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天道图书馆 >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让他联姻
    “是,老师的教学,在我心中,绝对的当世第一!”
  
      听到大长老称赞,张九霄连忙点头。
  
      不说其他,他的七位师兄、师姐,每一个成长起来,都必然轰动大陆,赫赫扬名。
  
      学生个个这么厉害,教学上,谁人能敌?
  
      听他这话,大长老还以为是学生对老师发自内心的崇拜,也不反驳,笑了笑,手腕一翻,取出一个令牌递了过来:“既然你不想说出老师是谁,我也就不追问了,不过……他替我们张家培育出了你这样的天才,就是我们张家的大恩人!这是家族的至尊贵宾令,你可以送给他老人家,只要手持令牌,无论何时何地,张家的人遇上,都会奉上最尊贵的礼节,不得放肆!”
  
      “多谢大长老!”
  
      见对方不详细追问,张九霄松了口气,急忙接过令牌。
  
      这个令牌厚重,带着悠远的气息,一看就知道极其珍贵。
  
      “至尊贵宾令,我们张家,有史以来,一共也就送出过三枚,他是你的老师,将你培育成这样,值得张家用尽一切结交!”
  
      大长老点头。
  
      眼前这位张九霄的血脉精纯度,已经差不多赶得上当初的小天才了,有这样一人,张家必然再次走上辉煌,甚至……那件事也顺利解决,再不用犯愁!
  
      单凭这一点,他这位老师的贡献之大,已经值得让整个家族都感恩戴德。
  
      别说一枚贵宾令,就算拥有什么过分要求,张家只要能够做到,也绝对不会拒绝。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张九霄点头。
  
      的确,老师身为天认名师,以后必然是站在最巅峰的人物,这种人,无论如何结交,都不为过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老师,不让多说,就不在继续询问,有一件事,你需要仔细回答……”
  
      摆了摆手,大长老不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结,而是看过来:“昨晚,你和圣子殿来的那位张悬一起离开,现在可知,他现在在哪?又去干了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这位张悬是破坏王,必须小心,稍有不慎,啥东西就没了,必须搞清楚去了哪里,有所防备。
  
      至于……将张悬和对方的老师联系在一起,想都没想过。
  
      在他也眼中,这位张悬,不过是个有些天赋的年轻人罢了,怎么可能做出,他都完成不了的事?
  
      更何况,张九霄这种绝顶天才,总不至于,认一个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人当老师吧。
  
      “老……张师和我是朋友!我昨天询问了些事情……去了哪里,并不知情!”
  
      停顿了一下,张九霄道。
  
      “不知道?”
  
      大长老还想说话,手腕一翻,一个玉牌出现在掌心,低头看了一眼,不再继续询问,接着看了过来:“你刚刚渡过雷劫,又动用了血脉之力,身体十分虚弱,就在这里修养,我还有点事,现在去办,很快就会回来!”
  
      说完,取出一枚丹药,递了过来:“这是专门针对族人炼制的,服用后,可以加快恢复激活血脉留下的后遗症,正常情况,动用血脉之力,一个月才能继续修炼和战斗,服用这种药物,十天便可以彻底恢复!当然,你的血脉更加精纯,三天应该就可以缓解……”
  
      张家血脉,和洛家血脉一样,一旦激活,需要休养一个月。
  
      不过,针对这种情况,族内历代高手,不知研究了多久,才配制出了这种丹药,可以让人快随恢复,而且血脉越精纯的恢复越快!只是这东西,太过珍贵,核心子弟,哪怕是张淳这样的,都没资格服用。
  
      只流传在老一辈之中。
  
      对方一说,张九霄这才感到全身疲惫,一点力量都没有,当即张口将药丸吞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药物一进入体内,随即一道雄浑的热流来回游荡,紧接着消耗的力量,缓慢恢复,整个人的气息越来越强。
  
      “好药!”
  
      知道的确是不可寻找的灵丹妙药,张九霄不再多说,快随恢复受伤的身体和受损的血脉。
  
      “嗯!”
  
      见他恢复这么快,大长老满意的点了点头,也不说话,转身走出了房间,时间不长,遇到了飞过来的张无尘,脸色立刻变得凝重:“张悬回到住处了?”
  
      “是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尘点头,接着看过来:“张九霄有没有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  
      “不出意外,他应该是拜了一位高人为师!”
  
      大长老道。
  
      “高人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这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居然改变了他的血脉精纯度,我怀疑……咱们族内,出现了内鬼!”
  
      目光一闪,大长老哼了一声:“带他进入血池,神不知鬼不觉,更是让其血脉晋级……除了族内,实在想不出外人谁能做到!”
  
      这位张九霄,昨天并未离开家族,说明他的那位老师,就在族内!
  
      “剥离血脉,转移嫁接,整个家族,只有几人知晓……你怀疑是他们几个?”三长老一惊。
  
      “这件事传承了数万年,学过的人不少,有没有外泄,我也不敢确定,不过……我将家族的至尊贵宾令,给了张九霄,其中悄悄隐藏了一道意念,只要将这东西送出去,生人接手,就一定有所察觉……”大长老大手一摆。
  
      “那……张九霄如何处理?”
  
      三长老看过来。
  
      “他的血脉,我检测过了,是精纯的张家血统,没有任何特殊,不管血脉如何得到,算是族内最顶尖的天才了。以后,所有资源全部倾向过来,争取让他在年前,达到圣域九重,甚至更高……然后,联姻!”
  
      大长老道。
  
      “嗯,他现在的实力,不用比,族内年轻一辈,也无人能够胜出,让其联姻,的确是最好的选择!”
  
      张无尘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那……那位张悬,怎么办?”
  
      “这人应该和张九霄只是认识,没有太多特殊,带我去看一下……如果以后能效忠张家,与九霄相辅相成,绝对增添一大助力,做不到……就让其尽快离开,不要继续兴风作浪!”
  
      目光一闪,大长老冷哼:“不然,即便是杨玄的学生,也不会心慈手软!”