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叫我师兄!
    为了成为圣子殿的圣子,所有人都用尽全力表现,就像他,考核三天,一次都没敢合眼,将自己所有能施展的手段,都施展了出来,不敢丝毫大意。
  
      这位倒好,勉强进入精英班就好了,至于第几名,根本不在乎!
  
      甚至……被这么多人质疑,都没开口反驳过!
  
      安静如水,与世无争,这才是真正的高手,真正的天才,真正低调的人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的确很低调,要不是冯子轶挑战,我都不知道,这届新生中,拥有如此厉害的人物……”
  
      费师也感慨一句,正想继续赞扬,就见一个学员急匆匆来到跟前,在他耳边说了一句,眉毛突然一扬,急忙转身。
  
      “韩浮长老,你怎么来了?”
  
      一脸恭敬。
  
      张栩急忙转身,就见一个须发洁白,仙风道骨的老者来到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韩浮长老?”
  
      脑中急忙思索,回忆之前在张家看到的关于圣子殿的讯息,很快神色凝重。
  
      “圣子殿,启灵师公会的大长老,修为达到了圣域八重巅峰……”
  
      暗暗点头,也躬身抱拳:“张家张栩,见过韩长老!”
  
      “不用客气……”随意摆了摆手,韩长老看向擂台,有些着急:“张师……什么时候战斗完?”
  
      “不知韩长老找张师,所为何事?着急的话,我可以想办法让他们停下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费师忍不住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对方可是圣子殿启灵最强的高手,就算张师成为圣子,也不至于他亲自跑过来寻找吧。
  
      “我找他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询问,韩长老涨的一脸透红,满是羞愧:“是想问问,那个一直跑的镇守石像,到底啥时候能停下来?因为跑的越来越快,已经撞毁附近四个公会的殿堂了,再不停下,我怕……启灵师公会会被其他公户追杀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别人启灵镇守石像,走七步,就已经打破三千年的记录了,这位倒好,不光做了热身操,还跑的停不下来……这么久了,一直狂奔,他过去阻止,都被踩吐血三回了,却一直没有办法。
  
      说实话,乖乖奔跑,到没什么,按照石像的特殊,早晚都会停下,可……这玩意实在太大了,越跑越快,时不时蛙跳、俯卧撑、深蹲起、高抬腿、快速跑、加速跑、前滚翻、后手翻、后空翻……倒也罢了,但跑的圈子越来越大,将四周紧挨着的公会,全部震毁撞塌,就有些不地道了……
  
      再不停下,真要激怒了其他公会,怕会将石像直接毁掉,届时……真就麻烦了。
  
      “镇守石像……停不下来?”
  
      “弄塌了好几个公会?”
  
      费师和张栩同时晃动一下。
  
      “还有,我来的时候,看到天机师公会也坍塌变成了废墟,听说和他有关,顺便想过来看看,对方没过来找麻烦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韩长老接着道。
  
      “天机师公会……变废墟?”
  
      费师和张栩对望,嘴角抽搐……
  
      不是很低调吗?
  
      怎么这几件事,都不像低调的人,才能干出来的……
  
      再也忍不住,抬头看向擂台。
  
      随即,看到冯子轶,正贴在玻璃模样的封印上面,脸扭成麻花,身后的剑气纵横,不停涌来,眼神迷离,整个人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,似乎随时都会疯掉。
  
      “真强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冯子轶,提前准备好的四个防御,此刻全都碎裂,浑身都是剑孔,整个人叫花子一般,二人再次咽了口唾沫。
  
      破掉这么多攻击,剑气依旧威力不减……就算费师,都做不到。
  
      “我询问一下,啥时候能够结束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剑气滔滔,没有停止的意思,费师深吸一口气,正想喊出声来,就听到冯子轶满是愤怒的呻吟声响起。
  
      “你骗人、骗人……刚才明明只用了十分之一的力量,却骗我说六分之一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位杨师亲传,都快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之前对方说三分之一的力量,他就觉得假,后来又说六分之一,觉得更假……这才提议在这里,让其用尽全力展示实力,想要窥视一下,是否如对方所说……
  
      结果,这家伙果真撒谎了……
  
      根本就不是六分之一,而是只用了十分之一!
  
      十分之一,就十分之一……干嘛说六分之一,让我防御不足,现在都快被打死了……
  
      你知道吗?有时候低调,真会害死人的……
  
      轰隆隆!轰隆隆!
  
