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张师怎么这么弱?
    拒绝,气势上弱了,以后在众人面前,肯定抬不起头来,接受,自然会有人不服。
  
      想想都头疼。
  
      正考虑,如何化解这突然而来的诘难,就见岳堂主轻轻一笑,手指一点,眼前悬浮的酒杯和美酒,笔直飞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看来对方根本不给自己拒绝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望张师不要推辞,这是我的一点心意!”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酒杯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一瞬间,一股浓烈的压迫从酒杯传递过来,似乎要将他身体压的崩溃。
  
      感受到这股力量,张悬眉毛再次皱起。
  
      对方将酒杯送过来,看起来速度不快,而且带着友善的味道,实际上,却动用了手段,想来个下马威。
  
      一旦没接住,让其中的美酒洒出,恐怕不光是不尊重他这个主人,更是不识抬举!不用他说话,周围本来就不服的众人,就会纷纷出手,将自己打扁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当了好人,彰显了大度,还顺便将自己阴了……厉害!
  
      “多谢岳堂主厚爱!”
  
      换做其他人,对方的手段,来的这么突然,肯定没办法应付,直接出丑,但他不同,明理之眼运转,立刻将其中蕴含的真气轨迹,看的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没有太多的动作,手中的筷子轻轻抬起,猛地向前点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筷子的速度不快,却带着一股无敌的枪意,眨眼功夫来到酒杯跟前,“啵!”的一声,就将环绕在四周的真气扎了个窟窿。
  
      真气四散,像是刺破的气球,再没了支撑,笔直向下坠落。
  
      筷子一抖,轻轻一夹,美酒已被夹住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这一连串的动作,行云流水,就好像岳一全将美酒安静的送过来,他用筷子随手接住一般……外人看不出什么,岳堂主却是脸色,情不自禁的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他刚才在酒杯周围留下的力量,就算元神境巅峰,都抵抗不住,直接出丑,眼前这位,轻而易举接住……对力量的把控,已然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。
  
      根据消息,这位张悬,之所以强,不是因为那个炉鼎吗?
  
      啥时候自身的实力,也这么厉害了?
  
      赵兴墨考核,同级别被打惨的事,事关颜面,肯定不会说出去,在场的吴堂主、姚漫天、张九霄等人,更没有说的必要。
  
      因此,张悬修为暴增,同级别无敌的事,就算他这位潜冲帝国名师堂堂主,都并不知情。
  
      得到的消息,只是从宋轩那里获知。
  
      而宋轩,吃亏在张悬手里,自然将其说的面目可憎,使用兵器偷袭……其他的,也不好意思多说,这样以来,消息不对等,也就就没那么顺利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虽然震惊,毕竟是一堂之主,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轻轻一笑:“张师,请!”
  
      说完举起自己的酒杯一饮而尽。
  
      张悬笑了笑,端起酒杯,正想说话,刚才的那位叫做云师的青年,猛地站起身来:“慢着!”
  
  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云师,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岳一全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岳堂主,刚才大家都已经说了,这杯酒,有实力的人得到……你说这位张师,是我们之中,最强的,我有些不太佩服,想要挑战一下,不知可否?”
  
      一抱拳,转头看向张悬,云师眼中满是挑衅。
  
      天辰老人酿制的天辰醉,没人会错过,无缘无故给青源帝国的一个家伙喝了,不光他不服,其他人也不服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我也觉得还是比试一下!”
  
      “青源帝国的情况,我们都心知肚明,这位张师,如果我没看错,也只有圣域四重元神境中期吧,这种实力……和我一个学生差不多,有资格喝酒,我也觉得不太妥当!”
  
      “有能力者得,张师,反正大家都要复试,不如先让我们看看你的实力到底如何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七嘴八舌,众人一个个看过来,满是敌意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我还是低估这杯酒的威力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到他们这副态度,张悬有些无奈。
  
      本想着酒而已,谁喝都无所谓,怎么都没想到,威力这么大。
  
      “美酒我已经给了张师了,如何处理是他的事,不要伤了和气就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岳一全轻轻一笑。
  
      火已经被挑起来了,剩下的坐山观虎斗即可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!”
  
      听他说不要伤了和气,明显已经默许,云师眼睛亮了,一声冷笑,看了过来:“张师,敢不敢和我比上一场,赢了,美酒归我!”
  
      “哦,输了呢?”
  
      握着酒杯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输了?”云师嘴角扬起:“放心吧,我就不会输!”
  
      “会不会输,不是由你说了算的,我就算实力弱,也有获胜的几率……赢了美酒给你,输了啥都不拿出来,会不会太占便宜了?”
  
