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洪洋
    “怎么样?现在退出还来得及!”
  
      一侧的青年见他脸色变了,嗤笑一声。
  
      他见过不少世家公子,来之前,各种信誓旦旦,各种嚣张跋扈,但真正看到擂台的残酷,会直接吓软,路都走不动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他的震惊,只是人族内部的争斗,并非血腥和害怕。
  
      真要说恐怖,谁能有异灵族人可怕?
  
      吃人、嗜血带着杀戮之气……有时候连同族人都不放过,这种人,第一次见到的时候,就被说的自杀,怎么可能会害怕一些人类的战斗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就好,进去吧!”
  
      见他这么快神色如常,青年有些意外,不再多说。
  
      沿着楼梯向下,时间不长来到一个房间,四周的墙壁上,摆满了各种各样的兵器,都是圣域下品级别,而且都没有灵性,方便操控和掌握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兵器,你可以随便选……一样也行,十样也可以,不过,弄坏了,要赔偿,打完擂,就要放回来!”
  
      青年随手一指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,环顾一周,几步来到一个刀架跟前。
  
      这里摆了足有整整上百种刀,单刀、腰刀、鬼头刀、长刀、短刀、破风刀、鸣鸿刀、九环刀、青龙偃月刀……密密麻麻,让人眼花缭乱。
  
      手指轻轻划过每一件兵器,随手拿起一个看起来有些厚重的,挥舞了几下,摇了摇头,紧接着换了一个,如是再三,最后放下所有兵器。
  
      “算了,不用了!”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,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兵器?”青年有些奇怪。
  
      见识过擂台的残酷,很多前来参加比赛的人,都恨不得将所有兵器装走,以备不时之需,这家伙,随便摸了摸,一个都不选……心脏未免太大了吧!
  
      “如果战胜不过,兵器再多也无用!”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!”
  
      不再多说,青年推开房间的另外一个门,跟在后面,走进去,就见几十个人正各自坐在一侧盘膝修炼。
  
      这些人每一个身上都带着血腥的味道,一看就知道,身上有不少人命。
  
      “你在这等着,排到你,直接出场就是!”
  
      说完转身离开。
  
      张悬环顾一周。
  
      房间的几十个人,虽然在修炼,却一个个时刻关注四周,暗自警惕,似乎只要有人来到跟前,就会暴起伤人。
  
      “你是刚来的?以前从未参加过?”
  
      找了个地方坐下,一个淡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  
      转头看去,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,脸上一道刀疤,鲜血森森,应该是刚刚受伤,还没来得及恢复。
  
      四周的众人,都有些冷漠,对方居然主动找自己说话,让张悬有些意外。
  
      “你能看出来?”
  
      “参加过擂台赛的,眼神都和狼一样,充满了凶狠,不然,上去只有死……你像是一个绵羊,怎么看不出来?”
  
      刀疤青年嗤笑。
  
      生死擂台,实力强固然一部分因素,更重要的是“狠”!
  
      对敌人狠,对自己狠!
  
      只有这样,才会让人畏惧,眼前这位,眼神懵懂,一副呆萌的表情,一看就知道是个啥都没经历过的贵族公子。
  
      “绵羊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自己走到哪里,都闹得天翻地覆,被无数名师头疼,对方眼里,居然只是个绵羊?
  
      看来还是脾气太好了。
  
      “当然,没参加过比试,没经过血腥的洗礼,就是绵羊!实话告诉你,我最多连续获胜六场,可惜……第七位太强,真气消耗的太多,不然,现在都极有可能拿到十冠王的称号了!”
  
      刀疤青年一脸骄傲。
  
      “厉害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,真心实意。
  
      张九霄这种天才,第六场都没参加,对方能连续获胜六场,已经很厉害了。
  
      “吱呀!”
  
      正在聊天,就见前方的房门打开,紧接着众人就感到一股杀戮之气扑面而来,给人以浓烈的压迫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是他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眉头一皱。
  
  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刚才站在擂台上,将人撕成碎片的家伙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身材极高,宛如一个铁塔,全身穿着厚重的盔甲,鲜红如血,看起来异常诡异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是黑市目前最强大的的存在,洪洋!”
  
      见他不认识,刀疤青年点了点头,满是佩服:“也被人称为……百战王!”
  
      “百战王?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愣:“战胜了一百场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战胜了一百场,而是连续战胜了十位十战王!并且,挑战他的家伙,全被撕的粉碎,死的不能再死!”
  
      刀疤青年露出畏惧之色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的实力,他很佩服,但对其残暴,也异常恐惧。
  
      不仅是他,其他人见这位走出来,也全都满是警惕。
  
      “滚!”
  
