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一十八章 张悬碾三师
    张悬有些不悦。
  
      好心好意过来帮邢堂主稳固元神,应对大麻烦,对方没付出相应代价倒也罢了,居然三大高手联手攻击。
  
      要不是反应快,恐怕现在已然死了!
  
      难道战师堂,就这样对待恩人?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满是生气,邢堂主等人则瞪大了眼睛,惊讶的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三人,一个半步出窍境,两个元神境巅峰,全力出手,就算是圣域五重初期强者,毫无防备之下,都能被当场击杀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青年,不过圣域一重巅峰,却轻松逃脱包围,毫发无伤……这份战斗意识,对战斗的理解和随机应变,就算是他们,都远远不及!
  
      而且,最关键的是……居然能够掌控心殿的阵法!
  
      这不是只有心殿殿主,才能掌控吗?
  
      “想干什么,你自己心里清楚!快说,你到底有何目的?”
  
      震惊过后,廖殿主一声冷哼,向前一步,手腕一翻,掌心多出一个令牌。
  
      正是代表心殿殿主身份的信物,以此物品,可以掌控整个大殿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令牌光芒一闪,禁锢住掌印的封印情不自禁的晃动起来,一声鸣响,直接撕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一声冷笑,就在廖殿主以为,掌印必然会落在空中这个孙强头上的时候,突然转了方向,笔直向他们三人砸下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脸色一变,三人急忙后退,掌印落在地上,砸出一个大坑,地面龟裂出一道道裂痕。
  
      被激荡的风碰到,邢堂主头上的果实掉了一地。
  
      “廖殿主,你怎么控制的阵法?”
  
      满脸尘土,魏殿主气的一声大喝,五指捏紧,一拳对着空中锤击而去。
  
      真气轰鸣,拳力幕布般笼罩四方,碾压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张悬动也不动,眉毛一扬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幕布还没来到跟前,立刻改变了方向,对着魏殿主自己砸落而下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吓了一跳,急忙伸手阻挡,魏殿主拳力与之对碰,连续后退了七八步,只觉得手臂发麻,浑身气血沸腾。
  
      刚才的一拳,用尽了他的全部力量,再加上阵法的加持,威力更胜,就算是他,在这一下,也吃了个闷亏。
  
      “廖不尽,你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脸色泛白,气的破口大骂。
  
      以他的眼力,自然可以看出,是周围的阵法,强行改变了他的攻击方向,并且加持了力量,廖不尽是心殿殿主,自己殿堂中的阵法,怎么帮助了对方?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他好像……掌握了阵法的更高控制权!”
  
      廖殿主瞳孔收缩。
  
      这里的诸多阵法,是当初心殿创始人所留,设置着严苛的等级制度,殿主不是选拔出来的,而是掌控了心殿阵法,才有资格。
  
      他当初就是胜过不少长老,得到了一定的权限,这才成功。
  
  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整个战师堂,在控制这里的阵法上,没人能够胜过,就算堂主也不行……怎么眼前这个青年,轻松做到?反而他的令牌不管用了?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能得到心殿的更高控制权?”
  
      明白怎么回事,邢堂主忍不住看过去。
  
      懒得回答他们的问话,张悬脸色阴沉:“我应邀而来,辛苦为你稳固元神,虽然出现了变故,但也是魏殿主闯进来导致,没有任何坏心!堂堂战师,非但不领情,反而对我攻击,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声音越说越冷,伴随话语,张悬一步步从空中走下。
  
      每走一步,邢堂主、魏殿主等人就感到身上的压力多了一分,连续几步,感到身上如同背着泰山,大腿不停晃动,头上冷汗直冒。
  
      这是阵法的压迫力!
  
      对方彻底掌控心殿的大阵,想要杀他,可以说轻松至极,易如反掌!
  
  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  
      正觉得坚持不住,再次听到空中的孙师,再次大喝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再也坚持不住,三人齐刷刷摔倒在地,同时胸口一闷,鲜血狂喷。
  
      张悬是真的发怒了。
  
      他一向与人为善,做任何事情,都有自己的准则,尽量帮助其他名师,不说多么高尚,却也无愧于心,光明磊落……这三人倒好,一出手就满是杀招!
  
      没有丝毫留情!
  
      将邢堂主变成植物人,也不是他愿意的,这不一直再想办法解决吗?
  
      事情没解决,就动手,不分青红皂白,简直可恶!
  
