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啪啪啪!
    “这个苍蝇拍是竹子做的吧,又软又没力量,用这个对抗奔雷掌?”
  
      “这家伙脑子有问题?”
  
      “焦覃是武技殿排名第一的超级天才,对武技精通到了极点……按照正常情况,就算比不上台上的凌轩,肯定也能一战,拿了个苍蝇拍上去……这是要疯了吗?”
  
      看到焦覃的样子,所有人都懵了,就连廖殿主等人也一个个嘴角抽搐,想要抓头发。
  
      对于焦覃,他们给予了极大的厚望,结果这家伙,跟张师训练了几天,怎么也变成神经病了?
  
      拿个下品圣器,甚至半圣器……都能忍受,一个竹竿弄的苍蝇拍,虚不着力……这样都敢上台,这是要疯啊!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确定用这个和我比武?”
  
      凌轩也脸色涨红,气的快要炸了。
  
      战师交流,庄重而又有威严,这家伙倒好,拿苍蝇拍就来了,简直不将其放在眼里,故意羞辱。
  
      “嗯!如果你觉得吃亏,可以使用兵器!”焦覃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牙齿咬得咯咯作响,凌轩大手一甩:“不用了,我今天就用双掌教训你,让你们青源战师堂知道……弱就是弱,折腾的再多,也没用!”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伴随话语,一掌击出,雷声轰鸣,真气如电,眨眼功夫,整个比试台就被气息布满,似乎走错一步,就被攻击,陷入被动。
  
      “试试吧!”
  
      应了一声,焦覃也不多说,掌心的苍蝇拍轻飘飘的举了起来,对前面的雷霆就拍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找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真敢用这玩意硬抗他的奔雷手,凌轩咬牙,手掌翻滚,猛地拍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要用最强的力量,一招就将对方击败,让其知道……什么是真正的强者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看了,胜败已定!”赵毅堂主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奔雷如电,战力如虹,虽然只是圣域二重中期,实际上圣域三重强者,都未必能够胜过,半圣的兵器,都可能当场击碎……一根竹棍做成的苍蝇拍……肯定坚持不住!”
  
      刘秦山堂主也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今年的青源帝国,估计一个名额都拿不到了……”魏迁书堂主轻轻一笑,话音未落,就听到“啪!”的一下,清脆的声音,响彻整个大厅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忍不住一愣,急忙抬头看去,就见凌轩的奔雷手还没来到焦覃跟前,对方就一苍蝇拍,拍在了他的脸上。
  
      整个脸都是红色的点点,宛如用漏勺遮面,被滚油泼了。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我要杀了你!”
  
      显然也没想到,对方的苍蝇拍这么快,被当众抽脸,凌轩气的快要炸了,猛地一窜又是一掌拍出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手掌还没来到对方跟前,再次脆响,苍蝇拍再次落在脸上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凌轩真要炸了,身体一闪,台上立刻出现了五个幻影,让人看不出到底哪一个是真的。
  
      身为战师,身经百战,虽然被连抽两下,满是屈辱,却也知道,眼前这位尽管奇装怪服,真正的战斗力却不容小觑,当即施展出了最强大的身法武技。
  
      七巧幻步!
  
      圣域中期武技,完美施展出来,可以出现七个幻影,让人分辨不出真实虚假。
  
      攻击力不如奔雷手,但名气却远远超过,自从练成,从未败过。
  
      “五个幻影,已经被他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,连我都分辨不出……”赵毅堂主捋着胡须,正想说上两句,挽回些颜面,就听到前方再次“啪!”的一声。
  
      苍蝇拍,再次落在对方脸上,不偏不倚。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凌轩抓狂,脚下加速,幻影更加迷茫,难以分辨。
  
      啪!啪!啪!
  
      连续三拍,每一次都准确拍在脸上,似乎幻影对眼前这位,没有一点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凌轩,他用兵器了,你用剑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自己的人一直被抽,连对方毛都没伤到一根,崇远帝国的战师再也忍不住,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。
  
      “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也知道眼前这位不容易对付,凌轩手腕一翻,一柄下品圣器长剑出现,还没施展,剑气就彩虹一般激射而出,眨眼功夫,整个比试台,气浪翻滚。
  
      “寒雨剑意……是凌轩二十三岁哪年,感悟冬雨,自己感悟出来,一剑施展润八方,没人躲得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赵毅堂主继续道,依旧没说完,就见站在剑气之中的焦覃,没有太多动作,手中的苍蝇拍再次竖起。
  
      啪!啪!啪!
  
      又是接连三下,凌轩的整个脸都被抽肿了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悲愤之下,凌轩长剑递出,各种剑招,纷迭而来。
  
      焦覃手持苍蝇拍,像是穿梭花丛的蝴蝶,哪怕花朵再密,都能轻松躲过,不沾分毫,更重要的是,手上没有丝毫停歇。
  
      啪!啪!啪!啪!
  
