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我赶时间
“冰原宫,陈乐瑶见过张公子!”
  
  收回力量,女子抱拳回礼。
  
  “张家的人?”
  
  张悬看了过去。
  
  这位张谦,二十五、六岁的模样,一身实力江海般深邃,和冰原宫的这位陈乐瑶相差不大,已然达到了出窍境巅峰。
  
  难怪同样是张家的人,张九霄只能算得上旁支,与对方一比,即便得到了自己的指点,依旧差了太多了。
  
  “原来是乐瑶仙子,在下早就听说过你的事迹,一掌破七剑,冰封三千里……顺延城的七位宵小,四处为祸,要不是你出手,恐怕现在还生灵涂炭!”
  
  笑了笑,张谦温文尔雅。
  
  “张公子过奖了!”
  
  听到夸赞,陈乐瑶心中一喜,眼中露出自豪之意。
  
  为了能够进入圣子殿,解决修炼中的隐患后,她疯狂磨砺自己,最有名的事情就是一人一掌,将为祸联盟的顺延七宵斩杀,这件事并不轰动,对方却能如数家珍,说明听说过自己,并非虚言。
  
  “仙子的实力和天赋,我是一向佩服的!”
  
  再次夸奖了一句,张谦向前一步:“刚才二位的谈话,我听到了,这家伙没有礼数,不识好歹,不如让我替你教训一顿,免得脏了仙子的手掌!”
  
  “有劳张公子了!”
  
  知道对方目的是想讨好自己,陈乐瑶停顿了一下,也不拒绝,道:“不过……教训一顿,让他道歉就好,不要伤人!”
  
  她只是不忿对方直呼少宫主姓名,并非什么深仇大恨,教训一顿,让其知错就罢了,没必要重伤。
  
  “仙子心善,放心吧,我有分寸!”
  
  手中折扇“哗啦!”一声打开,张谦转头看向张悬,笑意全无,目光中带着冷意,透露出一股智卷在握的枭雄气质:“这位朋友,我给你两条路,第一,道歉,赔偿!不要多,两件中品圣器即可。第二,我出手,逼得你赔偿道歉,这样的话,恐怕就不止两件中品圣器,这么简单了!”
  
  “道歉?赔偿?”张悬哭笑不得。
  
  就想问一下赵雅的现况,没想到惹了这么大麻烦。
  
  懒得理会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,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女子:“姑娘,我不知她已经成了你们的少宫主,言语中多有得罪,现在向你道歉!你们的少宫主,和我早就认识……所以,只是想问问,她现在如何,在冰原宫过的可好?”
  
  知道赵雅成了少宫主,也明白,刚才的话语,的确有欠妥当。
  
  只要能知道学生的消息,道歉之类的,不算什么。
  
  “小子,本少和你说话,耳朵聋了?”
  
  陈乐瑶还没说话,张谦脸色就沉了下来。
  
  做为张家天才,走到任何地方,都被人尊重,不敢有任何轻视,这家伙倒好,直接不理会……让他怒火立刻燃烧起来。
  
  “我向冰原宫的朋友询问事情,和你没任何关系吧?怎么,你们张家的人,只要见到漂亮女孩,就喜欢横插一棒?”
  
  眉毛一扬,张悬冷冷看了过来,衣袖一甩:“谁惯的臭毛病?”
  
  给你脸了,还是怎么了?
  
  换做别的家族,过来找麻烦也就罢了,张家……哼,没找你们事,就不错了。
  
  居然还敢在这里耀武扬威……难道真以为,整个名师大陆,就你们厉害?
  
  “你说什么?”
  
  没想到对方非但对他不畏惧,还说出这话,张谦头上青筋崩起,随时都会爆炸。
  
  他的血脉尽管比张九霄精纯,但在家族的地位,依旧算不上太高,如果能和冰原宫拉上关系,以后受到重用,飞黄腾达,指日可待。
  
  正因如此,看到陈乐瑶与人闹出矛盾,立刻赶过来帮忙处理。
  
  本以为,报出家族和名号,对方会吓得立刻乖乖臣服,不敢反驳,做梦都没想到……非但不怕,还满是敌意!
  
  “说什么,你自己心里清楚,滚一边去,不然,惹我生气,不介意先教训你一顿……”
  
  摆了摆手,张悬冷喝。
  
  也就是他脾气好,不然,别说找麻烦,肯定看到张家人就出手了。
  
  “完了……”
  
  一侧的赵兴墨,身体一晃,差点没当场晕过去。
  
  这家伙刚说,他很低调,眨眼功夫就和冰原宫以及张家的人杠上了……
  
  这他妈也叫低调……真要高调,还不将圣子殿都拆了?
  
