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六十八章 殴打坊主
    “不算?”
  
      张九霄一愣,眉毛立刻皱起:“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!”
  
      中年人哼了一声:“我们这里的押注,都是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的,你和那位张悬,一个装弱迷惑众人,一个故意下注……属于作弊行为,已然违背了规则,你的所有赌注不光要扣留,还要进行赔偿!”
  
      “赔偿?”
  
      “扰乱市场的秩序,恶意下注……来人,将这家伙给我抓起来!”
  
      大手一摆,中年人一声招呼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眨眼功夫,从四周涌来十多位身穿盔甲的护卫,每一个都有元神境巅峰的实力,将张九霄围在中心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堂堂地下黑市,输了不承认,还要将自己抓住,张九霄气的快要爆炸,手指一点,一柄中品圣器悬浮在眼前,随时都要动手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有越级战斗的能力,但眼前的人太多了,这位中年人更是出窍境巅峰强者,根本不是他这种实力,可以抗衡的。
  
      “这么大的商行,输了赔不起,就要抓人……这就是你们的作风?”
  
      还没动手,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,就见台上刚刚战胜洪洋的青年,不知何时出现在面前,满是不悦。
  
      本想着,拿到赢来的钱,参加拍卖会,买那个榻言古书……没想到对方不但不付钱,还要将张九霄围住,再也按耐不住,从擂台上飞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是你们联手做局,违背了规则,不惩罚,人人都这样,商行以后,还如何做生意?”
  
      中年人衣袖一甩。
  
      正是刚才的那位坊主。
  
      两万精元上品灵石,整个黑市加起来,也就这么多,给了他们,市场也不用开了。
  
      “规则?黑市也讲究规则?”
  
      张悬嗤笑。
  
      都说这里是不讲究规则、规矩的地方……现在来跟我讲这些?
  
      “无规矩不成方圆,就算是黑市也一样……”坊主道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将就规则,我就跟你讲一下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名师堂这么讲究规矩的地方,都奈何不了他,一个黑市的坊主,跟他讲……简直就是银行面前卖切糕!
  
      “擂台赛的押注,人人都可以,张九霄是我朋友,对我带着期望,押我获胜没任何问题吧!”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  
      坊主点头。
  
      黑市押注,很多选手押自己获胜,没有这种刺激,谁会在这里拼死拼活?
  
      让朋友押自己获胜,属于正常的操作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没问题,赔率又是你们定的,押多少,你们都接受……凭什么说我们违背了规矩?”张悬哼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明明可以轻松战胜,却伪装的很弱……属于欺瞒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欺瞒?所谓的欺瞒,是欺骗和蒙混,用不正当的手段获利……你问问在场的所有人,我和洪洋战斗,一直说坚持不住,不是对手,让他不要继续,是他不听劝阻,非要与我战斗,这才被逼无奈,做出反击……这也是欺瞒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看过来:“如果真想以此获利,直接答应与他战斗就好了,没必要接二连三的拒绝!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中年人眉毛一跳。
  
      对方这话,他刚才也听到了。
  
      的确是让对方不要打,还偏要打……仔细说起来,真怪不了对方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和我在这里咬文嚼字,这里是黑市,我是坊主,我说的话,就是规则!来人,将这两个捣乱的家伙也给我押下去!”
  
      知道继续说下去,对方理由更多,一甩衣袖,中年人撕破脸皮。
  
      “找不到理由,就要直接抓人?我倒要看看,谁敢动我们一根汗毛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眉毛一扬,张悬环顾一周。
  
      “上!”
  
      一个护卫大声呵斥,当先冲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就算这家伙实力强劲,但是他们人多,更全是元神境巅峰强者,应该轻松可以拿下。
  
      长剑凌空,一道剑芒射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能在黑市当护卫,镇压不守规矩的人,实力不容小觑,剑芒还没来到跟前,就撕扯的空气发出爆裂,似乎随手都会将人劈成两半。
  
      见对方剑气刚猛中带着阴柔,张悬也不躲闪,身体突然一晃,手指点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剑气碎裂,真气来到护卫跟前,只一下,后者就感到丹田一阵剧烈震颤,“啪!”的碎裂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废了我的实力?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一软,护卫倒在地上,眼中满是惊恐。
  
      丹田碎裂,等于修为尽毁,修炼了不知多少年,彻底废了。
  
      懒得回答,张悬脚下继续晃动,一连串如同爆竹的声音,之前围住张九霄的十几个护卫,几个呼吸过后,就全都躺在地上,感受到被废掉的丹田,一个个从内心深处生出害怕。
  
      这群人作威作福,助纣为虐,就算杀了,都不过分,废除丹田,算是手下留情了。
  
      见一个小小元神境后期,竟然当着他的面,将自己的属下废掉,坊主气的眼睛泛红,手掌一抓,雄浑的力量喷涌而出,凌空抓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眼睛眯起,张悬也不躲闪,脚下一踏,迎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将修为晋级到元神境后期,还没人练手,既然这家伙找麻烦,不介意揍上一顿!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拳头和对方的手掌对碰在一起,两道力量相撞,四周发出一阵巨大的轰鸣,看台在力量的余波冲击下,立刻倒塌。
  
      之前看热闹的众人,见如此强大的力量冲击,全都吓得纷纷四散,张九霄也退到了数十米开外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会这么强?”
  
