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孙强的消息
    她刚说,“直接赐予徽章”荒谬,自己的老师就拿了一个徽章送过来……如果有地缝,她绝对会立刻钻进去。X23US.COM更新最快
  
      丢人丢的太大了。
  
      男的学习惊鸿师职业的,本就不多,眼前这位不光学了,还被破例赐予徽章,真的假的?
  
      “老师……总部赐予徽章,我怎么从未听过?”
  
      实在忍不住,开口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总部会对为惊鸿师职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,给与特殊照顾。通常不用考核,就可以提供等级徽章……张师修改了霓裳涟漪舞,让其轻松达到七星级别,如此贡献,别说赐予一个七星徽章,只要愿意,成为我们分部的长老,也不算什么!”
  
      卫冉琴点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修改霓裳涟漪舞……这个舞技,是他修改的?”
  
      娇躯一震,紫嫣仙子满是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霓裳涟漪舞被人修改的事,她早就知道了,修炼了一遍,惊为天人。
  
      修改后的,不光威力大增,对魂力的消耗也减弱了最少三分之二,最关键的是,对别人攻击,对自身损耗也大大降低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她们整个分部只要达到六星以上的,几乎都在修炼这招,本以为,能够修改的如此完美,最少也是一位达到八星级别的惊鸿师,做梦都没想到,居然只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。
  
      关键,她刚刚还嘲笑了一番……
  
      “嗯,张师不光修改了霓裳涟漪舞,更重要的是,还对惊鸿职业有了独特的见解,这些,你冉雪师叔,都详细汇报了上去,所以,总部才直接赐予了七星徽章!”
  
      卫冉琴会长接着道。
  
      虽然和师妹聊得很多,亲眼见到这位张师如此年轻,还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二十岁不光对惊鸿师有如此深刻的研究,其他职业,也同样独领风骚……这份天资,就算是她,都佩服不已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脸色羞的透红,紫嫣仙子满是尴尬,向前一步:“张师,刚才是我言语鲁莽,还望见谅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仙子客气了!”张悬摆了摆手,轻轻一笑:“过一会,为君独舞的时候,好好帮我这位兄弟解决灵魂上的伤势即可!”
  
      心境达到他这种地步,别人的看法,已经无法影响心智,对方道歉不道歉,对他来说,不算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见对方并不怪罪,紫嫣仙子点了点头,正想问楚翔公子到底受了什么样的伤,就见青年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相信的看过来,眼中满是惊恐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知道我灵魂受过伤?”
  
      他灵魂受伤的事,就算是父亲,都不清楚,一直以纨绔的身份掩饰,从不敢告诉过任何人,眼前这位,只和他相处了不到半个时辰,就一口说出……
  
      “你灵魂气息,看起来凝聚,实际上却有难以融合之处,没看错的话,应该是冲击胎婴境的时候,被人偷袭所致吧!”
  
      张悬轻轻一笑。
  
      明理之眼能力增加,眼前这位就算不使用武技,不用图书馆,也可以轻松看出。
  
      他的灵魂是晋级时别人偷袭所伤,幸好伤势不算太大,再加上一直借助惊鸿舞进行滋养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
  
      要是眼前这位紫嫣仙子能够尽心帮忙的话,几次惊鸿舞过后,就应该能够彻底恢复。
  
      所以,根本不用他出手。
  
      这位楚翔尽管是将他当成“同道中人”才结识的,毕竟没有对方无法来到这里,更不可能如此顺利的见到卫冉琴会长。
  
      能够帮助,一句话而已,算是还了人情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楚翔脸色涨红,说不能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他的伤,的确是冲击胎婴境时,被人偷袭所伤。
  
      只是这个牵扯很大的机密,就算是他,都不敢说出来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人,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伤势如何,为何而伤……这份眼力,简直骇人听闻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对方只是个“好色”之徒,怎么都没想到,是个如此厉害的高人。
  
      “卫会长,我想去你们藏书库看看七星级别的书籍,不知可否?”
  
      不再理会震惊的二人,张悬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你现在是七星惊鸿师,当然可以随便观看,这边请!”
  
      卫会长点了点头,当先带路。
  
      张悬跟在后面,走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不长,来到一个宽阔的房间。
  
      “我们公会的藏书,都在里面,你只要手持徽章,就可以轻松进入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卫会长向前一指。
  
      “嗯,可能还要麻烦会长照看一下我这三位朋友,这位胡夭夭,正是卫冉雪院长的得意门生!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张悬交代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冉雪的门生?”
  
