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你们悬悬会还缺人不? 下
    “双手绑上?公平”
  
      一个趔趄,萧秦差点没晕死过去。
  
      双手绑上战斗,叫什么公平?
  
      也太瞧不起人了吧!
  
      我圣域一重巅峰强者,压低修为与你战斗,你却要绑住双手
  
      胸口一阵剧烈疼痛,萧秦觉得随时都会再次喷出鲜血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你觉得能受得住我的攻击,随便”
  
      牙齿咬的快要碎裂,萧秦知道生气也没用,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境,手掌凌空一抓,合身扑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刚才那位女孩,是圣域一重强者,而且天赋极高,打不过倒也罢了,不信随便抓出了的一个,也战胜不过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五指如勾,掌心带着呼啸的风声。
  
      武技,奔雷穿心爪!
  
      这招武技,虽然没达到圣级,但在灵级之中却是极其有名的,修炼到大成境界,宛如奔雷,气势上先将人震慑,不敢与之抗衡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只有气势,不会有太大的名气,最主要的是狠辣!
  
      一旦被攻击的人,被手指触碰到,就会立刻承受刀锋般的撕扯,甚至连心脏都能抓出!
  
      因为太过凶狠,名师通常不会去学,但战师学的就是杀人技,越是凶狠的招数,在战斗中越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。因此,这招早就修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,此刻施展出来,声如奔雷,迅如利箭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奔雷穿心爪眼见就要落在白净青年身上,就见他脚下一晃,已经躲到一边,对方的动作不快,甚至比他还慢了好几分,但不知为何,好像提前知道了他要攻击的位置一样,轻描淡写的躲过去,同时脚掌抬起,对着自己的小腿踹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萧秦瞳孔一缩。
  
      之前一直以为,随便选出来的人,修为最多一般,看到这才知道,比想象中可怕的多。
  
      奔雷穿心爪,手上的攻击强大,但下盘有些不稳,对方一脚踹来的地方,不偏不倚,正是自己不得不防,而又难以躲闪之处。
  
      “千丝穿叶手!”
  
      知道被踢中,必然受伤,萧秦变爪为手,抚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,宛如抚琴,看起来没有丝毫威力,实际上却处处凶险。
  
      千丝穿叶手,是一位魔音师创出的武技,看起来是在抚琴,没有杀伤力,实际上五根手指,每一根都带着剑气,一旦触碰,就会射入对手的体内,让人防不胜防,十分阴毒。
  
      奔雷穿心爪,眨眼功夫变成千丝穿叶手,没有丝毫迟疑和停顿,甚至连中间的衔接都没有,看起来如同一个招数接连使出,单凭这点,就可以看出萧秦不愧武技殿天才的名誉。
  
      对武技的运用,的确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的招数精妙,对方更加高明,提前知道会变招一样,身体突然一晃,凌空挑起,脚尖正好迎上了他的手指。
  
      咔嚓!咔嚓!
  
      脚尖处一股狂暴凶猛的力量和萧秦的手指对碰,只一下,后者就感到指骨断裂的声音,紧接着,眼前一黑,又一个脚掌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还没来得及躲闪,一股大力涌来,萧秦倒飞而出,摔在地上,鲜血狂喷。
  
      挣扎着站起,满是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对方自始至终,都没动用双手,只用了双脚,就将他轻松击败!
  
      战胜不过女孩,可以说对方可能是悬悬会最有名的天才,但眼前这个可是他随便选的白白净净,看起来人畜无害结果同样没走过两招!
  
      难道自己修炼的武技,真的这么有问题?
  
      “也不用沮丧,你的修为已经算是不错了,只不过遇到了我!当然,也幸亏遇到了我,我在悬悬会,算是排名靠后的!”
  
      见他有些怀疑人生,白净青年开口安慰:“你的招数华丽,变招迅速,对武技掌握和对时机的把握,都还不错,之所以无法获胜,是因为太相信武技,而忽略了自己。”
  
      “太相信武技?”不知道他的意思是什么,萧秦满脸的不解。
  
      “很简单,武技被创造出来的目的,是与人战斗,能够发挥出更强的战斗力说白了,武技只是一种辅助战斗的手段,而非必胜的手段!”
  
      白净青年笑了笑:“你刚才无论是对七七学姐出手,还是对我,一攻击,招数就凶猛无比,力量十足,换做普通人,的确会被击中,因此受伤!但在我们眼里,因为太想获胜了,反而处处都是破绽!”
  
      “就好像你对我攻击的那个爪法,被抓住固然凶猛无比,威力无穷,但抓不到呢?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白净青年停顿了一下,继续道:“抓不到,再厉害的攻击,都没用!刚才我故意等在千钧一发躲过攻击,是因为此时你的招数已然用老,破绽最大!此时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上身,下盘就是最大的漏洞!”
  
