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藏虚报仇
    不光他这副样子,邢堂主、魏殿主也一个个眼睛眯起,杀机沸腾。
  
      他们见过,颜色深的,可从未见这么深的,足赶的上墨汁了!
  
      这已经不是奸恶,而是大奸大恶,十恶不赦了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这位孙强,看起来人畜无伤,态度也很诚恳,内心却如此阴险、可怕。
  
      “幸亏堂主之前没答应,而是让他进入心魔通道……不然,后果不堪设想!”
  
      满是愤怒的同时,廖殿主也有些后怕。
  
      要是堂主刚才答应对这家伙敞开元神了,恐怕现在已然遇害。
  
      “廖殿主,魏殿主,你们准备一下,一旦这家伙出来,就直接动手,不留活口……”
  
      目光一闪,邢堂主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两位殿主同时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张悬走进通道,仿佛瞬间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。
  
      头上无数夜明珠射出光芒,照的四周如同白昼。
  
      是个密闭的房间,没有通道也没有出路,墙壁上雕刻着各种各样奇怪图案。
  
      抬眼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是奇形怪状的魔怪,足有一百零八个之多。
  
      这些魔怪,有的手持金刚杵,有的时拿着铁鞭,有的更以人的头骨为项链,凶神恶煞,千奇百怪,让人看上一眼,就觉得诡异莫测,心生戚戚焉。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心魔通道?”张悬皱眉。
  
      房子的中间是个蒲团,周围灵气闪烁,应该有一个可以激活的阵法。
  
      心中疑惑,脚下却没有停歇,几步来到在蒲团跟前盘膝坐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刚坐下,就像是激活了某种机关一样,周围的魔怪,发出一阵温润的光芒,似乎随时都会跳出来,将他锤杀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是沟通人的内心,诞生心魔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光芒的波动,张悬明白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还想着,这地方会豢养一些什么厉害的心魔,就好像封圣劫遇到的那样,现在看来,并非如此。
  
      无魔,魔在心中。
  
      只要坐在蒲团上,就会激活四周的阵法,让心中魔彻底显露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心魔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不拒绝周围的光芒,张悬反而充满了渴望。
  
      他一路修炼,用的是天道功法,从未遇到过心魔,也没经历过别人那种突破无望,无法进步的绝望……此时有这种机会,自然要看看到底拥有什么样的心魔,能不能够抗衡的过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阵法急速运转,四周的灵气一阵晃动,张悬眼前一花,像是进入了一个漆黑的世界。
  
      和当初心劫时的情景一样,这个世界没有尽头,也没有光明,正在奇怪,就看到一个个古怪的魔鬼从四周涌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些家伙和墙壁上画的一样,模样古怪,数量足有数百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这么多?我会有这么多心魔?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呆。
  
      本来还想着,自己应该没什么心魔,做梦都没想到,一下来了这么多,这么一大堆……真要涌过来,还不会立刻被撕成粉末?
  
      他修炼的不是天道功法,毫无缺陷吗?
  
      怎么会有这么多?
  
      “不对,如果是我的心魔的话,怎么会这么清醒?”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他经历过心劫,知道遇到心魔的时候,精神是模糊的,正因如此,才会让对方趁机侵入,难以挣脱……而现在,清醒如常,和以前的经历完全不同。
  
      到底发生了什么?
  
      “你很聪明……这些的确不是你的心魔,而是我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在奇怪,就听到一个充满恨意的声音响起,急忙转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眉间有些猩红的老者,咬牙切齿的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愣住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家伙,一看就知道是个人族,他根本就不认识,从哪里冒出来的?
  
      “我是谁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眉心猩红的老者,脸色扭曲,快要爆炸:“我就是被你启灵房子,一脚踩死的藏虚!”
  
      “你就是藏虚?你不是死了吗?”
  
      张悬奇怪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被公会直接才成肉饼,他没看到脸,自然不认识,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,不是死了吗?怎么会出现在这?
  
      而且,说这些心魔是他的,又是什么情况?
  
      “我在使用秘法,元神拘拿你的灵魂,结果就被你的房子一脚踩死……受到牵引,一道意念藏在了你的体内,变成了心魔,如果你不来这里,我可能还出不来,既然出现在这,就等死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藏虚冷笑连连。
  
      他施展秘法的时候,被房子踩死,元神当场溃散,幸亏秘法强大,一道意念变成了心魔,隐藏在了青年体内。
  
      要是张悬不渡劫,不主动召唤,肯定也无法出现,结果他跑到心魔通道,用激活心魔的阵法,自己哪能放过,立刻跳了出来,决定将其斩杀。
  
      他本身就是十恶不赦之徒,不知手上死了多少人命,一出现,立刻引起了更大的反应,出现了数百头心魔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错怪公会了……”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当时在空中,感觉到灵魂被蚊子叮咬,没当回事,还以为是错觉,现在看来,肯定是这家伙干的。
  
      难怪房子对这家伙动手,是为了保护自己,自己却还错怪了对方,将其殴打了一顿。
  
      想想都有些惭愧。
  
      “拘拿我的灵魂?你是巫魂师?”
  