      卫会长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夭夭见过师伯!”
  
      胡夭夭连忙向前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不错、不错……”看了一眼,卫会长忍不住连连点头。
  
      惊鸿师,不光要有修炼天赋,更重要的是先天条件要好。
  
      人越漂亮,身材越好,同样舞技发挥出来的威力也就越大,眼前这位胡夭夭,无论身材还是长相,都比紫嫣仙子都要好得多,好好培养,以后必然前途无量。
  
      见卫会长十分满意,张悬也不再多说,将徽章取出,推门走进藏书库。
  
      书库十分宽敞,书籍密密麻麻摆了一排又一排。
  
      不去看一星到六星的,借助徽章,张悬来到七星书籍跟前,目光扫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哗啦啦!
  
      无数书籍进入识海。
  
      经过第四次天认名师,图书馆虽然没有发生变化,但他的思维能力更加迅捷,因此,收录书籍的速度也更快了。
  
  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所有关于七星级别的书籍,就全部收录脑海。
  
      “正确!”
  
      精神一动,书籍汇聚在一起,形成了一本天道秘籍。
  
      又半个时辰后,吐出一口气,张悬双眼放出精光。
  
      经过学习,他对惊鸿师的理解,已然达到了七星巅峰,因为天道功法的缘故,和一些八星初期的相比,都丝毫不差。
  
      当然,也只是见解和知识,真正遇到达到这种级别的强者,还是能跑多远跑多远。
  
      实力没达到,就算见解到了,也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又得到一个职业,再来两个,就可以申请七星名师等级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站起身来,张悬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七个辅修,已然搞定了五个,只差两个。
  
      “去看看鉴宝、和书画,这两个考核相对要简单一些……”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。
  
      驯兽师公会比较远,身为上九流的的职业,考核起来难度肯定也更大,不如去鉴宝和书画公会看看。
  
      走出藏书库,就看到卫会长等人依旧站在原地,并未离开。
  
      “这次就打扰卫会长了,我还有事,就先行告退!”
  
      来到跟前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会长,我们也先走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要离开,洛七七、玉飞儿同时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卫会长点了点头:“夭夭就先留在这里吧,我还有些事情想要询问!”
  
      看了一眼胡夭夭,见她点头,张悬这才应了一声:“好!”
  
      “张师,我们现在回战师堂吗?”
  
      走出惊鸿师公会,玉飞儿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要去一趟鉴宝师公会,你们如果要回,直接回去即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,我要跟你一起……”
  
      玉飞儿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是……”洛七七点头。
  
      见二人不回,张悬也就不再多说,认准了方向,正打算沿着邢堂主说的地方去找鉴宝师公会,就见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阁下可是张悬张师?”
  
      青年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我是!”
  
      愣了一下,张悬皱眉。
  
      他在青源帝国,没什么认识的人,怎么会有人找他?
  
      “我们家老爷,想要见你……”青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家老爷要见我?
  
      张悬疑惑:“你们老爷是谁?”
  
      “张师见了,自然就知道!”青年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没空!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拒绝。
  
      连名字都不说,也就懒得去见。
  
      他很忙的,哪有功夫和连名字都不说的人扯皮?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我们家老爷说了,张师一定会去见他!”淡淡一笑,青年似乎早就猜准他不会答应,有恃无恐。
  
      “哦?一定会去见?未免太自信了吧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有些不悦。
  
      对方要见自己,不说名字倒也罢了,居然还故作深沉,一看就不是什么行的端做得正的人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先别着急,可以看看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青年手腕一翻,将一件东西递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张悬疑惑的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是一件衣服的衣角,有些破旧。
  
      只看了一眼,眼睛立刻眯了起来:“你们抓走了孙强?”
  
      这个衣角,正是孙强衣服上的。
  
      他这个管家,昨晚一夜未归,本以为只是出去,吃喝玩乐,体验生活,拯救失足妇女……没想到居然被人抓了!
  
  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对方明明知道自己是谁,还如此嚣张,过来邀请,一看就知道有恃无恐。
  
      “孙强管家,正在我们府上做客,老爷特意邀请张师过去一趟,不然,我怕送来的不是衣角,而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认出,青年微微一笑,还没将话说完,突然觉得小腹一阵剧烈疼痛,脸色顿时扭曲起来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张悬一脚踹在他肚子上,五脏六腑在这一脚之下,似乎都要当场爆开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摔在几十米开外的大路上,青年全身抽搐,如同大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