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二十七章 十一个呼吸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  
      知道对方竟然是武技殿的超级天才,天赋程度,不在石浩之下,魏殿主点了点头,看向张悬:“孙师,我重新给你找一套武技吧,大星罗指力,难度极大,在这两百套之中,都排的上靠前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丰殿主,因为之前不是战师,没得到最系统的训练,修炼慢一些倒也罢了,可眼前这位天才,也花费了整整七年才小成,大星罗指力,可以说是整个武技殿都公认的难学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这么麻烦……”
  
      接过秘籍随手翻了翻,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对他来说,只要能够凑成天道功法,这二百套武技,哪一个都一样,没有优劣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你先看看,如果难以修炼,咱们再做其他选择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说多了,会让人厌恶,魏殿主道。
  
      这东西,说了没用,只有自己亲身修炼,才明白难度。
  
      等这家伙栽了跟头,连入门都做不到,可能就明白这个大星罗指力的恐怖了。
  
      很显然焦覃也抱着这个想法,饶有兴趣的看向眼前这位不知天高地厚的青年,想要看看,对方看完秘籍后,无法领悟后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这种表情没等到,随即看到对方皱了皱眉,一副倒了胃口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焦覃满脸不悦。
  
      看不懂就看不懂,知道难度就知道难度,这副模样,什么意思?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!”张悬愣了一下,再次低头看去,片刻后再次摇了摇头:“算了,就这样吧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,站在原地,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满是不情不愿,表情比刚才还要夸张,焦覃气的快要炸开。
  
      大星罗指力,虽然不是什么最顶尖的武技,但在武技殿也绝对算得上靠前了,正常修炼,觉得困难,可以理解,但……一脸嫌弃,觉得修炼这套武技,跟吃了死耗子一般,就有点过分了吧!
  
      “就算很难练成,看不懂,也不用这种态度吧?简直无礼至极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冷哼一声,正想说话,就见眼前的青年,手掌突然竖起,右手的食指,向前轻轻一点。
  
      滋拉!
  
      真气刺破空中,像是撕裂了纸张一般,发出切割般的声音,指尖似乎有星辰旋转,给人一种浩瀚悠远之感。
  
      大星罗指力,是上万年前,一位战师堂前辈,观察日月星辰创出的,一指点出,真气借助星辰排列的力量,给人一种穿梭宇宙的苍茫,不光真气攻击,灵魂上也带着极强的压迫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普通修炼者很难理解,甚至终其一生,都不明白这种星辰力量,应该怎么借用。
  
      本来,觉得这位孙师,太过张扬,性格不讨喜,想要呵斥几句,看到对方点出的手指,瞳孔情不自禁的收缩,焦覃身体一颤:“这是……入门?”
  
      以为对方,根本没看懂武技是如何修炼,在那里装模作样,做梦都没想到,就不上眼睛一下,已然入门!
  
      当初他修炼到入门,可是花费了整整一年时光!
  
      滋滋滋滋!
  
      正震惊的不明所以,青年指尖的真气力量越来越强,发出呜咽之声,宛如将人带入了夜色之中,四周星辰低垂,随时都会落下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精通?”
  
      咽了口唾沫,焦覃脸色发白。
  
      虽然这套武技吗,入门极难,一旦成功后面的进步会快些,可这才多长时间?
  
      十个呼吸?
  
      五个呼吸?
  
      还是两个呼吸?
  
      手指伸出的时候,是入门,胳膊还没完全伸直,就已经精通了……
  
      你这不是修炼,而是闹着玩吧?
  
      喉咙发干,转头看向不远处的魏殿主,想要问问,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,能学的这么快,就见这位殿主也瞪大了眼睛,一副见鬼的表情。
  
      很明显,他也没想到,对方能这么快就从入门,达到精通地步。
  
      这已经超出了常识可以理解的范畴。
  
      “魏殿主……”
  
      牙齿咬紧,生怕打扰整下修炼的孙师,传音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魏殿主从震惊中清醒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孙师……之前,真没学过大星罗指力?”
  
      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没学过……这种小事,还不至于说谎,进行欺骗!”想起青年的种种神奇,停顿了一下,魏殿主道。
  
      他们一位堂主,两位殿主联手攻击,都没伤到人家分毫,反倒被对方借助阵法揍了一顿……更是一掌横扫内息通道十块石碑……
  
      如此人物,应该没必要撒谎,看来……这个大星罗指力,对他们来说难以完成,对这位来说,不难。
  
      “没学过,眨眼功夫入门,几个呼**通……我花费了七年,才小成,不会一天内就能追上吧?”焦覃嘴唇不停颤抖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不会……从精通到小成有个巨大的分界线,应该没人这么快……啊?”
  
