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我不是故意的
    听到喊声,水师姐见鬼一样的表情,转头看了一眼喊得正开心的青年,再也忍不住,一口鲜血狂喷而出。
  
      尼玛……
  
      其他人的合作,来的都是靠谱的强者,这货,什么鬼?
  
      加油,巴扎嘿……
  
      巴扎你个仙人板板啊!
  
      我都快被打死了,让你出手,非但不上场还在旁边这样喊……我需要你加油啊?
  
      要的是动手,动手,动手!
  
      娇躯气的不停颤抖,水师姐都觉得快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义殿考核,前后脚进入,考核巷会自动判定合作,这点只要是圣子殿的人,几乎都明白,就算不懂,肯定也会问吧……我们都双人模式开启,一起刷怪了,你站在一侧动都不动,跟挂了一样,有这么合作的吗?
  
      本以为,这家伙和她合作,是为了讨好,获得倾心,现在看来,根本没那个心思……这不是讨欢心,而是讨命啊!
  
      不然,干嘛引来了两头傀儡,自己却上都不上?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心态爆炸,想要骂上两句,不过,眼前的傀儡根本不给喘息的机会,第一个出来的那头,再次一拳碾压而至。
  
      四周的空气被压缩的宛如随时都会爆炸,知道再分心,可能会被当场打死,水师姐全身汗毛炸起,再次施展出秘法,娇躯拧转,水蛇一般,在空中转了几圈,满是狼狈的从拳风下逃脱。
  
      停住脚步,不停喘息,脸色更白了。
  
      她的秘法,是血脉力量,每动用一次,都会损失极大,休息很久才能恢复,这一个月的考核,一直没用过……本想着,今天适应了对方的战术,一举通过,创造记录……
  
      做梦都没想到,被这二货连累,孤身对抗两个傀儡,连续施展两次,体能已经接近了极限。
  
      “不行,这样下去,会被打死,难道要认输?”
  
      面容发白,秀拳捏紧,眼中满是不甘。
  
      挑战了一个月,好不容易将对方的招数全部熟悉,本想着,今天动用血脉力量,可以轻松过关……却出现这种结果,是她不愿意看到的!
  
      血脉一旦使用,最少一个月,无法再来……耽误的事情实在太多了。
  
      “让这家伙牵引一个……我想办法,干掉一个,剩下的就容易了!”
  
      喘着粗气,心中推敲。
  
      认输,实在不甘心,就只能冒险了。
  
      一直在旁边喊“加油”“巴扎嘿”的家伙,实在不靠谱,不过,自己只要将傀儡引过去,做为合伙人,对方肯定也会遭到攻击,只要能将其中一个牵制住,就可以想办法,将其击溃!
  
      然后齐心对付另外一头,或许……能改变现在的危局,一举获胜。
  
      当然,给对方吸引来傀儡,肯定让其陷入危险,可现在也没有其他办法了!
  
      “只要这个靠谱的家伙能够坚持十几个呼吸……我就能用之前设计好的方法,击溃其中一头,到时救他应该来得及……哼,谁让他害我,吃点苦头也不算什么!”
  
      轻哼一声,心中有了计较。
  
      想到这点,也不犹豫,娇躯轻轻一抖,如同琴弦般晃动了两下。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不知施展了什么身法,身体像橡皮筋被拉长反弹一般,霎那间,从原地消失,下一刻,已经出现在张悬不远处。
  
      “加油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正在呼喊,见她突然来到跟前,忍不住一愣。
  
      “帮我对付一个!”
  
      见他一副懵懂的表情,虽然生气,水师姐却也知道,有害人的嫌疑,忍不住提醒。
  
      “对付?”
  
      张悬还在奇怪,就见两头傀儡已经窜到跟前,剧烈的压迫感,涌遍全身。
  
      咔嚓!
  
      其中一头傀儡,一拳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算犯规吧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愣住。
  
      他就是个看热闹,打酱油,顺便学习的,将傀儡吸引到跟前,这不等于,帮她过关?
  
      这样会被判处失去资格吧?
  
      不过,看傀儡攻击的速度,也知道现在不是奇怪的时候,头颅一闪,已经躲过了攻击,同时向不远处的女孩看去。
  
      就见她正在对战另外一头。
  
  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一股特殊的力量急速升起,好像她的气力在短时间内发生了变化。
  
      “就闯个巷子……至于这么消耗吗?”
  
      知道肯定用了比刚才更厉害的秘法,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秘法虽然能短时间内暴增实力,却也有很大的弊端。
  
      对人体的伤害实在太大了,一旦结束,很容易精神、真气、肉体全部崩溃,短时间内难以恢复,甚至对寿命,都有一定的影响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他从不使用。
  
      当然……最主要的是不会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个女子,一连使用几次,都吐血了,还要用,简直就是拼命!
  
