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灵虚三剑
    剑老人的灵虚三剑,想学的人不知多少,当年重伤,尽管是因为仇人报复,说实话,对方也是很想抢夺秘籍的。
  
      现在主动打算传承,对方居然不学,还一脸嫌弃……
  
      强烈的郁闷,让他胸口发闷。
  
      “剑法就不学了,剑对我有用,能否拿走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灵虚三剑,对方说的很好,但通过刚才的剑意,知道拥有很多缺陷,与其学这种剑法,还不如去搜集些普通剑招,形成天道功法。
  
      那样进步更快,威力更强……最关键的是,不用做学生!
  
      教育别人习惯了,陡然成为学生,还真有些难为情。
  
      “灵虚剑是我用灵虚三剑的方法禁锢在天工石台上的,不学习剑法,并且达到一定境界,根本不可能将其取出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不学,剑老人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石台上的长剑,是他用剑法封印,只有修炼灵虚三剑并且达到一定境界,方能将之取走,目的就是为了能将传承留下……
  
      不学剑法,就想将剑取走,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  
      解释一句,正想继续说些什么,让对方拜师,就见眼前的青年随手在地面摸了一下,然后在石台的四个角落各踩了一脚。
  
      咔嚓!
  
      一阵机簧转动的声音响起,紧接着脚掌再次在地上一踏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石台上插着的长剑就跳了起来,落入对方手中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你将封印和天工石台都破了?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一晃,剑老人差点没控制体内的剑气,当场炸开。
  
      刚说完对方需要学习灵虚三剑,才能将剑取出来,就遇到这种事……你是故意跑过来拆台的吗?
  
      最关键的是……这个石台和封印,花费了不知多少心血,即便是他,想要强行破开,将剑取走都做不到,这家伙随便踢了几脚,就得以成功……
  
      剑老人只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,在对方面前,装模作样,而人家却毫不在乎!
  
      “你布置的封印和天工台,虽然不错,但缺陷太大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理会对方的态度,张悬笑了笑,看向手中的长剑。
  
      通体漆黑,看不出寒芒,也没有丝毫锋利的剑气,外表看,和一些凡器没啥区别,但拿在手中才知道,到底有多恐怖。
  
      真气力量在里面游走,宛如没有障碍,轻轻一挥,就能释放出超出想象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尽管不能完全发挥长剑的威力,但哪怕十分之一,也可以轻松斩杀领域境初期强者!
  
      可怕!
  
      嗡!
  
      正感受威力,就听到掌心的灵虚剑,一阵剧烈晃动,似乎打算从手中挣脱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眉毛一皱。
  
      “灵虚剑,是我用剑意饲养,花费了无数精力,才达到这种威力……不学习灵虚三剑,和我的剑道功法,不可能将其炼化的……没办法炼化,再强大的圣器,对修炼者来说,也没用……”
  
      剑老人道。
  
      这柄剑,是他亲手打造,并且用剑意温养而成,蕴含了他的意念,如果人人都能炼化,也就没那么珍贵了。
  
      “老实点!”
  
      话音未落,对面的青年呵斥了一声,紧接着就看到他的手指在剑身上点了几下。
  
      咔嚓!咔嚓!
  
      一连串脆响,长剑瑟瑟发抖,急忙停止了晃动,拜倒在地。
  
      “见过主人!”
  
      “嗯!”手腕一翻,张悬将剑收入戒指,这才看向眼前的剑老人,一脸疑惑:“你说什么……刚没注意听!”
  
      光顾着感受长剑的威力了,没听对方说了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嘴角一抽,剑老人剑气形成的躯体,溃散的更快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他死了,凌虚剑已经属于无主之物,但这柄长剑他亲自锻造,高傲无比,眨眼功夫就臣服对方……还是让其有些接受不了。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事的话……我就先走了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抱了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没学习灵虚三剑,怎么能走?”
  
      剑老人再次喊道:“石台使用剑意笼罩而成,不学习我的剑法,强冲过去,只会受、受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伤”字还没出口,就见青年的手指在剑意中摸了几下,石台上的剑芒“呼啦”一声消散。
  
      “咳咳!”脸色憋的涨红,剑老人再也忍不住,眼中露出哀求:“你再考虑考虑,我的灵虚三剑真的很厉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是我真的不能做你学生!”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不做学生也行……只要将我的传承留传下去?”
  
