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亲自考核
    对方想要给自己压力,打算在压迫感最浓郁的时候,一举出手……这招用来对付张九霄,或许有用,对付自己……太弱了!
  
      先不说他的心境,已然达到八星中品左右,就算不如对方,也不是这种招数就能压迫的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他的动作很轻微,看起来不算什么,但在两位青年眼中,却像有一座巨山凌空压来,让人手忙脚乱,无法应付。
  
      紧接着,脑中一阵轰鸣,刚才给对方的压力,立刻反噬而来,二人同时感到晕晕乎乎,随时都会倒在地上。
  
      “惊鸿师职业?”
  
      赵兴墨眉毛扬起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张悬,尽管双手背在身后,却在一瞬间,施展了惊鸿职业中的灵魂攻击,不光将两个青年的意念攻击,化解的一干二净,还反击过去,让其心中产生了恐慌。
  
      只一下,就看出了攻击的目的,连消带打,让圣子殿的旁听生吃亏……这家伙,果然不弱。
  
      “开始吧!”
  
      大手一摆,声音淡然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外人听起来,他的声音不算多响,实际二人听在耳中,却和霹雳一般,立刻将其从晕乎乎的状态中拉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可恶!”
  
      两位青年这才发现中招了,脸色涨红,一个个眼睛眯起。
  
      本来教训对方的,结果一眨眼功夫就被对方教训,失去自我……强烈的怒火快要将其燃烧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真气从穴道冲出,张悬四周的空间,被封锁了起来,二人凌空一抓,两个手掌,一前一后,同时劈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招配合的无比精妙,无论真气还是力量,都拿捏到了巅峰,躲避了一个,就躲避不了第二个,就算是出窍境初期强者被困其中,都难以逃脱。
  
      可惜……张悬不是出窍境初期,而是战斗力堪比出窍境后期的强者。
  
      眼中带着微笑,嘴巴轻轻张开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打错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声音中带着特殊的韵味,宛如情人的耳语,落入二人耳中,让他们情不自禁的脸色一红。
  
      瞬间,原本落在张悬身上的手掌,和他说的一样,打偏了方向,各自落在了对方的胸口。
  
      嘭!嘭!
  
      两声闷哼,同时倒飞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本来进攻张悬,结果变成了……二人对打!
  
      “魔音?”
  
      赵兴墨愣在原地:“这家伙是故意向我示威?”
  
      刚才他用喊声,将二人从被惊鸿攻击的昏迷中清醒过来,虽然做得隐秘,但对方肯定看出来了,所以,才用了同样的魔音手段,让其自相残杀!
  
      目的很简单……魔音,我也会!
  
      显然是在向他示威,也是警告,责怪他,干预了比试。
  
      “有意思的家伙!”
  
      明白这点,赵兴墨并未生气,而是对这位张悬带着好奇。
  
      能进入圣子殿的,不是大家族的后人,就是绝世天才,以后,必然镇守一方,成为巅峰存在……如果遇到不公平待遇,不敢反抗,还说什么震慑一方?
  
      因此,提醒战斗的二人,其实也是考核的一种,想看看对方的反应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,立刻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……没有丝毫压制和委屈。
  
      单这份心态,就不会吃亏。
  
      “能成为圣子殿的旁听生,没一个是省油的灯,吃了一次亏,就等于暴露了魔音和惊鸿师底牌,再想坚持剩下两招,就没那么容易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,赵兴墨不在多说,而是继续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个负责考核的青年,尽管年纪不大,但能成为圣子殿的旁听生,必然经过了考核,只依仗魔音和惊鸿这种辅修,就能击败,真就太不把对方,放在眼里了。
  
      果然,二人倒飞而出,人在空中就已经清醒,眼睛同时眯起,杀气沸腾。
  
      他们是过来考核的,不是来玩杂耍的。
  
      一个穷乡僻壤的家伙,居然连续偷袭了两次,让他们出丑,气的快要爆炸。
  
      “稳固灵魂,防止他的灵魂攻击!”
  
      左边的青年一声大喝,手掌在身后轻轻一压,已经停了下来,拳头猛地一捏,周围的空间立刻凝固。
  
      元神境中期……居然施展出了出窍境强者才能施展的空气凝滞。
  
      “放心!
  
      右边的青年,此刻也反应了过来,同样向前一推。
  
      二人的空气凝滞,立刻叠加在一起,让四周变得更加凝实,让人如同瞬间坠入了烂泥之中,前进后退,都受到了极大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厉害!”
  
