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突破如喝水 上
    没想到这家伙刚突破完,还能继续,而且一招捏住了他的脖子,张权义拼命挣扎,如同一条落到岸上的鱼。
  
      刚在张林青面前夸下海口就出现这个结果,做梦都没想到。
  
      这真是旁支弟子?
  
      就算是核心最强悍的几个,也没有这种恐怖的突破能力吧!
  
      “连续突破两级?”
  
      台下正在观看的张林青身体再次晃了晃,眼前一黑,差点没晕过去。
  
      还以为与他比斗的时候已经到了极限,做梦都没想到,边战斗边突破……已然拥有了和他相同的实力!
  
      为了冲击领域境巅峰,他耗费了整整两年时间,花费了无数代价,对方半个时辰就做到……
  
      还是不是人?
  
      台下一阵哑然,就连主持的丰臣长老也喉咙发干。
  
      在家族待了这么多年,见过不少天赋绝佳,战斗时能突破的,也有不少,但……说突破就突破,一连这么多级别的,还是第一次!
  
      这已经不是天赋了,而是妖孽!
  
      “这个蠢货,按照我给的指点,应该现在都冲击入虚境了,才领域境巅峰……怎么教出这样一个笨蛋!”
  
      和众人的震惊不同,张悬则继续痛骂,满是恨铁不成钢。
  
      张九霄血脉变得精纯无比,又经历了血池激活,再配合他传授的精简天道功法,只要修炼,必然会不停突破,这都半个多时辰了,才三个小级别,太慢了吧!
  
      早知道这家伙如此蠢笨,就不收为亲传了……
  
      丢人啊,丢人!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高台,大长老正缕着胡须,一个老者急匆匆来到跟前,压低声音说了些什么。
  
      “你说……一个旁支子弟,连续胜出?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老者点头:“这位旁支子弟,叫张九霄,第一次对战的是张林青,后者领域境巅峰实力,而他只有领域境初期,但是在战斗的过程中,突然突破了桎梏,一举将其击败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战斗突破,说明心智极佳,不少天才都能做到,看样子这位张九霄,尽管只是个旁支,却是个不弱的天才……”
  
      点了点头,大长老露出满意之色。
  
      族人优秀,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安慰。
  
      “第二场,对战张权义,再次突破,达到了领域境后期,逼得张权义施展出了圣域上品武技,转龙盘身功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接着道。
  
      “转龙盘身功在圣域上品武技中,都算的上靠前,张权义这孩子我见过,能修炼有成,天赋极佳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大长老再次点头,略带疑惑的看过来:“这套武技,借助血脉力量,速度极快,虽然攻击力稍微弱了些,但施展好了,拥有越级挑战的能力,他只是领域境后期,如何胜得过?如果没看错,张权义应该已经是半步入虚境的高手了吧!”
  
      “这个……张九霄觉得无法胜过,又突破了,达到了领域境巅峰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满脸苦笑。
  
      “又突破?”大长老一僵:“你的意思是说,这位旁支的张九霄,今天一早上,从领域境初期,连续突破了三个级别,成了巅峰境的高手?”
  
      “不仅如此……从他族人那得到的消息,昨天晚上也只有出窍境巅峰……”
  
      老者道。
  
      “出窍境巅峰,一上午不到的时间,突破到领域境巅峰,整整一个大级别……这人在哪?”
  
      再也按耐不住,大长老急忙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就在丁字擂台,现在正在和核心的张宁新比试。
  
      “张宁新?无宵长老的那位天才孙子?好像达到入虚境初期了吧!”
  
      转头看向丁字擂台,认出了台上正在战斗的其中一位,大长老道。
  
      “是的!他对面的就是那位张九霄……”老者解释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大长老看了过去,随即看到一个二十六、七岁的青年,正在和张宁新对战。
  
      这青年修为只有领域境巅峰,而且似乎没修炼过高明的武技,导致攻击力略有不足,但对战斗的理解和应变,十分精妙,张宁新的攻击凶猛,换做别人,肯定早就坚持不住了,他却能在关键时刻,躲避过去,让人难以相信。
  
      “不对,按照他躲避的情况,应该是提前看出了张宁新的攻击路线,但为何,不提前加以反击?”
  
      看了一会,大长老眉头皱起。
  
      两人的战斗已经过了十几招,张宁新的修为虽然高了两个小级别,却似乎没占到任何便宜,每一次出招,都被对方识破,提前加以躲避,只是……既然能够躲避,为何不反击?
  
      战斗的双方,只有反击才能改变劣势,一直躲避,早晚都会出现问题。
  
      “应该是没办法反击吧,毕竟实力在那里摆着……”
  
      也看出了问题,老者迟疑了一下,道。
  
      “没办法……”大长老愣了一下,突然想起什么,瞳孔猛地一缩:“不对,他不是没办法,而是……而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说到这,嘴唇哆嗦起来,似乎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心中冒出的推断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老者疑惑的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而是……不释放力量,是想积蓄下来,冲击……半步入虚境!”大长老拳头捏紧。
  
      “积蓄力量?”
  
      老者一呆:“不是刚才突破完领域境巅峰吗?”
  
      “正因为刚刚突破,力量已经宣泄一次了,所以,他一直躲避,减少力量损耗,目的只有一个,冲击更高境界……”
  
      喉咙发干,大长老向前一指:“你看他的左手,从一开始战斗,就没松开过!”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老者点头。
  
      这位张九霄刚才哪怕遇到好几次危险,左手一直都是紧握,并未松开。
  
      本以为是什么杀手锏,见老半天都松开,也就没怎么在意了。
  
      “他的掌心,是一枚绝品灵石……”大长老道。
  
      老者愣了一下,神识急忙散开,果然“看”清楚对方掌心的东西,喉咙发干:“大长老的意思,他边战斗边修炼,还在不停吸收灵石的力量?”
  
      “是……”
  
      大长老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见过厉害的天才,可没见过这么诡异、自信的。
  
      越级战斗的时候,还在不停修炼……这是不怕死,还是真对自己有信心?
  
      “你这是找死,本来我还想隐藏,是你逼我的……”
  
      正在震惊,就听到台上的张宁新一声暴喝,身上的气息,陡然攀升。
  
      “张宁新也要突破?”
  
      老者声音沙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