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我坚持不住了!
    之前被张悬打晕的众人,一个个憋的脸色涨红。
  
      他们尽管战斗力不如十冠王,可也是久经沙场的人物,战力非常……连续战胜十个,还有心思伪装,承认的如此坦荡,能给他们留点颜面吗?
  
      不过,仔细想想,以洪洋的实力,别说连续战斗十人,就算二十,肯定也不会太累。
  
      难道这个与他们战斗了这么久,随时都会摔倒的家伙,也有这种实力?
  
      众人齐刷刷看向张悬,想从脸上看出洪洋的话,是不是正确,却见他眼神空洞,身体轻颤,依旧一副马上就要晕倒的模样。
  
      “我没这种能力……”张悬摇头,有气无力:“我现在已经坚持不住,没办法和你战斗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个地下市场的生死擂台,最忌讳的就是弄虚作假,他可不想惹麻烦上身。
  
      “这由不得你!我洪洋,想和谁战斗,还没人能够阻挡!”
  
      眼睛一眯,洪洋向前一步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整个擂台都被真气灌满,雄浑的力量,压迫而至,给人一种不战,别想离开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你欺人太甚……”脖子扬起,张悬眼中满是愤懑。
  
      “欺人?”洪洋摇头:“动手吧,你不出全力,我可以保证,会死在这!”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,掌心真气流转,似乎随时都会给出最强攻击,让人抵抗不住。
  
      “洪洋执意要和这位战斗,二人一战是避免不了,你们猜谁能赢?”
  
      “还用想嘛,我赌洪洋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赌洪洋,他每次战斗,都异常残暴,将人撕碎,这次……我猜这家伙会被撕成四半!”
  
      “我觉得是六半!”
  
      “不管几半,反正死定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听到洪洋的话,看台上的众人,全都激动地脸色涨红。
  
      “开赌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众人满是兴奋,张九霄也兴奋地拳头捏紧。
  
      前几场,赔率都相差不大,最多翻上一倍罢了,这位洪洋,如此凶猛,倍率肯定大。
  
      几步来到押注人跟前,果然看到张悬获胜的倍率,达到了十倍以上!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几乎所有人都押了洪洋获胜,根本没人相信,这个随时都会晕倒的家伙,能够胜出!
  
      “赚大了……”眼睛放光,张九霄立刻将手中的储物戒指递了过去:“我押一千八百精元上品灵石,张悬获胜!”
  
      “押张悬?”
  
      负责开局的人,看到这家伙居然还押这家伙,摇了摇头,也不多说,很快办理完了手续。
  
      没人赌,他们怎么赚钱?
  
      可以预见,这家伙的一千八百灵石,输定了……
  
      看台押注,押得的如火如荼。
  
      台上的洪洋,再次看向眼前的青年:“动手吧!”
  
      “还是算了,我不是你的对手……”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由不得你了!”
  
      见他依旧拒绝,懒得继续废话,洪洋一声冷笑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身影一晃,出现在眼前,巨大的拳头,带着轰鸣,碾压而来。
  
      他的个头很大,张悬在面前就和孩童一般,一拳下来,风声呼啸,带着撕裂空气的雷鸣,看样子只要被击中,会立刻被砸成肉饼。
  
      见对方说动手就动手,张悬满是无奈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多次经历生死的家伙,第六感真强。
  
      自己伪装的很像,四周都没人看出来,他不依不饶,很显然,看出了真正实力,绝不是这么简单。
  
      “算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碾压而至拳力,雄浑强劲,就算是他,不抵挡的话,弄不好也会被当场打死,张悬满是无奈的,向一侧踏了一步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一步的距离不大,却刚好躲避了对方下压的攻击。
  
      “哼!”
  
      拳力未老,洪洋拳头,变为横扫,追身而来。
  
      “好快的变招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惊。
  
      换做别人,自己使用入微的方法躲避,必然会直接落空,再难追及,这家伙倒好,临时变招,没有任何生涩,和以前准备好的一般,这份反应和战斗意识,比起之前的邢堂主,都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
      “估计……都赶上我三人之一了……厉害!”
  
