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阴霜火毒
    廖长老尽管只是最底层的执事长老,修为却也有圣域七重入虚境,这种强者,跑过来拜一个出窍境的家伙为师……
  
      没搞错吧?
  
      一众精英班的学子,全都见鬼一样的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冯子轶更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,想要吐血。
  
      刚吵着要和对方比试授课,人家就来了个修为比他还高的长老……这还怎么比?
  
      打脸打的太快了!
  
      张栩更是满脸抓狂。
  
      让长老都要拜师,低调个屁啊!
  
      “傀儡巷的廖长老?”
  
      张悬也是一愣,紧接着恍然大悟。
  
      二十多天前,闯傀儡巷的时候,没控制住力量,将整个巷道都弄废了,十分过意不去,就顺手指点了一下,告诉这位廖长老,让他近期最好别修炼寒阴诀。
  
      当时对方并没当回事,现在跑过来想要拜师,恐怕是察觉到了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让他进来吧!”
  
      知道怎么回事,张悬摆了摆手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这位学员看了一眼费师,见他同意,退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时间不长,就看到两个学员模样的人抬着一个担架走了过来,上面平躺着一个人,看起来有气无力,随时都会昏迷。
  
      担架旁边,是个白须老者,眉头皱在一起,面容沉重。
  
      “是圣医白羽!”
  
      看清楚这位老者的容貌,一侧冯子轶眉毛一扬。
  
      “白羽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来圣子殿的时间尽管二十多天了,可他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,也没找人询问过,很多长老、强者,并不认识。
  
      “是圣子殿,医师公会的负责人,一手医术,妙手回春,达到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,人称妙手圣医!”
  
      冯子轶点头。
  
      圣医白羽在圣子殿的实力,尽管不是最强的,也不显山露水,但威望绝对是靠前的。
  
      不知多少强者,受过他的恩惠,得到过好处。
  
      因此,名气极大。
  
      张悬应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一位圣医跟着,又躺在担架上,难不成……这位廖长老,没听我的劝阻,继续修炼寒阴诀了?”
  
      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之前专门提醒过对方,千万不要修炼,现在却这副模样,该不会没听劝告吧!
  
      “你是张悬?”
  
      很快来到跟前,白羽医师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他就是张师……还望张师救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担架上的廖长老,面容发白,宛如体表铺了一层寒霜,身体不停颤抖,还没待张悬回答,就挣扎着想要坐起来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
  
      眼神一凝,张悬忍不住问道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看出对方身体有隐患,奉劝不要修炼寒阴诀,可就算修炼了,只要处理得当,也不会有大问题,怎么突然变成这副模样了?
  
      “先安静,不然谁都救不了你!”
  
      手指一点,将廖长老继续固定在担架上,白羽医师看了过来:“是你前段时间,让他不要修炼寒阴诀?”
  
      “是啊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“胡闹!”
  
      大手一摆,白羽医师眉毛扬起,冷冷看了过来:“你知道他身体到底如何,就让其不要修炼?年纪轻轻,胡乱开口,可知道后果严重性?”
  
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没想到对方直接呵斥,张悬皱了皱眉。
  
      为了补偿毁掉傀儡巷,他专门用图书馆查看的,对方因为受过暗伤,和寒阴诀有些相冲,继续修炼的话,会给身体带来极大负担,这才奉劝一句。
  
      怎么听对方的口气,这位廖长老现在这副模样,是自己不让修炼功法导致的?
  
      就算他不让,做为圣域七重的长老,不应该这么听话,真就一点都不练了吧!
  
  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  
      双手背在身后,白羽医师面容铁青:“廖鑫,当年与人战斗,体内带有炙热的火毒,需要寒阴诀这种功法,才能压制。你奉劝他不要修炼,火毒爆发,这才导致这种情况……怎么,还想否认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懂医术,最好不要给别人随意诊断,就算懂,实力不到,也不要妄下结论,难道不知道,庸医害人吗?”
  
      一声大喝,白羽医师越说越怒。
  
      廖长老和他关系匪浅,没想到短短几天不见,快要死亡,如何不气?
  
      要不是听了眼前这位的话,也不至于如此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……这是火毒爆发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愣住。
  
      浑身结满冰霜,居然说是火毒爆发……不是开玩笑的吧?
  
      “不错,他中的是阴霜火毒,一旦发作,体表冰冷如霜,体内却炙热如炉,将真气都能灼烧干净,丹田也能彻底烧的废掉,寒阴诀,正是最好的压制功法!”
  