      “我随即攻击你的小腿,从手掌到小腿,是人体的两个极端,真气就算游走的再快,也很难首尾兼顾,这个破绽,虽然是你本来就有的,但在我的引诱下,最难遮掩。不过,你的反应也不错,这个时候,换了招数,改用一种抚琴似的攻击。”
  
      “这招攻击,看似轻飘,实际上是将剑气蕴藏其中,触之即发,让人防不胜防。猜的不错,也是一种武技吧!招数是好,但只能以指背攻击,我跳到空中,躲避了最尖锐的锋芒。让你的招数落空,然后脚掌一踏剑是很锋利,但对攻剑背,而不是剑刃和剑尖,也就没了效果,相反,很轻松就将你指骨折断!”
  
      再次摇了摇头,白净青年满是惋惜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家伙总体来说,还算不错,只可惜用的招数太老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、你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一颤,萧秦如同五雷轰顶。
  
      对方的解释有理有据,每一招都是他武技中的缺陷难怪抵挡不住!
  
      “你们都看出来了?”
  
      喉咙发干,看向周围。
  
      “你实力这么差,当然看出来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很容易能看出来的,不算什么”
  
      “其实,他只说了一半,凶猛的攻击,打到人的确伤害大,打不到人再好的武技又有何用?”
  
      见他询问,周围七嘴八舌的开口道。
  
      “打不到人?”
  
      站在原地,萧秦如同痴呆。
  
      的确。
  
      武技是为了伤人才研究出来的,可伤不到人了还有什么意义?
  
      施展的再多,也不过花架子罢了!
  
      “受教了”
  
      明白这点,萧秦恍然大悟,有种拨开云雾见日出的感觉,忍不住躬身到底。
  
      这些年,他以练成更多武技,更强武技为荣,以为只要会了更强大的武技,就等于拥有了更强大的战斗力
  
      这样做,对付普通人的确可以,但对上真正的高手,就等于全是破绽!
  
      贪多嚼不烂!
  
      变招再顺畅,也是另外的招数,也有各种各样的缺陷和漏洞,很容易被人抓住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客气,其实,我们也是和院长学的,他给我们上课,我们才能拥有现在的见识也眼力,不然,只是些普通名师罢了,肯定不是你的对手!”
  
      白净青年连忙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院长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院长天纵奇才,年纪比我们还小,对战斗的理解,却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,就像刚才的战斗,如果你第一招攻击,能往左偏上三分,左脚再向前踏出一步我别说攻击了,恐怕躲都躲不过去!”
  
      白净青年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”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,萧秦将自己的招数按照他说的方式,忆了一下,眼皮猛地一跳。
  
      果然!
  
      之前他要这样做,对方恐怕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,更别说看出自己下盘不稳,进行攻击了。
  
      “第二招,你五指轻抚,用的很好,但是招数太老了,手指也太刚硬了,如果配合上绵掌,就能将上下左右全部笼罩,就算我跳到空中,也只能与你硬碰!届时,谁胜谁输,就不好说了”
  
      白净青年继续分析。
  
      萧秦再次一僵。
  
      刚才他的指关节之所以被对方踩断,一来是被发现了破绽,更重要的是,其中蕴含剑气,击不中对方,出现了反噬。
  
      要是能配合上绵掌的话,就能解决这个隐患,将四周全部笼罩,对方那招也就自然而然破解了
  
      “我们院长曾说,尽信招,不如无招!战斗就是如此,你太依赖武技,反而落了下成”白净青年叹息。
  
      拳头捏紧,萧秦消化了半天终于缓了过来,一口浊气吐出,眼中满是佩服:“你们院长能够教出这些功法,当真旷世奇才”
  
      这些战斗方法,比战师堂都要高明,必然研究了无数岁月,先不说这位院长实力到底如何,单这份传承,就让人觉得可怕。
  
      “院长的确堪称旷世奇才,而且最主要的是心胸宽阔,宛如海洋,只要愿意学习,一向有教无类,倾囊传授!”
  
      白净青年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有教无类?谁都能学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但凡是我悬悬会成员,都有资格,正因如此,无数人都想加入!”
  
      若欢公子插话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这”
  
      拳头捏紧,萧秦脸色一阵青一阵白,过了片刻,忍不住开口:“请问你们悬悬会还缺人不?”
  
      (有人说,老涯抄本章说,嘿嘿,老涯十分负责任的告诉你们,你们敢写,我就敢抄!只要你们写的足够搞笑,哈哈。月票距离上一名也不远了,冲上去哈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