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一十九章 名字不好听
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一晃,水师姐秀目瞪圆,只觉得再次有血在咽喉中来回游荡,快要吐出:“闯、闯癸字巷?”
  
      癸字巷是最差的巷道,实力最弱的才去……你一瞬间击败两头傀儡,丙字巷过得都这么轻松,闯这地方干什么?
  
      别人都是向前走,这家伙向后退……
  
      刷成就感吗?
  
      “是啊,这里的秘籍不好,我想去癸字巷看看!”
  
      张悬一脸认真。
  
      同级别的秘籍,越高深,数量越少,而他的要求是,数量多就行……所以,看完了丙字巷的,满是失望,觉得之前选错了,应该去最低级别的。
  
      这地方的书,肯定会很多,对他来说,用处比这里的更大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水师姐抓头发。
  
      神经病吧?
  
      丙字巷里的秘籍,每一本都高深莫测,虽然比不上他们家族的祖传功法,却也不差太多了……如此珍贵的东西,你居然说不如癸字巷的那些垃圾?
  
      脑子到底怎么想的?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你继续抄录,我先走了!”
  
      不去管对方想些什么,张悬不再多说,抬脚走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一边走一边叹息。
  
      这一趟算是浪费时间了。
  
      走出丙字巷的房间,再次回到了前台,除了刚才那个小姑娘,又多了一个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没事?”
  
      见这家伙这么快回来,身上完好无损,青雨愣了一下,有些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肯定会被打的面目全非,凄惨无比,怎么会一点事都没有?
  
      丙字巷可是水师姐都很连续这么久都没通过的地方。
  
      “有事?会有什么事?”不知道对方为何会这样问,张悬愣了一下,手腕一翻,继续取出一百精元上品灵石递了过来:“这是灵石,我再闯一次!”
  
      “再闯?”
  
      疑惑的看来,青雨皱了皱眉:“闯关,一天只能一次,失败了没办法继续!”
  
      这种闯关,失败就是失败,不可能一次认输,第二次又冲过来,一次次这样玩,巷道也承受不住。
  
      因此,一天一次,已经是极限了。
  
      正常情况,闯关一次,通过了,肯定不会回来,没通过,也必然凄惨无比,第二天能不能动,都还未知,连续闯关一个月的,这么多年,也就这位水师姐如此执着。
  
      “我不闯丙字巷!”张悬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……”青雨松了口气:“那闯什么?丁字巷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,癸字巷!”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癸字……”
  
      青雨无语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刚才一来到就闯丙字巷,还以为多厉害,现在看来,应该是没敢参加……最后想了想,还是癸字巷算了!
  
      出窍境初期,说实话,癸字巷都难……
  
      看来他也不是那么不知天高地厚,还是能够想明白的。
  
      “我早就说让你闯这个,非不听,这下明白了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笑了笑,取出一个卡片递过来:“对了,刚才给你的闯关卡呢?不管用没用,都要回收的!”
  
      接过对方手中的闯关卡,张悬手腕一翻,将刚才的卡片递了过去,转身向闯关的地方走去。
  
      他一走,之前的服务员就来到跟前:“这就是你说的那个,色胆包天的家伙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”青雨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看起来还蛮帅的,不过,癸字巷的实力,去闯丙字巷……的确是不知天高地厚!”服务员笑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一看就是个不缺钱的主,打算去找水师姐,估计碰了一鼻子灰,意识到自己的实力,才过来闯癸字巷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分析了一番,青雨摇了摇头,捏住手中的卡片,正打算扔回柜台,突然一下愣住。
  
      “这卡片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也低头看去,一看之下,服务员身体陡然僵直:“透露金色纹理……这是通过考核,才有的特殊纹路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和青雨对望了一眼,各自喉咙发干,声音有些苍白。
  
      “难道……丙字巷,他……通过了?”
  
      丙字巷的难度,作为考核人员,他们知道的十分清楚,圣子殿这么多天才跑过来,都无功而返,每年都不一定能出一个通过的,这位只有出窍境初期的家伙通过了?
  
      怎么可能做的到?
  
      如果他通过,水师姐呢?
  
      提前去的,为何到现在都没见到踪迹?
  
      “我过去看看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沉思了一下,觉得实在难以置信,青雨站起身来,打算去丙字巷看一下。
  
      只要找到水师姐,应该一切都明白了。
  
      “别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才起身,还没离开,就被刚才的服务员拉住,疑惑的看了一眼,就见她的手指向前指去。
  
      顺着看去,突然整个人一呆,就见刚才去癸字巷的青年再次来到跟前,一脸笑容的取出一百灵石和一张卡片递过来:“麻烦给我一个壬字巷的卡片!”
  
