真气如江河决堤一般,奔涌而至。
  
      既然对方和他硬碰硬,那他就用战师的强大力量,让其明白,这样的举动是多么可笑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长剑和长枪对碰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吴虚正想着,对方必然承受不住他浑厚的真气,被当场碾压,随即感到一股更加雄浑的力量,蔓延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他体内的真气江河,像是瞬间遇到了海啸,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。
  
      噔噔噔噔!
  
      脸色一红,吴虚脚掌踏着地面,连续后退了七、八步,头上冷汗直冒,眼中满是不敢相信之色。
  
      “单凭真气和肉身力量,居然比高一个级别的吴虚都要强大……这家伙怎么修炼的?”
  
      一侧的卓清风等人也眼睛瞪圆,吓了一跳。
  
      同级别战师,无论肉身还是真气,都是最顶尖的……这个十六、七岁的少年,居然跨越级别,都能将吴虚震退……未免太恐怖了些。
  
      “继续吧!”
  
      将吴虚击退,郑阳心中豪气生出,一声长啸,再次踏出。
  
      同一时刻,长枪连连轻点,每一击都将周围吴虚能够防御后退的方位封锁。
  
      “好快的枪法,好高深的战斗技巧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卓清风再次瞳孔收缩。
  
      如果对方只是用蛮力,倒没什么可害怕的,毕竟力量大,并不是战斗获胜的准则,就好像白天的比试,鸿远学院的那些学生,没一个力量强的,可自己的战师却都不是对手。
  
      蛮力大,可以用战斗技巧弥补,找出对方弱点,将其击败……
  
      本以为吴虚会有机会,做梦都没想到,对方对战斗的理解,对招数的控制,同样强大。
  
      这一枪刺出,明显是看出了吴虚招数上的漏洞,用最快的速度,将周围封锁,这样以来,就算有再强的武技,都施展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力量强,武技领悟深……这家伙从哪冒出来的?
  
      太可怕了!
  
      嘭嘭嘭嘭!
  
      心中正在胡思乱想,前方的吴虚,已然险象环生,连续后退了几步,再也承受不住,长剑立刻脱手,在空中翻了几个跟头,插在十几米外的地面上。
  
      而他的一个趔趄摔倒在地,对面少年的长枪,搭在脖子上,冰寒刺骨,似乎随时都会挑破咽喉。
  
      “我输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吴虚全身僵直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突破半圣,同级别能够胜过他的很少,做梦都没想到,被一个只有蚕封境初期的少年,轻松击败,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!
  
      “厉害……我和你比试!”
  
      见好友败了,如此彻底,鹿城再也忍不住,向前一步。
  
      “鹿城,你不是对手!”
  
      卓清风摇头。
  
      以他的眼力,可以轻松看出这个少年的可怕。
  
      真气、力量、速度、对武技的理解,对战斗的领悟……都无懈可击,没有一处缺陷。
  
      鹿城虽然很早就突破半圣,是他带的这群人中,实力最强的,可和对方比,还是差了一大截,完全没有可比性。
  
      “队长……”鹿城满是着急。
  
      对方都打到家门口了,将他们战师的脸面,扫的一干二净,不教训一顿,以后还如何见人?
  
      “还是我亲自来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卓清风向前一步,看向不远处的郑阳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欺负你,我会将修为压制的和你相同!”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说完,卓清风体内的气息,一连串收缩,从之前的圣域二重,变成了蚕封境初期。
  
      虽然修为压低,但他对武技的理解,以及战斗经验、反应速度,是没变的,可以说,就算是蚕封境初期,真正战斗力,比半圣期的鹿城都要可怕。
  
  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  
      郑阳点了点头,也不废话,手中长枪举起,一瞬间,整个人仿佛是一杆长枪,枪也是他本人。
  
      人枪合一的最高深境界——人枪如一!
  
      卓清风神色凝重,取出一柄长剑,指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知道对方的厉害,身影一晃,当先动手。
  
      他的脚步,十分复杂,看起来像踩着某些特殊的步法,明明来到跟前,但真要攻击的话,会发现,距离很远,根本攻击不到。
  
      “是一种阵法……卓战师,是将步法与阵法融合在一起,前进的过程,也是布阵的过程!”
  
      乌天穹瞳孔一缩。
  
      虽然战师,不领悟辅修,但却能将很多辅修用于战斗,提升更强的战斗力。
  
      就好像卓清风现在施展的这招。
  
      将步伐和阵法有效的结合,会让对手找不清自己的方向,从而无法判断,最准确的攻击地点。
  
      “这招很可怕,就算是我,都无法应对,只能暂时躲避,看这个少年,怎么打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沈平潮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卓战师用的这招,诡异莫名,他不压制修为,都难以捉摸,对方一个蚕封境一旦应对不好,就会当场败落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对面的郑阳,似乎看出了他的目的,轻轻一哼,也不躲闪,手中的长枪,猛地向地面刺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一道枪芒,辉煌而出,地面立刻划出一道巨大的裂缝,足有数十米长短。
  
      于此同时,枪身上挑,碎石翻滚,烟尘飘飞。
  
      “以……碎石破阵法?厉害!”
  
      看到这一幕,乌天穹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刚才他还在想,对方改如何应对,随即就看到这招,心中顿时满是激动。
  
      卓清风用双腿布置阵法,身影是难以捉摸,无法察觉的,比幻影更加可怕,对方不攻击,却直接刺向地面,烟尘四散飞起……就等于用烟尘笼罩了四周。
  
      管你什么阵法,什么腿法,只要烟尘能落上去,就是实体,落不上去,就是假的!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一招就将他的腿法破了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感慨声中,少年已然发现了卓战师的具体位置,长枪刺破空气,笔直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看到对方这么快就破解了他的腿法,卓清风面容一沉,手中长剑扬起,向前刺来。
  
      叮叮叮!
  
      剑芒与枪尖对碰在一起。
  
      胸口一闷,连续后退了几步,卓清风心中骇然。
  
      同样级别下,他的真气力量居然远远不如对方。
  
      尤其是真气精纯度,简直有云泥之差,不可同日而语。
  
      能将一个十、六七岁的少年,教得如此强大,老师又该有多厉害?
  
      哗哗哗!
  
      连续挥了几下长剑,这才将对方攻击的力量卸掉,再次合身冲上,不过,对方似乎看出了他攻击的缺陷,长枪毫不留情,一枪快过一枪。
  
      连续八枪过后,卓清风面容发白,已经有些呼吸不畅。
  
      对方的真气太过强大,压得他,根本无法抗衡。
  
      要不是他本身修为早已达到了圣域二重,反应速度快,身体也更加灵敏,恐怕现在已然受了重伤。
  
      “停,不用继续打下去了……我不是对手!”
  
      向后跳了一步,卓清风离开战圈,对着眼前的少年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事实就是事实,就算是他亲自出手,也不是眼前这个少年的对手。
  
      对方无论是对武技的理解,还是在战斗上的经验,甚至力量,都比他高了一倍不止。
  
      这种强者,一旦进入战师堂,最少也是千夫长,甚至……副统领!
  
      没想到,在这里还有如此天才!
  
      “你也是鸿远学院的学生?不知老师是谁,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战师堂?”
  
      实在忍不住,卓清风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是鸿远学院的学生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将长枪收起,郑阳双手背在身后,淡淡看过来:“不过,家师,张悬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