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六十章 江原
    “天叶王?天叶王应该是男的吧?”
  
      “对啊,十大王者听说都是男的,还从未听说过女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有人质疑。
  
      异灵族十大王者,一向都是男人,天叶王怎么会是女人?
  
      “谁说天叶王不会是女人?”
  
      江原冷笑:“天叶王一向隐秘,只听说过名字,很多人都没见过……凭什么不可能是女人?再说,就算是男人,据说已经达到了出窍境,如此实力,元神夺舍一个人类身体,混入我们之中,恐怕也轻而易举吧!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众人拳头一紧,再次看向洛若曦,一个个露出警惕。
  
      出窍境,元神可以畅游天地,实力非凡,同样可以对人进行夺舍!而且完全没有巫魂的夺舍衰,最多元神与身体不契合,实力无法发挥极限罢了!
  
      可以说……真要是天叶王夺舍,没人能够发现,就算吴师也不行。
  
      仔细回忆这个洛若曦的举动,自从来到遗迹,没说过太多话,但每一句,都至关重要,能起到关键作用……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孩,就算知识量再广博,还能广博过吴师、木师?
  
      难不成,真的已经被夺舍了,一路上,引诱众人进入陷阱?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还是解释一下吧!”
  
      想要说些什么,吴师停顿了一下,也眉头皱起,冷冷看向眼前的女孩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对方的分析,没有任何错误,眼前这位的确值得怀疑。
  
      虽然洛若曦,和木师的关系很好,也是由他介绍过来,可具体什么实力,什么修为,就算是自己,也看不穿,之前也觉得奇怪。
  
      面对众人的质疑,洛若曦也不解释,而是摇了摇头,环顾一周:“你们都这么认为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你、你不会真的是异灵族人伪装的吧?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白,冯勋连连后退。
  
      他居然喜欢了一头异灵族人,而且还极有可能是男的……想想都觉得汗毛乍起,想要呕吐。
  
      看到他的样子,洛若曦眼中失望之色越来越浓,这家伙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,结果,这时候却满是怀疑。
  
      摇摇头,正想开口,就看到一个身影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摆了摆手,看了一女孩一眼:“我相信她不是异灵族人,也没被任何生命夺舍!”
  
      “你信?”洛若曦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轻轻一笑,张悬眼睛露出了坚定:“放心吧,无论别人怎么说,我都会站在你的身边!”
  
      这个女孩,他接触的最多,一路上安静淡然,任何事情都不关心,如果真是天叶王,这么厉害的实力,众人肯定早就被杀了,没必要伪装,花费这么大工夫。
  
      看到对方的眼神,清澈无波,带着浓浓的信任,洛若曦心中一暖,道:“他说的不错,是我离开后,异灵族人出现,是我让你们寻找异灵族人的踪迹,然后坠入了陷阱……这些,我都没办法反驳,你为何会相信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需要理由吗?”
  
      紧盯着对方的双眸,张悬轻轻一笑:“无论你做什么,我都相信。放心吧,你不需要反驳,我替你解决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转过身来,看向众人:“这位洛师,我可以用性命担保,绝不是天叶王,更不是异灵族人!”
  
      “用性命担保,张师……你要三思,江战师说的也不无道理……”吴师急忙开口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张师,这位洛师的确有些奇怪……”
  
      其他人也全都看了过来,一个个满是疑惑。
  
      对于张悬,他们不光是相信,更多的是佩服,如此厉害的名师,怎么偏偏在美女面前过不了关?
  
      “大家的命都是张师救下来的,能走到这里也都是你带领,张师要保她,我无话可说,但是……如果她真是天叶王,不光是我们要全军覆没,更重要的是,这次前来寻找章引邱等人的目的,就会彻底失败,名师堂的名誉,都极有可能受损!”
  
      见张悬站出来力保,江原皱了皱眉头,道。
  
      “如何抉择?用不着你教我!”
  
      哼了一声,张悬一甩衣袖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一向和气的张悬,一点面子都不给,江原拳头一紧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你呀、我呀,洛师没有任何问题,有问题的,应该是你吧?江原,江大战师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有问题,我能有什么问题?”江原摇头。
  
      一路上他什么话都没说,也没给出过任何错误的提示,能有什么问题?
  
