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臣服我吧!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将长剑收回,张悬刚好看到这一幕,情不自禁的一下呆住。
  
      “多谢你的药物,你的目的我知道,说的好听,是帮我报仇,实际上不还是想让我臣服你?实话告诉你,这不可能!”
  
      催动体内的麒麟火,将丹药炼化,麒麟兽看了过来,轻轻一笑:“我麒麟兽族,高傲无比,怎么可能臣服一个普通人类?”
  
      对方各种巧言善辩,实际上还不是想让它臣服?
  
      连张家家主它都不服,服一个领域境的小子?
  
      开什么玩笑!
  
      之所以和对方墨迹半天,只是觉得被困久了,没人说话,有些寂寞罢了,谁想到,这家伙竟然给了它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  
      那头地狱青龙兽,刚才仔细观察了,尽管早已达到了圣域八重巅峰,但就这一点差距,想要突破,难如登天。
  
      结果吞服了这枚丹药后,立刻成功……因此,可以确认,玉瓶中的那些药物,就算对他的作用没这么大,也绝不会弱!
  
      冲击一个小级别,应该没太大问题!
  
      “我的药……”
  
      没理会它自信的话语,张悬看过来,一脸的着急。
  
      “我吞了,想让我还,门都没有……”咧嘴一笑,火焰麒麟兽眼皮抬起。
  
      谁让你在我面前嘚瑟的?
  
      我可不是名师,跟你讲究规矩,抢到了,就是我的……
  
  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头。
  
      “管你什么意思……吃了你的药,我可以不吃你,马上滚出去吧,不然,再废话,就不客气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蹄爪摆了摆手,火焰麒麟兽,粗大的尾巴一甩,缓缓向刚才睡觉的地方走去。
  
      “我……”
  
      并不在乎对方是不是翻脸,张悬急忙看过来:“我的意思,不是你抢了我的药……而是,帮圣兽突破的药物,我只有一枚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一枚?”
  
      麒麟兽转过头来,有些疑惑:“那……你玉瓶内其他的药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“那些是……毒药!”
  
      张悬急忙道。
  
      “毒药?”麒麟兽一呆,随即咧嘴:“不想给我吃,也不至于这样胡说,你觉得说成毒药,我就会吐出来?实话告诉你,我已经将这些药物,都炼化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对方心疼药物,不想给吃,倒也罢了,没想到说出如此可笑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刚才它吃之前,专门用神识看了,和之前见过的那枚,一模一样,没有丝毫差别,真要是毒药,你的兽宠非但不能突破,恐怕现在已经死了!
  
      再说,还没听说过,有谁把提升修为的药物和毒药放在一个瓶子里的。
  
      撒谎都不会!
  
      “炼化?完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它说完,就见对面的青年,脸色一白,一副失魂落魄。
  
      “滚吧,我不杀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懒得和对方墨迹,麒麟兽冷哼一声,刚想转身,突然身体一僵,一股剧烈的疼痛从体内涌了上来。
  
      咔嚓!咔嚓!
  
      心脏似乎都要被撕裂,好像一种特殊的气流,钻进了身体最纤细的血脉,正在吞噬着神经,要将其活活杀死。
  
      眼睛瞪圆,麒麟兽有些慌了。
  
      麒麟火可以灼烧万物,一般的毒药,还没进入身体就被烧成灰烬了,怎么身体好好地,一下这么疼痛?
  
      滋滋滋滋!
  
      正在疑惑,就感到体内的那股疼痛,越来越激烈,洪水一般席卷开来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直接摔倒在地,站都站不起来了。
  
      “是刚才吃的那些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瞳孔收缩,麒麟兽顿时明白了疼痛的来源,牙齿不停打颤,身体剧烈晃动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不知道为何会疼,但疼痛的来源,还是很容易发现的,正是之前吞噬的那些药物。
  
      这些丹药,在体内融化开来,成了一道道特殊的气息,钻入了身体最纤细的地方,宛如剧毒一般侵蚀,随时都可以让其毙命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下毒!”
  
      满是愤怒的转过头来,看向不远处的青年,麒麟兽眼中满是怒火。
  
      到现在,哪里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  
      对方肯定是故意将玉瓶扔在地上,让它去偷……
  
      这样做,既不损害名师威严,又能让它中招,最关键,还不是亲自下毒逼迫,让它怨恨不起来……
  
      果然,名师无耻起来,比任何职业都要可怕!
  
      “是你自己偷着吃的,我刚才也说了,这是毒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双手摊开,张悬无奈。
  
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  
      气的不停颤抖,麒麟兽说不出话来。
  
      对方说的不错,对方只是将瓶子放在身边,是它偷偷去吃的,也是它不相信对方的话,并不认为,是毒药……
  
      人家品行上没有丝毫可指摘之处,而它却也中了毒,随时都会死亡……
  
      “快给我解药……”
  
      牙齿哆嗦,麒麟兽恶狠狠的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既然对方有这些药物,必然会有解药。
  
      “我没有解药,不过,却知道缓解的方法……只要臣服于我,就可以帮你!”
  
      满脸为难,张悬道。
  
      “臣服?你做梦……”
  
      害它吃毒药,居然还要其臣服,麒麟兽差点没炸开,一声嘶吼,眼中露出了浓烈的杀气:“就算我死,也要你陪着……”
  
      轰隆!
  
      猛地一下跳起,蹄爪凌空,劈了过来。
  
      整个笼子立刻被火焰充满,巨大的力量,将空间撕裂出一道漆黑的裂痕,向张悬瞬间蔓延而去。
  
      啪嗒!
  
      还没来到跟前,就从空中掉了下来,躺在地上不停抽搐,口中不停的吐着白沫。
  
      毒实在太强烈了,根本承受不住。
  
      “臣服吧,不臣服,会死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想让我堂堂麒麟血脉的圣兽臣服,做梦……”
  
      麒麟兽咬牙。
  
      麒麟一族,上古圣兽,尽管它的血脉不是特别纯,但想要臣服,也绝无可能!
  
      宁愿死,也不会去做!
  
      不然,也不可能张家抓捕三年,都没有丝毫办法。
  
      “那就没办法了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悬摇了摇头,正想继续劝阻,随即感到头上一股巨大的压迫感,倾覆而来,似乎整个人的呼吸,都有些难以维持。
  
      急忙抬头看去,只见天空阴云密布,无数雷霆发出撕裂空气的声音,缓缓聚拢。
  
      “这是……圣域九重的宇空劫?”
  
      瞳孔一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