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陈乐瑶的态度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陈乐瑶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她的实力和张谦相差无几,后者被轻松拍的趴在地上,一动都不能动,也就说明,她在对方面前,也走不了一招!
  
      真要出手的话,绝对是自取其辱!
  
      不只是个元神境巅峰吗?
  
      怎么会这么厉害?
  
      冷汗涔涔而下,辛亏刚才张谦冲出来了,不然蛤蟆一般爬在地上的肯定是自己……真早这样,啥美女,啥身份都将不复存在,丢人都能丢死。
  
      “你到底什么人?”
  
      秀拳捏紧,忍不住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按照道理,这种实力的人,不应该默默无名,怎么从未听过?
  
      最关键的是,如此年轻就有这种实力,更来参加圣子殿选拔,应该大有身份和来头……怎么可能故意找麻烦?
  
      难道……他真的认识少宫主,是她的……追求者之一?
  
      “在下是从青源帝国来的一位七星名师,没什么名气!放心吧,没有恶意,只是单纯的想要询问一下。”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在青源帝国、鸿远帝国这样的地方,他的名气很大,但在这里,就算说出来,也没人知晓。
  
      “青源帝国?”
  
      陈乐瑶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的确是个小地方。
  
      八大封号帝国,这个帝国差不多最弱,距离这里又远,没想到,这么偏僻的地方,居然拥有如此厉害的天才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和我们少宫主认识?”
  
  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少宫主,似乎正是在青源帝国方向被找回来的,难道来冰原宫之前,和这位认识?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赵雅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学生,从天玄王国一步步走来,关系何止是认识那么简单?
  
      “她去了冰原宫,我有些担心,看到姑娘才想询问一下,并无其他意思。”
  
      笑了笑,张悬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的话,和你说一下也无妨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目光诚恳,停顿了片刻,陈乐瑶道:“其实少宫主的事,我也知道的不多,只知道她修炼十分刻苦,进步极快……虽然来冰原宫不久,实力却早已超过了我们,达到了高深莫测的地步,至于具体消息,我也不太知情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脸色一红。
  
      她虽然天资不错,在冰原宫小有名气,但身份和少宫主比起来,差的还是太远了。
  
      平时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,大半年的时间里,也就远远见过一面,就算让其详细说,也说不出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实力超过了你们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赵雅是纯阴体质,一旦开启,修为必然直线暴增,超过出窍境巅峰……的确不难。
  
      “看来我这位老师,也要加快速度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苦笑一声。
  
      身为老师,如果下次见面,连学生的修为都不如,真就有些羞愧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告知,打扰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身份差距,对方不知道也是正常,张悬不再多问。
  
      赵雅成了少宫主,修为又超过了出窍境,说明冰原宫并未亏待,这样,也就放心了。
  
      学生能够走的更远,变得更强,对他来说,也是一种肯定。
  
      手掌一抓,放开对张谦的压制,做了个礼节,转身回到之前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客气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直接离开,并未多说,甚至连自己都没多看一眼,陈乐瑶俏脸一红,满是尴尬。
  
      之前一直觉的,对方是不是故意搭讪,想搞好和冰原宫的关系,现在看来……根本不是!
  
      人家的确是来询问事情的。
  
      早知道如此,就不自作多情了,还连累了张家的天才……
  
      想到这,急忙看去,就见张谦失去了压制,挣扎着站起身来,脸上满是发狂和狰狞。
  
      “可恶……”
  
      牙齿咬紧,张家这位天才满是不甘。
  
      本来想在美女面前表现一下,顺便拉拢关系的,结果被一招打的趴在地上,丢人现眼,强烈的郁闷快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一招过后,也知道对方的实力,根本不是现在的他可以抗衡,虽然愤怒,却也不敢继续冲过去,自取其辱。
  
      “你没事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气的难受,就见一侧的陈乐瑶满是关心的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没事!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红,张谦想将手中的折扇打开,挡住脸蛋,却发现,扇子已经秃了半截,刚才的对碰,尽管结束的很快,威力还是太大了,普通扇子,根本承受不住,已然炸的面目全非。
  
      “没事就好,今天有劳张师替我出头了,不过,刚才那位朋友,应该也没恶意,还望不要记在心上!”
  
      陈乐瑶笑了笑。
  
      对方是替她出头,才弄的如此狼狈,尽管没帮上忙,还是挺感激的。
  
      至于之前的那位,是她误会对方,才冒出这幅局面,心中也满是羞愧。
  
      “没恶意?蔑视我们张家,就罪不容恕!”
  
