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骄傲的张九霄
眼前的画卷,不仔细看的话,就好像山水矗立在窗口,距离有些远,却清晰可见,明理之眼拉近距离,山峰上的细节毫厘毕现,甚至都能看到每个树叶的叶脉。
  
  “和真的一样!”
  
  张悬震惊。
  
  即便是他,仔细观看,这幅画,依旧和真的一样,简直太可怕了,如果挂在墙上,绝对不会觉得是一幅画,而会以为是一扇真实存在的窗户。
  
  “可这幅画……没有封印啊?”
  
  明理之眼在画卷上转了一圈,张悬皱眉。
  
  对方说,这上面有封印,可即便他施展出明理之眼,都没看出来在什么地方。
  
  “看来,我的实力还是太低了,看穿七境的画卷,没任何问题,八境……还是难以做到!”
  
  摇了摇头。
  
  明理之眼尽管经过四次天认名师,连续晋级,但奈何他自身的实力,太弱了,只有圣域二重。
  
  八境画作,牵扯到了出窍境强者才能施展的灵魂力量,就算明理之眼特殊,也看不出所以然来。
  
  “这幅画有封印?”
  
  “如此栩栩如生,已经蕴含了似真似幻的真谛,真要有封印……要封印什么?”
  
  “不知道,不过,对方既然拿出如此珍贵的画作,前来询问,必然是发现了什么!”
  
  ……
  
  张悬没看出来,房间内的众人,也一个个皱起眉头,压低了声音,各自议论,似乎也没看出来。
  
  “我可否靠近观看?”
  
  有些不解,牧会长站起身来,道。
  
  “随意!”青铜面具声音没有任何变化。
  
  “多谢!”
  
  也不多说,两步来到跟前,牧会长取出一个放大用的水晶球,一点点看了过去。
  
  术业有专攻,他是在场最厉害的鉴宝师,见他观看,众人全都压住了呼吸,生怕打扰。
  
  过了片刻。
  
  牧会长略带疑惑的看了过来:“朋友,你可否详细说一下,所谓的封印,到底在什么地方,又是何种形式?这样,大家也不用猜来猜去,直接想办法破解!”
  
  “牧会长也没看出来?”
  
  听到这话,青铜面具声音中,露出一丝失望。
  
  连封印都看不出来,又如何破解?
  
  “我来看一下!”
  
  刚才的书画师公会会长,也站起身来,来到跟前,低头看了过去。
  
  书画师的鉴别方式,和鉴宝师的不一样,拿出的并非水晶球,而是一支干毛笔,在空中舞动,宛如凌空书画。
  
  “他这是通过分析画作的作画方式,来揣摩书画者的感情……”见张悬不解,吴师传音过来。
  
  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  
  其实这和临摹有些相似。
  
  临摹的久了,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创作者倾注的心血,如果真有封印,应该也能发现。
  
  临摹了片刻,书画师公会会长,眉头越皱越紧,看了过来:“这幅画,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,没有丝毫阻碍,我也觉得没有封印……如果真有的话,绝对不能如此流畅……”
  
  “没有封印,我就不会花费如此代价,前来寻找各位……你们难道以为我是闲的无聊,还是故意来消遣?”
  
  见书画师公会会长也这么说,青铜面具甩了甩手臂,声音中满是不悦。
  
  还以为,在场的都是青源城每个职业最巅峰的人物,能够一眼看出画作的不同寻常,现在看来,想多了……
  
  八境画作,已经超出了青源帝国能够理解的范畴。
  
  “我来吧!”
  
  吴师站起身来,走了过去。
  
  时间不长,摇了摇头,退回原地。
  
  以他的眼力,也只看出,这幅画珍贵不凡,却没看出所谓的封印在什么地方。
  
  很快,在场的众人,都看了一遍,全都摇头。
  
  “好了,这位朋友,你也别卖关子了,我们看不出封印在哪,但凭借这么多人的力量,联手破开,还是有可能的!到底是什么封印,在何种地方,就直说吧!”
  
  见众人全都一脸沮丧,牧会长摆手。
  
  这个所谓的封印,可能需要研究很久,才能找到蛛丝马迹,与其浪费时间,还不如直接让对方说出来,众人也能按图索骥,不至于如此麻烦。
  
  “好吧……”
  
  见所有人都没看出来,青铜面具眼中失望更浓,不过,估计也的确没有其他办法,只好点了点头,一指山半腰笼罩的云雾。
  
  “封印就在这个云雾之中!如果猜的不错,云雾下面依旧是画,而且牵扯到了什么秘籍,可惜就是看不到,去不掉……”青铜面具摇头。
  
  “云雾?”众人齐刷刷看过去。
  
  画卷上的山脉,高耸入云,半山腰的位置,有一团白云笼罩,遮蔽了小半个山脉,栩栩如生,宛如会流动一般,本以为只是装饰,竟然是封印?
  