      体内的真气全部消耗的涓滴不剩,张悬这才停下手来,大口喘着粗气,一脸的无奈。
  
      尽管体内真气的数量,暴增了五倍,实力也从出窍境初期增加到了巅峰,可一剑破海,依旧无法彻底掌控,一旦施展,必须将体内真气全部消耗干净才能停手。
  
      以前真气少,打一会就停下来了,现在剑气纵横,足足维持了十多分钟,才彻底消耗干净。
  
      吐出一口气,将漫天的长剑收回,抬头看去,就见冯子轶摆成了一个诡异的造型,贴在封印上,全身衣服已经碎的差不多了,虽然没死,却也受了重伤,说不出的凄惨。
  
      “真的没骗你,刚才施展剑法的时候,又有了新的感悟,威力稍微增长了一些……”
  
      来到跟前,将其从封印上扣下来,张悬略带尴尬的解释。
  
      还真不是故意欺骗对方,而是从来没这样用尽全力施展过这招,真气充足,有足够时间实验,因此,施展的同时,有了更多的领悟,攻击力才越来越强。
  
      天道功法,尽管没有错误,但他体力和精神有限,发挥的越多,配合的越好,威力自然会越发强大。
  
      “还能增长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冯子轶再次吐血。
  
      都这种威力了,还增长,让人活不活了?
  
      “你的实力,的确很厉害,但名师,最强的不是战斗,而是授课……可敢和我比试一番?”
  
      过了老半天,冯子轶这才恢复过来,恶狠狠的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此时,张悬也交代完韩长老,如何控制住石像,见他依旧要比试,不依不饶,忍不住开口:“还是算了,我怕你受到的打击更大!”
  
      虽然,不知对方为何非要和他比试,但比试授课……真怕对方承受不住,会直接疯掉。
  
      “没什么可打击的,老师曾告诉我,只收了我一个学生,现在你却出现了,我想看看,到底什么样的资质,才能让他破例!”
  
      冯子轶道。
  
      “破例?资质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眼睛一亮。
  
      听对方的口气,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这位是假的,还以为,是杨师另外收的学生,这才带着吃醋的味道,前来挑战。
  
      结果,没想到,败的如此凄惨。
  
      “一些厉害的高人,都是随缘收徒,具体有多少弟子,除了他自己,外人并不知情,甚至徒弟之间,也不会知晓!”
  
      看过不少书籍,知道一些名师的习惯。
  
      就像他,如果现在收徒,赵雅、王颖、袁涛等人,肯定也全都不知道,有个小师弟或者小师妹的存在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是运气好,才得到了老师的青睐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并不知情,并非揭穿自己的虚假身份,张悬这才松了口气,一脸期待的看过来:“我很久没见老师了,不知他老人家现在何处?能否带我见他?”
  
      “老师,和我在两年前分开,具体去了哪里,并不知情,反正传讯玉符,联系不上……”
  
      冯子轶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太好了……”张悬兴奋地差点跳起来。
  
      本来还担心,这家伙会泄密告状,既然联系不上,就太好了,至少目前躲过了一劫。
  
      只要以后成为圣子殿殿主,就算对方找过来,揭穿冒充,有了这种身份,估计也没人再敢过来找麻烦……
  
      也就是说,对于他来说,时间十分重要,能缩短一些,就是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太好了?”
  
      冯子轶眉毛一皱。
  
      听到联系不上老师,不应该很失落吗?你这么兴奋做什么?
  
      “哦,我说的是,太让人失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刚才有些失态,张悬急忙开口。
  
      “你的失落是这样?”
  
      一头黑线,冯子轶眉毛乱跳,再也忍不住:“怎么样?敢不敢和我比试授课?”
  
      “子轶师弟,你不是我的对手,还是算了,既然都是杨师的学生,我也就不打击你了……”张悬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师弟?”
  
      冯子轶差点炸开:“我七岁跟随老师,入门早,而且年龄也比你大,应该称呼你为师弟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别客气……达者为师,我实力比你强,自然是师兄!等你什么时候,能够胜过我了,再称呼师弟也不迟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张悬心情一阵放松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既然不知道,以后就可以以他做为挡箭牌,证实杨师弟子的身份了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憋的脸色涨红,冯子轶想要说些什么却说不出口。
  
      对方的修为比他低,但战斗力的确比他强大太多了,真要施展这招剑法,根本抵挡不住。
  
      同样身为亲传,老师没确定身份前,的确都是实力强的拥有话语权,自己无法胜过对方,想当师兄,的确没有说服力。
  
      “比试完授课再说,你赢了,我自然认你师兄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甩衣袖,冯子轶道。
  
      “授课?”
  
      见他不死心,张悬皱了皱眉,正想说话,就见一个青年一脸古怪的急匆匆走来。
  
      “费师,傀儡巷的廖长老,在外面等着,非要吵着要拜张悬为师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廖长老……要拜师?”
  
      冯子轶呆住,所有人哗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