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心塞的剑秦生
    “试试真正的一剑破海吧!”
  
      眼睛放光,张悬一声呼啸,大手凌空一抓。
  
      刚才施展的,只是灵虚三剑中的剑意,并未用尽全力,此刻见对方抵挡起来十分轻松,再无迟疑。
  
      噼里啪啦!
  
      一阵空间撕裂的声音,一百多柄中品圣器长剑呼啸着飞了出来,安静的悬浮在空中。
  
      “去!”
  
      眼中纹理闪烁,一套繁琐复杂的剑法,笔直向前刺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一剑破海虽只是一招剑法,但却是借助108柄长剑组合成的巨大剑阵,每一柄都蕴含了一套剑招,加在一起,宛如千军万马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剑图化作海洋,覆盖而下,无数道剑气,纵横捭阖,霎那间就将整个房间,笼罩在内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剑老人的绝招?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挡住对方的剑气,正觉得十分轻松的剑秦生,突然看到一张剑图,覆盖而下,瞳孔收缩,差点没晕过去。
  
      他虽从未见过剑老人,但是作为以前的用剑强者,早就听闻过姓名,也听说过他的绝技。
  
      甚至当初四处游历的时候,还专门去过剑池学习过一段时间,发现理念不合,才就此作罢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这家伙的传承早已断绝,做梦都没想到,眼前这位青年施展了出来,而且青出于蓝胜于蓝,比传说中的更加强大,更加锋芒毕露。
  
      最关键的是……刚以为对方没有合适的兵器,送了一柄,做梦都没想到,一眨眼拿出这么一大堆来。
  
      你有这么多,干嘛拿那个上品级别的?
  
      面皮抖动,再也顾不上其他,双手张开,剑气从指尖射出,眼前流水模样的屏障,顿时变得更加厚重。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刚做完这些,一百多柄长剑就刺了过来,巨大的冲击力,落在屏障上,“咔嚓!咔嚓!”一连串脆响,后者出现了裂痕,紧接着玻璃般碎裂。
  
      “这些剑气如何知道我流水剑诀中的缺陷?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一颤。
  
      他刚刚施展的剑诀,宛如流水,抽刀难断,对方却能一下击碎,说明找到了漏洞和缺陷,让其再难维持流动的状态。
  
      当初和张家那位用剑高手比试,他如此实力都无法做到这点,眼前这位到底怎么做到的?
  
      满是震惊,想要阻止这件事情发生,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,上百柄长剑布制成的剑图,四面八方,狂涌而至,如同暴风雨,汇聚成洪流,透过招数中的漏洞,狠狠刺在身上。
  
      “噗!”
  
      喉咙一甜,倒飞而出,“砰”的一声贴在墙壁上。
  
      呼啦啦!
  
      布置在四周的封印,在巨大的冲击力下,发出一声声脆响,似乎随时都会爆炸。
  
      呼呼呼!
  
      人贴在墙上,攻击还没有结束,剑影重重,又一连数百道力量,接二连三的打了过来,犹如浪潮,一波比一波强势。
  
      整个房间,像是亮起了七色彩虹,晃的眼睛看不清楚,剑秦生的身影被剑芒彻底笼罩。
  
      轰!
  
      封印再也承受不住,轰然炸开,房间没了阵法的加持,也发出“吱呀”的声音,再也坚持不住,轰然倒塌。
  
      碎石飞溅,烟尘激荡。
  
      悬浮在空中的剑秦生想要逃走,都来不及,剑影不停落下,每一招都打在他招数的漏洞之处,防备都做不到。
  
      轰轰轰!
  
      身影不挺倒退,连续撞塌了,七、八间房屋,才停下来。
  
      “呼!”
  
      一口气吐出,张悬面容发白的收回手掌,这才觉得浑身疼痛,连抬起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。
  
      刚才只是心中推演,并未实际运用,真正施展出来才知道,这招威力有多恐怖,而且攻击到了最后,以他现在的力量居然无法控制,直到消耗干净体内的最后一点真气。
  
      “太可怕了,身不由己,以后还是少使用为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头上冒出冷汗,张悬忍不住有些心悸。
  
      这招施展到最后,已经不受他控制。
  
      倒不是说招式有什么问题,而是他的实力还是太低了,不足以完美发挥,就好像孩童拿起铁锤,威力很大,但是挥舞下去,想要收手亦难做到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就是这种拿铁锤的孩童,一剑破海,全力施展,不将体内真气彻底消耗干净,根本无法收回。
  
      修炼了封圣解的真气,能达到圣域,几乎从未用光过,现在却涓滴不剩,足见这招到底有多么恐怖了!
  
      与人对战,真气消耗干净,将会十分危险,弄不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
  
      “对了,剑秦生前辈不会有事吧?”
  
