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杀机
    一直以来,张悬都以“杨玄”的弟子自居,本以为,只是杜撰的名字,做梦都没想到,居然是真的!
  
      名师堂总部竟然真有一位,叫杨玄的名师,而且……还是三大太上长老之一!
  
      随便编个名字,都能撞到枪口上?
  
      难怪……洛乘辛当初要教训他,听到“杨玄”的身份,如此慌张!原来并不是他伪装的好,而是……实打实就有这样一个人,所以才能惊恐,先入为主的感到害怕!
  
      一路走来,只要报出师父,名师堂就主动将消息隐瞒下来,恐怕正是上报到上面,一看牵扯到太上长老……不在追究,反而主动将消息压下!
  
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直以来,都觉得是不是自己装得太好了,才让人不敢找麻烦,不敢觊觎他的天道功法,原来……是真有杨玄这个人!
  
      自己偷偷借用了对方的名头,狐假虎威,扯了虎皮,才一路走的这么顺畅!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么巧?”
  
      心中震撼,依旧有些不敢相信。
  
      当初说出“杨玄”这个名字,完全是随口编的,怎么这么巧……真有如此强悍的一位存在?
  
      “天道图书馆,一定是它……”
  
      心中一动,精神急忙沉浸识海。
  
      再次回到图书馆的门外,正上方五个大字,带着亘古久远的气息,如同从另外一个世界破空而来,给人一种沧桑难以言语之感。
  
      “天地造化……一切符合自然,当初的无心之说,实际上却应验了,一切皆在天道控制之下,皆有规律……”
  
      肌肉绷紧。
  
      他可不相信,这位“杨玄”是凭空出现,恐怕当初心中想到要伪装,图书馆,就已经将一种潜意识融入了脑海,让其脱口而出这个名字。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……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!
  
      天意不可违,天道不可改!
  
      “我虽然掌控天道图书馆,但……如果天道想要抹杀我?会不会一样,不可违背?”
  
      身体一冷,想到一种可能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,张师?你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正在胡思乱想,耳边响起一个声音,抬头看去,就见云连海看过来,似乎有些担心。
  
      “哦,我没事!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脸上恢复笑容,将心中的震惊和担忧完全掩饰下去。
  
      心境达到他这种境界,真想掩饰内心波动,外人根本看不出来。
  
      天道图书馆是他最大的秘密,绝不能让人知晓。
  
      “刚听到,冯子轶居然有如此背景,吓了一跳,没回过神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尴尬挠了挠头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我第一次听到,说实话,也震惊的无以复加。名师堂总部的太上长老,一个比一个神秘,就算总部的人,都没几个见过的,这位竟然能得到指点,收为亲传,这份机遇,的确不是人人都有的!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云连海突然有些好奇的看过来:“对了,张师,你能在如此年纪,就拥有这种天赋和实力,应该也有老师指点吧?不知贵师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对方不是张家的人,却拥有不弱于张家天才的天赋和修为,肯定也师出名门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嘴角一抽。
  
      换做以前,他肯定会直接开口,我师“杨玄”,现在刚说完冯子轶,再这样说,对方要问这家伙是不是你的师兄……岂不没办法回答?
  
      “不方便回答就算了,一些隐士高人,不愿意学生将自己挂在嘴边,避免狐假虎威,对成长不利!”
  
      云连海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他只是随口一问,并不是刨根问底。
  
      毕竟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他们之间的关系,还没达到那种地步,不想说,也很正常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!”
  
      松了口气,张悬抱拳。
  
      “不用客气……”
  
      笑了笑,云连海不再多说。
  
      几人又聊了一会,便各自修炼。
  
      张悬也压住了心中的惊恐,闭上眼睛,缓缓巩固刚刚突破的实力。
  
      对于他来说,现在想这些,不切合实际,最好的办法就是,快速提升。
  
      一切都是假的,实力才是真的。
  
      一路无话,连续飞行。
  
      期间,悄悄询问了袁晓,不过今年,他一直在圣子殿,没回过家族,对新来的天才袁涛,并不知情。
  
      张悬满是惋惜,只好作罢。
  
      五天后,七彩天鹤停了下来,入眼处,是一个连绵起伏的山脉,一眼看不到尽头。
  
      经过这几天的修炼,之前突破的修为彻底巩固下来,没有灵石帮助,尽管没再做进步,但适应了修为,战斗力变得更强。
  
      如果剑秦生再像之前一样,控制力量和他比试,弄不好一招之间就能斩杀,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“洞虚葫所在的地方,就在这里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吩咐一声,七彩天鹤在一个山谷停了下来,洛玄青向下一指。
  
