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他的石像在跳舞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连忙点头。
  
      他现在就想承认,对方妹妹的男朋友就是他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话到嘴边依旧停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还没说出自己,就已经让张家、洛家乱作一团了,真要说出来,必然会成众矢之的!
  
      肯定会承认和洛若曦的恋情,但绝不是现在。
  
      首先要有一个光明正大,可以抗衡张家的身份再说,这样,洛若曦也可以给家族一个交代,不然,给别人知道喜欢的人,只是个小王国来的普通人……非但没有任何裨益,反而只会添乱!
  
      门当必须户对,否则,众口铄金,积毁销骨,他可不想自己的女朋友,变成其他人议论和诋毁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,我知道你很义气,但是现在没心情和你开玩笑!”
  
      见眼前的青年点头,洛玄青摆了摆手,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峰:“你说得是……半个月前发生的事?”
  
      他们去找洞虚葫,一来一回,差不多耗费了接近二十天,半个月前发生,也就是说,刚离开圣子殿,就出现了这件事。
  
      难怪不知道消息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张峰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张师,这家伙交给你,揍上一顿,别让他胡说,我看看就来!”
  
      脸色铁青,站在原地纠结了一会,洛玄青突然身体一晃,笔直向一个方向飞了过去,话音未落,人已经消失在眼前。
  
      “洛兄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这位,说走就走,张悬满是着急。
  
      不过,对方速度实在太快了,就算施展行者无疆,也不可能追上,只好停下追过去的冲动,再次看向青龙兽:“好了,教训一顿,不要杀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吼!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青龙兽正想将手中这家伙捏成重伤,就听到声音再次呼啸而起,之前插在地上的三位长老,重新飞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位朋友,张峰是我们公会的圣子,你伤他,等于对抗整个启灵师公会,还望三思而后行!”
  
      一位长老咬牙道:“而且,最关键的是,圣子制度,是圣子殿留下的,公然违抗,就是和圣子殿作对,很有可能被开除学籍!”
  
      “开除?”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洛玄青身为洛家核心子弟,修为更达到了半步洞虚境,就算被开除也没什么,你不一样,看你的年龄,应该是今年才考进来的吧,前途还很远大,切莫为了点意气,毁了一生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又一个长老道。
  
      “毁一生倒不至于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摇了摇头,张悬看了过来:“既然他是圣子,牵扯圣子殿的规矩,那我依照规矩……我现在是八星启灵师,是不是只要成为圣子,他就会被取代,再怎么暴揍,都不算违规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!如果你能成为圣子,就算将其打死,公会也会替你遮掩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位长老点头。
  
      圣子,一个职业年轻一辈最巅峰的存在,真要能够取代,同职业者弄出矛盾,自然要帮这位天才!
  
      就好像现在,如果张峰不是圣子,他们也不可能冲出来。
  
      毕竟,无论洛玄青还是这家伙,都不太好惹。
  
      宫殿倒塌,对启灵师公会来说,不算什么事,启灵几个傀儡就可以重新修建,但是圣子被打,颜面就损伤太大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简单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脊背挺得笔直,张悬轻轻一笑:“麻烦几位和我说说,如何考核圣子,我揍完他,还有事去做,没工夫耽误!”
  
      来这里的目的就是教训这位张峰,取代他圣子的地位,既然事到如今,避无可避,那就开始吧!
  
      毕竟,他还需要圣子殿殿主的身份,去找洛若曦,可不想在此之前,就成为众矢之的,人人敬畏和喊打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“考核圣子?”
  
      三位长老全都胡子吹起来。
  
      见过狂妄的,没见过这么狂的!
  
      一个职业的圣子,属于天才中的天才,眼前这位,更是打破了无数记录,才得以成功,本来还想着,让其代表圣子殿分部,去总部考核会长候选……做梦都没想到,差点被人打死不说,凶手还吵着要取而代之……
  
      启灵师,尽管不属于上九流,却也拥有完整的传承,是大陆顶尖职业之一,才刚考完八星启灵师,两三个时辰,就口出狂言……
  
      三人只觉得肺都快气炸了。
  
      牙齿咬紧,想要骂上两句,让其知道圣子的难度,随即看到不远处的青龙兽看了过来,胡须飘扬,带着不善。
  
      似乎只要敢废话,就敢一抓将他们劈了。
  
      “考核圣子很简单,启灵镇守石像,只要石像能够移动超过之前记录,就算胜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强忍住怒意,一位长老看过来:“张峰,他要挑战你的圣子地位,可敢迎战?”
  
