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我的兵器有点重!
    不仅他这幅表情,赵兴墨和负责考核的两个青年,也满是无语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的变态,他们可是亲眼见过,同级别谁上来,都只能被碾压,刘崇新就算有些天赋,和这家伙比,还是差的还是太多了。
  
      明明差距这么大,却被打的身体颤抖,无法还击……要说是真的,打死都不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可惜,被刘崇新抢了……早知道这么弱,我就上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失去了好机会,就与天辰醉无缘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和他们的想法不同,其他青年才俊,看到这一幕,一个个满脸懊悔。
  
      听岳堂主说,这位闯堂成功,更是他眼中的最强者……心中都有些忌惮,毕竟五枚精元上品灵石,并不是小数目……
  
      本以为真是高手中的高手,没想到这么弱!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众人想法不一,中间的刘崇新一声长啸,合身向张悬扑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一眨眼,像是长出了八根手臂,四处都是呼啸的风声。
  
      圣域中品武技,八臂通猿!
  
      这招力量凶猛,速度极快,落在眼前,像是暴雨袭击,让人无法防备。
  
      看来他已经“看出”了这位张师的真正实力,打算快刀斩乱麻,快速结束战斗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对面的张师,见他陡然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,吓得脸色惨白,下意识的猛地团身。
  
      抵挡不住,打算用脊背硬抗。
  
      这算是最被动的打法,已是走投无路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……也能称为天才?”
  
      岳一全冷笑。
  
      宋轩传讯过来,说他在一个叫张悬的人手中吃亏,甚至被废成了太监,还以为多强,到这里给个下马威,做梦都没想到……这么弱!
  
      看来不用继续出手,这一下,就会被刘崇新打成重伤,再无悬念。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暗自摇头,夹起一块鱼肉,正要打算放到嘴里,就听到团身的张悬,因为太过恐慌,脚下一滑,一个趔趄向前冲去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,脑袋向前,等于直接冲入了对方的掌风之中,完全是作死的行为!
  
      不过……看起来作死,刘崇新却脸色一变,刚想后退,已经晚了,对方脑袋借助惯性,落在他的胸口,身体一僵,一口鲜血喷出,眨眼功夫倒飞出去,狠狠摔在地上,眼前一黑,昏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似乎也没想到,滑到摔了一跤,能将人撞飞,脑中晕晕乎乎的,张悬站起身来,在原地转了两圈,满是不敢相信:“我……赢了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不明所以,周围的众人更一个个瞪大了眼睛。
  
      “刘崇新的八臂通猿,狂猛无比,实际上是为了掩饰在胸前的命门,就好像螃蟹,钳子很厉害,但只要被抓住脊背,基本就成了摆设!这家伙慌张之下摔倒,正巧躲过了对方的八臂攻击,撞在了这个缺陷上……真是狗屎运!”
  
      “运气的确很好……不过,天辰醉,不是运气好就能喝的,还要有实力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很快,众人反应过来,全都满是不屑。
  
      靠运气获胜,这家伙也是独一无二了。
  
      “我赢了,这些灵石是我的了!”
  
      终于反应过来,张悬一脸兴奋地将桌上的精元上品灵石收入戒指,端起酒杯:“诸位,我的实力,你们应该有目共睹了吧,既然如此,这杯美酒,我就享用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有目共睹?”
  
      “脸皮怎么这么厚?”
  
      “就好像刚才吓尖叫的人不是他一样,侥幸获胜,居然还如此理直气壮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忍不住了,要和他决斗!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话,众人立刻哗然,全都气的快要爆炸。
  
      “啪!”的一声,拍了一下桌子,刚才的云师再次站起身来。
  
      “刘崇新输了,我还没输,这是五枚精元上品灵石,我输了给你,赢了,美酒归我!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一晃,来到房间中间,眼睛眯起,云师带着压迫。
  
      如果知道这家伙这么弱,早就冲过来了,根本不可能等到现在。
  
      “还要比?”张悬摇头,眼中露出惊恐之色:“还是算了,刚战斗一场,损耗很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损耗?”
  
      牙齿咬紧,云师眼睛眯起。
  
      要说损耗也是刘崇新损耗大好不好?你机缘巧合,一脑袋将人撞飞,基本上没用什么真气,怎么可能损耗很大?
  
      “不错……还是算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摆手,将天辰醉继续端起,随时都会一饮而下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,我给你休息的时间……这是十枚精元上品灵石,我输了,归你,赢了,天辰醉给我!”
  
