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奇葩的师徒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压迫,所有人都身体僵直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个人头实在太大了,力量更是无穷无尽,尽管没动手,散发的气势,已然封锁了空间,想要逃走,都无法做到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出窍境巅峰!”
  
      咽了口唾沫,吴师道。
  
      以他的实力,可以轻松看出,对方已然达到了出窍境巅峰,这种力量,不是他们可以抗衡的!
  
      “的确是出窍境巅峰……”张悬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和之前在青源城时猜的一样,这头狠人,的确已经达到了出窍境巅峰,实力比青田皇,强大了好几倍不止。
  
  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急忙看来,众人满是焦急。
  
      换做其他实力,出窍境后期,努力一下,都可以一战,眼前这种出窍境巅峰的强者,关键个头,还这么大……怎么打?
  
      怎么打都是输啊!
  
      “张悬,你很聪明,能想出以阵破阵的手法破坏祭坛……手段很是高明……不过,正因为你的高明,才让我脱离了桎梏,哈哈!怎么样?一直想杀我,却将我亲自放出,只能被动的逃走,是不是觉得很后悔?”
  
      稳定的悬浮在空中,人脸越来越清晰,冷冷看了过来,眼中带着玩味的笑意。
  
      周围的空间已经被他禁锢,这些人就算想逃走,也逃脱不掉,可以说已然是瓮中之鳖,没什么可畏惧的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很后悔……不过,都已经这样了,后悔也无用,我只是有些好奇,那个祭坛,到底是谁做出来的,怎么能将你困住?”
  
      满脸懊悔,张悬咬了咬牙,忍不住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只是他一直不理解的。
  
      祭坛一看就知道是异灵族人的东西,为何要困住对方?
  
      “反正,你马上就要被吞噬,跟你解释一下,也无妨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冷冷一笑,悬浮人头的嘴巴张开,声音宛如闷雷:“这东西是青田皇那家伙弄的!”
  
      “青田皇?”张悬不解,满是惊奇:“他……不是你的学生,不是和你学习巫魂之术吗?”
  
      自己的学生,怎么弄了个祭坛,将老师锁住?
  
      “哼,两千多年前,我将其召唤过来,那时候的我,只是一双破碎的眼睛,和一段思绪……”
  
      狠人冷哼:“我传授他巫魂之术,目的很简单,是想借助他的力量,帮我寻找其他部分,恢复实力!”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点不用猜,也能想到。
  
      能被称为狠人,自然是狠角色,怎么可能老好人一般的,收个学生,免费传授已经失传的巫魂之法?
  
      肯定有自己的目的。
  
      “这家伙的确很上心,将我当成老师对待……甚至,抓了不知多少天工师和炼器师,搜集无数宝物,帮我铸造这个头颅!”
  
      狠人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天工师铸造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想起了在地下看到的那些密密麻麻的房间。
  
      之前不知道干什么用,现在看来,应该正是脑袋中的那些凹槽。
  
      铸造了这么大的头颅,不知花费了多少宝物,消耗多少人力,看来两千年来,死在名师不少,天工师和炼器师数量更多!
  
      只不过,大部分都是被鬼窟锻炼心境吸引,再加上手段隐晦,没被发现罢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,这家伙一开始对我毕恭毕敬,我一直以为,是因为忠心,没想到……居然想设计我!”
  
      狠人的声音中,露出了愤恨:“不知什么时候,找来了祭坛,明面上是为了让我尽快恢复力量,实际上配合了天工师铸造的头颅……硬生生将我困住!无法逃走,只能囚禁在这里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囚禁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他不光要囚禁!其实,听从我的话,学习巫魂的目的,也很简单,一开始就打着,夺舍我记忆,想取而代之的打算……”
  
      狠人冷笑。
  
      青田皇,异灵一族的皇者,怎么可能轻松屈服与人,哪怕对方是狠人大帝。
  
      “夺舍……取而代之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悬叹息一声,一脸怜悯的看过来:“你一个活了几万年的老怪物,曾和孔师战斗过……居然被小小青田皇设计了?”
  
      不管怎么说,眼前这位,都是曾经和孔师战斗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实力强劲不说,保命手段,也层出不穷。
  
      被一个连他都玩不过的青田皇弄成这样……简直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他的想法,不过,两千多年前,我刚苏醒的时候,实力连圣域都没有,根本抗衡不住!必须借助他的力量和资源……”
  
      哼了一声,狠人目光一闪:“不过,他想杀我,我又是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被杀!我在他脑海悄悄留了一道意念,一旦对我不利,就可以让其形神俱灭!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嘴角一抽,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还真是一对好师徒,你防备我,我防备你,你想弄死我,我也想弄死你……
  
      无间道玩的很溜啊!
  
