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他叫张悬
鉴宝师公会。
  
  “怎么样?我这个药,效果还算不错吧!”
  
  大厅内,齐老笑着看向眼前的青年。
  
  看到镜子中,俊美的容颜再次恢复,青年这才松了口气,抱拳躬身:“多谢齐老的灵丹妙药,不然,恐怕还不知多久才能恢复……”
  
  “不用客气,医者父母心,这也是我应该做的!”
  
  齐老点头。
  
  “九霄,以后鉴宝,能做到就做,做不到,不要逞强,不然,丢人的不光是自己,弄不好你鉴宝师身份,都可能毁于一旦!”
  
  一侧的牧会长摇了摇头。
  
  青年自然是张九霄。
  
  昨天晚上,张悬配置毒药将他满头的榴莲除掉之后,毒性并没有完全根除,脸上肿胀,无法出去见人,只好留在了这里,没有离开。
  
  到了早上,依旧没有好转,只好将医师公会的老会长齐老请了过来。
  
  齐老的仇人虽然势大,白天来鉴宝师公会,而且还有名师公会在附近,想必也没人敢将其如何。
  
  “是!”
  
  张九霄点头。
  
  昨天晚上,仗着自己大家族后人,见多识广,本想大出风头,让所有人都刮目相看,结果……惨遭打脸,惨的不能再惨。
  
  想想都满是心塞。
  
  尤其是英俊的外貌,变得面目全非,多亏在鉴宝师公会内,没被粉丝们发现,不然都没脸见人了。
  
  当然,最关键的是,鉴宝师一生只能出现三次错误,破解封印,虽然不算鉴宝,却也是在公会发生,消息传递出去,必然成为终生的污点。
  
  “都是那位张悬……明明会破解封印的方法,却迟迟不说……”
  
  一想起那家伙无辜的笑容,张九霄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  
  闯炼心桥,已经让他丢丑一次了,本以为这次可以夺回颜面,扬眉吐气,做梦都没想到被打的更狠了。
  
  “一定是故意的……”
  
  看起来一脸老实,啥都不会,实际上却故意让他丢丑。
  
  “齐老,你说我脸上中的是一种毒?”
  
  不管怎么说都是七星名师,心境强大,虽然郁闷,还是将心事压在了心底,脸上没表现出来。
  
  “是一种很厉害的毒,估计达到了七星,要不是这些年我身中剧毒,日日研究解毒之法,恐怕也解决不了!”齐老道。
  
  当初身中剧毒之后万念俱灰,逃到靖远城,看起来是无奈之举,实际上也做出了准备。
  
  早就听闻靖远城有毒殿,这才过去,碰碰运气。
  
  在那里二十年,尽管没有彻底解决掉体内的剧毒,却也压制住,没让其大范围的扩散。
  
  正因如此,才活到了现在。
  
  久病成医,身中剧毒,不是毒师,对毒也了解极多,不是特别强大的毒,已经可以轻松解决了。
  
  “张师配给我吃的,居然是毒药……难道他还是是一位毒师?”
  
  张九霄忍不住道。
  
  毒药的药方十分机密,基本都是有毒师掌握,对方随手写出,难不成还是毒师?
  
  “不知你说的张师是……”听到他的话,齐老看了过来。
  
  “哦,是鸿远帝国来的一位六星名师,叫做张悬。”牧会长道。
  
  “他啊!他可是我的救命恩人,一手医术比我厉害不知多少倍……最关键的是,仁心仁德,古道热肠,怎么可能是毒师!”齐老摇头。
  
  “救命恩人?医术比齐老还高?”张九霄一呆。
  
  这家伙心境比他高,认了。
  
  鉴宝能力比他强,也认了。
  
  现在医术还比他厉害……到底他是七星名师,还是对方是?
  
  要不要这么打击人?
  
  “幸好我名师级别比他高,在名师方面上,比他强大很多,不然恐怕真的被比下去了……”
  
  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,正想说话,就听到一个滚雷般的声音轰然响起。
  
  “我张悬,以六星名师身份,申请总部,闯青源帝国名师堂,不死……不休!”
  
  “什么?闯堂?”
  
  身体一晃,张九霄摔倒在地。
  
  闯堂,是指孤身一人,挑战一座名师堂。
  
  有矛盾也好,有问题也罢,犯错误的名师,只要不是背叛人族,能闯过名师堂的种种桎梏,就没资格为其定罪,总部也不再追究。
  
  刚觉得自己还有名师比对方强,不会受到打击,结果……对方就要孤身闯名师堂……
  
  真的假的?
  
  急匆匆冲到房间外面,随即看到一个名师徽章,冲天而起,悬浮在空中。
  
  名师堂,封师殿内一道精纯的气息,冲上天庭,将徽章笼罩,缓缓形成了两个大字:“同意!”
  
  “总部……同意了?六星名师闯七星分部……这恐怕要颠覆历史了吧!”
  
