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心塞的邢堂主
    周殿主哭了。
  
      身为兵器殿殿主,一辈子都钻研在枪法之中,整整八百多年……对方如果修炼时间长倒也罢了,毕竟,每个人天赋不同,有些人擅长,有些人不擅长,这是没办法比的……
  
      关键,眼前这人,擅长的是拳法,枪法……只练了两个时辰,就将自己轻松击败……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我记不清了,也有可能超过两个时辰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面皮抽搐,随时都会晕过去,刘扬有些不好意思,急忙解释。
  
      当初,为了迎接战师堂的挑战,他、王颖、郑阳,三人交流过绝招,各自毫无保留的倾囊相授。
  
      因为时间仓促,大家学的很快,学习枪法的时候,也差不多就……用了两个时辰……
  
      不对,好像比两个时辰还少些,到底是一个半时辰,还是一个?
  
      太过专心,忘了……怎么死活想不起来呢……
  
      刘扬满脸纠结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安慰自己一句,一脸为难,周殿主觉得胸口沸腾,一口鲜血想要喷出。
  
      “在下掌法殿殿主,闫青海,可有与我一战的?”
  
      见兵器殿殿主败了,又一个老者走上前来。
  
      “掌法?”刘扬眉头皱了皱眉,随即点头:“还是我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你刚刚战斗完,休息一下,还是我来吧……”王颖走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师姐,他擅长的是掌法,和拳法有些接近,你擅长腿功,还是我来吧!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王颖争抢,刘扬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我刚和老师学了一招掌法,还从未试验过,不知道威力,想要试一下……”王颖道。
  
      “那招老师也传我了,我也想试试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刘扬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怎么这么没风度?你刚打了一场,不应该休息吗?过一会再有人挑战,输了怎么办?”王颖秀眉蹙起。
  
      “刚才是打了一场,你又不是没看到,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好不好?我真气的千分之一都没用,两个呼吸就恢复了,根本不需要休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刘扬道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周殿主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闫殿主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名师堂众人。
  
      尼玛!
  
      能尊重点对手吗?
  
      我们还活着,没死呢……
  
  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我们都是战师堂最顶尖的强者,这样蔑视,有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?
  
      就算没放在眼里也给个面子嘛……
  
      “你是师姐,你说了算……”
  
      争执了半天,最后王颖以师姐的身份,得到了出手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  
      一脸兴奋,王颖来到掌法殿闫青海殿主跟前:“我的掌法刚学了不久,从未和人对战过,不知道威力,还请手下留情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现在求饶,已经晚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闫青海早就憋的快要爆炸了,见她上前,又说出这话,气的一声咆哮,没留丝毫情面,直接将最强大的绝招施展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
  
      手掌还没来到跟前,气力就压的空气发生爆炸,宛如油锅沸腾。
  
      圣级武技,赤龙掌!
  
      传说,赤龙生活在熔岩之中,炙热无比,赤龙掌,蕴含纯阳功法,施展出来,钢铁都能融化。
  
      闫青海凭借这招所向睥睨,在战师堂,都算得上排名靠前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见他攻击,王颖正想习惯性的躲闪,想了一下,这次要比掌,当即停了下来,一咬牙,将老师传授的掌法施展而出。
  
      大悲天魔掌!
  
      这招据说老师也是刚学习不久,从未用来战斗过,不过,感觉威力不错。
  
      双掌交击。
  
      嗖!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声惨呼,闫青海倒飞了出去,人在空中,压制的修为节节恢复,这才停了下来,脸色泛白。
  
      “你真的才学掌法?还没与人对战过?”
  
      闫青海胸口憋的生疼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来的路上,老师说,他刚学了一套掌法,还不错,让我们练练,我就学了一下,不过,觉得修炼挺麻烦的,还需要酝酿感情,一共就练了几遍,觉得没意思,就再没施展过!”
  
      王颖道。
  
      这招很大的缺陷是要酝酿感情,她才十几岁,哪里懂什么情感,修炼了一段时间,就觉得没意思,再没怎么练过。
  
      “没意思?这么强的掌法,都没意思?”
  
      闫青海胸口更疼了。
  
      对方尽管只用了一招,但这掌法的威力,可以轻松看出,超过了所学过的所有绝招!
  
      如此威力,眼前这女孩,居然说修炼挺麻烦……没意思……
  
      “这招,你可以……教我吗?”实在忍不住,一脸紧张的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可以!我们老师,宽容大度,他的招数,从不藏私,想学的话,我现在就可以传授……”王颖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她自从修炼以来,还没练过这么麻烦的招数,又要积蓄精神,又要感情投入……太繁琐了!
  