      顺着看去,就见一条峡谷,如同缠绵的巨蛇,笔直向前方蔓延,不知多远,四周群山起伏,将这里彻底遮掩,不飞到空中,根本发现不了。
  
      “聚风汇水,是能产生灵脉的地形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心中一动。
  
      他对阵法理解,早就达到了八星巅峰,这条峡谷,将四周山脉全部连接起来,形成了一个汇聚灵气的所在。
  
      “不过,灵脉,似乎被人更改了,无法形成灵矿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再次看了一会,眉头皱起。
  
      山谷能够汇聚灵气,按照正常情况,时间久了,必然会出现灵矿,但也不知是被人开采过,还是出现了什么问题,整个地脉被彻底破坏,虽然还能汇聚灵气,灵矿却是不可能有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下去吧!”
  
      心中奇怪,天鹤身体一晃,飞了下去,很快,众人落在峡谷的入口处。
  
      “这里叫【地灵峡谷】,因为灵气充足,圣兽极多,一些达到圣域八重的都盘踞其中,所以,我们不能直接飞进去,否则,遭到袭杀,谁都逃不掉!”
  
      洛玄青道。
  
      张悬咋舌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七彩天鹤,就是他见过最强大的圣兽了,没想到这峡谷中,还有更厉害的。
  
      名师大陆果然藏龙卧虎,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想想也就明白,要不是这个山谷拥有如此强大的圣兽,所谓的洞虚葫,也不会留到现在,早就被人发现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大家进入其中,尽量收敛气息,不要留下痕迹,不然怕还没到地方,就遇到麻烦……”再次交代一句,洛玄青安排好天鹤在空中接应,当先向里走去。
  
      众人紧跟其上。
  
      张悬因为修为最低,被安排在了中间,一旦出事,也能有所照应。
  
      峡谷安静,步入其中,只能听到四周呜咽的风鸣。
  
      谷内的灵气的确比外界要浓郁一些,不过,因为地形的缘故,无法聚拢,修炼之类的还可以,想要形成矿脉,就几乎不可能了。
  
      跟在洛玄青身后,明理之眼蠕动,张悬向四周看去。
  
      山谷内,一道道灵气缓缓流淌,如同河水,十分安静。
  
      “这地方能让洞虚葫成长?”
  
      越看越觉得奇怪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清楚洞虚葫的生长环境,但之前洛玄青说过,需要灵脉才能存活,这里的灵气分散,也-+没有灵脉,怎么长出来的?
  
      “其实我们已经处于那位高人布置的阵法之中了!”
  
      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,洛玄青传音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阵法之中?”
  
      张悬震惊。
  
      他对阵法的理解已经达到了八星巅峰,如果真有阵法,不可能看不出来!
  
      除非……达到了九星!
  
      九星级别的阵法……留下洞虚葫的人,该有多强?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这个阵法,改变了灵气的流向,让人发现不了灵脉,也发现不了宝藏,不然……洞虚葫肯定早就被人找到了!”
  
      洛玄青点头:“我之所以发现,也是运气使然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运气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:“单纯运气的话,想要发现,恐怕没那么容易!”
  
      他用明理之眼,都看不出任何问题,单靠运气就想发现所谓的洞虚葫,可能性不大。
  
      “其实……我听妹妹提过一嘴,她喜欢看书,更喜欢推演,曾根据一个阵法的布置手法,和这里的地图,推测出,这可能存在一个九星级别的隐匿阵法。当时我就留心了……专门过来寻找,才发现了一些问题!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红,洛玄青道。
  
      单凭运气,就想发现,的确很难,数万年的历史,肯定早就被人找到了。
  
      之所以能够知道,和他妹妹有关。
  
      “根据布阵手法和地图……就能推演出这些?”张悬咋舌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他的女朋友!
  
      眼力和分析能力,比起他,都丝毫不弱。
  
      “对了,洛兄,我有一件事比较好奇,希望能够询问一下!”
  
  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张悬传音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说!”
  
      洛玄青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洛家如此强大,比起张家也不弱,为何……要让堂堂家主,去与之联姻?”
  
      张悬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这正是他这几天,一直纠结的。
  
      既然圣人门阀的家族,以血脉定尊卑,洛若曦都是家主了,为何还要联姻?
  
      这样做岂不等于将整个家族拱手相让?
  
      “是谁让你这么问的?”
  
      脸色一沉,洛玄青眼睛眯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张悬顿时感到一股寒意涌了上来,竟然在对方身上,感受到了浓浓的杀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