  “何止是颠覆,如果真要通过……恐怕青源帝国名师堂,将颜面无存,再没脸屹立,苟堂主也会沦为所有名师的笑柄……”
  
  牧会长和齐老目瞪口呆。
  
  “老师,齐老,身为青源帝国名师堂一员,对方闯堂,我要回去迎战……告辞!”
  
  张九霄抱拳,急匆匆向名师堂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  
  有人闯堂,就相当于有人砸场子,身为其中的名师,必须过去守护!
  
  “张悬,不管你天赋如何,想要闯堂……先过我张九霄这关再说!”
  
  拳头捏紧,张九霄眼睛眯起。
  
  连续两次打脸,既然如此……那就光明正大的,将脸打回去!
  
  ……
  
  青源皇宫。
  
  一个宛如猪头模样的中年人躺在地上,大口喘着粗气。
  
  忠青王。
  
  连续狂抽了一夜,体内的毒暂时虽然被压制住,但人也快要抽废了,要不是功力精纯,实力强劲,又有无数丹药维持,恐怕早就死了。
  
  因为抽他,连续换了二十多名护卫,每一个都手掌肿胀,浑身脱力。
  
  “王爷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  
  秦管事来到跟前。
  
  “没事了……对了,将那二十个抽我的护卫,全都杀了!我的事,不希望外人知晓!”眼睛眯起,忠青王哼道。
  
  “放心吧,王爷,我已经安排完了……”秦管事忙道。
  
  “嗯!”
  
  挣扎着坐在地上,调息了半天,觉得恢复了一些,再次抬头:“田副堂主那边有消息吗?”
  
  “我已经将副堂主被关押的消息,按照你说的那样,传到苟堂主那里了……”
  
  说到这,秦管事有些迟疑:“苟堂主会救田副堂主?构陷……名师的罪名,我听说可是不小的!”
  
  “放心吧,肯定会救的!”
  
  忠青王冷笑:“只要田副堂主没事,我就没事,弄不好还能绝地反击!让吴如峰和这个张悬,吃不了兜着走!”
  
  “那就好……”秦管事松了口气,有些疑惑:“王爷,这位张悬,到底什么来头?一个六星名师,不光将王爷你,弄成这样,连田副堂主都栽了跟头?”
  
  “不管他什么来头,得罪田副堂主,都死定了……放心吧,蹦跶不了多久了,估计今天或者明天,就会被名师堂抓捕,死在牢中……”
  
  忠青王摆了摆手。
  
  话音未落,就听到张悬郎朗的声音响彻而起,震的整个天地,都不停颤抖。
  
  “我张悬,以六星名师身份,申请总部,闯青源帝国名师堂,不死……不休!”
  
  “闯堂?哈哈,一个六星名师,想要闯堂?这不是找死吗?青源帝国名师堂的底蕴,八星下品名师,都不敢闯……一个六星就要闯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……”
  
  愣了一下,忠青王哈哈大笑,眼泪都快要笑出来。
  
  闯堂的难度,只要是名师,都很清楚,可以说九死一生,几乎无人能够完成。
  
  这家伙居然要来一次,真是自己找死!
  
  “陛下!”
  
  正在大笑,就见皇帝楚天行大步走了过来,急忙兴奋的喊了出来:“那位张悬要闯堂,看来不用我出手,也活不长了……”
  
  “闯堂我之前听过,的确是必死无疑……”
  
  楚天行点头,有些疑惑的看过来:“对了,历史上,闯堂成功的有没有?”
  
  “这个……我不清楚,不过,将白师叫过来,不就知道了……”
  
  忠青王道。
  
  虽然名师堂不管朝廷内的事,但一些厉害的帝国,也能招来一些零散的名师,为己所用。
  
  名会堂名师,相当于在编,零散名师,则属于私立。
  
  这位白师,正是青源帝国的护国名师。
  
  楚天行点点头,派人去请,时间不长,一个老者就走了过来。
  
  “白师,我想问一下,咱们青源帝国历史上,有没有人闯堂成功?”
  
  “陛下稍等,我让朋友查查!”
  
  白师点头。
  
  他现在不属于名师堂的名师,无从查探,只能靠朋友查询。
  
  嗡!
  
  不一会,掌心的玉牌闪烁,白师看了一眼,抱拳:“回禀陛下,历史上,的确有人闯堂成功,一共三位……”
  
  “三位?”
  
  听到数量这么少,忠青王和楚天行同时松了口气。
  
  从拥有名师职业到现在,经历了数万年,出现的天才人物,如过江之鲫,数不胜数,这么多强者,只有三个通过,足见难度。
  
  看来,这位张悬,绝不可能通过。
  
  “他们都是谁,可有名字?”
  
  忠青王问道。
  
  “有……第一个叫洛天云,第二个叫袁熙,一个是圣人洛家老祖,一个是圣人袁家老祖……”
  
  “第三个呢?”
  
  看着玉牌上显示的名字,白师停顿了一下。
  
  “他叫……”
  
  “……张悬!”
  
  (你们太坏了,就求了个月票,你们都让我自杀,我涯涯不服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