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危险!危险!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……”老者抱拳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觉得眼前这个青年,对阵法了解极为高深,眼光和见识也高人一等,但对于这么快,就可以修改功法,还是觉得有些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要亲眼看到才能够确认。
  
      知道他的想法,张悬没有多说,而是手掌向前一抓,真气立刻在空中形成了幕布状的东西,一行行字迹缓缓出现在眼前。
  
      正是修改后的琉璃练心诀!
  
  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了一会,老者身体僵直,神情中满是不敢相信:“这样一改,各种诱惑同样会出现,却循序渐进,由小到大,不停递增,就算心境稍弱,也能修炼,直至越来越强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对这个功法,研究了不知多少年,早已熟悉到了骨子里,对方改动的地方并不多,却好像研究了几百年、数千年一样,直指修炼本质,将功法的源头,做出了改动。
  
      这样一来,修炼到大成威力没有丝毫减弱,起始点却和以前完全不同了。
  
      以前,战师堂堂主,都很难有资格修炼,而现在……普通一个十夫长,恐怕就能修炼的风生水起。
  
      看他如此激动,张悬轻轻一笑。
  
      这的确是不可多得的修炼心境秘术,虽然对他的用处不大,但是王颖和刘扬,能够修炼的话,就能补充自己的短板,心境上的缺陷得到弥补,从而越来越强。
  
      当然,能让更多战师学习,让整个战师堂,变得更加强大的话,更好不过!
  
      经历了丘吾宫的事情,他对战师抱着敬重之意,不然,也不可能邢堂主一邀请,就过来帮忙。
  
      “我替战师堂诸多战师感激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鞠躬到底。
  
      “客气了,都是名师,能为人族尽微薄之力,是我应该做的!”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位老者不知死去多久了,依旧留下意念,传承功法,让人族越来越强大,这份胸怀,就让他佩服不已。
  
      “你心境如此强大,猜的不错,应该是新任的心殿殿主吧?”
  
      见他这副态度,老者眼中赞扬之意更浓,忍不住开口。
  
      修改功法,这么大的功德,对方没有丝毫骄傲,更没有邀功……心境之宽广,品德之高尚,就算是比起他当年,都只强不弱,能如此强大,而且,轻松来到这里,恐怕是新任的心殿殿主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自己来战师堂只是路过,根本不是战师,怎么会是殿主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?我明白了,你的实力估计是短板,想成为殿主,必须实力达到元神境,才有资格!你只是圣域一重巅峰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愣了一下,老者想到什么恍然大悟。
  
      想成为战师堂的殿主,对实力是有要求的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按照心境来说,绝对有资格继承心殿,成为殿主,但修为貌似还差了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,我是心殿的创始人,拥有心殿的第一控制权,现在我将这个给你,也算做为修改功法的报答!以后,只要你修为达到,自然而然就会成为殿主,就算战师堂堂主,也无法左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明白”过来怎么回事,老者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厚爱,真不需要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他连战师都不想当,更别说什么心殿殿主了,正想拒绝,随即感到一道意念从对面的老者身上灌输而来,心中一动,已然对心殿的诸多阵法、结构了如指掌,拥有了最高的掌控权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……功法修改完毕,心殿就交给你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将这些灌输完,老者的意念变得更淡,不过,脸上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  
      这道意念之所以能够坚持到现在,就是因为没找到他心满意足的传承者,这位实力尽管低,心境却很是强大,完全可以将心殿更好的发扬光大,他也终于可以放下心中的包袱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他这副态度,张悬满是纠结,正不知如何解释自己的身份,就见对方原本就有些淡化的魂体,越来越弱,“啵!”的一声消失在眼前。
  
      “哎!”
  
      见他消失,知道解释也没用了,张悬无奈的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等过会出去,将琉璃练心诀传给邢堂主他们,这东西传给廖殿主就行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摇摇头。
  
      别说心殿殿主,就算是战师堂堂主,他也没什么兴趣。
  
      实在不行,出去将这些东西传承出去,也不妄对方对自己的信任。
  
      有了决定,张悬松了口气,看了看房间,再没其他可以磨练心境的东西,微微有些失望,抬脚向外走去,才走了几步,就感到心中一凛,身上汗毛陡然炸起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天道身法猛地运转,身体瞬间从原地消失,随即,就看到刚才站立的地面,一个仙人掌落在地上,砸出一片大坑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还没停下,再次感到周围的空气像是被挤爆了一般,一股澎湃的力量从一侧碾压而来,好像要将他拍成肉饼。
  
      瞳孔一缩,张悬知道此刻不是犹豫的时候,脚掌在地上一踏,硬生生扭转了前进的方向,整个人跃到空中。
  
      噼啪!
  
