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乱宫迷阵
    咯吱!咯吱!
  
      巨大的力量压迫下,马明海骨头发出声音,似乎随时都会碎裂,肉身已经承受不住,开始泛红。
  
      对方不打他的主意,还懒得动手,既然找麻烦,那就不好意思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放手……我给你玉符!”
  
      感觉继续下去,只有死路一条,牙齿咬的“咯咯!”作响,马明海强忍住快要爆炸的身体,急忙喊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手掌一收,张悬双手背在身后,站立原地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从岩壁上掉下来,马明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  
      “死!”
  
      眼中闪过一道狠辣,一声咆哮,掌心突兀多出两柄长剑,手掌一抖,立刻向张悬刺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这两柄,居然都达到了中品圣器级别,配合他半步真解的剑意,速度比刚才更快。
  
      按照规定,复试之中,是不允许使用兵器的,但不用兵器,根本不是对手,马上就被淘汰,也管不了这么多了。
  
      嘶啦!
  
      两柄长剑,撕破空气,肉眼还没看到,就已经出现在张悬面前。
  
      就在他认为必然将这家伙斩杀的时候,听到对方有些无奈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哎,也就是我脾气好,换做别人,这样做,估计早就被打死了!”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马明海身体再次贴在了岩壁上,巨大的压力下,全身骨骼再也承受不住,碎裂了十几处,鲜血从嘴巴狂喷而出。
  
      “不给我,玉符,我自己取了!”
  
      紧接着,手指一疼,储物戒指从手中飞了出去,落入对方掌心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脸色涨红,马明海满是着急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此时已经晚了,张悬手指一点,玉符已经出现在掌心,轻轻一点。
  
      咔嚓!
  
      碎裂开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潜冲帝国的天才,宝物还真不少,这就当做你冒犯我的代价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本来,击碎对方的玉符即可,既然这家伙不要脸,输了还敢动手,那不好意思,不付出点代价,实在说不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将自己的储物戒指装入口袋,马明海再也没忍住,又一口鲜血喷出。
  
      为了这些物资,他不知花费了多少代价,直接拿走,等于将全部心血都抢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“你这两柄剑,都达到了中品圣器级别,看起来也不错,我也留下了!”
  
      满是绝望,听到对方的话语继续响起。
  
      “我的剑是我用精血,滋养而成,其中的灵性,忠心不渝,你就算收走也没用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连他的剑都要拿走,马明海咬牙。
  
      这两柄剑,他花费的代价更大,可以保证,绝对忠心,只要自己不死,就不会背叛……
  
      声音还没结束,就看到自己的两柄剑,被那位张悬拍了几下,立刻欢欣雀跃的来到对方跟前,摇头摆尾,说不出的恭敬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
  
      再次吐血,马明海满是绝望。
  
      还以为对方是个运气好的菜鸟,随意就可以凌辱,做梦都没想到,是一头隐藏的巨龙!
  
      “好了!”
  
      将对方的东西取走,懒得再对付这家伙,张悬手掌一松,后者就从岩壁上掉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刚将其放下,就听到之前的声音,再次响彻整个岛屿。
  
      “马明海,玉符破碎,第三个淘汰,还剩……三十一人!”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声音结束不久,一个人就乘坐飞行圣兽过来,将马明海接到兽背,飞翔而去。
  
      “看样子张九霄也被接走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愣,恍然大悟。
  
      难怪刚知道张九霄玉符被碎,就追了过来,却没找到人影,看样子,应该也是被接走了。
  
      “玉符带有特殊剑意,捏碎能有感应,为何……具体位置能够知晓,并且这么快派人过来接?难道……赵兴墨,真能看到整座岛屿发生的事?”
  
      明白过来,张悬愈发奇怪。
  
      这座岛,直径最少两、三千里,就算圣域七重、八重的人,神识想要笼罩,都无法完成,这个赵兴墨怎么做到的?
  
      “肯定是借助了什么东西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中一动,明理之眼蠕动,张悬向刚刚飞走的圣兽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一看之下,果然看到了不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居然是千蚁蜂……”
  
      哑然失笑。
  
      一直想对方可能用了什么手段,做梦都没想到,和自己一样,整座岛屿都释放了千蚁蜂!
  
      这东西身体极小,飞行在树木草丛中,根本发现不了,当初他就用这个,打探云雾岭的消息。
  
      没想到……这位赵兴墨,居然也用到了。
  
      看来,他手中也应该也有一个千蚁蜂母!
  