      “你想害堂主,就该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满脸挣扎,廖殿主拼命举起手中的令牌,想要夺回阵法的掌控权,却发现,没有丝毫用处。
  
      在对方面前,他这个令牌,如同废纸一般,别说控制阵法,连感应都感应不到。
  
      控制权被对方直接剥夺。
  
      “害他?我如果想害他,你觉得他能活到现在?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甩衣袖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廖殿主脸色一白,倒飞而出,笔直撞在墙壁上,鲜血狂喷。
  
      心殿阵法跟前,他这点实力,根本不算什么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的实力只有圣域一重,但刚才邢堂主的元神就在跟前,想要弄死他,轻松至极,根本不用花费其他功夫。
  
      “你要堂主敞开元神,而你自己心魔这么多,足有上百,要说没有阴谋诡计,你觉得我们会相信?”
  
      见同伴受伤,魏殿主咬牙就要冲过来。
  
      对方进入心魔通道,墙壁一下变得颜色这么深,心魔超过了一百个,一看就是大奸大恶之徒,如此人物,说的再好听,都是假的!
  
      “心魔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皱眉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对方要杀他的原因竟然是这个。
  
      “那些心魔不是我的!”摇了摇头,张悬解释一句:“之前在启灵师公会被济北双雄的擎天雄藏虚偷袭,他的元神藏在我身上,引来了心魔。”
  
      换做其他人,他肯定懒得废话,直接暴揍一顿算了。
  
      但是这里是战师堂,悬悬会的人,还要与之交流,向他们学习,一出手就将堂主,两位殿主打成重伤,后面恐怕会很麻烦。
  
      万一对方给穿小鞋就麻烦了。
  
      谁让他们来求教呢?人在屋檐下,没有办法!
  
      “藏虚?”
  
      邢堂主等人一愣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被公会一脚踩死的事,他们知道。
  
      要说十恶不赦,绝对能排的上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这家伙已经被我抹杀,心魔也全都被我收服,如果我有上百心魔,你们觉得,能这么清醒的走出来?”
  
      张悬冷哼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三人同时一僵。
  
  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如果心魔都是他的,足有上百,想要这么快出来,真的很难做到!就算成功,被这么多心魔同时袭击,估计也会神情恍惚,宛如疯了!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,不光神识清醒,战力强劲,还一瞬间找到了事情的根本……根本就不像受到了心魔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再说,要是我图谋不轨,会主动进入心魔通道,自己找麻烦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继续道。
  
      “想要对付堂主,自然要取得我们信任,提前知道心魔通道,做出应对手段,也应该能够做到吧?”
  
      廖殿主道。
  
      不是他们怀疑,而是眼前这位出现的太巧合了。
  
      刚想要去启灵师公会,找个厉害的启灵师,他就偏偏出现在公会……明明只是普通稳固元神,却让邢堂主变成了植物人……
  
      要说不怀疑,真是假的。
  
      正因为这种怀疑,看到这么多心魔后,才深信不疑,眼前这人没安好心。
  
      “能不能做到,我不清楚,但就凭我现在掌控心殿阵法,真想杀你们,谁能拦我?”双手背在身后,张悬带着浓浓的自信。
  
      对方是战师又如何?
  
      掌控了心殿的诸多大阵,他就是唯一的主宰。
  
      想要动手,完全可以让这三人连消息都传递不出去。
  
      三人沉默。
  
      的确。
  
      对方真想杀他们,之前可能还需要诡计,现在用实力就能完成,干嘛还浪费口舌?
  
      “邢堂主,你的元神,如果没看错,应该是受过重伤吧!”
  
      见三人说不出话来,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二十五年前,我进入地窟,和异灵族一位王者战斗,被他所伤!”
  
      邢堂主点头。
  
      他元神有伤这件事,战师堂不少人都清楚,当时差点死亡,硬生生昏迷了三年,要不是医师公会的的那位老会长亲自出手,肯定早就一命呜呼了。
  
      只可惜,老会长在救下他之后,突然失踪,生死不明,就算是想要报恩,也没有找到。
  
      成为终生憾事。
  
      “你元神有伤,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痕,我用启灵的方法,帮你恢复,正在危急关头,魏殿主闯进来,元神将我逼出识海……之后,你遭受心魔,我启灵后的灵性,与元神融合,才出现了头上长犄角,身后有尾巴的情况,这件事,是我提前没和你商议,但……并无害人之心!”
  
      知道引起对方怀疑的根由在那里,张悬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邢堂主脸色一白。
  
      他只觉得元神稳固了许多,并未觉察裂痕处的情况,听到这话,神识蔓延,片刻后身体一晃。
  
      “元神……裂痕,你能治好?”
  
      喉咙发干,邢堂主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他元神受损,裂痕这么大,找过不知多少厉害的医师,都无能为力。
  
      二十多年来,也算是放弃了。
  
      打算通过心魔通道,就是想能不能借助秘法修复……
  
      本来也没抱太大希望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今生无望,做梦都没想到,对方这位启灵师帮他恢复了……可笑他,还要杀对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