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张江
    身为第一才女,名气大,再加上容貌美丽,每天都有不少示爱的,让其不胜其烦。
  
      因此,曾公然宣布,无论是谁,只要年龄不超过三十,能在琴、棋、书、画胜过她,就会毫不犹豫的嫁给对方!
  
      这样说,只是个推辞,避免别人骚扰,毕竟,能胜过她的几乎不存在……
  
      谁想到,真有人在书画上胜过,而且如此容易!
  
      “这人性格虽然不太好,说话也不好听,但……有真本事,能嫁给他,也是不错……”
  
      别人提起,心中忍不住冒出想法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……张师可否会弹琴?”
  
      再也按耐不住,看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略懂一二!”
  
      张悬点头。
  
      虽然已是八星魔音师,但是还是要低调些。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下棋呢?”
  
      “完全不懂!”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职业学了不少,但是没学过棋术,可以说一窍不通。
  
      “不会不要紧,我可以教你……张师可愿意去我的清雅小筑,共同研究琴棋书画?”
  
      俏脸一红,张紫晴道。
  
      这样说,已经算是表白了。
  
      “琴棋书画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:“这种辅修,只是随便学学,消遣娱乐罢了,书画也只学了不足两天的时间,专门研究……就算了!”
  
      他过来是要打脸张家,逼小天才出现的,哪有功夫学什么琴棋书画?
  
      再说,看几本书就行了,还用跟你学?
  
      听到对方拒绝,张紫晴脸色不太好看,不过,随即露出了不可思议:“你说,你书画,总共学了不到两天?”
  
      “嗯!”张悬思索了一下,点头:“时间全部加起来,应该不到……”
  
      学习书画师,只是为了考核名师,用的时间不多,每个级别一个时辰,现在达到八星,也只有八个时辰罢了,就算加上看书,应该也不会超出两天……
  
      这样说,不算吹牛。
  
      嗯,没说一天,已经很符合他谦虚的本性了。
  
      “不到两天时间,对书画的理解,就这么高深?”
  
      张紫晴不信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输了,就将赌注给我吧……”
  
      懒得理会对方的震惊,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因为有绝品灵石,他才答应赌约的,既然赢了,当然要兑现了。
  
      “灵石……”
  
      这才想起刚才的赌约,张紫晴微微一笑:“刚才那位朋友说的话,想必你也听到了,只要琴棋书画胜过我,我便可以嫁给他……你现在书画已经超我太多,只要琴棋两样不弱……共结连理,也不知不可能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俏脸一红。
  
      一个女孩,把话说到这份上,算是十分大胆了。
  
      不过,背负着第一才女的名头,清高惯了,好不容易遇到一位,真正能够胜过她的,不免也有了些想法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,你是想赖账,不愿意付我那一枚绝品灵石了?”
  
      张悬头皮炸开,眼睛瞪圆,满是怒火。
  
      刚才打赌的时候输了就给,怎么,现在真输了,不敢承认,还要嫁给自己……做什么美梦!
  
      “啊?”
  
      张紫晴咬牙。
  
      “输就是输,一枚绝品灵石必须给!”张悬义正言辞:“别整些没用的,想赖账,不行!”
  
      这次专门打脸张家,替洛若曦出气的,再整个女人回去,还怎么有脸见人?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紫晴真的要疯了。
  
      闹了半天,自己在对方心中,连一枚灵石的价格都不到……
  
      堂堂张家第一才女,不如一枚绝品灵石……传出去,丢人都要丢死!
  
      “这……这,张悬的品味……还真够奇特的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尘瞪大了眼睛,憋了半天,才说出一句话来。
  
      “是啊,我还是第一次,遇到能够拒绝紫晴,而且……这么理直气壮的!”
  
      无真长老也满是不可思议。
  
      厉害的人见过不少,但英雄难过美人关,眼前这位倒好,张紫晴如此才女、美女提出这种要求,都被拒绝,只因为一枚绝品灵石……
  
      说实话,真要娶了对方,以她的人脉和能力,绝品灵石而已,还不想要多少要多少?
  
      “猜的不错,他是不想和张家有太多瓜葛!”
  
      感慨完,张无尘也明白过来,忍不住摇头。
  
      对方对阵法、启灵、鉴宝、书画理解这么深,足见是个极端聪明之人,如何不理解张紫晴的意思,知道了还说出那话,明显是不想和张家沾惹太多。
  
      “张悬,在下张家张江,可敢和我比上一场?”
  
      拒绝张紫晴,惹得张家的才俊发怒,一个青年纵身从人群中飞了出来,落在跟前。
  
      “比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眼皮一抬。
  
      张家年轻一辈,混在人群中,故意找他麻烦,早就看在眼里,反正这次过来就是想闹大的,主动冲过来自然最好。
  
      “在下别无所长,但驯兽一道,无人能及,你辱我张家才女,可敢和我比试驯兽?”
  
      张江道。
  
      “如何比?”
  
      “很简单,三年前,张家抓来一头凶猛圣兽,到现在都没人能够驯服,我也没有成功,只要你能成功,我就承认你驯兽之法,比我更好!”
  
      张江冷哼。
  
      “我也驯服不了呢?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这家伙明显在挖坑,你自己都驯服不了,肯定极难,我同样驯服不了,岂不输了?
  
      他驯兽虽然厉害,但也只限制于拥有龙族血脉,或者实力比他低一些的圣兽,修为太高了,也没太好的办法。
  
      “我听闻,你能将大阵的灵性轻易驯服,怎么,让你驯服圣兽,却不敢了?”
  
      张江嘴角扬起,看了过来:“我和那头圣兽,只相处了三天,亲和度,已然达到了二十有五,如果你在三天内,能超过这个,哪怕没驯服成功,我也承认胜过我!”
  
      “二十五?”
  
      见有规则,张悬这才点了点头,看了过来:“如果……我将这头圣兽驯服了,它归我吗?”
  
      这要先讲好,毕竟对方抓的,归自己就驯一下,不归,那就算了。
  
      “尽管这头圣兽是家主亲手抓来,打算想要亲自驯服的,但你能成功,将其带走也无妨!”
  
      张江点头,目光一闪,眼中露出狠辣之色:“不过……如果你输了,我也不问你要绝品灵石,只要你跪下给紫晴道歉,然后……利马给我滚出张家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