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委身下嫁?
    “吴道镜,你说……我输了?”
  
      不敢相信,再也忍不住,张紫晴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他的这副作品,用了最简单的绘画方法,却直指真意,普通九星书画师都无法做到,你的作品尽管也不错,却远远不如……”
  
      吴道镜应了一声。
  
      这种级别的兵器,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灵性,可以与人对话交流。
  
      “他就用剑在上面画了几下,连一道痕迹都没留下……怎么可能九星书画师都做不到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紫晴头发快抓下来。
  
      睁眼说瞎话,也不能这么说吧?
  
      这么多人都亲眼看着他作画,随手在地上拿起一块石板,就用剑来雕刻……上面什么纹路都没有,哪来的画?
  
      “仔细到跟前观察,必然能够发现特殊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她不理解,吴道镜晃动了一下,不再多说,似乎依旧沉浸在美丽的作品之中,无法自拔。
  
      迟疑了一下,几步来到桌子跟前,张紫晴低头向眼前的石板看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石板表面还有刚才从地面拔出来时,留下的尘土,当初石匠雕刻出来的痕迹还在,一道道纹路,与地面的石块一模一样,没有任何特殊。
  
      “这上面没有画啊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仔细看了一下,并未发现上面有剑气留下的痕迹,越想越奇怪,神识一动,蔓延出来。
  
      眼睛看不见,或许神识,可以观察出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嗯?”
  
      神识一将眼前的石头笼罩,张紫晴身体顿时一下僵住,娇躯不停颤抖:“这、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嘴唇不停哆嗦,似乎不敢相信看到的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  
      张无尘等人也皱了皱眉,忍不住神识蔓延出来,向前方看来。
  
      一看之下,同样呆立原地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这个石头,是我用剑气画出来的,并非真实存在,之前的那个石头,早已碎成粉末,被我收进储物戒指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见他们看出问题,张悬轻轻一笑。
  
      刚才剑气纵横,外人看起来,石头上啥都没留下,实际上,是用剑气,以刚才那个石头为样本,重新画了一个一模一样的。
  
      还是七星书画师的时候,他就领悟了虚空临书,可以在空中作画,让人真假难辨,此时达到八星巅峰,自然更不在话下。
  
      尽管是剑气组合而成,不用神识观察的话,就算九星书画师,也难以分辨。
  
      正因如此,不管是张紫晴,还是无尘、无真两位长老,都没察觉到异常,做梦都没想到,之前随手从地上捡起的石头,已然消失,眼前这个是一副“画”!
  
      “画的石头,我们居然都没看出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紫晴只是让竹子有灵性,看起来像真的,而他已经超脱了这种境界,以假乱真,谁都认不出来……”
  
      明白过来,张无尘、张无真两位长老难以相信。
  
      真正的九星书画师,画出的话,可以以假乱真,真人难辨,没想到,这个青年也能做到。
  
      难不成,他已是九星?
  
      真要如此,太恐怖了吧!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输了!”
  
      手掌轻轻抚摸眼前的“岩石”,发现和真的没有任何区别,不是神识探查,无法察觉,张紫晴面容惨白,喃喃自语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对方是胡乱刺出的剑气,怎么都没想到,真的是在作画,而且,还如此有灵性,谁都分辨不出。
  
      难怪吴道镜说她输了……的却输了,一塌糊涂,根本不在同一个等级。
  
      “只用剑,就画出这种级别的作品,你……用毛笔,该有多强?”
  
      再也忍不住,向眼前的青年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对方说认真,她还以为要拿出全部的能力,没想到只用剑,就做出了一副她都无法超越的作品……真要用上毛笔,又该多强?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骗你,是真的认真在作画!”
  
      见她满是骇然,张悬笑着点了点头:“说实话,你对书画的理解,的确很强,要不是为了胜过你,我可能随便找根野草,就画了,不可能用剑!其实,真要用心作画,剑和毛笔,没太大区别。”
  
      “野草?”
  
      面皮一抽,张紫晴:“这东西怎么作画?”
  
      “很简单……”
  
      左右看了一圈,张悬手指一点,不远处的花园中,一根野草飞了过来,落在掌心,轻轻一勾。
  
      哗啦!
  
      水池中的水飞了过来,落在野草上,张悬两根手指捏住草根,慢慢在空中舞动。
  
      滋滋滋滋!
  
      四周的空气立刻粘稠起来,顷刻间,一个宽阔的河流出现在众人面前,奔腾咆哮,似乎随时都会流淌出来,将整个院子都淹没。
  
      “虚空作画,不用墨汁,用水画出河流?”
  
      张紫晴咽了口唾沫。
  
      她作画,要用最珍贵的毛笔,和最珍贵的墨汁,一直觉得这样,才能将作品的境界,推到最巅峰,看到对方才明白,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信手拈来,无物不可作画,无物不可入画……这才是真正的书画大宗师,真正对书画研究到了骨子里的超级天才。
  
      “这幅画……也比我的山竹图意境要高!”
  
      看了一会,张紫晴虽然不想承认,却也不得不承认,对方用野草和池水,随便画的这个河流,比她刚才的那副山竹图依旧高明不少。
  
      “哦……刚才画那个石头,我对书画的理解又进步了一些,所以现在用野草,也画的不错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解释道。
  
      学会八星书画师的能力后,他很少作画,刚才那个石头,算是第一次认真,结果……从中得到了不少宝贵经验,所以……对画道的理解,更深一步。
  
      因此,随便用野草画的,也在意境超过了对方。
  
      “又进步了?”
  
      身体再次晃动,张紫晴眼前发黑。
  
      她自认为在书画上,拥有着无人能比的天赋,可和眼前这位比,差的依旧太远了,不可同日而语!
  
      “紫晴仙子,我记得你曾说过,只要年轻一辈,有人能在琴棋书画上胜过你,不管是谁,都会委身下嫁……不知是不是真的?”
  
      突然,人群中一个青年喊了出来。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紫晴一愣,随即再次看向不远处的张悬,眉头微微皱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