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胡一围的疑惑
    没来之前,一个个渲染,觉得这位张悬和神仙一样,无所不能,不光是杨师的学生,连雷劫都十分畏惧,怎么亲眼看到……根本不是这么回事?
  
      不是说好的,插入阴云,让雷霆颤抖吗?
  
      怎么……反倒一眨眼功夫就被劈了,丝毫反抗的能力都没有?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……没适应,过一会就好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一想到之前张师的能力,张栩安慰了一句,继续解释。
  
      话音未落,空中的张师被劈的掉在了地上,砸出一个大坑,身体不断抽搐。
  
      轰隆隆!轰隆隆!
  
      雷电越劈越多,张悬抽的更欢快了。
  
      “要不……咱们救人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过了一会,葛长老再也忍不住。
  
      说的这么厉害,结果一出现就被劈的这么惨,他都看不下去了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救?”
  
      詹师苦笑。
  
      雷霆这么强大,他们冲过去,只会让其变得更加强大,根本救不下来啊!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眼睁睁看着被劈死?”
  
      葛长老咽了一口唾沫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  
      詹师摇头。
  
      他尽管身为圣子殿的代殿主,但这么大雷劫,还是第一次见过,根本不知道,如何抵抗。
  
      众人束手无策,被雷电狂劈的正中心,张悬身体抽搐,双眼无神,心中则在不停询问:“到底找到了没有?”
  
      不是他不想吸收雷劫,也不是不想冲进阴云,而是……好不容易酝酿出这么大的雷霆,自然希望狠人能够探查清楚上半身骨架的具体位置。
  
      不然,一吸收,雷霆吓跑了,以他的速度,就算想追,也追不上啊!
  
      无奈之下,只能被动挨劈。
  
      幸亏他的肉身和元神经过雷电淬炼,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,空中的雷霆尽管狂暴,想要短时间内将其劈死,也没那么容易。
  
      “主人,我明明感受到了骨架……但是具体位置依旧感应不出来,好像被什么折叠空间隐藏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狠人忍不住道。
  
      主人为了配合他寻找,被劈成这样,它也满是着急,只不过,越着急越找不到。
  
      就好像明明感应到了骨架,却不在圣子殿的所在的空间一样。
  
      “折叠空间?”
  
      愣了一下,张悬心中猛地一动:“倒是有可能……我听说圣子殿内院就是折叠空间,会不会在内院之中?”
  
      圣子殿就这么大的范围,他虽然没转上一圈,却也在空中俯瞰过,并未发现内院的踪迹,更没找到洛若曦,也就说明……这个内院,不在视线可以看到的范围,极有可能和一些遗迹一样,处在某个折叠空间的范围内。
  
      现在狠人明明感受到骨架,却找不到,会不会也一样,也存在其中?
  
      “很有可能……”狠人应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“那好,我先将吸收雷劫,等到了内院再仔细探查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继续找下去,他可能会被活活劈死,再也忍不住身体一晃,笔直地面冲出,合身向漫天的雷霆冲去。
  
      刚才去医师公会,本来是授课解毒的,但看到很多人即将突破,再也忍不住,一个个单独指点起来。
  
      他虽然没有圣域七重突破八重的功法,却能直指众人修炼中的问题和本质,再加上有藤蔓帮助,让他们突破,不算太难。
  
      这才有了之前葛长老快要吓晕过去的一幕。
  
      不愧是十几个人同时产生的雷劫,的确强大,进入其中,疯狂吞噬,时间不长,丹田内的环形空间就彻底补充完整,修为也达到了随时都会突破的边缘。
  
      很快,雷海反应了过来,再次吓得逃之夭夭。
  
      “半步领域境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尽管对方逃的很快,但这一番吸收,还是让其冲破了出窍境的桎梏,达到了半步领域级别。
  
      看样子,也该去搜集领域境的功法,冲击更高境界了。
  
      进入雷劫后,趁机换了衣服,将满身的焦黑收拾了一遍,此时雷霆逃走,从天空飞了下来,这才发现,不知何时堆了一堆人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
  
      孙强也在其中。
  
      “少爷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没事,依旧这么威武,孙强松了口气,急忙来到跟前,手腕一翻,将玉盒递了过来:“这是葛长老赔偿的绝品灵石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赔偿?绝品灵石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愣住。
  
      他花费这么大辛苦,才得到一枚,还有张淳欠的五枚没送过来,自己一个连圣域都没达到的管家,随便就找来五个……
  
      赔偿……一个长老赔偿你干什么?
  
      “你也是杨师的学生?”
  
      正想询问清楚,就听到一个疑惑的声音问了出来,张悬转头,随即看到胡一围来到跟前,眉头皱起。
  
      “他是冯子轶的管家,也是杨师的下人……”见他不知道,孙强笑着介绍:“现在听我吩咐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杨师的下人?听你吩咐?”
  
      晃了两下,张悬脑袋有些眩晕。
  
      他口中的杨师是冒充的,能让冯子轶不怀疑就很不错了,怎么杨师的下人,也跑过来了,还要听孙强的话?
  
      “阁下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知道自己的管家不靠谱,张悬不再理会,而是转头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“在下胡一围,现在是杨师的下人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解释了一句,胡一围仔细向眼前这个青年看去。
  
      看了一会,心中忍不住满是疑惑:“张师可否是张家的人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!”
  
      见他也怀疑,张悬苦笑着摇了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不是?”
  
      胡一围似乎还有些不相信:“那……张师可否将手伸过来,给我探查一下,我想确认一个猜测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伸手?”
  
      见这家伙言语有些怪异,张悬停顿了一下,还是将手伸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手指在他手腕上轻轻一搭,似乎在进行某种探查,眉头越皱越紧:“不对啊……难道真的不是张家的人?”
  
      “呵呵,你说的是血脉吧,我真不是张家的人,没有张家的血脉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还以为对方疑惑什么,张悬抽回手掌,他之前就检测过张九霄的,两者没有任何相似,就知道,不是张家的后辈。
  
      “那张师以前是否中过……”
  
      似乎想问些什么,话到嘴边,胡一围停了下来,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算了,我还有事,就先行告辞了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也不停留,身体一晃,立刻从原地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