      听到眼前的陈乐瑶替对方说话,张谦更加生气。
  
      “仙子不用多说,这已经和你无关,他侮辱我张家,更对我出手,已然不共戴天,不教训一顿,以后让我在圣子殿还有何威严?”
  
      身为张家子弟,才来到,还没通过考核,就被人当着这么多天才的面暴打一顿,绝对是最大的耻辱,不报仇雪恨,以后还有何种脸面待在这里?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陈乐瑶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  
  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事情发展到现在,的确已经和她没太大关系了。
  
      “张裕,你过去打听一下,这小子是什么来头,张九霄为何要帮他!”
  
      虽然愤怒,张谦并非鲁莽之辈,停顿了一下,转头吩咐一声。
  
      伴随话语,一个青年点了点头,悄悄走进人群?
  
      他这种天才,身边都有一些属下,好负责平时的琐事,张裕正是这样的人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不长,走了回来,抱拳禀告:“少爷,那家伙的消息我打听出来了,是青源帝国选拔出来的天才,鸿远名师学院的院长,曾闯青源帝国名师堂成功,天赋和实力,都是极强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的很多事情,都记录在名师堂,只要去查,很容易知道消息。
  
      “鸿远名师学院?不值一提!”
  
      轻笑一声,张谦眉头紧接着皱起:“不过,能闯堂成功,确实天赋不凡!”
  
      鸿远帝国这种小地方,所谓的院长,在他眼力,和某个村子里来的村长没太大区别,无足轻重,但是能够闯堂成功……就没那么简单了!
  
      闯堂,有级别和名师归属地的限制,也就是说,闯堂的名师,级别不能超过当地名师堂的最高等级,而且还必须是这个区域内土生土长,不能是总部下来。
  
      有这两条在,大陆自从有名师职业,数万年来,也只有寥寥几人成功,这家伙居然能够完成,天赋之强,堪称恐怖!
  
      “再厉害,也只是个乡下小子而已,少爷刚才要是动用血脉的力量,肯定不是对手吧!”
  
      张裕道。
  
      圣人门阀,最强大的不是天赋,而是血脉。
  
      “动用血脉,将其击败,的确不难!但是,每动用一次,对我损耗都很大,短时间内不能恢复,弄不好还会耽误考核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谦摇头。
  
      不是他不想动,而是不敢。
  
      一旦使用血脉,消耗太大,就算教训了这家伙,却因此耽误圣子殿考核的话……回到家族,也会被狠狠制裁。
  
      进入圣子殿,张家,也十分重视。
  
  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张裕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紧张!”
  
      哼了一声,张谦眼睛眯起:“知道是谁,先让他蹦跶两天也无妨,待圣子殿考核完毕,我进入精英班,还不是想怎么教训,就怎么教训?”
  
      “这倒是……”恍然大悟,张裕忍不住点头。
  
      圣子殿的新生,会按照考核的成绩进行分配,其中有精英班,也有普通班,实力、天赋不同,培养的方式也不尽相同。
  
      精英班,集合了诸多天才中的精英,可以当成圣子培养,拥有更大机会,进入内院。
  
      而普通班,就相对稍弱了。
  
      张谦的目标,只有一个,不光是通过考核,还要顺利进入精英班,成为所有学子之中,最巅峰的存在!
  
      “成为精英,权限变大,完全可以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!玩腻了,再出手教训,让他知道……张家的人,不容得罪!”
  
      目光一寒,张谦冷冷一笑,突然响起了什么,转头看过来:“对了,那小子叫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说了这半天,甚至还打了一场,到现在都不知道,对方到底叫什么名字。
  
      “他也姓张,不过不是我们家族的……叫张悬!”
  
      想了一下,张裕道。
  
      “张悬?你说刚才那个青年,叫……张悬?”
  
      张谦还没说话,一侧的陈乐瑶突然愣了一下,急忙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是,就叫张悬!一个从天玄王国走出来的下等人,居然也有脸姓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冷笑一声,张裕哼道,话语未落,就感到身体一僵,随即被一股冰寒的力量笼罩在内。
  
      紧接着,就看到一个手掌抽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一声脆响,张裕横着飞了出去,重重摔在地上,牙齿掉了一地,不停的吐血。
  
      “乐瑶仙子,你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张谦上前一步,拳头一紧。
  
      刚才出手的正是陈乐瑶,怎么刚说好好的,眨眼功夫就翻脸了?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,张谦,管好你的人,还有你自己,如果以后再给我发现,对张悬张师不敬……小心我冰原宫,与你彻底翻脸!”
  
  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陈乐瑶秀眉扬起,发出不容反驳的声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