      摇摇头,正不知如何示好,就见眼前的傀儡再次咆哮,狠狠撞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一拳没打中,让其很恼怒。
  
      “先别忙,你是她考核的对象,跟我没关系,打错人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伸出一根手指,张悬顶住对方冲过来的脑袋,让其拼命挣扎,无法前进,同时,苦口婆心的教育。
  
      这谁设计的通道,傀儡的眼睛实在太瞎了吧!
  
      只是跟进来,看对方如何考核,如何过关,考核还没开始,你对我又挥拳,又咆哮,干什么?
  
      吼!吼!
  
      被一根手指挡在外面,傀儡满是愤怒,爆炸的气息四处激荡,全身力量运转到极限,双臂快速的摆动,如同飞轮。
  
      不过,他的头被张悬一根手指点住,哪怕手臂摆的再快,也伤不到分毫。
  
      反倒像风扇一般,很是凉快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应该不算动手,没违规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傀儡对他动手,他并未反击,而是将其固定住,应该不会判定破坏考核,不然,万一因此失去资格,岂不白来一趟?
  
      控制住这头傀儡,再次向正在战斗的女孩和傀儡看去。
  
      施展了秘法的水师姐,表情看起来很差,但实力却飙升不少,尤其是攻击力,比刚才强劲了接近一倍。
  
      嘭嘭嘭嘭!
  
      之前各种躲避,找机会反击,而现在和对方硬碰硬,四周的空气乱炸,阵法都有些晃动。
  
      “这秘法是很强,不过……她擅长的是水属性功法,与之硬碰,是舍本逐末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对战斗的理解,就算不用图书馆和明理之眼,也绝对达到了大宗师的级别,眼前这位女孩,修炼水属性法诀,水,包容万物,她却用来硬碰硬……
  
      明显已经违背了最根本的原则。
  
      “这样尽管能短时间内将傀儡击败,但……自己也会受到功法的反噬,甚至信心都会随之动摇……”
  
      修炼者,最重要的是对自己的功法有信心,她修炼的是水柔之技,却通过特殊方法,变得硬碰硬,宛如钢铁……明显是在和心中的信念抗衡。
  
      就算能胜过傀儡,也等于失去了信念和坚持,伤害极大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见了,坐视不理也不太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摇了摇头,张悬忍不住开口:“那个……水师姐,你这样不行的!”
  
  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心太软了。
  
      可……他就是这样一个善良而又富有爱心的人,实在没办法更改。
  
      “不行?”
  
      正咬牙和傀儡战斗的水师姐,忍不住一愣。
  
      她本以为,吸引了一头傀儡过去,对方肯定会被追的抱头鼠窜,怎么没想到,对方声音如此清晰,还说她不行……她一个女的,有啥不行的?
  
      这个词,还是用在你身上吧!
  
      心中冷哼,不过,还是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扫了一眼。
  
      身体一僵。
  
      将她快要打的吐血的傀儡,此时脑袋正靠在对方的手指上,泼妇一般的挥舞着手臂,双腿不停奔跑,地面都被刨出一个大坑,但就来不到对方跟前。
  
      什么情况?
  
      刚才跟我打的时候,不是很凶猛吗?
  
      怎么现在弄的跟情人之间,撒娇一般?
  
      难不成,这个其貌不扬,只有出窍境初期的家伙,并非过来捣乱的,而是……高手?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震惊的不知如何说话,旁边的傀儡却不等她,再次攻击而来。
  
      顾不上多想,只好迎了上去。
  
      因为太过仓促,没有刚才的准备,连续后退了几步。
  
      “我哪里……不行?”
  
      只觉得胸口发闷,体内气血沸腾,强忍住鲜血喷出,水师姐咬牙。
  
      “和傀儡硬碰硬,是错误的方法,以你的实力,不用这样,也能将其击败的!”
  
      张悬解释。
  
      呼啦!
  
      风声烈烈,再次被对方拳风扫中,水师姐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,火辣辣的疼痛。
  
      身影闪烁了两下,躲避过攻击,银牙咬紧,再也按耐不住:“怎么打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我指点你,不算违规吧?”
  
      张悬迟疑。
  
      “不算……”水师姐气的身体一晃。
  
      双人模式,两个人一起打,都不算违规,指点肯定更不算了!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正想说出自己的战斗技巧,就听到眼前的傀儡再也忍不住,一声暴怒。
  
      吼!
  
      居然挣脱了他手指的力量,冲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吼什么吼,看不见我忙着吗?”
  
      面带不悦,张悬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啪!
  
      傀儡脑袋在脖颈上转了两圈,直接飞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噗通!
  
      倒在地上,不停抽搐,失去了战斗力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随便一抽,就将这家伙脑袋抽飞,眼睛瞪圆,张悬嘴角一抽,满是尴尬:“好像劲用大了,我真不是故意的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