      在她看来,应该不算什么厉害的绝招,既然对方想学,传授了也没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可、可以传授?”
  
      闫青海脸色一白,随即神色凝重:“我从现在开始,加入悬悬会,谁敢劝我离开,我跟谁拼命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邢堂主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其他殿主。
  
      “在下腿功殿吴殿主!愿意与你们比……”
  
      所有人沉默了一会,一个老者走上前来,不过,话还没说完就见堂主走了上来:“好了,打打杀杀的多伤和气,这两位小友,也消耗挺大的,我看今天就算了吧!”
  
      “堂主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堂主阻拦,吴殿主满是着急。
  
      不是过来找麻烦的吗?
  
      怎么能半途而废?
  
      “咳咳,好了,吴殿主,今天就这样算了,反正悬悬会的人也不走,咱们以后可以慢慢交流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邢堂主道。
  
      不停止交流,他怕他们这边的所有殿主,全都变成悬悬会的人,真要那样,就丢人了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吧!”
  
      吴殿主也反应过来,眼中满是恋恋不舍。
  
      刚才这两个少年施展的功法招数,令人心惊,他有些想学……不过看堂主的样子,今天再来几个殿主去学,估计肯定会发疯,不行,还是先算了,等晚上什么时候,偷偷过来……
  
      “两位小友,不知你们张悬院长,现在在何处?”
  
      阻止住蠢蠢欲动,想要继续比试的殿主,邢堂主笑着看来。
  
      “老师一早上就出去了,现在还未回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王颖回答。
  
      “出去了?”
  
      邢堂主点了点头:“这样吧,等你们老师回来,咱们再商议交流的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王颖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先走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完,邢堂主再不停留,带着剩下的几位殿主急匆匆离开。
  
      一路疾驰,时间不长重新飞回战师堂的长老议事大殿。
  
      全部坐定,一阵沉默。
  
      这次过去,不光没将学生喊过来,又损失了两位殿主……十大殿主,只剩下六个,看样子还有几人蠢蠢欲动,随时都要离开。
  
      还想着与之交流以后,用战师堂的风度和实力,吸引天才……结果,还没吸引,人家先把他们吸引了……
  
      邢堂主越想越觉得心塞。
  
      “今天的事,大家怎么看?”
  
      沉闷了半天,忍不住环顾一周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悬悬会,的确有过人之处,那个少年应该是张院长的亲传吧,拳法真厉害!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同级别用拳法,将陈殿主击败的!枪法也厉害,周殿主居然不是一合之敌!”
  
      “说实话,我觉得最精妙的是掌法,一招击出,宛如穹庐,笼罩四野,给人一种深陷空间,无法逃避之感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几位堂主议论纷纷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!”
  
      捂着胸口,邢堂主更加心塞了。
  
      还以为能提出什么中肯的建议,想办法改变目前的状况,结果……一个个一脸崇拜,双眼放光什么意思?
  
      难道觉得我们战师堂的传承不如一个小小学院的?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大家先散了吧!”
  
      知道还剩下的几位殿主都被悬悬会的拳法、身法、枪法、掌法震慑,短时间内肯定想不出好办法,邢堂主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诸位殿主同时躬身退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房间很快安静下来,只剩下他和一个老者。
  
      战师十殿之中最为神秘的心殿殿主,廖不尽。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
  
      邢堂主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回禀堂主,这件事有利有弊,其实我觉得,对于我们战师堂来说,未必不是一件好事!”廖殿主道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事?”邢堂主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他怎么觉得并非如此呢?
  
      “不可否认,悬悬会对战斗的理解,的确可怕,让人心动,但……如果能将其纳入我们青源帝国战师堂,咱们岂不立刻实力大增?超越其他封号帝国的战师堂,也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  
      廖殿主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我也知道,但是看悬悬会这副模样,怎么可能加入咱们战师堂?”邢堂主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其实很简单,悬悬会虽然齐心,但是我也看了,他们只忠于张悬院长一个人,如果能让张悬加入咱们战师堂……这些人也就不攻自破!”廖殿主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邢堂主停顿。
  
      对方说的倒是事实,如果能让张悬加入战师堂,悬悬会不仅不是问题,还是一大助力。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
  
      这个恐怕很难吧!
  
      “院长现在是半步出窍境,元神强大,如果能找一位高明的启灵师滋养元神,让其更加圆润,一旦练成心殿的那个,就算压低修为,同级别也必然没人能够战胜……届时找到这位张院长与之比斗,并以加入战师堂为赌约……嘿嘿,不怕他不同意!”
  
      廖殿主目光一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