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研究殿主令
从圣子殿出来,就一直打喷嚏,这个想他的人,也太执着了吧!
  
  “还是要低调一些,不然给洛若曦知道,有很多人喜欢,肯定会不高兴的……”
  
  暗暗点头,张悬心中感慨。
  
  说实话,他最近的确比以前低调了,也就闯了个名师楼而已……
  
  不然,功法林、名师楼,甚至内院、悝圣雕像,能现在还完好无损?
  
  肯定早就报废了。
  
  “低调好累……”
  
  揉揉眉心。
  
  要不是想低调,狠人的胸骨肯定早就拿来了,连续挑战诸多圣子,也能闹出更大的动静……但为了不太引人注目,就随便闯了个名师楼,破了几个记录而已,压制的很辛苦。
  
  不过这样也好,比较符合他不爱炫耀的优秀品质。
  
  修炼这么久,早已知道了低调的重要性,他可不像分身那么喜欢装逼。
  
  感慨一会,手腕一翻,一个令牌出现在掌心,低头看了过去。
  
  正是悝圣给他的那枚殿主令。
  
  之前成为八星名师,上面的一层封印解开了,只是当时没时间细看,现在刚好有空,正好仔细研究一下。
  
  此时的殿主令,散发出温润的光芒,手掌在上面轻轻一拂,立刻感到一道意念传了过来,人坐在原地不动,意念却像被吸入了一个特殊的空间内。
  
  呼!
  
  悝圣的意念出现在眼前,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。
  
  “这么快成为八星名师,你的进步速度,出乎了我的预料!”
  
  声音中带着欣慰和满意:“对了,九幽神瞳修炼到何种地步了?让我来检查一下!”
  
  “这个……我还没练过……”张悬略带尴尬。
  
  这个瞳术,错误太多了,实在不想修炼,自从得到到现在,看都没看过。
  
  悝圣皱了皱眉:“不修炼,如何破解封印,真正继承殿主之位?”
  
  想成为殿主,最大的要求就是拥有明理之眼,不去练习瞳术,根本没资格。
  
  “我很想修炼,只是这套功法太……算了,你这里可还有其他瞳术的修炼法诀,可以给我借鉴一下?”
  
  生怕说缺陷太多,将这个意念也打击的溃散,张悬迟疑了一下道。
  
  想要学习,首先要补充成天道功法,不然,他可不想还没练成,就先变成色盲或瞎子。
  
  “瞳术高深奥妙,也就老师卜商古圣才有能力创出,其他地方,怎么可能有?”悝圣看过来:“哪里不懂,可以说出来,我给你解释!”
  
  “先不用了……”
  
  张悬摇了摇头。
  
  看来这位悝圣,应该不如丘吾古圣,后者的意念可是能够交流的,眼前这位,很明显,不清楚之前与对方交谈的内容。
  
  “不用?”
  
  悝圣满脸不悦:“你这是什么态度?想成为殿主,必须学习九幽瞳术,而我在上面沉浸不知多少年,心得无数,难道你觉得理解的比我还深……”
  
  “前辈先别忙说瞳术的问题,刚好我有件事想要问你……”
  
  懒得去听对方对瞳术的理解,张悬想起一件事,问道。
  
  “说!”
  
  摆摆手,悝圣一副高人模样。
  
  “圣子殿内院,你的石像内部,似乎有一头异灵族人的骨架……不知你是如何压制其中气息,不让人察觉的?”
  
  将心中的疑惑,问了出来。
  
  进入内院发现这件事后,就一直奇怪,只是到现在都没想通罢了。
  
  既然悝圣意念再次出现,刚好可以问清楚。
  
  “你……知道我石像内部,有异灵族人的骨架?”
  
  悝圣脸色一白,再没了刚才的高人气度,反而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。
  
  “是啊,应该是上古时期,一位叫狠人的异灵族人!”
  
  张悬笑道。
  
  悝圣做为孔师的徒孙,应该听说过这位狠人大帝。
  
  “你……知道狠人?”悝圣面皮再次抖动。
  
  “你将他的胸骨封印在石像内,如何做到一点气息都散发不出来……”
  
  张悬继续道。
  
  “这……”
  
  见他说的很清晰,没有丝毫推测,悝圣停顿了一下:“既然你已经看出来,告诉你也无妨……那的确是狠人大帝的胸骨!当年我发现的时候,已经有了自己的意念,为了防止复活,才借住孔师的力量,将其镇压。”
  
  “孔师的力量?”
  
  “嗯,内院刚好处在仁义礼智信五大殿堂形成阵法的核心,拥有孔师的亲笔,再加上人族气运昌隆,狠人的胸骨尽管强大,也会被压制的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!”
  
  悝圣缓缓道。
  
  听他这样说,张悬将内院的位置和五大殿的位置在脑海中过了一遍,果然发现,内院处于圣子殿的一个阵法核心。
  
  难怪能有如此浓郁的灵气,如此适合学习的文化氛围。
  
  “狠人大帝当年和孔师战斗,实力早已超越了古圣,不是我可以抗衡的,想要彻底压制,不让其复活,也只有这种办法……”
  
  摇了摇头,悝圣满是疑惑的看过来:“这个胸骨,放在石像内,气息更是被压制的丝毫都察觉不到,你明理之眼不过第三重境界,如何看出来的?”
  
  历代这么多殿主,对明理之眼的领悟,都超过了眼前这位,这种情况下,都没看出这个骨架,眼前这位,不光看出,还如此确认,怎么做到的?
  
  “我也是机缘巧合……”
  
  张悬并不解释。
  
  狠人凭借他的实力,肯定镇压不住,依靠的是天道之册,这东西牵扯图书馆,就算对方是一道意念,也没必要说出来。
  
  “不管你是如何看出,但我警告你,千万不要去动它,不然,就算你达到了圣域九重,都未必能够抗衡……”
  
  见他不愿多说,悝圣不再多问,还是交代了一句。
  
  “如果我有把握将这个胸骨驯服,不让他为非作歹呢?可否能将其取出?”
  
  张悬道。
  
  拥有天道之册,以及狠人的心脏和大脑,他有绝对把握,将这个胸骨收服,只是不知道如何解除,才能不影响内院和雕像罢了。
  
  “驯服?”
  
  听到这话,悝圣愣了一下,随即摇头:“你能驯服狠人?开什么玩笑!当年孔师都没做到的事,你觉得能够完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