  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剑老人道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能收个天赋高的学生,以后将其剑法发扬光大,但……眼前这位实在太优秀了,连他都看不懂,收学生肯定是没指望了,只希望对方能够得到传承后,将这一脉留传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简单,你的剑法呢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在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剑老人目光一闪,一道剑意笔直涌了过来,张悬也不躲闪,仿佛瞬间看到了万千道剑气,在脑海中掠过,一套剑法顿时出现在识海。
  
      这套剑法尽管只有三招,但每一招都惊天动地,威力无穷。
  
      甚至之前学习的大悲天魔掌与之一比,都差了一大截。
  
      “恐怕是圣域上品级别的武技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眉毛一扬。
  
      大悲天魔掌只是丘吾古圣年轻时修炼的绝招,级别只有圣域中期,这个威力超过,进攻更胜,恐怕已然达到上品级别。
  
      难怪这位剑老人如此自信,的确不凡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……这么多缺陷,怎么学啊?”
  
      确认剑法,张悬一声叹息,满脸幽怨。
  
      破海,汪洋,凌天,一剑比一剑凶猛,一剑比一剑快速,但……缺陷也多的让人无语,不说威力最强的凌天,就说最简单的破海……就足有整整三百三十六处缺陷,让人看了就失去兴趣,不想学习。
  
      “最关键的是,这套剑法,还需要无数长剑配合……足有一百零八柄之多……”
  
      按照道理,一些低级的功法,也没这么多缺点,之所以这样,最重要的原因……是因这招剑法,并非一柄凌虚剑就可以完成,而是剑阵,需要借助一百多柄剑!
  
      剑多了,每一柄的招数、方向都不一样,漏洞自然更多。
  
      “这就是我独创的灵虚三剑,如果你觉得不想学习,希望能找人传承下去,不要就此断绝!”
  
      见眼前的青年,接受了传承,满脸嫌弃,似乎要吐出来,剑老人道。
  
      “放心吧,你的剑法缺陷虽然很多,对真气的消耗也很大,看起来也不那么完美……威力还算凑合吧,我会想办法修改一下,帮你传承下去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真心实意,张悬抱拳。
  
      其实他只是觉得缺陷多,需要搜集许多剑法才能补充,倒没有太多嫌弃,这套剑法,仔细说起来,威力还是不弱的。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
      剑老人憋的再次晃动了两下:“那就拜托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完再也坚持不住,“啪!”的一声消散在眼前。
  
      他只是想留个传承……做梦都没想到,遇到这样一个家伙,硬生生被气得溃散,连自己的剑道感悟,都没来得及传授。
  
      “哎!”
  
      见他消散,张悬叹息一声:“学了你的剑法,收了你的长剑,会完成你的心愿,将这套剑法发扬光大,重振威名的!”
  
      对方重伤留下这套传承,并留字考验,尽管没有系统的考核,却也显示了决心,是不想让自己的绝技泯灭,以后能够让人发扬光大。
  
      既然如此,自己不介意给他将传承留下,并且留下一个万古传颂的名声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石台也是宝物,一起收了吧!”
  
      能让他拔不出长剑,说明石台的材质也不弱,张悬手掌一抓,收进戒指。
  
      这东西就算不知怎么用,当个剑鞘也是不错的,以后长剑插在上面,轮起直径十多米的石台揍人……想想还是挺有感觉的。
  
      离开石台,水流再次恢复,张悬伸了个懒腰,向外面看去,随即看到纪灵真躺在地上,已然断绝了呼吸。
  
      “我让你教训一顿,怎么杀了?”
  
      看了分身一眼,张悬皱眉。
  
      对于这位纪灵真,尽管不喜,却也只是让分身教训一顿,怎么杀了?
  
      “是他们动的手,不是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分身摆了摆手,向后一指。
  
      张悬看了过去,随即看到周围的迷雾缓缓散去,地上躺了一堆人,足有上百。
  
      正是之前站在石碑前面,研究“剑”字的。
  
      看了一眼,确认这些人只是昏过去,并未死亡,张悬这才松了口气,满是奇怪。
  
      这些家伙,不是在外面研究字迹吗?
  
      怎么都晕倒在这?
  
      “刚才剑气冲天,谁都知道出了异宝,这些人,冲过来夺宝……我说,纪灵真得到了宝物,就冲上来将其打死了!他们没搜到,想找我麻烦,我就……全打晕了!”
  
      耸了耸肩,分身一脸的无所谓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连达到领域境初期的纪灵真都能轻松战胜,这些人尽管修为不弱,比起他还是差了很大一截。
  
      “没死就好,也不算什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对方的讲述,知道就算是自己肯定也会出手,张悬摇了摇头,不再理会。
  
      贪婪的人,是没有理智的,与其白费口舌,还不如打晕。
  
      让分身回到蜂巢,张悬这才向迷雾外走去,随即听到了无数脚步声,紧接着就看到“孙兄”孙乾等人出现在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