      见他心虚,云师手掌一翻,两个玉盒出现在掌心,手指一弹,飞了过来,落在桌子上:“怎么,害怕了?岳堂主如此推崇,不会是个懦夫吧?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低头看了一眼,也不知道是灵石太多,还是听了对方的话,张悬满是纠结,停顿了片刻,深吸一口气,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定,牙齿咬紧。
  
      “好,就和你战斗一场,不过……前提是,你也要将修为,压制到和我一样!”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,和刘师不一样,我要使用兵器!”
  
      见他同意,云师嘴角扬起,手腕一翻,一个流星锤出现在掌心。
  
      中品圣器,紫金流星锤!
  
      “用兵器?”迟疑了一下,张悬点了点头:“你确定要用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!”
  
      云师轻笑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!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纵身来到大殿中间,看向对方:“这流星锤,是你的兵器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!”
  
      云师一脸骄傲。
  
      这件兵器,是他一处机缘巧合才得到的,一旦使用无往不利,刚才这家伙,尽管取巧胜了刘崇新,但牵扯十枚灵石,还是不敢掉以轻心,将兵器取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有这东西在手,对方就算是伪出窍强者都不怕,更何况只是个元神境中期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有兵器,不过……好像比较重,战斗的时候,可能会力量控制不住!”
  
  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张悬有些踟蹰的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兵器重?和我比兵器重,哈哈……放心吧,我最喜欢重的兵器,不重,打起来没什么意思!”
  
  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云师差点没笑晕过去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
  
      我用的是流星锤……跟我比重……
  
      一锤下去,无论长剑、长刀还是长枪……都只能被动防御!
  
      跟我比重……
  
      活了这么多年,战斗无数场,还从未见过,有兵器,比他这个还沉的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就开始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勉为其难的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亮出你的兵器,让我看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云师大笑,手掌一抖,流星锤立刻悬浮起来,铁链发出猎猎的声响,无风自动,似乎随时都会冲击而出,将人撞成肉泥。
  
      “已经亮出来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话音未落,就见对面的青年,耸了耸肩。
  
      云师一愣。
  
      对方双手空空,没有半件兵器,亮什么?
  
      “小心你头上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在奇怪,一侧的一个名师,突然喊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头上?”
  
      愣了一下,急忙抬头,瞳孔猛地一缩。
  
      就见正上方,一个巨大的炉鼎,不知何时已经悬浮在上面,见他看来,“呼!”的一下,凌空向下冲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声惊呼,想要躲到一侧,却发现炉鼎的实力太强,已然将周围的空间凝滞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一声巨响,地面被砸出一个大窟窿,云师眼前一黑,就被砸的趴在地上,两只脚从鼎足的位置露出来,不停抽搐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兵器……真的很重!”
  
      无奈的摇了摇头,张悬再次回到酒桌跟前,将十枚灵石收好,这才手掌一抓,将金源鼎收进戒指,看向地面,变成“大”字,边抽搐边吐血的云师,声音淡然:“用兵器……你输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噗!”
  
      云师鲜血吐的更欢快了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是作弊!”
  
      “他青源帝国来的,怎么会有一件,这么厉害的炉鼎?”
  
      “这家伙恐怕有出窍境的实力了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第一次运气,第二次依仗炉鼎,这家伙真够无耻的!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周围再次哗然。
  
      按照正常情况,应该是两个人战斗,各自展示修为,你来我往,龙争虎斗……这家伙倒好,将厉害的兵器祭出来,一下将人砸成这样……
  
      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!
  
      不过……
  
      是云师要比兵器的,比试之前,对方也明确说了,自己的兵器很重……
  
      提前说了,都不小心……还真怪不到对方头上!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大家要看你的修为,你却用兵器镇压……
  
      脸呢?
  
      “连续两场获胜,足以证明我的实力!如果诸位没意见,我就是你们之中实力最强的那位,这杯酒,就不客气了!”
  
      将云师输的灵石收起,张悬一脸满足,端起酒杯,晃动了一下,顿时酒香四溢。
  
      “证明实力?”
  
      看到他如此得意,众人一个个憋的脸色涨红。
  
      第一次运气好,第二次用了兵器……
  
      还最强者……
  
      强者,靠的是打出来的,不是靠不要脸,自我标榜出来的!
  
      “张师,你的实力,我不服……可敢和我战斗一场?”
  
      又一个名师站起身来,身上力量散发,大殿如同凝固。
  
      半步出窍境强者!
  
      青年才俊之中,真正的强者,终于看不下去,要出手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