      “我愿意迎战!”咬牙看过来,张峰点头。
  
      平白无故被暴打,尽管是洛玄青所为,也和这家伙脱不了关系……既然这家伙找刺激,那就教训一顿,以自己最擅长的启灵之术,让其明白,什么叫做真正的强者!
  
      “那好,还请劳烦放下张峰!”
  
      这位长老向前一指:“殿前,有两头石像,两位任选一个,为之启灵,谁的石像走的远,谁就获胜,成为圣子!”
  
      顺他手指看去,两头镇守石像,虽然歪斜,依旧矗立在不远处,并未受到损伤。
  
      听到规矩这么简单,张悬松了口气,随意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青龙兽巨大头颅点了点点,松开张峰,依旧一脸警惕的看向其他三人,似乎他们只要敢对主人不利,绝对当先冲过去,将其打成肉饼。
  
      恶狠狠的看了张悬和青龙兽一眼,张峰目光中闪过一道狠辣,身体一晃来到一尊石像跟前,大手一招:“开始吧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懒得理会对方,张悬来到另外一个石像跟前。
  
      之前他就观察过石像,想要启灵的确不太容易,不过,看完了八星书籍后,对启灵术有了更深的理解,再想成功,也就没那么困难了。
  
      “预备,开始!”
  
      伴随长老的一声大喝,张悬随即感到不远处灵气波动,紧接着就看到张峰的元神从眉心跳了出来,轻轻一晃,进入石像内部。
  
      “不愧是启灵师公会的圣子,元神果然够强大的!”
  
      感应了一下,张悬感慨。
  
      对方的元神,尽管不像自己的那样,硕大无比,可也威力极大,给人一种剧烈的威压。
  
      启灵和元神的力量有关,越强,启灵就会越容易。
  
      这位张峰尽管修为比不上洛玄青、张淳,但论起元神力量的话,恐怕比这二位都要强大不少。
  
      滋滋滋!
  
      元神一进入镇守石像,一道道特殊的力量,立刻从其中蔓延而出,整个石像表面,多出了一份光泽,像是快要活了一般。
  
      见他开始点燃启灵火焰,张悬并不着急,而是明理之眼蠕动,仔细观察。
  
  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位张峰人品不怎么样,启灵手段的确不是盖的,进入石像的元神,各种手段挥洒,将八星启灵师的能力,完美施展出来,给人一种美感和力量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开始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越来越快,也来越顺畅,张悬不再犹豫,手掌也对石像摸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滋滋滋滋!
  
      意念一进入其中,立刻像是坠入了无边的黑暗,运转启灵功法,向前一点。
  
      火焰立刻燃烧起来,同时不停向远处蔓延。
  
      “给我开……”
  
      眉毛扬起,手掌的火焰眨眼功夫,形成了一片火海,蔓延开来。
  
      火焰的光芒,尽管被石像吞噬,但体积实在太大了,依旧照的四周通明,宛如将黑暗彻底驱散。
  
      “不算太难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启灵成功,张悬松了口气。
  
      竹篮打水,只要上面冲刷的速度够快,同样可以将之灌满。
  
      学习了八星天道启灵手法后,他启灵的速度,比之前要快的太多了,完全可以追的上石像的吞噬速度,还有剩余。
  
      转头再次向一侧的张峰看去,就见对方也接近了尾声。
  
      轻轻一笑,手指一弹,一道意念立刻飞了过去,刚做完这些,就听到空中一个声音响起。
  
      “长老,我成功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紧接着就见一个元神从石像中飞了出来,悬浮在半空中,眼中满是激动和兴奋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让它走动,看能走几步……可否打破你之前的记录!”
  
      长老点了点头,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张峰的元神点了点头,大手向前一指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之前安静站在原地的石像,猛地睁开眼睛,一声剧烈的轰鸣,站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咚咚咚咚!
  
      巨大的脚掌踩在地面上,四周一阵晃动,缓慢向前移动。
  
      其中蕴含的灵性,不停溃散,走上一步,就会减弱不少,却实打实的在不断前行。
  
      “一步、两步、三步……”
  
      空中的长老不停数着,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盛。
  
      咚咚咚咚!
  
      石像继续前行,很快就来到了第七步,空中张峰的元神一脸激动,拳头捏紧,也好像等着对方在打破之前的记录。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轰鸣声中,石像最终停了下来,张峰转头看了过来,眼中光芒闪烁,冷笑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我启灵的石像,总共走了七步半,还请你让身边的石像动起来吧!”
  
      “好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打了个响指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石像站起身来,不过,晃动了一会,并未前进。
  
      “他的石像没走,看样子要输了……”一位长老皱眉,话音未落,随即看到身边的另外一位长老不停颤抖,难以置信的声音,从口中喊了出来,有些尖锐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没走……而是,而是在跳舞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