      白羽医师哼道。
  
      “阴霜火毒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没觉得什么,一侧的费师身体突然一抖,面容有些发白:“白医师说的可是……寒齐地窟中的阴霜火焰?”
  
      “寒齐地窟?”
  
      “名师大陆,有七个最厉害的地窟,是连接域外战场的其他通道,危险无比,其中排行第七的,正是这个!”
  
      “我也听说过,这里最让人敬畏的就是阴霜火焰,冰寒如霜,炙热如火,说它是火焰,却有着寒霜的而一切属性,说是寒霜,上品圣器坠入其中,都会瞬间燃烧成汁液……”
  
      四周众人压低了声音。
  
      众人大部分都是各大势力、家族出来的天才,地窟之类的事情尽管隐秘,却也都知道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正是阴霜火焰,廖鑫当年为了防止地窟中的异灵族人冲出,坠入地火之中,尽管侥幸逃出性命,却也身中火毒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白羽医师叹息一声,摇了摇头:“甚至使用了换血、剔骨秘法,都不能解决,只能每天修炼寒阴诀进行压制,这段时间,我出去了一趟,目的就是为了寻找蒂火莲,希望能彻底解决他体内的问题,没想到,你这位新生,居然让其不要修炼,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,此时,火毒攻心,甚至侵袭到灵魂深处,就算是我,也没办法救治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听到这个解释,众人再次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费师也皱起眉头。
  
      医术不是其他职业,庸医害人,不确定病症,不确定病情,最好不要给人治疗,不然,害人害己。
  
      “白医师不能这样说,我也是觉得寒阴诀,修炼上出现了问题,才停下的,这种情况,和张师无关……”
  
      担架上的廖长老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害得你这样惨,你还相信他?”
  
      白羽医师气的胡子扬起。
  
      “能一眼看出我修炼寒阴诀,我觉得他的话可信……”
  
      费师道。
  
      寒阴诀,功法隐秘,对方只看了一眼就认出来,并且劝阻,当时就觉得满是震惊,回去思前想后,这才消减了这套功法的修炼。
  
      本来已经感觉到越来越好了,谁知三天前,火毒突然爆发,这才出现了这种情况。
  
      就算白羽医师,都束手无策。
  
      无奈之下,想起这位青年的话,专门寻找。
  
      对方能够看出寒阴诀,再加上年纪轻轻就实力强劲,完成了洛家小公主都没做到的壮举,或许真的有办法,能让他改变现状,恢复如初。
  
      所以,才有了之前,青年所说的拜师之言。
  
      能治好隐患,拜师又如何?能有这种医术和能力,别说是他,就算是圣子殿的真正长老,恐怕也佩服万分。
  
      “可信?可信变成这样……”
  
      白羽医师气的快要炸开。
  
      真不知道自己这位老友怎么想的。
  
      他堂堂圣子殿圣医,都不相信,却相信一个才考入这里的学子……
  
      “好了,人都病成这样,别吵了,我看看,到底怎么回事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二人争吵,张悬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对方的情况是图书馆探查的,让其停止修炼寒阴诀,绝对没有任何问题,怎么可能会导致火毒爆发,让人快要死亡?
  
      “你看看?你懂医术吗?”
  
      白羽医师皱眉。
  
      懒得回答对方,张悬手腕一翻,将一枚徽章扔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急忙接住,白羽医师低头一看,随即愣住。
  
      上面七颗星星,闪耀放光。
  
      七星医师,尽管远不如他,但能考核出这种徽章,应该不是信口雌黄之辈。
  
      “好,我就看看,你怎么说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对方是真正医师,而且达到了七星级别,白羽医师的敌意没了刚才那么浓郁,大手一摆,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费师等人也都充满了好奇。
  
      这位张师,刚刚施展剑法,如此强劲,指点修为更是超过众人太多……启灵也成了圣子,真要医术也很强大,真就太厉害了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不理会众人,张悬两步来到廖长老跟前,手掌轻轻搭了过去,片刻后,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见他表情不对,廖长老满是担心的看过来,有些担心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沉吟了一下:“廖长老,能不能和你商议件事?”
  
      “张师但说无妨,只要能让我免除痛苦,必然不会拒绝……”
  
      廖长老有气无力的道,似乎拳头都抬不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松了口气,一脸诚恳地看过来:“能不能让我先把你打晕?”
  
      “打晕?”
  
      “是的,实在不方便,你自己晕也行,反正只要晕过去,我就能探查病症,帮你治疗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尴尬的挠头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廖长老。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白羽医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