      刚离开地面,脚掌下面,一道光波闪过,之前所通过的地方,空气被瞬间挤压成薄片,看样子只要稍微晚一点,极有可能被活活挤死在当地。
  
      嗖!
  
      这边还没来得及休息,又一道剑芒破空而来。
  
      好像他的步骤,被人算准了一般,就算他反应极快,应变过人,也落入了攻击的范围。
  
      如果说前面两招,只是逼得他逃走,而这招,绝对是杀招中的杀招,一剑横空,剑气蔓延整个房间,根本没办法躲闪!
  
  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拳头捏紧,张悬脸色难看。
  
      怎么都没想到,身处战师殿里面,还会受到偷袭和攻击!
  
      不过,此时,来不及细想,躲不过只有被杀一条路可走。
  
      危急时刻,精神高度集中,仿佛瞬间进入了一种特殊的意境,明理之眼照耀下,眼前的剑芒速度像是变慢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在这种意境下,没了之前的慌张,反而有一种智卷在握的味道,一声呼啸,身体一缩,全身骨骼“咯吱!咯吱”作响,之前一米八左右的身高,眨眼功夫,就团成了一个西瓜大小的圆球。
  
      空中的剑芒,先不说笼罩四方,根本躲不过去,就算能够躲避,看刚才接二连三的攻击,也必然会再次冲入对方的陷阱,无法逃走,既然如此,那就反其道而行之!
  
      身体刚刚团缩,就感到头上寒气呼啸而过,剑芒贴着皮肤切了过去,刮得皮肤有些生疼。
  
      “破!”
  
      张悬身体舒张开来,双眉扬起,手指点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他指尖也是一道剑气,速度宛如电芒,立刻追上之前的剑气,在上面一碰,顿时像是雨打芭蕉,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。
  
      刚才连续攻击,他已经看出,对方的实力比他要强大不少,最少都有元神境巅峰的力量,以他现在的实力,正面碰上,肯定抵挡不住……既然如此,那就以多破少!
  
      手指连续轻点,剑气犹如暴雨,接二连三的落在剑芒之上,后者虽然强大,连续攻击下,也变得薄弱了不少,“呼!”的一声消失在空中。
  
      “咦?”
  
      这一连串交手,都在电光火花之间,从一开始的被动逃避,到反击,说出来复杂,实际上不过半个呼吸的时间,偷袭攻击的人,似乎也没想到他不光能躲过攻击,还能做出反击,将剑芒击溃,忍不住一声惊奇的呼喊。
  
      “走!”
  
      知道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,人在空中,张悬再次一踏,猛地向上窜出。
  
      “哪里逃!”
  
      一声暴怒,空中一个巨大的掌印,落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掌印笼罩十多米的范围,将他能够逃走的方向全部封锁,看样子,不管哪个方向,都会被轻易阻拦,再也无法逃走。
  
      “这战斗意识太强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神色凝重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,对方惊讶,可以从容逃走,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反应过来,而且一出手威力就是这么大的掌印……对方无论是反应速度,还是战斗意识,都堪称恐怖!
  
      就算当初的吴师,都难以比拟。
  
      当然,现在不是惊讶的时候,张悬知道,一旦被掌印击中,必然重伤,看了一眼四周,继续向前急窜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眨眼功夫来到大厅的一个墙角。
  
      而此刻,掌印也终于来到了头顶。
  
      “破!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手指向上一点。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房间里,似乎有什么被激活,巨大的掌印,像是被冻在水中的鱼,瞬间禁锢在空中。
  
      接受了老者的传承,对于这个心殿,早已了如指掌,其中的阵法,更是可以轻松控制,知道被攻击,他一路躲闪,目的就是为了来到这个阵法的节点,将其激活。
  
      如果有人将他从走出门户,到现在的轨迹画出来,绝对会惊讶的发现,正是一条笔直的直线,没有任何弯曲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他虽然在躲闪,却一瞬间找到了解决方法,应变之快,堪称恐怖。
  
      “邢堂主、廖殿主、魏殿主,你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阵法运转,终于看清了对他攻击的人,眉毛一皱。
  
      正是战师堂的三位高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