      听到张悬的话,周围的众人,也都满是疑惑。
  
      “咱们进入了这么多院落,每一个都有阵法、陷阱、关卡……只要进入,就会触动,引发各种危机,这一路走来,大家想必都深深体会了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回答他的问题,张悬环顾一周,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众人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自从进入这个天宫以来,他们经历了诸多的危险,每一次都是死里逃生,甚至同伴被斩杀,都无法帮忙收回尸体。
  
      “之前的每一个院落,都有危险……但是你们有没有发现,咱们已经进入这个院子这么久了,都没出现任何阵法,除了红叶王说了几句离开,连一点特殊都没有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看向众人:“你们难道就不觉得奇怪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沉默。
  
      和对方说的一样,之前的所有院落,都非常危险,稍有不慎,就会死在其中,而这个院子,他们到现在为止,大概已经呆了超过20分钟,却没有丝毫变化,的确让人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红叶王没有开启阵法吧?目的是让我们自相残杀……”一位战师道。
  
      “的确是让我们自相残杀……但他并不是没开启阵法!”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韩会长一愣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我们现在,依旧处在某个阵法之中?”
  
      他身为阵法师公会的会长,七星巅峰阵法师,如果真有阵法启动的话,肯定会知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!”张悬点头,神色凝重:“其实这个院子,并非没有阵法,也不是没启动!实话告诉你们,不光有,而且我们还正承受着攻击!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所有人都对望一眼,一个个觉得满是迷惑。
  
      他们就算没有韩会长的阵法能力,但作为名师、战师,观察力和眼力还是有的,周围一片安静,没有任何灵气波动,怎么会有阵法?
  
      没理会众人的疑惑,张悬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沈平潮:“沈院长,你们逻青学院的这位甘长老,平时性格如何?”
  
      他所说的这位甘长老,正是之前爆怒要杀死战师的那个老者。
  
      “甘长老,是个真正的名师,和蔼可亲,在学生中拥有很高的口碑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知道他为何会突然这样问,沈平潮想了想还是仔细回答出来。
  
      甘长老平时连调皮的学生都不忍心呵斥,是学院出了名的老好人,也是他的好友……正因如此,才不惜与冯勋翻脸。
  
      “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师,突然间,吵着要杀人……你们不觉得奇怪吗?”似乎知道他会这样回答,张悬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人全都一愣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意思,难道是……这个院子有什么特殊的阵法干扰了我们的思绪和想法?让我们变得更加暴躁?”
  
      想起了什么,韩会长面容一沉,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正是如此,红叶王突然出现,又故意说出挑拨离间的话语,就是在我们心里留下一个破绽,然后悄悄启动了阵法,影响着我们的思绪……你们难道没有发现,短短20分钟,我们这些人都变得有些暴躁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众人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的确如此。
  
      之前,无论是哪一个院落,他们都会谨慎对待,而现在想的最多的却是,如何杀掉别人或者自杀……好凑足15个名额!
  
      很明显,思维已经进入了误区,变的不太理智,这才出现了好几起矛盾,甚至随时都会战斗。
  
      听完这个解释,冯勋和沈平潮对望了一眼,各自冷汗涔涔。
  
      刚才他们就是那种感觉,要不是吴师等人阻拦,肯定已经打生打死了。
  
      “人人都中了招,出现了这种情况,连冯勋战师都没例外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张悬转过头来看,向不远处的江原:“我只是好奇,咱们的江大战师到底是如何避免,而且能够有理有据的分析出洛师出现了问题,并且觉得她就是天叶王?”
  
      “对啊,难道你没有受到阵法的影响?”
  
  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眉毛一跳,江原随即冷笑一声,摇了摇头:“张师不需要转移话题!我是没受到影响,但是貌似你和洛师也没有受到影响吧!每个人的实力不同,机遇不同,心性不同,未必我不受影响,就很特立独行,受人奇怪吧!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的很对,不受影响,不代表特殊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眼皮一抬,张悬看过来,轻轻一笑:“但是,你和冯勋都是千夫长,在战师堂的地位,相差无几,甚至还要高上一丝,但这一路上,几乎什么话都没说过……好像不存在一般,甚至,自己属下被攻击,都无动于衷,会不会……太沉着冷静了些?”
  
      (月初,求保底月票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