      说了一声,魏殿主话音未落,一声尖叫,喊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只见眼前闭着双眼的青年,手臂终于伸直,一道漩涡出现,宛如星河旋转,还没攻击,只看上一眼,就令人眩晕,随时都会昏迷。
  
      “小成……”
  
      二人同时后退了两步。
  
      刚说完今天不能小成,对方就达到了……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达到小成,张悬睁开了眼睛,看了自己手指一眼,叹息一声,抬头看向不远处的焦覃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武技通道,是将一套武技修炼到大成地步,才能进去闯关是吧?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知他这样问什么意思,焦覃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武技通道,需要将这二百武技中的任何一个修炼到大成,才有机会通过,不然,根本不可能成功。
  
      心中奇怪,正想解释一下,就见眼前的青年,应了一声: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再次将眼睛闭起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面皮一抖:“你不会是想……现在就冲击大成?大星罗指力,对真气要求极高,没有提前准备,强行冲击,只会出现差错,身受重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青年手指再次点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眼前的空气,像是瞬间被压缩,一瞬间他就觉得整个人,坠入了满天星斗之中,紧接着一颗颗星辰自天而降,似乎轻易可以将其碾压。
  
      “周天星辰……”
  
      焦覃身体剧烈的晃动:“这是……超越了大成,圆满如意?”
  
      武技修炼分为五个境界:入门、精通、小成、大成、圆满如意。
  
      刚说对方,修炼到大成很难,结果对方,随随便便达到了圆满如意……
  
      从接过秘籍,到修炼到这种地步,总共用了……十几个呼吸!
  
      而他这位武技殿超级天才,用了七年,还只是小成……
  
      一阵剧烈的挫败感,让他快要爆炸。
  
      人……真的是不能比的。
  
      不知道随便修炼了一下,吓得魏殿主、焦覃想要吐血,张悬睁开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说实话,要不是为了闯关,绝对不会学些这套大星罗指力。
  
      融合了许多武技之后,虽然缺点少了许多,可依旧有五个之多。
  
      这么多缺陷的功法,说实话,从未炼过……正因如此,才纠结了许久,最后满脸的视死如归。
  
      太差了!
  
      练了真是丢人现眼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也没办法,想要通过考核,去寻找更多的圣域一重功法,这算是最省劲的办法了。
  
      幸好这些缺陷,只是对身体有些伤害,不需要什么宝物之类的,不然,肯定会麻烦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我修炼完了,可能需要麻烦焦覃战师,帮忙报名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摇摇头将心中的郁闷抛开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这些缺陷,只是损伤体内一些经脉,只要使用,就会撕裂,让人痛不欲生,但他拥有天道真气,恢复伤势极快,问题倒是不大。
  
      反正,只是为了考核而已,以后尽量少用就行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焦覃这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,缩了缩脖子,急匆匆向前走去,时间不长回到跟前:“孙师,我已经说过了,让你先来!”
  
      武技通道,每天过来考核的人不少,不过,能够真正通过的不多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是魏殿主亲自带来,又修炼武技这么逆天,让他先进行考核,也没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有劳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抱拳,张悬跟在身后,不一会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刚好门户打开,一个青年一脸沮丧的走了出来,一看就知道考核失败。
  
      “孙师,请……”
  
      焦覃伸手。
  
      张悬抬脚走了进去,眨眼功夫消失在众人面前。
  
      “姓焦的,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,让你亲自帮他插队?”人群中一个战师喊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焦覃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?他报了哪个武技,总该知道吧?”
  
      众人一阵奇怪,刚才说话的战师,再次问道。
  
      根据修炼的武技,也能推断出一部分来历。
  
      “大星罗指力!”焦覃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大星罗……这不是你修炼的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这套武技极难练成,就算你这种天赋,练了七年,都只是小成,这家伙敢来挑战,难道已经大成了?我看他年纪应该不大吧!”
  
      这位战师皱眉,忍不住问道:“这么大年纪,能炼了多久?”
  
      “大概……”
  
      焦覃想了一下,满脸苦笑:“十二个呼吸,哦,不,是整整十一个呼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