      刚才只顾着自己打的爽了,没注意对方的情况,看着眼前满地的废墟,张悬忍不住有些担心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虽然嘴上说,不压制修为,却也将力量压低了,万一承受不住,被活活打死,自己岂不成了杀人凶手?
  
      呼!
  
      这种担心的情绪,还没彻底升起,就见一个人影从废墟中飞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正是剑秦生。
  
      此时的他再也没了高手的模样,身上的衣服破了好多处,满身的剑孔,说不出的狼狈。
  
  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嘴角一抽,张悬急忙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我没事!噗!”
  
      尴尬的笑了一下,话没说完,再次一口鲜血喷出,紧接着“噗通!”一下,剑秦生就从空中掉了下来,一头扎在泥土之中,满身的尘土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的内心是崩溃的,按照正常情况,以他的实力,对方的剑招,就算再强大,也不能伤其分毫。
  
      但他只动用了百分之一的力量,而且流水剑诀被击中缺陷直接破掉,毫无防备之下,没当场挂掉,已经命很大了。
  
      躺在废墟里,服用了一枚丹药,过了老半天,才缓缓恢复过来。
  
      站起身来,看向四周,心中一阵郁闷。
  
      本来是想看一下对方确切实力,和对剑法的领悟,结果被一招打成这样……幸亏没人看到,不然丢人都丢死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“老师,你没事吧?”
  
      “老爷,发生了什么事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人干的?别让凶手逃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在暗自庆幸,就听到四周嘈杂的声音响起。
  
      转身看去就见水千柔、谢师兄等弟子,和一群管家、护卫,正眼巴巴的站在不远处,齐刷刷的看过来,满是担心。
  
      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
  
      眼前一黑,剑秦生差点摔倒。
  
      刚想着,没被人看见,就看到密密麻麻接近上百人,这是整个府邸的人都来了吧!
  
      搞什么?
  
      “张师说老师你受了伤,让我们过来看看,谢师兄以为出了什么事,不太放心,就将他们都喊了过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水千柔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捂住胸口,剑秦生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。
  
      将他打得这么惨,倒也罢了,还喊来学生、下人围观……
  
      过分了啊!
  
      “我并未受伤,只是刚才演练剑法的时候不小心将房屋震塌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脸一红,满是尴尬的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没受伤?”
  
      谢师兄和水千柔等人对望。
  
      浑身剑孔,鼻青脸肿,如此狼狈……这只是演练剑法?
  
      “咳咳!张师人呢?”
  
      知道学生们想些什么,剑秦生咳嗽了一声,转移话题。
  
      刚站起来,就没看到对方,人怎么不见了?
  
      “张师说,看了老师的书籍,十分感激,有了些领悟,就回去修炼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水千柔道。
  
      “回去修炼了?”
  
      剑秦生觉得更心塞了。
  
      将这里弄得一团乱糟,将自己打成重伤,自己却偷偷跑了……还感激,有这么感激的吗?
  
      “对了,老师,张师临走的时候给了这个,说让我亲手交给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满是郁闷,恨不得将那家伙抓回来教训一顿,就见水千柔上前一步,递来一本书籍。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,手掌一抓,将书籍拿到掌心,随手翻开,只看了一眼,就全身一震,脸上浮现出难以置信的颜色。
  
  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剧烈的颤动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本书,墨迹才干,很显然是刚刚书写完毕的,上面详细指出了他修炼中的错误,以及对剑诀领悟上的误区。
  
      甚至有许多,是他疑惑了许多年,却无法解决的难题……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按照这上面书写的修炼,他的实力绝对能够再进一步……
  
      “和我对战了一招,我都没怎么出手……就看出这么多问题?”
  
      捏住手中的书本,剑秦生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身为剑道大宗师,更是圣子殿的老师,他经常给别人讲解剑术,指点修为,正因如此,眼力也十分厉害,同级别不少名师都远远不及。
  
      即便如此,对于他自己的问题也无可奈何,眼前这位只看了一眼,就全部找出,而且给予了解决的办法……
  
      这眼力和对剑道的理解也实在太恐怖了吧!
  
      “难怪能在如此年纪就领悟两种真解,对剑道的理解,我远远不如……”
  
      直到此刻,终于明白为何对方能够这么快得到自己先祖剑意的认可,并创出这么强大的剑法了。
  
      单凭这种对剑的理解和领悟,就是他都远远不能及的。
  
      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。
  
      “或许……这才是真正的天才吧!”
  
      感慨一声,心中有些黯然,正想将书籍收起,突然想起一件事,眼睛一亮:“对了!”
  
      “对剑道领悟的如此深奥,如果带着他去张家……或许能报当初的一箭之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