      青雨愣了一下,取出卡片递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谢谢!”青年一脸优雅的转身离开。
  
      “癸字巷他……也闯完了?”
  
      低头看向掌心对方刚还回来的那枚卡片,青雨嘴角再次一抽。
  
      癸字巷,就算简单,也没这么快吧?
  
      一个来回多久?
  
      一分钟?
  
      两分钟?
  
      反正不到三分钟……这么短时间,来回走路就要两分半……也就是说,他只花费了十几秒的时间,就通过了癸字巷?
  
      咽了口唾沫,和服务员二人对望,各自从眼中看出了惊恐。
  
  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,就听青年笑盈盈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不好意思,又来打扰了,麻烦给个辛字巷的卡片,谢谢!”
  
      哆缩了一下,青雨递来卡片,将对方的灵石和卡片接过,看完之后再次一晃。
  
      又通过了……
  
      难不成辛字巷、癸字巷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区别?
  
      都这么快?
  
      嘴巴张开,宛如掉到岸上的鱼,想要和服务员确认一下,是不是在做梦,就见青年再次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给个庚字巷的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青雨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服务员。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“呼!终于抄完了!有了这套《水波玄纹功》,结合我之前的修炼功法,实力肯定能再进一步!”
  
      揉了揉有些发酸的手掌,水师姐微微一笑。
  
      青年一离开,她就开始抄录,花费了二十多分钟,这才抄完,一本厚厚的功法,手都有些酸了。
  
      虽然,这么长时间凭借她的记忆,上面的内容也能全部记下,但是如果想仔细研究的话,还是抄下来,比较稳妥。
  
      这种级别的功法,差一个字,意思都会差很远,她可不想冒险。
  
      毕竟,丙字巷,闯了一个多月都没成功,要不是那个青年,这本秘籍,都没机会能够看到。
  
      机会难得,不能浪费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他……闯完癸字巷了吗?以他的实力,应该很简单吧!”
  
      将圣子殿的秘籍放好,水师姐走出大殿,向前台缓缓走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刚来到跟前,就看到了不对劲,之前活泼可爱,见人就很高兴的青雨,此时僵尸一样的坐在凳子上,双眼直勾勾的,似乎魂魄都丢了。
  
      她旁边的服务员也好不到哪里去,嘴巴张开,宛如下巴掉了,老半天都合拢不了。
  
      “青雨……你们这是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水师姐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水师姐,你终于来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看到她出现,青雨激动地快要哭了,急忙举起一张卡片:“刚才那位张悬张师,跟在你后面去了丙字巷,真的通过了考核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他实力很强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水师姐点头。
  
      经过二十多分钟的调息,她也恢复了不少,虽然脸色依旧难看,却没之前那么狼狈了。
  
      “看样子是真的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白,青雨坐在凳子上,手掌碰了一下桌面,就听到“哗啦!”一声,一堆卡片倒塌下来,掉的地上到处都是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……”
  
      愣了一下,水师姐随手捡起一张,嘴角一抽:“这些都是闯关的卡片?而且……都闯过了?”
  
      连续一个月在这里闯关,知道卡片上显示什么样的条纹,是通过考核。
  
      刚才来的时候,还没这么多,怎么突然多了一堆?
  
      “是啊……都是那位张师闯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青雨木然的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他闯的?”
  
      眼睛瞪圆,水师姐手掌一抓,真气射出将桌上的卡片全部抓在掌心。
  
      “癸字巷、壬字巷、辛字巷、庚字巷、己字巷、戊字巷、乙字巷……他闯了这么多?”
  
      面容再次一白,水师姐娇躯也开始晃动起来。
  
      她就抄书,抄了二十来分钟,对方直接闯过七个巷子?
  
      怎么会这么快?
  
      难道不会消耗真气,不会累吗?
  
      “是啊,他一口气闯了这么多……”青雨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他现在在哪?”
  
      水师姐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正在闯甲字巷!”青雨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甲字巷?”
  
      水师姐急忙低头看一眼,掌心的诸多卡片中的确没有甲字巷的,也就是说,这个最高难度的关卡,对方还没闯过。
  
      “不对……他丙字巷、乙字巷都闯了,为何丁字巷没闯?”
  
      又将手中的卡片翻了一遍,眼中满是疑惑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从癸字巷开始,所有巷道都闯了……干嘛留一个丁字巷不去?
  
      “呃……”
  
      停顿了半天,脸色涨红,青雨咽了口头唾沫,道:“他说……这个巷的名字不好听,他一个堂堂七尺男儿,闯着没意思……就没去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水师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