      眼皮一抬,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愣了一下,云师哼道。
  
      这杯酒,是岳堂主给对方的,输了给了自己,等于失去了美酒,赢了还没有赌约,是有些不公平。
  
      “很简单,你我都知道天辰醉的价值,这一杯,足有十枚精元上品灵石……这样,我也不赌十枚,你拿出五枚做赌注,我输了,美酒拿走,赢了……灵石归我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这个岳一全,目的是让自己出丑,但是……巧妙利用一下,倒是可以将这群“天才”搜刮一下!
  
      十枚精元上品灵石,这些人可能拿不出来,但是五枚的话……以他们的身份,应该不难。
  
      “五枚精元上品灵石?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赌注下的这么大,云师皱了皱眉,有些迟疑。
  
      “不敢就算了,那不好意思,我先将这酒喝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懒得多说,端起酒杯,张悬就要一饮而下。
  
      “慢着!”
  
      酒杯才举起,又一个大喝响起,紧接着又一个名师站起身来:“老云,你没胆量,这杯酒就归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一声轻笑,手掌一抓,一个玉盒出现在众人面前,轻轻打开,里面五枚灵石闪闪发光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五枚精元上品灵石,你检查一下!”
  
      手掌一抖,灵石飞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随手接住,张悬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没错!”
  
      “那好,开始吧!初试的时候,考核的是实力,我就和你比试……敢不敢应战?”
  
      见他接住,也不担心会昧下,这位名师轻轻一笑,两步来到大殿中间。
  
      殿堂宽阔,虽然两侧坐了三十多位才俊,中间依旧空处几百平米的地方,比武之类的,完全不受影响。
  
      “比武?”张悬似乎没了之前的自信,小心翼翼的看了过来:“不知,你的修为多高?”
  
      “在下元神境巅峰……如果害怕的话,可以压制的和你一样,元神境中期!”
  
      见他这副态度,这位名师满脸嗤笑。
  
      还没战斗,就已经弱了气势,不用比,都知道谁要赢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那最好不过了!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将酒杯放下,也站起身来,走进中间空旷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“在下北业帝国刘崇新!”
  
      见他走过来,刘崇新眉毛一扬,全身的力量,压制下来,眨眼功夫,便和张悬一样,达到了元神境中期。
  
      “青源帝国,张悬!”
  
      点点头,张悬踟蹰了一下,抱拳:“还望手下留情!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我会的!”
  
      见这家伙,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要赌注,眨眼功夫就变成这样,刘崇新露出了不屑,手掌一翻,掌心开始泛红:“开始吧!”
  
      向前一步踏出,凌空抓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刘师看起来鲁莽,实际上却十分小心,一出手就将自己的铁心掌施展了出来!”
  
      “能通过赵师的选拔,说明在那两位旁听的手中,撑过了三招,怎么可能简单,刘师的鲁莽,只是故意表现让对方大意的,实际上,真正战斗起来,必然处处小心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其他熟悉刘崇新的修炼者,悄悄议论。
  
      能从封号帝国,脱颖而出,被选拔上,哪一个会是简单角色,张悬虽然表现的差强人意,对方依旧不会掉以轻心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手掌落了下来,周围的空间开始泛红,好像被炭火灼烧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铁心掌,北业帝国名师堂的绝技,圣域中期的武技,全力施展,威力极强,比起大星罗指力,都丝毫不差。
  
      “来得好!”
  
      张悬似乎也激起了豪情,一声大喝,手腕一翻,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他这招,同样是一个圣域中期的武技,鹤云掌!
  
      看起来雄浑,实际上灵动,明显不敢硬接对方的铁心掌,打算以巧破之。
  
      “想取巧?做梦!”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,刘崇新掌心猛的一压,四周的空间像是被直接笼罩,鹤云掌的巧妙就再也施展不出来,只能沿着路线迎上来。
  
      一力降十会!
  
      他用强大的真气修为,直接将张悬的变招压制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双掌对碰,张悬脸色一白,连续后退了几步,像是承受不住对方狂猛的力量,手掌出现了扭曲,藏在衣袖下,情不自禁的颤抖。
  
      “我还以为多厉害,就这点功夫,也想喝酒?”
  
      一招得手,刘崇新眉毛一扬,一声大笑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眨了眨眼睛,张九霄嘴角一抽:“张师……怎么变得这么弱了?但愿这位刘师好运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眼中满是同情。
  
      每次张师这样的时候,就有人倒霉,他经历多次,算是有经验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