      将这一幕看在眼里,张悬暗自点头,正常情况下,空气凝滞两个人同时施展的话,很容易冲突,从而导致空间混乱,威力反倒不如单个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出窍境强者联合,并非一加一等于二,而是一加一等于零点几。
  
      眼前二人,施展出来的完全不同,竟然完美融合,就算是他,都第一次见到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圣子殿的人,光这份战斗意识和反应,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。
  
      不过……这种桎梏,在别人看来,很难逃脱,对他来说,简单至极,脚下一划,跨出两步,手指向前一点。
  
      嘶啦!
  
      宛如有东西在原地炸开,凝滞的空间像是扎破的气球,数道气流,立刻凶猛的向四周狂涌而去。
  
      嘭!嘭!
  
      一左一右两个青年,没想到他们布置出来的空气凝滞,会被如此轻易破解,甚至力量反噬,同时后退了两步,一个个脸色泛白。
  
      “两招了……都是你们攻击我,也该我出手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轻轻一笑。
  
      只要能接住他们三招,就算通过,前两招,都是自己被动挨打,既然最后一招,那就主动出击!
  
      “来吧!”
  
      二人眉毛扬起,四个手掌叠加,一股无敌的气息,顿时蔓延出来,看来他们也意识到眼前这位的实力极强,不敢单独硬接。
  
      “劳烦你们受伤,我有些过意不去,提前道歉了!”
  
      见二人叠加的力量,出窍境中期强者都要暂避锋芒,张悬抱了抱拳,脸上满是歉然。
  
      “受伤?”
  
      “你找死!”
  
      两个青年差点气炸,最后一招还没施展,就抱歉……抱你妹!
  
      赢了我们再说吧!
  
      心中大怒,力量再无保留,叠加的力量立刻释放出来,如同撕裂空气的炮弹,好像要将整个大殿击碎。
  
      还没来到跟前,空气就被压缩的炸开,四周风声猎猎,吹得皮肤快要炸裂。
  
      “好强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九霄脸色一白。
  
      此时,他终于知道为何赵兴墨如此自信,他们很难同时接住三招了……不说其他,单说这一招,就算他将以前学过的所有秘法施展出来,都无法抵挡!
  
      满是担忧的向张悬看去,就见他面对凶猛的攻击,神色淡然,也不躲避,手掌一翻,没用武技,也没用招数,拍苍蝇一样的拍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结束吧!”
  
      啪嗒!啪嗒!
  
      伴随一个轻轻的话语,两个青年联合形成的真气炮弹,眨眼便烟消云散,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,下一刻,二人如同被抽飞的乒乓球,“呼!”的两声,倒飞而出,紧紧贴在了墙壁上,面容发白,大口大口的吐血。
  
      两大圣子殿旁听,联手积蓄的力量,居然连他随手而出的一巴掌都没挡住!
  
      “我算通过吗?”
  
      拍飞二人,张悬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,眼皮一抬,看向眼前的赵兴墨。
  
      “同级别的情况下,一招破除二人联手,显然还有余地……通过!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赵兴墨应了一声,心中同时有些疑惑。
  
      前两招,眼前这位明显手下留情了,可为何……最后一招,将他们打成打伤?
  
      难道二人联合的力量太强,有些控制不住?
  
      “多谢!九霄,你上吧,应该能够坚持三招!”
  
      见他回答,张悬转头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上?现在?”张九霄一愣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个人重伤贴在围墙上,就这样上去,有些不太好吧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他们两个人,我们也是两个人,我战斗了一场,你上去也不算不公平!”张悬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张九霄立刻明白过来……
  
      对方这是为了帮他,才故意将二人打伤的!
  
      这样他就有了撑过三招的可能。
  
      满是感动,知道此刻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,向前几步,来到贴在墙壁上的两个青年面前,双手抱拳:“还请赐教!”
  
  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二人的对话,见这家伙果真不要脸的冲过来,继续挑战……两个青年只觉得胸口郁闷,快要炸开。
  
      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!
  
      我们都伤成这样,站都站不起来了……怎么跟你打?
  
      “赵师亲口说了,只要能撑过二位的三招,就会考虑,多给我们青源帝国加一个名额……你们如果无法战胜,就等于认输,张九霄获胜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获胜?想得美!”
  
      “就算拼命,也休想在我们手里撑过三招!”
  
      一咬牙,两个青年挣扎着从墙上跳下,就要冲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你们两个原地休息!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赵兴墨道。
  
      “赵师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两个青年,满是着急。
  
      都是他们不好,才考核完一个,就被打伤……赵师不让动手,显然是生气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怪你们,是这位张师,早就计算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赵兴墨站起身来,轻轻一笑:“这位张九霄,我亲自考核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