      不去想这些,张悬问道。
  
      拘拿灵魂这是巫魂师才会的绝招,眼前这家伙,能够施展,难不成是巫魂师?
  
      “我不是巫魂师,而是得到了一位前辈的秘法……哼,不用想着套我的话,死吧!”
  
      一声怒喝,藏虚手掌一抓,身下再次出现了一个祭坛,一道光芒将张悬笼罩,似乎将他的灵魂拉扯进入祭坛,随时都会吞噬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对方的拉扯之力,对张悬来说,不算什么,并不在意,而是眼睛落在祭坛上,满是奇怪。
  
      这是异灵族人的祭坛,绝对没错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明明是人族,为何会有这种东西?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背叛了人族?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凝。
  
      这种情况,他也见到过,尤虚,就投靠了异灵族,获得了更长久的生命。
  
      对方明明是个人类,却拿出了异灵族人才有的祭坛,施展了异灵族人的秘法,必然是背叛了!
  
      “嘿嘿,算你聪明,不过,你能活下来再说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声冷笑,藏虚拼命拉住光芒,要将张悬的灵魂,拉进祭坛,谁知对方就好像一座高山,用尽了吃奶的力量,都纹丝不动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拉不动……”
  
      藏虚咬牙。
  
      他用这招,杀死过不少人,都可以轻松将灵魂拉入祭坛,怎么眼前这家伙,拉扯不出来?
  
      “背叛人族,学会这种邪术,残害人类,你的确死有余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理会他的呼喊,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本来还想着,对方被自己启灵的房子踩死,有些过意不去,不好意思,现在看来,死了也是白死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一向与人为善,但对于背叛人族的家伙,绝对不会手软。
  
      因为这样一个家伙,揍了公会一顿,对于后者来说,的确不公平,看来这件事结束,要过去和人家房房道个歉,不能让其蒙受不白之冤。
  
      “你给我出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边心中感慨,那边的藏虚咬牙切齿,头上青筋崩出,累的快要断气,就是拉扯不动。
  
      如果现在他不是心魔,而是元神,肯定早就冲过去直接动手了,哪用这么费事。
  
      “有完没完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这家伙如此孜孜不倦的拉扯,张悬有些不悦。
  
      给脸不要脸了是不?
  
      一直没理会你,还一直拉,有完没完?
  
      “我要你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藏虚怒吼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我灵魂出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拼命拉扯,自己灵魂再没反应,估计都要累死了,张悬摇了摇头,精神一动,巫魂离体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十米大的魂魄,跳了出来,顺着对方拉扯飞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啪叽!
  
      一屁股坐在藏虚的身上,这位实力百不存一心魔,和当初被公会踩了一样,趴在地上,变成了肉饼。
  
      那个不大的祭坛,也在张悬一屁股之下,四分五裂,碎得到处都是。
  
      祭坛本身就是对方元神所化,元神都已经死了,如何能承受得住张悬这么大的魂体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不甘心……”
  
      被坐成肉饼,藏虚并未死亡,而是一脸的发懵。
  
      他的肉身被一个房子踩死,元神破灭,好不容易一道意念,借助秘法形成心魔,本以为可以找机会轻松将这位青年杀死……
  
      现在机会来了,结果同样被对方一屁股坐成肉饼……
  
      我到底招惹了个什么样的怪物……
  
      “不用哭了,你现在是心魔,想死也没这么容易……”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这个藏虚是心魔,和灵魂的状态差不多,别说被坐成肉饼,就算碾碎,也不会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我是心魔,这周围也都是我引来的,大家一起杀了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藏虚这才反应过来,一声咆哮。
  
      周围的心魔都是他引来的,而且他的秘法,刚好可以控制,这么多,只要一起出手,必然能斩杀眼前这位巨无霸……报仇雪恨!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见之前看热闹的心魔,缓缓向这边走来,张悬皱了皱眉,正不知如何应对,就听到心底一个声音传了起来:“主人,用祭坛拘魂……好像是我的独门秘法!”
  
      (推荐大神鸿蒙树的新书,巅峰小草医,“草”医,这么直白,一听名字,就知道很……强大,咳咳,大家懂得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