      “头颅打造完成,我想要复活,拥有战斗力,就必须将意念散发到整座小岛……这样的话,会陷入短暂的昏迷……正是趁这个时候,他利用祭坛,悄悄对我下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想到这件事,狠人似乎还是怒火中烧:“就在他想杀我的时候,我留在他脑海中的意念起了作用……他不想死,自然要再次听我的话,不过,对方也有后手,我也不敢真将其斩杀,所以,只能这样僵持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吴师、邢堂主等人面面相觑。
  
      师徒辈分十分重要,在名师大陆,一旦发现有学生欺师灭祖,没有任何多说,直接灭杀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名师大陆所有人,包括普通修炼者,对“师”十分敬重。
  
      天地师君亲!
  
      地位只在天、地之下,甚至还排在君王、双亲之上!
  
      如此身份,几乎整个大陆,都很少出现,有学生设计老师的事情……这对异灵族人,老师天天想着利用学生,学生天天想着怎么夺舍老师……
  
      真够奇葩的!
  
      “异灵族人只效忠灵神,对‘师’,并不在意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们不解,张悬解释。
  
      他算是见过不少异灵族人,和很多人打过交道,甚至整个青田一脉,从“皇”到“王”被灭的一个不剩,对这些家伙的习性,知道的很多。
  
      他们只效忠灵神,听从对方的命令,给与对昂献祭,所谓的“师”……根本不在意。
  
      别说,只是设计老师了,就算杀了,在他们眼中,都很正常,算不上什么大逆不道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青田皇和这个狠人,尽管相处了两千多年,实际上却各怀鬼胎,暗自较量。
  
      否则,以狠人的眼力和见识,再加上一位皇者,怎么可能两千多年过去,依旧被困在这里?
  
      甚至,张悬都有些怀疑,吴阳子地宫内的狠人,之所以能够拥有意识,都和青田皇有关。
  
      “能让堂堂狠人,都投鼠忌器,不知……这位青田皇的后手到底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解释完,张悬抬头继续问道。
  
      到底是什么的东西,能让这位狠人,在对方脑海留下意念这种巨大优势下,都不敢动手?
  
      “是关于传世天符的消息!”
  
      狠人道。
  
      看来,被困了不知多少年,他也被憋坏了,面对眼前这些随时可以斩杀的名师,有了说出来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“传世天符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有了搜魂青田皇的经历,早就知道这个消息,没太大的意外。
  
      吴师等人却瞳孔一缩。
  
      不理会众人的震惊,狠人哼了一声,继续道:“是一个向他效忠的傀儡,查出了这个的消息,你们身为名师,应该知道,这东西的珍贵!”
  
      众人同时点头。
  
      传世天符,是孔师亲自留下的,牵扯到了孔师亲自创出的秘籍【春秋大典】,价值之大,不光能让普通名师疯狂,就算名师堂总部的九星名师,知道消息,都极有可能按耐不住。
  
      “如果我能得到天符,就可以脱离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,轻松找到自己零散的部分,恢复巅峰实力!甚至还能夺取春秋大典,超越孔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巨大的眼睛,不停闪烁,狠人满是兴奋。
  
      普通异灵族人,得到传世天符,可能也不会用,但眼前这位狠人,和孔师战斗不知多少次,必然知道使用方法,将其功效发挥到最大。
  
      “我现在的情况无法离开,想要得到传世天符,只能靠他……所以,只能留着他的性命!而且,他还知道我一部分分身所在的地方,杀了,想要融合,就难了!”狠人接着道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传世天符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,再加上恢复实力的渴望,让其不敢将之是斩杀,也很正常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……一个向青田皇效忠的傀儡说的……能查出这个消息,甚至连田青副堂主都不知道……这位傀儡的地位应该不低吧!”
  
      心中一动,张悬听出了他话语中的问题,再次问道。
  
      田青副堂主,是青田皇本人的意念,算不上傀儡。
  
      忠青王,只能算得上走狗,自然更算不上,这个傀儡,能够得到传世天符的消息,地位必然不低……能会是谁?
  
      为何青田皇的记忆中,没有记载?
  
      “不用套我的话,这位已经效忠于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狠人冷笑,似乎将该解释的解释完,不想多说,目光一寒,一道杀气笔直对众人蔓延而来:“好了,知道这么多秘密,你们可以上路了!”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一道雄浑的力量,猛地倾压而下,众人全都呼吸急促,感觉胸口快要爆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