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太低调了!
“你……”
  
  没想到用尽全力,还没跳上高台就被对方一巴掌抽回来,张栩挣扎着从地上拔出脑袋,快要疯了。
  
  他是天之骄子,张家同年龄段,最强悍无敌的存在,本以为就算胜不过,也能最少战斗一场,打的难舍难分,做梦都没想到,连擂台都没上,就被人家打下来了。
  
  最关键的是……还受到如此鄙视。
  
  强烈的羞辱感下,有些抓狂!
  
  不过,虽然愤怒,却也看出了对方的真正实力……居然提前他一步,踏入了那个境界,成为入虚境高手!
  
  尽管差了一丝,却宛如鸿沟,难以逾越。
  
  “他都达到入虚境了,为何要挑战张师?”
  
  拳头捏紧,并没冲动的继续冲过去,与之战斗,而是满是疑惑。
  
  如果对方的实力,和他相差无几,觉得这位张悬是个天才,想要挑战一下,给个下马威倒也罢了,现在已经达到入虚境,比一些老生,都要强大,干嘛和一个新生过不去?
  
  嘭!
  
  正在奇怪,就听到一声闷哼,紧接着同样看到一个人影飞了过来,落在自己身边。
  
  正是刚才他认为必赢无疑的张卓。
  
  此时的张卓,脸上肿胀的如同猪头,说不出的凄惨,身上之前还凶猛的气息,完全消失,斜斜的趴在地上,扭成一个特殊的弧度,看起来十分怪异。
  
  眉毛一跳,急忙向之前的台上看去,就见陈乐瑶脸色有些泛白的走了下来,几步来到张悬跟前,躬身抱拳,眼睛中泛出兴奋的光芒。
  
  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……你怎么能够获胜?”
  
  他被冯子轶一拳打飞,技不如人,可……张卓明明已经占了绝对优势,怎么却以这种结果结局?
  
  看到这一幕,感觉比他自己输了,都不可思议。
  
  “不可能?”
  
  看过来,陈乐瑶伸出食指,在胸前摆了摆:“张师给我指点过,现在修为进步,再胜不过对方,岂不连以前都不如?张师的指点,不是什么人,都能学得来的,你不行!”
  
  张师可是少宫主的老师,如此人物,尽管只是随便指点,也不是对方一个小人物能够比拟的。
  
  “可……”
  
  拳头捏紧,张栩面容铁青。
  
  败给入虚境的冯子轶倒也罢了,输给一个出窍境的小家伙……满是不甘。
  
  “不行,我指点过张卓的事,以后肯定会有人知晓,同样指点,却输给一个修为这么低的人,名誉何在?”
  
  眼睛眯起:“实在不行,与之比试一场,先用绝对实力,碾压一顿再说……”
  
  心中正在闪烁,就听到台上冯子轶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  
  “张师,来让我见识一下,你的全力是不是和所说的一样!”
  
  “如你所愿!”
  
  见对方一心想试试,张悬也没啥可隐瞒的,身体一纵,跳上高台,手指一点。
  
  呜呜呜呜!
  
  一百多柄长剑悬浮在面前,一柄柄笔直向前,带着萧杀之意。
  
  “好!”
  
  知道这剑的威力极大,冯子轶不敢轻视,手中长剑,立刻划出一个半圆,体表周围汇聚了无数剑气,宛如形成了一个光膜。
  
  “是名师堂总部的落絮剑法?”
  
  张栩神色凝重。
  
  “落絮剑法?”
  
  有人不解。
  
  “是圣域上品的武技,为名师堂总部一位名师,观察天空飞絮,而创出来的,防御比起圣子殿第四任殿主的流水剑法,也只弱上一线!只要施展,漫天飞絮,宛如落花,和阴阳宫的绝学落雪剑法并列……”
  
  张栩缓缓道。
  
  此刻他终于知道眼前这位的强大了,这套剑法,就算不用入虚境的战斗力,以和他相同的力量对战,想要胜过,也没那么容易。
  
  除非……动用血脉之力!
  
  不过,除非生死关头,这种力量,最好不要动用,否则,消耗元气,就算他在张家的地位不低,资源上拥有很大的掌控能力,也难以恢复。
  
  “他对剑法的理解这么强,却一出手就是防御……难不成,这位张悬,实力可以与之抗衡?”
  
  震惊的同时,也明白过来,再次看向不远处的青年,满是好奇。
  
  冯子轶这么强大,都一出手施展出这么厉害的剑法……难不成,这位张师,更厉害?
  
  “再厉害,也只是出窍境而已,还能有多强?”
  
  摇了摇头,正想看冯子轶如何出手,就见他心中的这位超级强者,左手向前一点。
  
  嗡!
  
  体内真气涌出,也在面前形成了一个光罩。
  
  “是北斗真元罩……”
  
  眉毛再次跳动,张栩嘴角一抽。
  
  如果说,刚才对方施展出落絮剑法就很让他不解了,这个光罩,更觉的匪夷所思。
  
  北斗真元罩,名师堂总部,一位九星名师观察北斗七星,创出的绝招,一经施展,防御无敌,同级别无人能破……施展落絮剑法了,还要施展这个……
  
  这到底在防御什么?
  