  张悬也奇怪的看了过去,明理之眼照射下,画作上的白云,缓缓流淌,宛如自然形成的一样,给人一种蕴含水汽的滋润感,丝毫看不出任何特殊。
  
  “你怎么能确定,这白云是封印?”
  
  看了一会,书画师公会会长,忍不住开口。
  
  众人也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  
  “取个火把过来!”
  
  摇了摇头,青铜面具转头吩咐。
  
  守在门口的一个鉴宝师点了点头,退了出去,时间不长,取来一只火把。
  
  随手接过,青铜面具拿到画作跟前,轻轻一烤,在火光的映照下,整个山脉,立刻变了颜色,从之前的翠绿,变成了深灰,唯独白云没有任何变化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书画师公会会长瞳孔一缩:“白云没有变化,说明……并非同期作的画,两者相差最少三十年以上……我刚才居然没看出来……”
  
  按照正常情况,如果是一气呵成,应该整幅画都会变颜色才对,现在白云没出现变化,的确和对方说的一样,是后面画上去的,应该属于封印类的东西。
  
  “两者能完整的结合,让我们看不出来,应该是同一人所画,而且……画白云的时候,笔力再次增加,才能与原画契合的这么好,谁都难以发现……”
  
  牧会长插话。
  
  众人点头。
  
  也只有同一人作画,才能让一群高手,都没察觉。
  
  “可是……就算知道了封印,的确也没办法解开……”
  
  感慨完,众人沉默。
  
  知道了白云是后来加上去的,极有可能是封印,但两者完美融合,根本就解不开。
  
  “哎,看来我还是过高估青源帝国了……”
  
  见说出了封印,众人都束手无策,青铜面具摇了摇头,叹息一声,正打算将画作收起,就听到一个淡淡的声音响起。
  
  “我能不能看一下?”
  
  抬头看去,就见一个青年站起身走了过来。
  
  正是张悬。
  
  对于这幅画,他也有些奇怪,既然众人看不出来,他想确定一下。
  
  “你不过一个五星鉴宝师罢了,能看出什么?还是我来吧!”
  
  还没走到跟前,身后一个声音响起,张九霄一脸傲然的走了过来。
  
  来到跟前,张九霄伸出手指在画卷上轻轻一划:“这种八境的画作,我以前见到过,知道这种封印的使用的方式。”
  
  “见到过?还请明言,如果能够解开,我愿意厚礼奉送!”
  
  见眼前这位如此自信,青铜面具停住脚步,转身道。
  
  “这种封印,叫封云扣!是用填墨的方式,将上一层遮挡,却不伤根本,如果猜的不错,其中加入了特殊的灵性,不然,时间长了必然会彻底融合……”
  
  张九霄头颅扬起。
  
  “封云扣?”
  
  青铜面具和众人全都疑惑的看了过来。
  
  很显然,从未有人听过这个说法。
  
  “在下在家族,曾亲眼见过有人解开过这种封印,因此,知道如何解决!”
  
  双手背在身后,张九霄带着一种傲然之色。
  
  “家族?”
  
  “你不知道?咱们这位青源城第一天才,其实是圣人张家的后辈!”
  
  “圣人张家?”
  
  “难怪,这种身世,哪怕只是旁系,见识也不是我们能够比拟的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听到他有解决方法,众人一阵哗然,一个个露出佩服之色。
  
  “如何解决?”
  
  听他来自圣人张家,青铜面具脸上露出凝重之色,抱拳问道。
  
  “很简单,想要将这个封印破除,找一个擅长灵魂的人,以灵魂为翘板,将其中蕴含的灵性,吸引出来……”
  
  “擅长灵魂的人?”
  
  青铜面具疑惑。
  
  “不错,灵魂蔓延其中,将放在中间的灵性抽取,没了垫层,封印自然而然也就消散了……”
  
  张九霄道。
  
  青铜面具迟疑:“不知你说的这位擅长灵魂,要达到什么级别?”
  
  “需要灵魂,控制精细如发,而且又不能太强,不然,会损坏画卷,让八境的画作变成废品,当然最重要的是,此人必须知道灵性在什么地方,对书画极其了解才行!”
  
  “这……”青铜面具愣了一下,眉头皱起:“这种人……哪里才能找的到?”
  
  对方说的要求虽然不多,但能做到的,整个青源城,恐怕都没有。
  
  “不用找……”
  
  轻轻一笑,张九霄脊背笔挺,宛如标枪,给人一种戳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的感觉,露出一股傲然舍我其谁的气息。
  
  “在下不才,刚好符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