      推算了一下,张悬满是惊骇。
  
      一个打黑市拳的,赶上他三人之一的反应速度和应变,已然十分可怕了。
  
      知道来不及躲闪,一口气猛地吐出,张悬胸口憋了下去,整个人如同一张薄纸。
  
      这招并不是和分身学的,而是一种特殊的武技,用来躲避近身攻击。
  
      普通人,吐出一口气,胸口都能憋下去好几寸,更何况修炼者。
  
      这是将胸前的真气,眨眼功夫收入腹腔,借助气压的力量,让胸口凹陷下来,最多只有一拳的厚度。
  
      高手过招,毫厘之间,胸口陡然憋下,洪洋的攻击再次落空,不过依旧没停,再次变招,拳头改成手掌,向下按落。
  
      手掌本来距离胸膛很近了,一旦被击中,心脏就有可能被击穿,当场毙命。
  
      就在众人都觉得,这次肯定难以躲闪的时候,被进攻的张悬,也不知是没办法躲避了,还是力量真的消耗了干净,憋下去的胸膛突然弹起。
  
      像是冲了气的皮球,和手掌一碰,巨大的力量推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洪洋的手掌方向向下,弹起的胸膛,刚好推在一侧,眨眼功夫,就将其弹开,紧接着,张悬近身一步,手掌向对方抓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正是之前屡试不爽,连赢十场的招数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如此被动的情况下,眼前这位随时都会摔倒的家伙,还能反击,洪洋眼睛眯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刚才他的进攻,看起来简单,实际上正是他最出名的连环三击,一般人,哪怕是十冠王,也从未坚持到第二招过!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,不光躲避了连续的进攻,还趁机反击,实力之强,和之前猜的一样,非同一般。
  
      心中兴奋,另外一只手臂猛地一抬,正想挡住对方的手掌将之破开,突然看到近在咫尺的青年,嘴角扬起,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容貌。
  
      脑中轰隆一下,洪洋身体一晃,出现了眩晕。
  
      “不好,是惊鸿师能力……”
  
      瞳孔一缩,心中骇然。
  
      对方这一笑,正是惊鸿师中,最有名的一招……“百媚生”!
  
      传说,创出这招的人,是一万多年前,惊鸿师中,一位极其强悍的超绝人物,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!
  
      只要中招,会立刻神智昏迷,从而失去战斗力。
  
      只是……这招不是女子才能施展的吗?
  
      为何他一个男人也能施展,而且看起来如此动人心魄?
  
      感受到脑海中越来越眩晕,洪洋急忙咬破舌尖,正觉得脑中有些清醒,就看到对方的手掌已经来到了眼前。
  
      五指张开,宛如一座大山,无论如何都躲避过,似乎也没办法躲避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清脆的耳光,脸上立刻出现了五个指印,红肿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感受到面容火辣辣的疼痛,像是被撕扯成两半,洪洋满是抓狂,整个人快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地下黑市的百冠王,才用了一招,就被人抽了耳光……简直奇耻大辱。
  
      “我要撕了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声咆哮,洪洋正想动手,就见青年,抽完自己,连续后退了七、八步,好像再次透支了力量,身体不停颤抖,随时都会摔倒:“我说了,身体已经坚持不住了,没办法和你战斗,还是算了,我真的不是对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洪洋快要炸开。
  
      刚抽了一耳光,这么狠辣,转身就想算了,哪有这么便宜的事!
  
      还不是对手……不是对手,都快将我抽废了,是对手我还不马上被杀?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脚掌一踏,再次冲来。
  
      这次用出了最强力量,真气从指尖喷射,像是一个巨大的牢笼。
  
      “洪洋发怒了!”
  
      “他一发怒,必然有人身死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刚才不过凑巧抽了一耳光而已,这次肯定没那么好运气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台上再次哗然。
  
      刚才洪洋被抽了耳光,众人都有些发懵,此刻见他彻底爆发,一个个再次激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掌力来到张悬跟前,如同搅动风雨的翻天印,要将天地都击穿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百冠王,战斗力不容小觑。
  
      面对对方的压力,张悬再次后退,身体一转,躲过了最强力量,手掌伸出,再次一巴掌抽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和刚才一样的动作,一样的招数。
  
      “相同招数,想对我使用两次,做梦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又是这招,洪洋气的咬牙,咆哮声中,手掌迎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正要和对方的手掌对碰,突然看到前面的青年,再次邪魅的笑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这一下,比刚才更加灿烂。
  
      眼前再次一黑,再次出现眩晕,迎上去的手掌,也停了下来,像是僵直在空中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脸上再次火辣辣的疼痛,身体不由自主的再次旋转两圈。
  
      “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清醒过来,洪洋不停抓头发。
  
      一声咆哮,继续冲过去,刚到半路,就听到对面的青年,满是无奈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我说了,身体已经坚持不住,没办法和你战斗,还是算了……你非不听!我是真的不想打……我真的不是对手!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对手?不想打?”
  
      摸了摸脸上两处已经开始红肿的掌印,洪洋哆嗦。
  
      你这叫坚持不住?
  
      要是能坚持住,我还不被你打死?
  
      咱能不这么装逼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