      声音稳定而有节奏,听起来居然像是在演奏音乐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其他三大战师堂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,邢堂主和廖殿主等人也面面相觑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  
      张悬的训练方法,他们全都看了,简直和坑人没啥区别,怎么……一眨眼功夫,焦覃变化这么大?
  
      “好厉害,没想到拍苍蝇有这么大的威力,我亲眼见焦覃在厕所找苍蝇,一拍子下去,说拍断对方前腿,绝不会拍到后腿!”
  
      “苍蝇这么小,而且再飞行,能做到这点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控制力可以说精细如发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台上几位青源帝国的战师悄悄道。
  
      “啊,我明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二人的对话,廖殿主一拍大腿,恍然大悟。
  
      “明白什么了?”魏殿主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焦覃是武技殿的天才,修炼的武技种类驳杂,战斗的时候,很容易分散精神,战斗力自然也发挥不到极限……张师让他拍苍蝇,看起来没什么用,实际上却牵扯到了大道至简的道理!每一个苍蝇飞行的路线不同,代表了不同的武技和身法,想要将其击中,需要观察路线,提前预判……最重要的是,更能让他去掉浮躁之心,将学习的所有武技,融会贯通……”
  
      廖殿主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魏殿主沉思。
  
      仔细想想,的确如此。
  
      身为武技殿天才,焦覃本身就很骄傲,让其拍苍蝇,必然经历了很难的心里路程,想办法克服,到彻底适应,对武技的理解,自然会达到一个崭新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对方不管如何变招,如何移动,都逃不过一拍……苍蝇腿都能拍掉,不伤根本,对手脸这么大,自然躲不过了。
  
      啪啪啪啪!
  
      声音越来越响亮。
  
      “停……我认输!”
  
  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凌轩所有武技都施展的差不多了,结果却连对方一根毛都没伤到,只好满是沮丧的罢手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脸已经没人样了,肿的和大饼一般。
  
      “青源帝国,焦覃获胜!”
  
      有人认输,比赛立刻有了结果。
  
      “我,千云帝国白逊,圣域二重初期,同样想请教青源帝国战师堂的高手!”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一个身体壮硕的青年,跳上高台。
  
      “我圣域二重初期,与你一战!”
  
      石浩走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“白逊是千云帝国拳法殿的天才,一双铁拳堪称无敌,这位保洁人员想要胜过,很难!”
  
      “咳咳,他不是保洁人员,是我们内息殿的天才,石浩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看到二人上台,双方战师各自捏紧拳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邢堂主,你觉得你的人能获胜吗?”
  
      刘秦山堂主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如果说刚才众人都觉得青源战师堂,彻底颓废了,但焦覃的实力,让其刮目相看,重新正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也不知道!”
  
      邢堂主摇头。
  
      说实话,张师的训练方法实在太过怪异,就算是他,都不完全不理解。
  
      堂堂内息殿天才石浩,去刷了好几天马桶……谁知实力增进了还是后退了?
  
      “想胜过白逊,绝不可能!”千云帝国魏迁书堂主一脸自信:“我对他有绝对的自信,他是我亲传学生,拳法无敌,根本没人能够战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呼呼!
  
      话没说完,台上的战斗已经开始。
  
      白逊知道战师比斗,没有丝毫留情,一拳轰击而来。
  
      用了最强的战斗力。
  
      就在拳头即将落在石浩跟前的时候,就见他手掌猛地一长,直接按在对方的脸上,如同刷马桶一样,使劲的擦洗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白逊睚眦欲裂。
  
      一声咆哮,拳头再次袭来,空气都似乎被碾压的爆裂,不过,同样没来到对方跟前,对方的手掌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脸上,继续涮洗,搓出一个大片泥疙瘩。
  
      “你脸……好多天没洗了吧!”
  
      石浩在衣服上蹭了蹭手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白逊。
  
      “我杀了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手掌一晃,白逊脸色铁青,泥疙瘩掉了一地,拳头上戴上了拳套,再次轰击而来。
  
      拳法殿的战师,拳套能够发挥出更强战斗力,相当于使用兵器了。
  
      见他用兵器,石浩也不纠结,手掌一抓,扔在不远处的鸡毛掸子出现在掌心。
  
      “破冰拳!”
  
      一声怒喝,拳套光芒大盛,白逊一拳了下来,似乎要将眼前的身影碾成粉末。
  
      拳头才向前递出,距离对方的身体还有一段距离,突然觉得脸上一紧……一个鸡毛掸子已经塞到了口中,带着欧臭味,在里面涮了几下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白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