  “找死……”
  
  他郁闷的脸色发白,对面的张谦差点没炸开,一声怒喝,手掌凌空抓了过来。
  
  四周的空间,立刻像是粘滞在一起,一股强大到极点的力量,蔓延开来将张悬笼罩在内。
  
  不愧是张家天才,同样是出窍境巅峰,战斗力比当初的狠人更加强大。
  
  倒不是说,狠人不如对方,而是死亡数万年,再加上被青田皇封印,能够发挥的实力有限,远不如眼前这位,年轻力胜,又得到了最好的培育。
  
  “哼!”
  
  张悬眼睛一眯。
  
  对方实力,尽管很强,但他也不是二十多天前的吴下阿蒙,无论实力还是眼光,都增加了不知多少,正想动手,就看到一道剑芒呼啸而来,对张谦迎了上去。
  
  轰隆!
  
  气浪翻滚,剑气消散,不远处闷哼一声,似乎有人受伤。
  
  “张九霄,你好大的胆子,敢和我作对?”
  
  张谦一声怒喝。
  
  转头看去,就见张九霄冲了过来,站在不远处,脸色泛白。
  
  刚才硬接了对方一招,已然受了伤。
  
  他不过元神境巅峰,和出窍灵巅峰,相差了整整一个大级别。
  
  “张谦,大家都来参加圣子殿考核,希望能以和为贵……”强忍住胸口的窒闷,张九霄抱拳。
  
  张悬对他恩重如山,就算明知不敌,也不会退缩。
  
  “以和为贵?刚才有机会,现在没了……”
  
  面容狰狞,张谦眉毛一扬:“让开,不然,我不介意连你一起教训!”
  
  “那就动手吧……”
  
  张九霄上前。
  
  “你不是对手,还是我来吧……”
  
  拦住对方,张悬摇了摇头。
  
  他知道张九霄的意思,并非不自量力,也不是故意示好,而是想将事情拦下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
  
  张家,大陆第一家族,圣子殿的人脉极广,一旦得罪,必将寸步难行。
  
  将事情拦下,同一个家族的人,最多受点惩罚,不会造成太大影响。
  
  不过……虽然是好心,但并不知道,张悬根本就不畏惧张家,甚至……还想着找机会,好好教训他们一顿!
  
  “好了,要动手快点,我还赶时间,询问事情,没工夫和你墨迹!”
  
  阻止住张九霄,张悬淡淡看过来。
  
  “你……”
  
  没想到对方非但不畏惧自己的威胁,还让他赶快动手,张谦一声怒吼,再次抓了过来。
  
  真气呼啸,比刚才的力量更加强大,还没来到跟前,就发出阵阵闷雷之音,似乎要将空气打穿。
  
  “好强……”
  
  “张谦虽然不是张家,这次前来的诸多天才中最强的,却也不容小觑!”
  
  “是啊,正面遇上,最好躲避,不然,根本抗衡不住……”
  
  “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要倒霉了!”
  
  “就算想搭讪,也找个好一点的理由,现在好了,得罪了冰原宫和张家,估计就算通过考核,在圣子殿也待不长了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周围的众人,全都齐刷刷看过来,有的震惊,有的幸灾乐祸。
  
  大家一起参加考核,也就是竞争对手,看到有人倒没,开心都来不及,自然不会上前劝阻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没想到闹得这么大,陈乐瑶也秀眉皱起。
  
  之前,她只是觉得对方说话口无遮拦,没想到,口气这么大!
  
  张谦,她很早就听说过。
  
  今年二十六岁,修为达到了出窍境巅峰不说,对武技的理解,也十分惊人,更重要的是,战斗经验丰富,就算是她想要战胜都难,这个只有元神境巅峰的小子,与之对抗……这不是找麻烦吗?
  
  轰隆!
  
  众人震惊之中,张谦的掌风来到跟前,广场整齐的地面,被真气撕扯,碎裂出一道巨大的裂痕。
  
  “是中品巅峰武技,裂魂掌!”
  
  “这招不光有物质攻击,灵魂攻击也很强大,一旦被击中,会瞬间陷入昏迷,再无力反抗!”
  
  “裂石伤魂……这招在中品武技中,极其靠前了……”
  
  ……
  
  看到这招的威力,众人再次哗然。
  
  不过,声音还没结束,就听到对面的张悬,略带无奈的声音响起。
  
  “这就是你的招数?还不错,只是……我真的赶时间,没工夫和你玩,实在不好意思了……”
  
  声音结束,随即看到青年上前一步,手掌猛地向前一压。
  
  咔嚓!
  
  没有惊人的力量,也没有耀眼的气息,但不知为何,辉煌无比的一掌,与之一碰,立刻溃散。
  
  紧接着“啪嗒!”一声,张谦就像是被大山击中,趴在地上宛如一个蛤蟆,想动弹,都动弹不了,脸上写满了屈辱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“一招就将张谦击败?”
  
  所有人眼睛瞪圆,快要疯了。
  
  “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  
  红唇张开,陈乐瑶也满是不敢相信。
  
  “好了!”
  
  转过身来,张悬微微一笑:“捣乱的解决了,姑娘,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……你们少宫主,现在到底怎么样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