  呼啦!
  
  震惊还没结束,冯子轶手掌继续一抓,一个玉牌捏碎。
  
  嗡!
  
  有一层淡紫色的光圈将其笼罩。
  
  “这是入虚境强者炼制的护身符,虽然不如大宇护身符那么强大,却也能防御圣域七重强者的攻击……”
  
  再次一抽。
  
  不是要比试吗?
  
  冯子轶又是剑法,又是防御功法,现在更连护身符都祭了出来,到底啥东西,让其吓成这样?
  
  咔嚓,咔嚓!
  
  不解中,冯子轶的肉身再次鼓胀,和之前一样,变成了肌肉男模式。
  
  “这是……名师堂总部的金蟾身!据说是一位名师,观察金蟾的修炼法门,而创出的,一经施展,全身会形成一层厚厚的鳞甲,防御如虎,力大无穷,再强的攻击都无法攻破……”
  
  张栩抓头发:“到底要抵挡什么招数,需要一连施展出这么多防御手段?”
  
  修炼者,学习进攻之前,都要学习防御,只有保住性命,才能将对手斩杀……因此,就算是他,对防御的手段也知之极多,学习过不少。
  
  可……一下施展出这么多,冯子轶这是疯了,还是要做些什么?
  
  “准备好了吗?”
  
  不理会下方众人的震惊,张悬轻轻一笑,道。
  
  “好,开始吧!”
  
  深吸一口气,冯子轶点了点头。
  
  尽管觉得对方可能在吹牛,但是他还是不敢大意,将所有手段都施展了一遍。
  
  “那好……我开始了!”
  
  手指向前一点。
  
  体内真气,立刻向空中的长剑灌输而去,眨眼功夫,长剑就破空而出,化作一个巨大的江海,将冯子轶淹没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脸色一白,张栩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七、八步,头上冷汗直冒。
  
  这一招,他计算了一下,就算用尽全力,也抵挡不住!
  
  不才是出窍境的实力吗?
  
  怎么会有这如此强大攻击力?
  
  喉咙发干,转头看去,就见一侧的费师,瞪大了眼睛,像是被人捏住了咽喉,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。
  
  “费师……这剑法,你也抵挡不住?”
  
  知道对方想些什么,张栩忍不住问道。
  
  费师缓缓闭上眼睛,摇了摇头,强行压制住内心的惶恐:“我也抵挡不住……如果对战,直接施展,都有可能会被直接斩杀,只能暂避其锋!”
  
  “这么厉害?”
  
  身体一晃,张栩想哭。
  
  幸亏刚才没去挑战对方,不然,估计将会比张卓还惨。
  
  “难怪,能让张淳、张峰都俯首认输……没想到,我也看走眼了,他才是这届新生中,最恐怖的一个!”
  
  费师苦笑。
  
  “张淳、张峰认输?”
  
  张栩一愣,急忙看过来。
  
  他这些天一直修炼,两耳不闻窗外事,并不知道外界的事情。
  
  “是啊,张淳昨天过来找我,寻找张悬的资料,说被这家伙打了一顿……现在都没彻底恢复!”
  
  费师点头。
  
  张悬是新生,他是新生的班主任,张淳想要调查,自然要通过他才行,因此,也知道了这家伙被打的事情。
  
  虽然没细说,到底怎么打的,惨状却是实打实,无法掩饰的。
  
  “至于张峰……消息才刚出来,这位张悬,跑过去大闹启灵师公会,一举成为公会圣子……并启灵他的肉身,让其狂揍了自己一顿……”
  
  手掌一抖,将一个传讯玉牌扔了过来。
  
  自己班级的学生,闹出这么大动静,他这个班主任,已然得到了消息。
  
  “启灵肉身?启灵公会圣子?”
  
  面皮一抽,张栩差点摔倒。
  
  本以为这次新生之中值得注意的只有冯子轶,做梦都没想到,这位更加可怕。
  
  别人不知道,他对张淳、张峰兄弟俩可是知道很清楚的,张家有名的绝顶天才,他的偶像级人物,被新生击败……
  
  不是费师所说,都不敢相信!
  
  “他这种实力和能力,怎么只考核了第五十名?”
  
  心中一动,一件事浮现在脑海。
  
  他都能考到第二,这家伙不说其他,光这一手剑术,恐怕就是绝对的第一了。
  
  “应该是他性格比较低调,不想过度炫耀……不然,不可能刚好控制在第五十名,不多不少……”
  
  想起考核当天发生的事,费师点头。
  
  最后三分钟内,一举成为第五十名,之前不显山露水,很明显,不像其他人那样,用尽全力。
  
  “嗯……”
  
  也听说过那件事,此时一说,张栩明白过来,眼中带着佩服,不由自主的感慨。
  
  “他真是太低调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