      “蜂母,有没有办法,将监视我的千蚁蜂赶走?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悬传音。
  
      虽然是复试,但一直被人监视,还是有些难受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千蚁蜂,虽然不是我的子民,但是想要将其撵走,还是很容易的……不过,撵走之后,赵师就会发现……”
  
      千蚁蜂母的声音传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倒是……”张悬揉揉眉心。
  
      对方监视,自然是想了解诸位被考核者的状况,直接撵走的话,发现不到自己的踪迹,赵师极有可能亲自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吧,我想办法将这些千蚁蜂驯服,让其听我的命令……”停顿了一下,千蚁蜂道。
  
      “能够驯服?那最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能驯服,自然比撵走更好,这样以来,自己在对方眼中,就好像隐藏了一样,根本发现不了。
  
      “去处理吧!”
  
      手腕一抖,将蜂母放出来,张悬再次看向眼前的岩壁。
  
      之前的诸多剑修,亲眼见他击败马明海,知道实力恐怖,一个个躲到一侧,不敢得罪。
  
      张悬也懒得理会,正想将刚才凝聚而成的天道剑法修炼一下,就见刚才的暮云剑再次飞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……你实力这么强,如果去闯剑池的话,应该能得到传承!”
  
      “闯剑池?这不就是剑池吗?”
  
      这里这么多剑气,不就是剑池吗?闯什么?
  
      “这里只是剑池的外围,真正的剑池在岩壁后面……剑老人的传承,也在里面!”暮云剑道。
  
      “哦?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愣:“你是说,一百多柄,和你一样的长剑,并不在这里,而是在……岩壁后面?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暮云剑晃了两下。
  
      “带我过去看看!”
  
      对于所谓的剑老人传承,汇聚了天道剑法的他,并不在意,但如果能收服上百柄中品圣器,绝对是大收获。
  
      上百柄下品圣器级别的长刀,地下黑市的坊主就无法战胜,这么多中品圣器联合,就算不用傀儡,也可以轻易将岳堂主击败!
  
      甚至……赵兴墨都有可能一战!
  
      暮云剑晃动了几下,笔直向前走去,紧跟在身后,绕过巨大的岩壁,张悬立刻看到一大片迷雾出现在眼前。
  
      应该是某种厉害的阵法,将前方的东西全部遮挡住了。
  
      “缺陷!”
  
      看了一眼,并不认识,张悬眉毛一扬,心中低呼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一本书籍出现在脑海。
  
      阵法正在运转,天道图书馆,可以看出缺陷。
  
      “乱宫迷阵,八级阵法?”
  
      将书籍中的内容看完,张悬愣了一下。
  
      难怪所谓的传承,没人得到,没想到眼前这个阵法,居然达到了八级!
  
      这种级别的阵法,最少领域境强者才能布置出来,潜冲帝国,应该无人能够做到。
  
      “里面你可曾进去过?”
  
      没着急进去,张悬转头看向暮云剑。
  
      “没进去过,据说拥有剑老人的佩剑和传承!”
  
      暮云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佩剑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剑老人的佩剑,听说已达到了上品圣器级别,就连潜冲皇帝都想要得到,可惜,一直没人能够进入其中,就算进去,也找不到!”
  
      暮云剑接着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上品圣器?”张悬拳头一紧。
  
      这种级别的圣器,最低都达到了圣域六重领域境,强大到了极点。
  
      这个剑池……居然有如此厉害的兵器?
  
      “是,实际上这漫天剑气,大部分都是这柄圣器散发出来,外面的那些人,拼命研究,一是为了实力,二来,也想窥探剑老人的剑法,从而得到传承,得到这件兵器!”
  
      暮云剑继续道。
  
      它在这里待得时间久了,很多事情一清二楚。
  
      “如此兵器,值得一看!”
  
      目光一闪,张悬满是兴奋。
  
      中品圣器,除非数量多,否则,对他来说,用处真的不大,上品圣器就不一样了。
  
      一剑祭出,赵兴墨都未必挡得住!
  
      有这种级别的兵器,再去张家找麻烦,或者去迎娶洛若曦,底气就会增加很多。
  
      “你在这里守着!”
  
      交代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暮云剑晃动了几下,停在原地。
  
      不再犹豫,张悬身体一晃,向迷雾走去。
  
      刚才天道图书馆,将和这个阵法的缺陷,详细记录了,尽管是八级阵法,对他来说,也没了秘密可言,缓缓前行,走了一会,眼前一阵开阔,迷雾消失,一条溪流,一个木屋出现在视线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还有世外桃源?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愣,忍不住向木屋走去,来到跟前,正想将门户打开,全身突然一紧,身影一晃,出现在一百米开外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刚才站立的地方,一道剑气划了过去,似乎将空气刺穿,留下了一道漆黑的印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