      几步来到墙角一个位置,看向坐在地上修炼的两个青年,洪洋一声呵斥。
  
      这两个人,大气都不敢说,转身就走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高塔般的洪洋坐了下来,取出一枚丹药,吞了下去,身上的气息宛如沸腾。
  
      他一坐下,众人同时松了口气,四周的人悄悄后退,空出了好大一片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“竟然也是元神境后期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对方修炼,张悬看出了修为。
  
      和自己一样,都是元神境后期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同样级别,对方身上的杀戮之气,厚重有力,还没战斗,就给人一种浓烈的压迫。
  
      明理之眼运转,正打算仔细看看对方的实力,到底有多高,对面的洪洋就抬起头来,目光一闪,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好强的感应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眼神一凛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连续战胜十位十冠王的存在,这种感应力,强大到可怕。
  
      多看了两眼,就能从这么多人中,认出方向,并确定位置,这种第六感,想要偷袭将其斩杀,可以说已然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“生死关头,对人有很大的磨砺作用,这位尽管是元神境后期,但半步出窍境的名师,恐怕都未必能够抗衡。甚至……和同级别的战师关在一个笼子里,活下来的,也必然是他!”
  
      暗暗点头。
  
      一个人强大与否,并不光有实力,对危险的领悟和运用,也至关重要。
  
      就好像牛的力量比狼只强不弱,但放在同一个房间,死的肯定是前者。
  
      这位洪洋就是一头狼,甚至一头饿了不知多杀天的猛虎,一旦遇上,会立刻释放锋利的獠牙,让人难以抵挡。
  
      “新来的,滚一边去……这里有你坐的地方?”
  
      正在暗自推测,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。
  
      抬眼看去,正是刚才被洪洋撵走的两个青年之一,没地方坐,将气洒到了自己头上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刻有你的名字?”
  
      也不起身,张悬淡淡道。
  
      洪洋一句话吓得不敢停留,看到自己是个新人,就冲过来……典型的欺软怕硬!
  
      “哦?现在的新人很牛啊!”
  
      “钱旭,好像你没啥威慑力!”
  
      见刚来的家伙非但不动,还怼了一句,本来修炼的众人,全都睁开了眼睛,满是看热闹般的戏谑。
  
      “刻我的名字?嘿嘿,既然你想,我现在就给你刻上!”
  
      叫钱旭的这位青年,也没想到一个新来者,会和他直面相对,眼睛眯起,咧嘴一哼,话音未落,掌心不知何时已经多出一柄匕首,对着张悬的额头就扎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速度极快,没有丝毫犹疑,就好像扎的不是人,而是一根树枝、一颗植被。
  
      一旦被刺中,脑袋必然爆裂,当场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一言不合就杀人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有些不悦。
  
      如果是生死大仇,这么狠辣倒也罢了,就因为自己不让位置,直接动手,视人命如儿戏……有些太狠了吧!
  
      手指抬起,迎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叮!
  
      弹在匕首的脊背上,“呜”的一声,下品圣器,断成两截。
  
      “原来有点实力,难怪敢如此嚣张!”
  
      被一指弹断兵器,愣了一下,钱旭随即舌头砸了砸嘴唇,露出兴奋的光芒。
  
      还以为是个菜鸟,可以随意拿捏,现在看来,并没那么简单。
  
      滋滋滋滋!
  
      也不见有是什么多余动作,掌心不知何时再次多出好几柄匕首,上中下三路猛地飞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上路眼睛,中路心脏,下路,对着张悬坐在地上的大腿。
  
      这一招,又狠又快,换做普通元神境后期,哪怕张九霄那种天才,恐怕也很难躲开,被刺死在当场。
  
      “厉害!”
  
      见刺出这么多攻击,之前没有任何预兆,张悬忍不住点头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久经生死的家伙,杀人技能,修炼的炉火纯青,上、中、下三路,不管挡住哪里,都必然要被另外两处攻击,危险无比。
  
      不过……
  
      遇到了张悬,这种攻击同样没了效果。
  
      手掌轻轻一划,在半空划出半圆,三柄匕首,一瞬间出现在掌心,不停跳动,像是被抓住的活鱼。
  
      “你让我更有兴趣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第二次攻击,依旧被对方挡住,而且如此轻描淡写,钱旭眼睛闪过一道杀机,正想动手,就听到大厅内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元神境后期张悬,擂台赛开始,对战同级别,孟复兴!”
  
      “到我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不再理会对方,张悬站起身来,大步向擂台的方向走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嘿,惹了我想走?哪有这么容易!”
  
      见他要走,钱旭手掌再次一抖,又两柄匕首笔直对张悬的后心射了过来,风声呼啸,寒气直刺皮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