      坊主瞳孔一缩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对方只是越级战斗,实力比起他,差了很多,做梦都没想到,拳掌相击,居然……势均力敌!
  
      一个元神境后期,和他出窍境巅峰媲美的力量……
  
      亲眼所见,都觉得难以置信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
  
      这种越级战斗的能力,来头必然不会简单,坊主绝不相信,只是个普通挑战者。
  
      “张悬!”
  
      淡淡一笑,手掌一翻,张悬一招劈下。
  
      看起来没有任何力量,却给人一种,难以抗衡之感,坊主还想说些什么,见这招劈来,知道不抵挡不行,再次迎上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拳头和对方的手掌还没接触,就见眼前的人影一闪,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跟前,轻轻一按。
  
      嘭!
  
      鲜血喷出,坊主倒飞而出,重重摔在地上,脸色惨白。
  
      张悬元神境中期的时候,就差不多能和出窍境巅峰战斗,现在更是达到了后期,对方就算很强,依旧抗衡不住。
  
      “去,把他给我打残!”
  
      两招过后,知道了对方根本不是对手,懒得继续动手,张悬一声招呼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擂台下方的一个房间里,立刻飞出一百多柄各式各样的长刀,笔直向眼前的坊主劈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这些大刀,尽管都只是下品圣器,但数量实在太多了,上百个同时进攻,一瞬间刀气纵横,坊主瞳孔收缩,还手都没来得及,就被劈的鲜血淋漓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
  
      禀告坊主的老者,看到这么多刀,眉毛乱跳。
  
      不是别的,正是擂台赛,用来提供给选手的刀具……只是,这些东西,不都是没有灵性的吗?怎么这么听话,对坊主进攻了?
  
      “应该被启灵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拳头一紧,很快明白过来。
  
      很显然,这些兵器,都被对方启灵,正因如此,才这么容易听话,对坊主进攻……
  
      这家伙,自从进去选兵器,到出来没经历多长时间……这么快就启灵成功,而且这么多兵器……到底怎么做到的?
  
      不光他不敢相信的表情,张九霄也是嘴角一抽。
  
      早知道张师启灵手段,当世无双,没想到提前就有了准备,将人家长刀都收服了。
  
      看来,刚一来到,就猜出想要拿走赌注没那么容易……对方正面逼迫,恰巧给了个借口罢了。
  
      呜呜呜呜!
  
      一百多柄下品圣器,好像经过特殊训练一般,每一次进攻,都是坊主最薄弱的地方,时间不长,这位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出窍境巅峰强者,身上就鲜血流淌,不知被砍了多少刀,随时都会死亡。
  
      “住手……我愿意将你赢的灵石归还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继续下去,早晚都会被活活砍死,坊主急忙喊出声来。
  
      虽然觉得憋屈,却也没办法。
  
      自身不是对手,更抵挡不住这些大刀。
  
      “归还?”
  
      手掌一招,诸多长刀飞了回来,齐刷刷悬浮在张悬身后,宛如孔雀开屏。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挣扎着站起身来,坊主取出一枚戒指递了过来:“这是一万九千八百上品灵石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是地下黑市,不知多少年的利润,一旦给了,整个黑市的资金链,将会中断。
  
      随手接过,张悬看了一眼,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数量上足够,看来对方没耍花招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赌注是我战斗赢来的……你对我和我朋友出手,看看怎么赔偿吧!”
  
      将灵石收好,张悬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赔偿?”
  
      坊主面容一白。
  
      都倾家荡产了,还要赔偿?
  
      “不错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个黑市,将人命不当回事,名师堂和潜冲城不管,既然遇上,自然要管一下,不然,人人都如此,名师立下的规矩何在?
  
      “不知……如何赔偿?”坊主咬牙。
  
      “我听说,你们黑市,刚刚得到了一本,榻言古书?”
  
      想了一下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(参加作家沙龙,一来一回真正十天,去了马来西亚和新加坡,老涯非但没断更,还每天准时更新,简直太牛逼了,我都佩服自己。这么厉害的老涯,不值得给点月票吗?另外,恳求大家关注一下老涯的公众号,微信搜索“横扫天涯”,老涯会在这几天,出去参加粉丝见面会,以及去新加坡等地的照片发出来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